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六十九章 凤城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329 2007.01.01 13:37

    

  “来者何人,为什么拦住本王的去路,难道看不到本王的旗号吗?”李明在两方阵前站定,高声喊叫道。

  随着话音,一匹骏马从对方阵营中飞驰而出,一个身披重甲的武将来到李明不远处,抱拳说道:“禀王爷,奉雨州驻军都督的命令,江源城驻军统领王辉来此地驻守,严防从江洲过来的一切军马,请王爷体谅小将的难处,暂时在这里驻扎下来,等小蒋禀明江都督之后再做论处。”

  李明心中一惊,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的脸色也随之阴沉了下来,望着眼前那个王辉,一股冰寒的话语传入了他的耳中:“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居然还敢在这里拦截我的队伍,你真是获得不耐烦了,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马上让你的兵马让开道路,否则,本王马上将你就地正法!我就不相信,本王的命令还赶不上小小的一个驻军都督?你想明白了,不要拿你的小命开玩笑!”

  对面的王辉听完李明那冰冷的语言,顿时感到如坠冰窖,全身发冷,李明说得没错,深为一个大唐帝国的王爷,身份是何等尊崇,岂是一个小小的雨州驻军都督所能比的?如果今天他不让开道路,对面的李明真有可能当场斩了自己,到那时候,谁也不敢为他说一句话、抱一句冤屈,因此,看到李明就要拔出腰间的宝剑,他急忙抬手叫道:“王爷请慢,刚才是小将一时糊涂,还请王爷赎罪,小将绝对不敢拦阻王爷的队伍,对于刚才的鲁莽,小将在这里向王爷赔礼了。”说完,他跳下马背,跪倒在李明的面前。

  李明将抽出一半的宝剑插回原位,阻止了自己心头像要杀一儆百的念头,冷冷的说道:“还算你识相,起来吧,本王也不愿意和你计较。我问你,在这两州的边境上一共聚集了多少人,你这里有多少?”

  王辉急忙站了起来,诚惶诚恐的回答道:“禀王爷,雨州驻军一共十二万人,如今听说已经调到江洲边境的有八万兵马,小将这里距离临滨城最近,所以驻军有一万五千人,是最多的一个地方。”

  李明心中冷笑了一下,深为李嵩的愚蠢而感到可笑,李嵩这么做,显然是为了防止自己会趁着他攻打李清的时候来占领雨州,当初在南郭城周围没能捉住自己,肯定会让他惶恐不安的,只是自己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反应和动静,才让他不敢轻举妄动,不过,难道李嵩真的以为,凭借雨州那些驻军能够拦住自己的精兵吗?

  不够现在显然还不是同李嵩公然决裂的时候,既然李嵩表面上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那么自己也乐得装一段糊涂,等其他地方安定之后再想办法来对付他。

  问明了雨州士兵在其他地方的布置,李明悄悄的派遣了几个亲为队员回岛安排相应的防守力量,在雨州这边,李明并没有不知多少兵马,万一李嵩一时发狠让雨州的兵马冲进江洲,那自己的损失可就大了,好在自己今天碰上了这件事情,否则,到时候会手忙脚乱的。

  让王辉留下一千人作为自己的先导部队,李明的军队不敢在雨州有太多时间的停留,昼夜兼程的越过了雨州那丛林密布的大地,策马狂飚了三天,才算进入了定州境内,一路上好在有王辉部队的开路,才让李明免除了不少不必要的麻烦,进入定州,李明才将王辉放了回去。

  定州境内的情况同毗邻的雨州有很大的不同,这里似乎比雨州更加混乱,李明途径的大小城镇处处可见燃烧的房屋、倒挂的尸首和四处流窜的盗匪,这些往往三五成群,手中拿着破旧的大刀或简陋的长茅,窜入一家又一家肆无忌惮的洗劫着为数不多的财物和粮食,碰到这些事情,李明往往都会顺手将这些盗匪解决掉,但是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仿佛目前的定州已经处于极度的混乱之中,所有的官员、捕快和军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定州处于一种无政府的状态,这种情况,仿佛同李明当年经过的泽州十分相似。

  闲事管得太多了,就大大的拖延了李明的行进速度,到最后,连李明都失去了剿灭那些盗匪的兴趣,开始对比比皆是的抢劫偷盗事件视而不见了。

  进入定州一天之后,出现在李明她们面前的情景开始有所改变,首先,他们所经过的地方开始变得繁华起来,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地方以前是非常富足的,甚至于目前的江湖两州,在表面上都赶不上他们所经过的地方,每到一处,即使是最小的城镇,也都有宽阔的青砖大道,大道两边又都是林立的店铺,小镇的每一栋建筑、每一条街道都显得富丽堂皇,可以看得出来,这里真得很富裕。

