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八章 无为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383 2005.08.29 07:47

    

  步入古朴而又简洁的庙门,映入李明眼中的是一片幽静,高大的古树围绕着庙墙拔地而起,将天空的烈日严密的阻挡在外面,虽然已经是初夏的中午,在这个幽深的庭院中却依然给人以阴冷的感觉,就好像庙内庙外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世界一样。

  并不高大的主殿中闪耀着点点摇曳的烛光,几个僧侣正端坐在并不太大的佛像前唱着梵音,在这高亢嘹亮的梵音中还夹杂着清脆的木鱼声,使得整个寺庙中充满了佛门那种庄严肃穆、恬静安闲的气氛。感受着这一切,整日默念金刚经的李明也不由自主地受到了感染,以至于他不由自主地站立在那里,微微闭目,体会着响彻在他心头的漫天禅唱,一时之间,居然觉得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所在,什么公主、什么天下,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就连现在要来干什么,在他心中也都已经没有印象了。

  一声佛号,将李明从沉醉中惊醒,睁开眼时,李明的心中居然一片平静,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感到是那么和谐自然,萦绕在耳边的梵音又有如天音,显得是那么悦耳。

  一个干瘦的老僧,带着超脱一切般的微笑从大殿中走了出来,缓缓的步向尚在沉迷中的李明,在他面前站定后,双手合十对着他深深的行了一礼,开口笑道:“阿弥陀佛,贫僧无为,给这位施主见礼了,看施主的样子,似乎以前已经深悟佛法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快的就融入禅境中,风尘之中居然有施主这样的明悟之人,实在是我佛门的大幸。”

  李明急忙还礼道:“大师过奖了,报国寺虽然不大,但是却能有如此浓厚的禅意佛境,实在令李明难以想象,李明凡夫俗子一个,进入来实在是打扰大师的清修了,只是长乐公主......。”说到这里,他不由得四处看了一下,却发现一直在前面带路的长乐公主已经没有人影了。

  他猛然一惊,顿时警觉了起来,身体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刚才心中的那份平静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公主呢?”看到林珑和十个侍卫依然站在身边,李明心中的不安稍稍的消失了一点,对着旁边的林珑问了起来。

  林珑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异常的表情,听见李明发问,她轻微的白了他一眼,好像责怪他在明知故问似的,不情愿的回答道:“一直在你面前,你还来问我?刚才不是进了大雄宝殿了吗?我真奇怪,你不是陪她来的吗?怎么不跟着进去,而要站在这里干什么?”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是佛门的有缘之人,刚才他肯定是感受到了我佛那广阔无边的法力,这才不由自主地站在这里静静的体会,施主,如果您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老衲想要同您畅谈佛法,您以为如何?”老僧无为听到林珑对李明的责问,不由得插话进来,给李明刚才的行为作了解释,同时邀请李明进殿细谈。

  不过,已经从环境中恢复过来的李明更在乎的是这个现实世界,因此对于老和尚的提议,他假装没有理会到,对着老僧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开口道:“大师肯定认识长乐公主吧,这次在下市陪她前来上香的,有什么安排还要一切听公主的意见。”

  老和尚似乎对李明的话毫不为意,他只是微微的一笑,说道:“长乐公主也是同我佛有缘之人,每个月她都要来几次,先在她正在大殿上香,施主如果有兴趣的话,就一起过去吧。不过老衲看施主刚才的意思,似乎现在不想同老衲谈论佛法,没关系,佛渡有缘人,施主如果与我佛有缘,那么皈依佛门是迟早的事情,现在不想谈也没关系,老大不敢强求。如果施主不想进入大殿的话,老衲愿意陪失主到后院暂座,也好品尝一下老纳亲自炮制的团茶,毕竟公主是贵客,她带来的客人老那也不敢怠慢。”

  李明现在真的不想同长乐公主有过多地接触,因此,对于老和尚的提议,他是非常满意的,这个寺院虽然不大,但还是分前殿和后院的,前殿是和尚们唱佛念经的、接待香客的地方,后院则是和尚们生活居住的地方。早已经被前殿的幽深所吸引的李明,对这个老僧有一种莫名奇妙的好感,很明显的,能够不指出这种优雅地方的人,大部分是值得交往和交谈的,因此同长乐公主比起来,李明更愿意陪着这个老和尚在一起,况且,李明从来没有去过和尚生活起居的地方,现在正好跟着老和尚一起去见识一下,前殿的风景就已经这么吸引人了,后院的景色肯定也差不了哪里去,连续一个月来日理万机的李明正好借此机会让自己彻底的放松一下。

