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追杀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609 2003.10.14 14:53

    

  来不及做任何地反应,李明随着碎裂的船体向湖中急速跌去,眼见得湖面越来越近,猛然一道急速的剑光从水中射出,直奔李明的身体而来。李明猝然之间翻转身体,避过了这致命的一剑,同时只觉得后腰一紧,被林珑从后面紧紧抓住自己的腰带顺势往上一甩,李明立即飞上了半空,与此同时林珑借势“冬”的一声,落入水中。

  急速上升中的李明在半空中急转过身,向湖面望去,只见湖中一阵剧烈的翻腾,阵阵鲜血冒上湖面,在惨白的月光下显得乌黑一片,是那么怵目惊心。

  李明上升之势猛然一顿,然后又急速向下坠去,他急忙深吸一口气,运起飘絮功心法,下降之势顿时缓慢。李明在空中瞅准不远处一块漂浮的船板缓缓地落到上面,掏出手枪紧盯着翻腾的湖面。

  湖面“哗”的一声,一条黑影冲天而起,直扑李明而来,紧跟着林珑那洁白的身影也随之冲出,两人在空中急速的拆解了几招,黑衣人一声惨叫,向着湖面坠去,李明忙扣扳机,一声清响,黑衣人胸前涌起一片血光,扑通一声落入湖中。林珑轻轻的飘落在李明的面前,紧张的望着湖面。

  湖面渐渐的恢复了平静,二十多条黑衣人的尸体静静的浮在湖中,在月色照耀下显得那么诡异。那些落水的船工被这眼前突然放声的情况惊呆了,一个个还都抱着船板在水中发呆。

  林珑轻轻的叹了一声,惋惜的说道:“可惜,最终还是让他跑了。”说完,忍不住闷哼一声,身躯软软的倒了下去,鲜血从胸口涌出,染在白衣上是那么明显。

  李明大惊,急忙抱住林珑叫道:“珑儿,你怎么样了?”

  林珑面前抬起手,点了胸前几个穴道止住了血,强笑道:“大哥,我没有事,还好我躲得快,只是刺在肩上,刚才在水中没来得及止血。只是又要麻烦你给我治伤了。”

  李明紧紧地抱住林珑,激动地说道:“你不要说话,我们赶快上岸,我先看看你的伤势。”说完,撕开她肩头的衣服,只见肩胛部位有一道深深的剑伤正不停的向外渗着鲜血。他急忙扯下自己的衣袖为林珑包扎伤口,同时转头向仍在湖中发愣的船夫喊道:“你们还在愣什么!赶快过来推我们上岸!”

  众船夫回过神来,不敢再看那些湖中的尸体,急忙游了过来推起船板向临滨岸边游去。虽然说此处离临滨不远,但众船夫还是推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岸边,李明急忙抱起林珑跳上岸,回头吩咐那些船夫赶快找船回岛报信,然后抱起林珑就要向临滨城跑去。

  跑到半道李明猛然停住了脚步,低头问林珑道:“珑儿你没事吧?我差点忘了,现在城门是不是关了?”

  躺在李明怀中的林珑慵然笑道:“当然早关门了,大哥怎么连这都忘了?我们现在只有在城外找地方借宿了。放心吧,刚才我只是失血过多,再加上在水下功力损耗太多造成的。要不然这点伤根本就不算什么。现在我们只要要找一个地方运功疗伤,明天我就没事了。”

  李明长出一口气,说道:“你没事就好了,对了,你不是说附近有一个有一个柳林庄吗?我们就到哪里去借宿。”

  林珑笑道:“柳林庄的赵威可不是一个好客之人呀!而且他视才如命,一毛不拔。上次竹林学院开学典礼本来邀请他去的,但最终他只派了几个家丁送了几担粮食来道贺!实在是个铁公鸡,到他那里借宿恐怕会碰一鼻子灰呀。”

  李明冷哼了一下,说道:“他肯借宿倒罢了,如果他不肯,我打得他满地找牙。这种奸商不惩治他一下不行。这种见死不救的事情他都做得出来的话,我对他也就不用客气了。”说完,让林珑指点着向柳林山庄方向跑去。

  林珑笑道:“大哥这种气概我还真的很少见呐,平日里只见你对谁都客客气气的,没有一点主人的架子,今天是怎么了?要打得人家满地找牙?”