  不过,眼前这一切似乎都是过去了,李明所看出的富裕,仅仅是以前的表现罢了,现在,映入李明眼睛里面的是一片狼藉,宽阔华丽的街道上已经不见任何人影,街道两旁豪华的店铺一个个大门紧闭,街道上,到处可见一大片一大片已经发黑的血迹,街道两边的角落里也随处可见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从这些尸体上可以看得出来,他们都是死于非命,每个尸体好像都没有完好的,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身上有大大的窟窿,沿途经过的每一个地方,几乎都是同样的情景,这让李明的心头越发沉重起来。

  经随行的林家庄的人员介绍,他们现在所经过的地方已经在林家庄的势力范围内了,这些地方都是林家庄所属的居民,有些是为林家庄做工的,有些是为林家庄出人出力的,总之,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依靠林家庄在生活,凭借着林家庄强大的势力和生意上的优势,使得这里的人们在生活上非常富足,只是看眼前的惨景,仿佛林家庄两派之间的争斗已经到了不可开交、你死我活的地步了。

  前方再走两天的路程就已经到了林家庄,李明他们此时已经是一场小心了,林家庄之间的争斗不是普通军队之间的战争所能比的,这些人全部都有一身好武功,任何一个人出来都是危险人物,因此李明他们现在已经步入了重重危境之中,一个不小心,就会让他们造成巨大的损失,因此,李明命令部队放慢了速度,全部亲卫队员组成三才大阵,严防意外情况的发生。

  傍晚,在夕阳的照射下李明的两千亲卫队进入了凤城,从外表来看,凤城的规模相当宏大,宽阔高大的城墙一眼望不到头,似乎一点都不亚于临滨城,进入城门,城内宽阔的街道上一如一路上所见的那样,处处透着大战之后的阴森和荒芜,宽阔的青石大街上,稀稀疏疏的行走着匆忙的行人,看到李明这么一队精壮的人马涌进城来,这些人一个个露出恐慌的神色,急忙奔跑躲避着,转眼间,李明眼前笔直的街道上已经是空无一人了,只有路上那一滩滩献血依然显得触目惊心。

  在这个地方,除了少数的居民外,几乎所有的房屋都已经空无一人,李明他们连走了几家客站都空空如也,这正好让他们能按自己的部队配置宿营的地点,明天就要进入林家庄了,李明不想在当天晚上连夜赶路,谁也不知道进入林家庄时会发生什么意外情况,让自己的手下保持好的体力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两千多人,在两军对阵时是显不出来的,但是在这样的城市中,却显得声势浩大,这是他们出发以来第一次在城市内过夜,因此众人都显得非常小心,将李明迎入最大一家客栈之后,所有的亲卫队员都在客栈周围按照三才阵的阵型安放下了帐篷,当初李明为他们购买的帐篷这次都带来了,一路上他们就是靠着这个在野外宿营的。

  客站非常华丽,但是里面的人却都已跑光,好在李明的亲卫队员们早已经习惯了亲自打点一切,在甲十五的安排下,一部分人开始巡查整座客栈,另一些人则为李明准备整理房间、下厨房做饭。在战时以及出任务是,亲卫队员的食物就是炒熟的米粉和肉干,每人每次可以携带半个月的粮食,即使是在城市内宿营,他们也不会费力的去四处采购、寻找食物,但是作为他们的主人,亲卫队员们却不肯让李明也跟他们一起吃这样的战时食品,因此,一些负责做饭的队员们就开始走出客栈,四处寻找可以食用的东西。

  客栈大堂中,李明正在向林家庄的随行人员了解此地的情况。依照这座城市的规模,即使是受到敌人两三万大军的进攻,也不会造成这等荒芜的情景,因此李明迫切的想要知道,林家庄在这个地方的势力究竟有多么恐怖。

  但是听完那个向导的解释,李明这才恍然大悟,这座凤城其实就是林家庄的外围卫城,城内十几万居民几乎都是林家庄的下属,同其他地方一样,这里几乎所有的产业都是林家庄的,几乎所有的人都是靠着林家庄吃饭的,就连当地的官员也要听从林家庄在这个城市中负责人的命令,可以说,这里就是属于林家庄的一个城市,一旦林家庄发生内讧,肯定会发生两个派系的争斗,这也不难想象为什么这座城池目前这么荒芜了。

  轻轻叹了一口气,李明暗暗为林凌峰和林珑担忧,从一路上的情况来看,两派的争斗已经造成了两败俱伤,即使是能够平定这次反叛,林家庄的实力也会大打折扣,林家庄百年的基业也会变得支离破碎,要想恢复以往的辉煌,不知道还要继续奋斗多少年,先到这一点,李明对李清是恨之入骨,为了自己的阴谋,害死了这么多林家庄的人员,这份仇恨绝对是难以化解的,李清如果再次落入自己的手中,那是绝对不能再饶恕他的性命了。