  听了李明的意见,老和尚和蔼的一笑,伸出手来对着李明作了一个邀请的姿势,然后走在李明的侧面,一边带路一边在口中讲述着一些佛法佛理。

  其实这座寺庙的后院就是从大雄宝殿旁边的一个小门中进去的,一扇破旧的柴门将和尚的生活区同前殿隔离开来,推开柴门,出现在李明面前的是一片田园的风光。

  后院种并没有前殿那样的参天古木,一块菜地顺着山丘的坡地绵延占据了大半个院落,稀稀疏疏的栅栏周围是几座破旧低矮的草棚,其中有一座显得比较新的就是老和尚无为的禅房,禅房前的一座凉棚里,摆着一座简陋的石桌和几张石凳,凉棚上挂满了丝瓜的蔓藤,将阳光全部遮挡在了凉棚的外面。

  无为老和尚向李明告罪了一声,然后走进禅房取出了一个正在茶炉上煮沸的茶壶,将李明等众人招呼进凉棚,然后给每人倒了一杯热茶。

  由于凉棚实在是太小了,所以甲一他们在谢过老僧之后,端着茶碗便到其他地方去了,凉棚中,就只剩下李明和林珑两个人陪着老和尚了。

  无为端起茶碗,一口一口的将碗中的苦茶喝进腹中,然后抬头望着李明笑道:“饮茶,全在于品位心情,而不是品位茶香,这个道理世人已经很少知道了。茶,仅仅是一个媒介,他能够让世人通过品茶,来品味自己的人生,这一点施主能不能明白?”

  李明一下就懵了,老和尚所说的道理,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在他的观念中,茶仅仅是一种饮料,仅此而已,他从来没有把这种东西同人生联系到一起,他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精力,这些都是哪些闲着没事干的文人骚客研究的事情,所以这些话跟他说起来,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看到李明沉默不语,老和尚又是淡淡的一笑,继续说道:“老衲知道施主现在已经喝不惯这种苦涩的团茶,也是的,施主的龙井乃茶中极品,喝惯了的话,这种团茶对你是没有任何吸引力了......。”

  李明一下就跳了起来,他惊奇的望着老和尚,开口问道:“你......你知道我是谁?”

  无为老和尚淡淡的一笑,示意李明坐下之后,说道:“施主为什么这么大反应?这与施主刚才表现出来的修为大大不符。您的身份,早在公主进殿的时候就对老纳说了,因此,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施主,世上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当你没有参透事情的本源时,肯定惊奇万分的,可一旦你参透了事情的本源,就会觉得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这,难道不是世间的真谛?”

  李明顿时沉默了,他承认,老和尚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但是,这一切道理对他都没有用。在他心中,现在已经将争霸天下、改造社会当成了自己心中的首要目标,这是他的理想,使他的奋斗方向,因此,老和尚的论调同他的所作所为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老和尚似乎对李明的沉默一点都不在乎,他只是静静的、缓慢的品尝着碗中的苦茶,似乎时间的美味尽在于此。

  林珑可有一点坐不住了,她本来就对老和尚的话不感兴趣,同时又对眼前的苦茶感到难以下咽,因此心中感到特别闷,眼看老和尚一句话也不说的闷头喝茶,心里就想掉头走出去,但是她却又不能,第一眼见到这个老和尚时,她就感到对方不简单,虽然长得瘦小枯干、其貌不扬,但林珑从他身上感觉到了强大的内息,这是一个高手最直觉的反应,往往是非常准确地。所以现在她虽然气闷,却一步都不敢离开李明,从老和尚身上表现出来的气息来看,李明绝对不是对手,因此,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她一点也不能放松,即使现在老和尚正在同李明谈笑风生,她也不能放弃对他的怀疑。

  老和尚喝茶的时候是非常专注的,一碗茶喝完,他足足用了十多分钟,然后,他放下茶碗,对着李明微微一笑,开口道:“很不错,有能力、有名望、有礼貌、有灵气,更重要的是,你有足够的耐心,这一点在年轻人中不多见,很好,你已经通过了老衲的考察,可以过关了。”

  听着老和尚这番摸不着头脑的话,李明愣住了,他不知道老和尚说的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老和尚在考察他什么,但听起来,似乎老和尚对他非常满意。

  “年轻人,跟我进来,老衲有重要的话要同你讲,至于这位姑娘就不用跟过来了,这件事情关系到大唐的未来,不相干的人还是不要知道了。”就在李明发愣一刹那,老和尚一反常态的快速的站了起来,对着李明发出了邀请。

  李明眉头一皱,心中的疑惑更加强烈,什么事情会关系到大唐的未来?听他说这些话,同刚才他的言行判若两人,如果刚才他是一个高僧的话,目前的他就是一个傲视一切的枭雄,刚才对李明说话的语气是如此不容置疑,这让李明对老和尚的身份开始怀疑了起来。因此,听到老和尚的邀请,他坐在那里并没有什么反应。

