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章 重遇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7423 2005.07.05 09:22

    

  受到进攻的两座大营,正好是处于王安城北门外面最突前的三座大营之一,每一座大营都有一千余人,是李明专门安排用以狙击对方劫营行动的主力,全部由城防军组成,而且,由于他们早有准备,而且预先射杀了一部分偷袭者,所以,虽然在人数上有不少的差别,但是一时半会儿的,他们还不至于被对方彻底击败。

  不过,虽然这些城防军的战斗力超强,但在这场实力不平均的战斗中还是显得非常吃力,敌人虽然没有他们装备精良,也不如他们训练有素,但是却胜在人数众多,一批借一批的,接连不断的向着他们冲击,一点都不在乎他们自己的伤亡,这种不要命的打法最是让他们头疼,因此,时间长的话,恐怕他们坚持不下去。

  所好的是,就在这关键的时刻,从后方的中军大营里传来了隆隆的战鼓声,李明及时地带着自己的亲卫队赶到了作战现场。

  为了应付晚上的狙击,李明和鲁平两个人进行了分工,鲁平负责东门和南门的协调指挥,李明则负责北门和西门,当天晚上,李明是在北门和西门之间扎营等待的,北门外的偷袭行动开始后,他便同自己的卫队一起急急忙忙的赶往现场,同时,让自己的情报人员抓紧时间打探周围敌军的情况,在确定没有其他敌军的埋伏之后,这才在路上命令传令兵敲响了战鼓。

  听到远处鼓声的指挥,另外一个营地的城防军立即弃营而出,全力的杀向旁边的一个营地,受到两方的夹击,本来就没有经过多少训练的敌军立即边乱了套,结果被里面的城防军趁机杀出,在漆黑的夜晚,借助于营地周围昏暗闪烁的火把,两边的城防军对着偷袭者便展开了厮杀。

  由于两边的兵员素质相差实在是太远,再加上城防军事有备而来,所以,不大的功夫,一个营地的偷袭部队边已经被两边的城防军消灭得差不多了,残余的偷袭者不是倒在地上装死,就是趁着夜色悄悄的溜走了。

  这个时候,在另外一个营地上,同样的大逆转也在发生着,所不同的是,这个营地上被消灭的敌军实在不是太多,大部分敌军都是被吓走的。

  在得到李明的鼓声命令之后,处于前面三座大营后方的那些新兵大营里面立即就乱了套,本来他们就没有得到什么好的训练,再加上在晚上作战,就更让他们惊慌了,在恰面的大营被偷袭的时候,由于他们没有得到命令,所以呆在大营中还能够安静的待命,可是一旦得到了进攻的通知,他们之中便立即乱了套,在军官们的极力围拢和喝斥下,这些个大营中的新兵这才乱哄哄的涌了出来,由于得到城防军增援的那个大营外面的战斗场面要惨烈的多,因此那些新兵不约而同的全都涌向了另外一个没有得到增援的大营,这一下歪打正着,那些偷袭者本来就为久战不决而感到不安,在看到后方无数支火把非一般的快速的向他们靠近,不用问,也知道那是对方的援军,看那个数量,简直要比他们多很多倍,这要是被围困住了,那谁也别想逃脱,所以,处于外围的那些士兵首先就悄悄溜走了,这么一来,犹如滚雪球一般,在偷袭者的队伍中形成了连锁反应,那些新兵还没有赶到现场的时候,偷袭者便已经逃得一干二净了。

  就这样,李明的部队有惊无险的解决了敌人的偷袭,在城防军军官的带领下,所有的士兵都参与了打扫战场的行动,由于是晚上,所以李明下达了不留活口的命令,以防止敌军躺在地上诈死,从而给自己的军队带来不必要的伤亡,这么一来,这场偷袭战斗就变成了没有俘虏的战争。

  很快的,战果统计就递到了李明手中,这次一共歼灭敌军四千八百余人,城防军方面,伤亡两千三百余人,虽然这是一场有准备、有预谋的伏击战,但是敌军的实力还是令李明刮目相看,能够在这种局势下令城防军造成这么大的伤亡,看来李清在这座王安城中真是布置了不少的精兵,不过照这么说来,李明在白天制定的计划就变得有些漏洞了。

