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八十九章 目的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432 2005.07.01 00:55

    

  林珑的眼神非常奇怪,那是一种既有一些伤心、又有少许欣喜的感觉,这不由得让李明感到有些奇怪,他知道,林珑的眼里比自己要好上许多,因此,她很可能是看到了什么熟悉的人,那么,究竟这个前来谈判的官员是什么人呢?这不由得让他的好奇心大增,不由得,就开始可以的关注起那个官员来了。

  蓦然,李明僵住了,那身影是如此的熟悉,让李明忍不住就要叫出声来,这个人,不就是武功全失之后,被林凌峰送回了林家庄的郑玉吗?他怎么又跑出来了?而且,他怎么又跑到了李清的这一边?

  一时间,太多的疑惑让李明有些不知所措了,他茫然的望向林珑,却发现林珑此时也正在用求助的眼神望着自己。

  郑玉,在林凌峰的心中的地位丝毫不比林珑差,在某些方面,甚至都要超过林珑了,可以说,如果李明将郑玉杀掉的话,林凌峰甚至能和李明断绝师徒关系,进而会亲自为郑玉报仇,因此,虽然郑玉的所作所为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大逆不道,但林凌峰还是轻易的放过了他,这让林珑在当时都颇有微词,现在,本应该在林家庄养伤的郑玉居然又出现在李同李明作对的李清的势力中,这怎么不让李明感到为难?虽然不知道郑玉是怎么出来的,而林凌峰又怎么可能放他出来,但在这个时候,李明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郑玉单枪匹马的过来究竟想要干什么,李明也一点都猜测不出,看林珑的样子,似乎也不想为难郑玉,因此,对待他的态度上,李明也只有随机应变了。

  渐渐的,郑玉越走越近了,依然是那苍白的肤色,依然是那英俊的脸庞,同样的,依然是那冷峻而又孤傲的表情,看在李明的眼里啊,不由得使他感到有些自卑了。

  虽然知道郑玉已经是武功尽失了,但一向慎重的林珑还是对这亲卫队悄悄的下达了命令,同时她自己也是紧紧地靠近了李明,以防止郑玉的突然发难。

  看到李明周围那浩荡的部队,郑玉的脸色一点都没有改变,他缓缓的走道李明的不远处站定,对眼前那些如临大敌的亲卫队员们看都不看一眼,径直的对着李明淡淡的一笑,眼中露出习惯性的讥刺,说道:“王爷好大的气派,以前真是郑玉看走眼了,郑玉不才,这次愿意帮助王安城的百姓们同王爷做一笔交易,不知道王爷肯不肯赏脸呢?”

  李明微微的笑了一笑,对着郑玉一抱拳,开口道:“师兄,别来无恙?我本来以为你现在应当是在林家庄好好休养的,却没想到你又跑到李清这边来了,难道师傅已经允许你出来了吗?”他故意不提郑玉的要求,而只是同他谈一些郑玉自己的事情,目的就是要提醒他,他们之间仅仅是师兄弟而已。

  郑玉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他望着李明,眼中的杀机一闪而过,但随即,他又恢复了正常,冷笑道:“王爷,我的事情自有师傅来管,你似乎还没有权力来管我的事情,我知道你的意思,所以劝你还是不要言顾其他了,我今天来就是要和你谈正经事情的,所以我只想听你说一句话,我刚才的提议,到底行还是不行?”

  李明淡淡的一笑,似乎对郑玉刚才话中的无礼毫不为意,他转头看了看林珑,然后又将眼光落到郑玉的身上,说道:“很抱歉,虽然你我是同门师兄弟,但是在战场上,我们确是敌人。你说得不错,你的事情自有师傅来过问,所以,我不再追问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但是,你凭什么来和我谈判呢?说句不客气的话,你有什么资格来同本王来谈判呢?王安城本王唾手可得,需要同你进行什么交易吗?”

  郑玉的脸上立即蒙上了一丝殷红,他强忍着愤怒的心情,用微微颤抖的手指着李明,低声喝道:“李明,不要以为你穿上这身衣服就可以脱胎换骨了,归根结底,你还是一个郎中,这种身份一辈子都不可能改变的,所以,不要用这种语气同我说话,我的出身比你要高贵的多!至于你问我凭什么来同你做交易?很简单,我现在是明王爷任命的南方大都督,比起你这个伪皇帝任命的假王爷来说,身份似乎一点不差吧,这一下,你认为我有资格同你交易吗?”