  李明叹道:“其实在我的观念里,人没有贵贱之分,仆役家丁怎么了?他们也是人,也有受尊重的权利。虽然他们干着仆役的活,但那只是他们为了养家糊口、为了生活,在人格上他们并没有低人一等。现在我还是比较适应了,要是在我刚出山的时候你遇上我,那你更感到奇怪了。今天是为了你,是因为你受伤了,要不然我才不干这种类似强盗的事情呐。”

  林珑感动地说道:“大哥真是为了我?为了我让大哥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珑儿真是过意不去。”

  李明笑道:“你要是再这么说的话,我可真不好意思了。我们既然今后要生活在一起,就应该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你刚才不也是为了我受的伤吗?我李明今生有幸,能找到你和瑶儿这样的红颜知己,已经是很满足了,在不好好珍惜,连我自己都不原谅自己,好了不说这些了,前面不就是柳林庄吗?”

  李明跑到柳林庄门前,拍了拍门环,大门一响开了个缝,一个家丁从门缝中露出头问道:“是谁呀?”

  李明急忙说道:“这位大叔,我和我兄弟刚才在湖中遇上了强盗,我这位兄弟被抢盗打伤了,晚上城门又关了,还请大树答应我们在庄上借宿一宿。”

  家丁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借宿?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不行!快走吧,别让我放狗出来咬你!”说完,砰的一声关上大门。

  李明大怒,喝道:“真是个狗奴才,我今天倒要看看你的狗腿有多硬。”说完,抬起腿一脚将大门踹开,走了进去。

  那家丁吓了一跳,急忙往院子里跑去,边跑边喊道:“强盗来了!强盗打劫来了!”

  随着喊声,从院子里涌出一大堆人来,个个手持刀枪棍棒向李明奔了过来。李明冷笑一声,抱着林珑腾空而起,越过众人向院子里跑去。众家丁一愣,齐喊一声杀了回来。

  李明在奔跑中猛然停步,回身双脚连环踢出,跑在前面的几个家丁被踢得倒飞出去,撞在后面众家丁身上,霎时院子里倒下一大片,满院都是家丁的哀号声。

  “住手!”一个威严的声音从院落中的房间里响起,随之一个中年人从房中走出。

  此人身材壮硕,长须飘飘,一身淡紫色的丝织长袍穿在身上显得那么合体,他走到李明面前,威严的神色不怒而自威,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闯我柳林庄?”

  李明望着那中年人说道:“我兄弟二人在湖中遇上了强盗,结果我兄弟为了救我而身受重伤。由于城门已关,所以我就想和兄弟二人到贵庄借宿,结果贵庄的家丁不但不肯,而且还出言不逊,这等见死不救的事情是贵庄的规矩吗?”

  “哦?”,中年人一挑剑眉,回身怒视着众家丁问道:“刚才是谁接待的这两位客人?站出来!”

  刚才开门的家丁慢慢的走了出来,跪在中年人面前说道:“是小人接待的,小人看天色已晚,这两人又来历不明,满身的血迹,怕是坏人,所以就没让他们进来。”

  中年人怒道:“就为这个理由吗?你既然看到有人受伤,不管怎么样你都应该让人进来!我平日里是怎么教你们的?怎么尽干一些让我丢脸的事情?下次再犯,定把你赶出柳林庄!明天你到马总管哪里去领二十大板,都滚下去吧!”