  “怎么了?年轻人,难道老衲的话你没有听到吗?你虽然现在贵为王爷,但却不可能长期这么风光下去,具体的原因想必你也能够明白,因此,要想长久的保持住你的富贵,就必须要听老衲的话,这个世界上,只有老衲才能让你做一辈子的摄政王。怎么样,现在还有什么怀疑的吗?老衲如果想要对你不利,就不会同你说这么多废话,也不用花这么多的心思去测试你,你要明白,这是你人生的一个转折,你要好好地把握住。”看到李明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老和尚不由得加重了语气。

  李明从刹那间的惊愕中恢复了过来,望着老和尚淡淡的一笑,开口道:“大师,你现在的表现一点都不像一个得道的高僧,妄我刚才还把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却没想到一切都是你表面的伪装。你刚才的一番做作,就是想要让我失去警惕,从而能够更容易的说服我吧。你听好了,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想要做什么,但总之,不要妄想收买我。我李明蒙皇恩浩荡,被加封为王爷,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我李明绝对不敢得寸进尺,因此,对于大师刚才的提议,我李明毫不感兴趣。今天大师的话,我看在长乐公主的面子上,就当没有听见,否则,我一定会把你抓起来严加拷问,毕竟你刚才的话都太大逆不道了,本王完全可以将你诛灭九族。”开玩笑,在李嵩的皇城里面,一个毫不认识的老和尚居然说起了这种话,这让李明不得不万分警惕,万一是李嵩的圈套,那么自己着一个月来的苦心经营可就全废了,所以,他的回答才这么冠冕堂皇、大义凛然,以至于他自己都差点被感动了。

  然而,老和尚却好像在意料之中一样毫不为意,他只是淡淡的一笑,对着李明继续心平气和地说道:“王爷的谨慎让老衲非常赞赏,这样吧,既然王爷不愿意同老衲单独细谈,而这位姑娘又不愿意离开你,想必两位的关系非同一般,那么老衲就在这里明说吧,在王爷的心里,不知道觉得长乐公主怎么样?”

  李明眉头一皱,对他的这个问题感到奇怪了起来,他所说的“怎么样”究竟是什么意思,还需要自己好好地去揣摩一番。很明显的,今天老和尚来找自己谈话是事先安排好的,从昨天长乐公主到自己的府上,再到今天早上大厅中的一幕,都是事先给他设下的圈套,目的就是为了让他来到这个幽静的报国寺中,来接受眼前这个老和尚的条件,想到自己的行为处处都落入对方的算计之中,李明心中暗自感到非常憋气,如果不是顾及到对方的身份,不是顾及到天下百姓的安危,自己又怎么会这样缩手缩脚的呢?如果放手大干的话,恐怕此类的圈套怎么也不会落到自己头上吧。

  看到李明半天没有吭声,老和尚毫无火气的继续说道:“不知道有什么问题让王爷这么难以回答的,但是有一点,老衲可以跟王爷直说了,从小时候起,长乐公主就是老衲看着长大的,这一点恐怕王爷不知道吧。长乐公主的生身母亲丽妃虽然出身低微,但她却素来坚强、好胜,当年为了不让女儿日后受到欺负,她特地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老衲,苦苦哀求老衲收她为徒,一连三天三夜,她都跪在老衲禅房前面,这让老衲非常感动,于是,在公主六岁的时候,老衲正式在这里开始传授她武功、诗文、四书五经等各种知识。丽妃为了公主的未来,作了各种各样的牺牲,平时在皇宫中装出潜心向佛的样子,就是为了不让别人怀疑她总是带着公主往这里跑的事情,哎,时光如梭,世事无偿,丽妃终于还是没有等到享受她女儿的孝敬,在长乐公主十二岁的那年撒手归西了,这么一来,公主将她的一片孝心全部都用到老衲身上了,这让老衲如何消受得起?为了报答公主的真情,老衲早就下定决心,要为公主作出一切牺牲。这下你知道了?老衲刚才为什么对你考察了?实际上,老衲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把公主当成亲生女儿来看待的,她就是老衲的心头肉.为了她的事情,老衲可以付出一切。”

  听完老和尚这番解释,李明这才恍然大悟,但同时对他们的真实用意还是大为不解,于是,在老和尚解释完后,李明立即开口问道:“大师这么说,李明心中的疑惑这才稍稍的消失了一些,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始终没有明白,你们将我骗到这里来究竟是要干什么?大师刚才考验我究竟是什么意思?”

  老和尚顿时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他望着李明那疑惑的脸,苦笑着说道:“难道老衲刚才的话都白说了?这个意思你现在还没有明白?李明,你是一个聪明人,所以老衲不相信你听不明白,只是在你的心中,是想要老衲对你直说吧。也好,老衲就不那么隐讳了,也免得我们之间产生误会,老衲的意思就是:你是不是愿意娶长乐公主为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