  李明气急而笑,他指着郑玉,话音不由得高了起来:“郑玉,你到现在还是这么幼稚!李清就算是任命你为王爷,那又有什么用呢?他李清敢自己登基做皇帝吗?而且,你同我比较身份地位,有什么必要吗?好了,本王非常忙,所以就不在这里同你闲扯了,你是想要回去通王安城共存亡呢?还是现在就赶快赶到地安城去搬救兵呢?不过本王劝你一下,不管你怎么决定,还是先让开你那个地方,因为我军马上就要攻城了,而你站里的地方正在我大军的进攻路线上,到时候你不躲开的话,恐怕会在千军万马之下化为肉泥。”说到这里,他猛然抬高了声音,对着旁边的乙一高声命令道:“传本王命令,先锋部队准备连夜攻城。”本来李明的打算是要在明天一早攻城的,可是惊郑玉这一闹,让李明也非常光火,说不和郑玉计较那是假的,只不过,李明并没有表现在脸上而已。

  果然,听到李明的命令,让郑玉的脸色不由得大变,他颤抖着手指着李明,高声的喝叫道:“李明,你简直欺人太甚!你是丝毫不把我郑玉放在眼里?好,我就让你后悔一生!”说完,他猛然抽出腰间宝剑。

  郑玉这个动作,可着实让林珑和那些亲卫队员们吃了一惊,林珑的第一反应就是纵马上前,想要将李明挡在自己的身后,而那些亲卫队员们反映也不慢,看到郑玉抽出兵器了,他们也纷纷的抽出砍刀,迅速的在李明面前布下了阵势。

  然而,郑玉的长剑并没有指向李明,而是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这让李明和林珑不由得感到一惊,但同时,马上就明白了郑玉的真实想法。

  郑玉在林凌峰心目中的分量还是非常重的,因此,如果在李明面前让郑玉有什么重大的损伤的话,林凌峰是不会原谅李明的,毕竟,相比起李明来说,郑玉现在是处于弱势的一方,这更能勾起林凌峰心中的那份父爱。不过这也就是郑玉的如意算盘而已,实际上,林凌峰是否会为了一个欺师灭祖的郑玉而同有希望问鼎天下的李明翻脸,还真是一个未知数,不过据李明自己的估计,这是不可能的,然而,虽然是这样,但让郑玉死在自己面前,还是会让自己同林凌峰之间产生一种不可愈合的裂痕的,因此,虽然知道郑玉的想法是异想天开,但李明这个时候还是产生了一些犹豫。

  看出了李明心中的忧虑,郑玉不由得有些得意了起来,他望着李明,用近似疯狂的笑声笑道:“李明,在我面前,你永远都不可能占上风的,永远都不可能!如果有了那么一天,那也就是我郑玉毙命的时候,我宁可死,也不会让你站到我的上面,你听明白了?现在听好了,我本来是想要同你做一个交易,以让我保留王安城的统治权为代价而要送给你一个地安城的,但是你既然不领情,我也就没有必要同你交易了,现在,你必须马上命令大军撤军,并不得再领兵来范。你听好了,在我的身后,那高高的王安城的城楼上,正站着我们师傅的好友、南沙岛岛主江铮,哈哈,我在投奔明王的路上正好碰上他来找师傅,结果就被我连蒙带骗的骗到这里来了,他现在可是我的救命符,只要你敢动我,他肯定会在师傅面前讲明他所看到的事情真相,我已经将你的身份告诉他了,而且我还说,你是一个投靠了官府的无耻小人,嘿嘿,到那个时候,李明,你是百口莫辩了,哈哈哈哈,我看你今天还有什么办法,赶快撤兵吧,否则我死了之后,你的下半辈子也不会安宁的。王安城和地安城对你不可能造成什么大的威胁,所以你放过我一马,让我能在王爷面前有个交待,也算是我们是兄弟一场的情谊,你说是不是呢?”

  看着郑玉那疯狂的面容,李明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怒意,他没想到,这个郑玉还有这么一手,居然将那个江铮骗到他手中,给他当挡箭牌了,看来,今天自己必须要当机立断了,否则,郑玉以后会变本加厉的。

  想到这里,他向林珑望了一眼,同时作了一个表情,早已经熟知李明一切的林珑当然知道李明是什么意思,虽然她有些犹豫,但看到李明那坚定的延伸,她还是无可奈何的答应了。

  得到林珑的同意,是李明心中安定了不少,行动起来也开始大胆了起来,他跳下战马,缓缓的走向郑玉,同时用手阻止了想要跟随而来的林珑和众亲卫。

  对于李明的行动,郑玉显然感到非常意外,不过,他还是马上反应了过来,对着李明大声喝叫了起来:“站住!不要往前走了,否则,我马上会采取行动的。”

  李明丝毫不理会他的威胁,他望着郑玉,边走边说道:“作为同门,我们几乎没有在一起相聚过,从见面的那一刻起,我们似乎就注定要成为敌人,这一切,不能不说是上天在捉弄我们。师兄,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总想要出人头地,想要将我压下去,想要将珑儿重新夺回到你身边,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你永远都不可能超过我,你永远都要在我的下面高高的仰视我,你永远都只能看着珑儿暗自伤心.......。”

  “你住口!”李明这话大大伤害了郑玉的自尊心,使得他变得气急败坏,对着李明大声吼叫了起来,同时,他也拿下了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宝剑,在李明面前快速的挽了一个剑花,然后长剑沿着不可思议的角度,向着李明急速的刺了过来。

  郑玉的内功虽然已经全失,但是他的剑法却还是非常精妙的,在这上面,他已经淫浸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所以虽然没有内力的辅助,剑法依然还是那么凌厉。