  众家丁急忙抬起受伤的同伴退了下去,中年人转过身来对李明说道:“都怪我平日里太放纵他们了,请二位不要见怪,这位小哥伤势不轻呀!赶快进屋坐吧。”

  李明望着中年人迟疑的问道:“请问你就是赵庄主吗?”

  中年人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在下正是赵威,让二为见笑了,二位请吧,这位小哥的伤要不要我找大夫看一下?”

  李明急忙说道:“不劳赵庄主了,在下粗通医术,可以给舍弟治疗,请赵庄主为我兄弟安排一处住所,我兄弟就感激不尽了。”

  赵威笑道:“那还不简单,我柳林庄颇大,住处还是很多的,只要两位不嫌弃就好了。我马上安排两位休息。”

  赵威领着二人来到一间房间,说道:“仓促之间没什么准备的,两位就暂时在这间房中安歇吧,这位小兄弟需要静养,我就不打搅二位了,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请早点休息吧。”说完,告辞而去。

  李明将林珑放上chuang,回身关上房门奇怪的对林珑说道:“珑儿,这就怪了,赵威这个人很不错呀!和我们想象的大不一样呀!真是太奇怪了。对了,你的伤势怎么样了?要不要再包扎一下?今晚真是太危险了,会是什么人呢?我来到这里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并没有和谁结下冤仇呀,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呢?”

  林珑沉吟道:“有一个人我认识,就是最后逃跑的那个人,其实也不是说没有冤仇,大哥可是杀了他们十几个人呀!”

  李明惊讶的说道:“难道是那帮人?在船上夺我宝剑的那帮人?我记起来了,在我今天进城的时候,就感到有人在我背后盯着我,当时让我感到毛骨悚然,我还以为是错觉呢!这么看来他们早就盯上我了,今天的事情是早有预谋的,只是这些人是什么人呢?那天你不是混进他们中间了吗?没查出点什么来?”

  林珑答道:“当时我只是在岸边暗中保护你,无意中看到这一批人正向船上模去,我就顺手将走在最后面的一个黑衣人干掉换上了他的衣服。至于这是一批什么人,我至今还没查出来。”

  李明叹道:“这些人的组织还真得很严密,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在离岸边那么远的水中居然能在片刻之间将那艘大船解体了?真是匪夷所思。”

  林珑也叹道:“这批人的水中功夫真是炉火纯青,我自认水中功夫也是不错的,可在我入水和他们搏斗的时候我就知道错了,这些人在水中一个个比鱼还要滑溜,要不是他们和我的武功相差太远,恐怕今天我就回不来了。就是这样,在我入水的一刹那还是受了伤,幸亏我避开了要害,用肩胛骨夹住了那人的剑,趁他拔剑的时候解决了他。要不是在水中,这些人一个都跑不掉。但在水下我只有憋住一口气,施展我全身的功力才将他们解决掉,那个带头的还是让他跑了。不过他中了我一剑,又被你的暗器击伤,估计没个半年他是恢复不了的。这个人的武功非常高,不应该是江湖上的无名之辈。大哥以后要小心了,这些人手段毒辣,组织严密,不像是乌合之众,但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个组织呢?林家庄的眼线够多了,但也从来没有过这些人的一点消息,回去以后可要好好查查了。”

  话音刚落,突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李明打开房门,只见一个丫环站在门外,手中捧着一套衣服说道:“公子,庄主让奴婢给公子送来一套衣物,庄主说有一位公子全身衣物都湿透了,需要更换。仓促间也来不及先做了,庄主就将他一套没穿过的新衣让奴婢送了过来,请问公子还有什么吩咐的?”

  李明急忙接过衣服,说道:“请代我谢谢庄主,这里不需要什么了,你下去吧。”

  丫鬟轻轻的带上门出去了,李明将衣服拿给林珑说道:“珑儿,你还是换上吧,是赵威的新衣服。”

  林珑脸上一红,扭捏地说道:“我怎么换?你……你转过身去。”

  李明急忙转了过来,心头怦怦直跳,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说道:“好了,你换吧,我……我不看。哦,对了珑儿,这个赵威挺慷慨的嘛!为什么和我们印象中的守财奴大不相同呢?”