  突然,客栈的大门被咣当一声推开,李明寻声望去,却见两个亲卫队员满身鲜血的在其他队员的搀扶下走了进来,见到李明,其中一个伤势较轻的人急忙汇报道:“禀主人,我们七个人刚才出去寻找食物,却在一处客栈前被一群人拦住去路,见到我们,那些人二话不说就开始围攻,好在我们能组成两个三才阵,这才能勉强的抵挡得住,不过后来不知什么地方来了一个高手,三两下就将我们的三才阵打散,无奈之下,我们两个在其他人的掩护下跑回来报信,现在甲十五已经带领三百人赶去增援了。”说完,那人萎顿在地,人事不省。

  李明急忙让人带下去治疗,随后站起身来,吩咐身边的乙一等人带上那几支九五式步枪,在庄崖等人的陪同下朝那人所说的方向走去,在他周围,临时召集的五百名亲卫队员严阵以待,严密的将道路两旁、房屋顶上监视了起来。

  李明此事是心急如焚的,六个亲卫队员组成的三才阵的威力是不小的,即使是他自己,没有二三十个回合是无法击败他们的,听那个队员说,那个人仅用了三招,就拆散了那两个三才阵,这份功力恐怕一点不亚于自己身边的庄崖,同时,在这个地方,他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万一那个人是林凌峰一方的,那就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了。

  甲十五带领的三百名亲卫队员已经同对方开时接战了,三才大阵组合起来的威力使非同小可的,李明赶到时,对方已经丢下了满地的尸首,在三才大阵的后面,横七竖八的躺着五个亲卫队员的尸体,此时他们的身上已经是体无完肤,看得出来,他们都是激战尔死的,看到这种情景,也难怪现在那三百亲卫队员势若疯狂、锐不可挡了,这些亲卫队员们平时亲如兄弟,他们的死相这么惨,那些队员们肯定要给他们报仇的。

  但是,就在亲卫队员节节前进的途中,有一个敌人非常显眼,亲卫队员的攻击虽然连绵不绝,但却丝毫不能奈他若何,反倒是那个人不时地进攻让亲卫队员组成的三才大阵频频出现缺口,趁此机会,那个人已经达伤了十多个亲卫队员,只不过由于其他队员的掩护,才没有造成更大的伤亡。

  看到那个人,给李明带路的那个林家庄的人员不由得脸色大变,他指着那人,对着李明颤声叫道:“他......他居然会出现在这里,此人武功极其高强,主公千万不要轻敌了。”

  李明冷笑了一下,转头对庄崖示意了一下,然后不再理会如离弦之箭一样扑向那人的庄崖,而是转头向那个向导问道:“这个人是谁?是那个势力的?是我们的敌人吗?”

  看到庄崖已经同那个人交上了手,而且丝毫不落败象时,那个向导才平静了下来,对着李明回答道:“这个人叫林平,是林家的一个旁支,属于林家庄的远房,但是此人在林家庄所有年轻人中,武功排名在第五,相当了得,当年曾经在郑玉手下走过二百多招,目前是林凌强的得力助手之一,现在在我们这一边,除了庄主、小姐和林霜前辈之外,其他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只是这个人一向都是在平洲那边发展的,现在怎么会到了这个地方呢?”

  李明心头一震,心中更加不安了,如果这个林平确实是平洲那边的人员,那么他再此出现就有两种可能了,一是林凌强为了将强对林家庄的攻击力,而将他调过来的,另一个可能就是林凌峰在平洲等其他地方的势力早已经被消灭了,这个林平是追到这里来的,这两种可能无论哪一种是真的,林凌峰和林珑的处境都不是太妙。

  因此,他迫切的需要活捉这个林平,以便了解林家庄目前的局势,作为林凌强的得力助手,相信林平时了解整个全局情况的。

  只不过,要想活捉这个林平似乎并不太容易,庄崖的武功已经算是一流高手了,但是在林平面前似乎占不到一丝的便宜,林平凭借着飘逸多变的轻功巧妙的化解着庄崖雄厚的内力,同时还不时地用林家庄那令人眼花缭乱的招式向庄崖频频进攻,一时间,两个人居然打得难解难分。

  不过这个时候,失去了林平骚扰的亲卫队员们开始疯狂的屠杀着林平的手下了,这些人虽然人人都有一身好武功,单打独斗的话,每个人都能轻松的对付两个亲卫队员,但是在亲卫队员组成的三才大阵面前,他们的个人能力一点都发挥不出来,所以很快的,林平带来的两百多名手下就要损失殆尽了,剩余的那二三十人勉强的围成一圈,艰难的在那里做着垂死挣扎。

  正在同庄崖激战的林平抽空看到底下的情景,不由得又惊又怒,呼的一掌逼开了庄崖,然后轻飘飘的落到一处房顶上,张口就是一声长啸,但是没等他啸声消失,在他耳边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