  李明显然早就料到了他这一招,刚才出言不逊,就是瞅准了郑玉这种心高气傲的性格,让他在愤怒中失去理智,从而让自己能够趁机的制服他,如今看来,这一招果然非常见效,郑玉果然受不了这个刺激,开始忘记了他的计划,转而向李明进攻了过来。

  此时的李明当然已不是吴下阿蒙,面对郑玉凌厉的剑势,他毫不为意,毕竟两个人都是同门,所休息的剑法都是一样的,因此,对于郑玉的攻击方向和意图,李明知道的是一清二楚的,因此,他只是顺着郑玉的剑势将身体一侧,就避过了郑玉的剑峰,然后赶在郑玉变招之前,伸出双指夹住了剑脊,然后另外一只手迅速点出,顺利的点中了郑玉的软麻穴,就这样,李明轻易的将郑玉活捉在手中。

  一直紧张得随时准备出手的林珑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急忙命令旁边的亲卫队员们上前将郑玉押下去严加看管,然后她奔到了李明面前,不放心的对着他看了一看。

  李明对着林珑作了一个宽慰的笑容,然后对着乙一命令道:“传本王的命令,刚才的攻击命令取消,在没有接到新的指令之前,一切计划还按照原来的执行,通知所有的部队,命令他们晚上严加防守,以防止敌人趁机劫营突围。”

  乙一接到命令后,急忙将李明的指令传达了下去,这边,林珑不由得奇怪的问道:“怎么回事?连夜进攻不也是很好的吗?为什么要取消呢?一鼓作气将王安城拿下,可以让士兵们安枕无忧的休息一下了,你这个样子,让他们晚上提心吊胆的,明天怎么会有精力继续进攻呢?”

  李明笑了笑,说道:“难道你不认为郑玉来的有些蹊跷吗?作为南部大都督,他不可能就为了我不敢动他这个理由,而让自己轻易的冒险的,郑玉也是一个聪明绝顶的人,虽然他还很冲动、还很不成熟,但并不表明他不会使用阴谋诡计,他之所以敢于亲自涉险,就肯定有他的依仗之处。而且,这个依仗绝对不会是师傅对他的宠爱,而是另有原因。”

  “我想,郑玉的想法很清楚,一方面,他却实是在依仗着师傅,认为我不敢对他动手,这是他来冒险的一个很大的理由,另外,肯定还有什么其它的理由,我想最大的可能就是他想要拖延时间,对了,肯定是这样的,他想要将我们的进攻拖延到晚上,这可能是他的主要目的。想必他是这么想的,因为我不敢动他,所以,如果能够说动我,让我撤兵是最好的了,不过我想就是郑玉也对此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如果他说不动我,那么他还是能够全身而退,而这个时候他已经能够将时间拖延到足够晚了,这样也能够达到他的目的了。”

  “现在的问题是,郑玉究竟为什么要拖延我的时间呢?这是我不能回答的问题,因此,为了稳妥起见,我才决定在明天一早开始攻城的,在这个依靠着士兵的躯体和血肉去战争的时代,作为一个指挥官,就不得不多考虑士兵的安全问题,毕竟在黑夜里,敌人可以有很多方法让我们陷入圈套的,所以,我不会让他们如愿的。”说到这里,李明由于想通了事情的关键而开始兴奋了起来。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在接到李明的命令后,所有的进攻部队也已经陆续的完成了营寨的驻扎工作,一支支巨大的火把开始飘荡在没一个营地的里面,火头军也已经开始挖坑架灶,准备起晚餐来了,一队接着一队的巡逻士兵开始尽职尽责的在营地内巡视了起来。

  因为接到了李明的命令,要每一个营地都要防止敌人劫营,所以晚上的防守力量比平时要多上好几倍,在吃过晚饭后,没有巡逻任务的士兵们便早早的钻进帐篷中睡觉了,而担任巡逻任务的新兵在一些城防军的带领下,一刻都不敢放松的围着营地走了一圈又一圈。

  过了子夜之后,敌军果然如李明所料,开始倾巢出动前来劫营了,由于早有准备,所以在敌军大部队还没有到达兵营的时候,巡逻的队伍便已经发出了警报,一时间,锣鼓喧天、杀声阵阵,一排排早已经埋伏好的弓箭手在接到消息后纷纷从埋伏的位置现身,将一支支弓箭,射向已经报漏在火把灯光之下的敌军队伍中。

  敌人这次偷袭,显然是想要给李明的部队造成一种沉重的打击,因此,他们的进攻方向仅限于两座大营,但出动的军队却似乎能有五千多人,这么一来,双方的兵力在局部上就形成了一种差异,使得大营中的士兵在防守上一下就变得困难了起来,而同时,由于李明有严令,在没有军令的时候严禁任何部队在本大营之外战斗,因此,虽让听到旁边的大营中杀声震天,但由于没有命令,那些没有受到攻击的士兵们也不敢出击救援,这么一来,使得偷袭的敌军暂时在场面上占了不少的上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