  林珑边换衣服边说道:“我也感到奇怪呢,传闻中的赵威可是个铁公鸡,可今天我们看到的绝对是一个助人为乐的人,并不像传闻中说得那样,真是奇怪了。”

  李明笑道:“这就证明了一件事情,判断一个人的为人,绝对不能道听途说,传闻的事情大都是不可信的。今天来之前我还说要打得他满地找牙呐,呵呵,这个人可交。”

  林珑穿好了衣服说道:“好了,我穿好了。先不管他了,大哥要是认为这个人可交,那就明天和他细谈一下吧。天很晚了,大哥你在床上睡觉吧,我还要运功疗伤。”

  李明转过头说道:“其实我也不困,你在床上疗伤吧,我来给你看着,你运功绝对不能受打扰,我还是看着放心。你这样我能睡得着嘛!别说了,快开始吧。我一晚上不睡觉也没什么,倒是你的伤别耽误了。”

  林珑点头笑了笑,也不再说什么,在床上开始盘膝运功疗伤。李明走到床前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她。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不知不觉间,房外的蟋蟀停止了高唱也进入了梦乡。月色照耀下,大地万籁寂静。

  房间内,李明不时地摇着脑袋在地上走着。取掉了束胸带的林珑虽然穿着赵威的衣服显得有些大,但还是掩饰不住她那姣好的体型,月光透过敞开的窗子正好投射到她的身上,真让同处一室的李明看得有些心猿意马了。

  窗外突然一声轻响,好似枯枝断裂的声音。李明长吸一口气,将目光恋恋不舍的从林珑身上收回,向窗户方向望去。借着窗外朦胧的月光,李明看到一个黑影正慢慢的朝窗户接近。

  李明心头一惊,急忙站起身来靠到窗户旁边,仔细的观察着那个身影。只见那个身影靠近窗前,手中拿起一个吹管就要朝房内吹。

  李明急忙闪身出来,一拳击到那人脸庞上,那人猝不及防,惨叫一声捂着脸蹲了下去。

  李明争要跳出去看个究竟,猛然房顶一阵巨响,瓦片稀里哗啦落下一大堆,几个黑衣人从上面跳下来,手持兵器直奔自己和林珑杀来。

  李明大惊失色,闪身避过刺来的一剑,左手一个直拳敲到那人鼻梁上,右手掏出手枪向着奔向林珑的一个人开了一枪,随着一声划破夜空的枪响,那人背上喷出一股鲜血倒向地面。

  林珑猛然睁开双眼,一口鲜血喷到一个正向他冲去的黑衣人的脸上,随后一掌打得那人高高飞起,半空中洒下一片那人喷出的血雾。

  李明靠在墙上,手枪连连击发,随着一声声清脆的枪声,闯入屋内的黑衣人一个个应声倒下,正杀得高兴,窗口黑影一闪,一个黑衣人从外面飘了进来,一剑向李明刺去。

  李明眼睛余光撇到闪来的剑光,急忙向前一大步躲开这一剑,那人随着剑身从李明旁边飘了过去,李明正要回手给他一枪,却感到剑峰的寒气已经侵袭到了他的后背。

  李明大骇,急忙向前飘去,却感到冰冷的剑锋好像一直紧紧地跟着自己,无论自己飘向什么地方都躲不开.正无可奈何间,倒在床上喘息的林珑猛然抽出宝剑向那人刺去。虽然林珑身受重伤,然而这一剑还是显得那么石破天惊,那人急忙侧身向后躲去,还是被林珑的剑锋划面而过。随着那人的面罩飘落下来,月光正好照在那人的脸上,李明和林珑齐声惊叫道:“赵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