  他们原来的计划,仅仅是针对王安城中那九千防守士兵而制定的,那些士兵的战斗能力普遍不强,因此,凭借这一万多城防军和优良的攻城器具,就能够轻易的将城池攻破。但是,从刚才的战斗经过来看,王安城中的守军显然比南安城中的那些士兵厉害多了,他们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再加上不久前郑玉的一番行动,这就让李明意识到,王安城远不像南安城那样,轻而易举的就能让他攻破,明天的战斗,势必会变得异常惨烈。

  坐在中军大营中的李明,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在征求了林珑的意见之后,便将甲二叫了进来,匆匆忙忙的对着他吩咐了一番,便让甲二启程办事去了。

  第二天,太阳刚刚从地平线上冒出脑袋、地面上还蒙着一层淡淡的薄雾的时候,李明便早早的命令部队开始了第一轮的攻击。

  由于这次的目的就是为了占领王安城,所以李明并不害怕城内的士兵会弃城而逃,那样的话,李明将非常高兴。因此,他将围困住四座城门的士兵全部都集中到了王安城的北门,他还是那个作战方案,集中优势兵力,对敌军的一点实行重点突破,将敌军从局部上击溃,然后以这一点为基点,逐步扩大胜利战果,这是李明领兵作战以来最常使用的一个战术,同时,这种战术也是他最熟悉的。

  担任这次攻城的先锋官依然是席少男,这次由于李明亲自在场指挥,因此他便同进攻的士兵一起,提着兵器飞快的向着敌人的城墙飞奔了过去。在殷红的霞光照耀下,被奔腾的士兵带起的尘烟罩上了一层薄薄的霞雾,在震天的战鼓声和响彻云天的呐喊声中显得是那么诡异。

  很快的,攻城部队便接近了王安城的护城河,非常熟练的,前面负责铺路的士兵在盾牌收的掩护下,将他们手中的一块块厚重的木板拼接起来,形成了一块块宽大的桥板,横跨在了护城河上,随着道路的畅通,随后赶到的攻城人员迅速的跨越护城河,将长长的云梯架在了城墙上。

  在他们后面,高高的蒙车在士兵的推动下迅速就位,在上面的弓箭手将如蝗的弓箭射入了对方的城墙上,给架设云梯的士兵提供了强有力的保护。

  很奇怪的是,从城防军开始进攻到他们开始架设云梯,防守的士兵居然没有丝毫的动静,就连蒙车上的弓箭如雨般的撒向城头时,也没有让防守的士兵进行反击,这让远处观战的李明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按照原来的估计,如果王安城中仅有九千士兵的话,那么昨天晚上他们便损失了一多半,在今天的进攻中,自己一方应该很轻松的就能拿下这座城池,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种种迹象也在表明,对方已经没有可用之兵了。

  可是,李明却并不认为,眼前的事情有这么简单,郑玉既然是李清任命的南方大都督,那么王安城中就起码要有足够的兵力才行,否则,郑玉也不可能为了能拖延自己的进攻而冒那么大的风险,所以,对于眼前敌军的缄默,李明心中是充满着不安。

  果然,李明的担心变成了事实,就在攻城的士兵开始利用云梯,快要爬上对方城墙的顶部时,对方的部队突然发难了。

  首先发起攻击的是对方的弓箭手,几乎同时的,如蝗的箭雨便朝着城墙下面的士兵倾泻了下来,由于一路上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攻击,所以城墙下面士兵的密度相当大,就这么一轮弓箭的打击,使得参加第一轮攻击的士兵顿时死伤大半。

  几乎同时的,埋伏在城墙上面的床弩也开始发难了,一开始,蒙车的打击似乎并没有对守城方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因为敌军的反击是这么突然,又是这么猛烈。

  床弩的打击对象是那些对他们威胁最大的蒙车,几乎同时的,每一台蒙车都遭到了七八台床弩的打击,婴儿手臂粗细的弩箭,带着摄人心魄的尖啸,毫不留情的穿透蒙车那厚厚的侧板,直接就将上面镶嵌着铁板的的木房子打了个对穿,而强大的冲击力更是令巨大的蒙车都为之一震,很显然的,里面的弓箭手在这样的打击下,是难以幸免的了。

  紧接着,消除了蒙车威胁的守城士兵纷纷冒出头来,将手中的滚木擂石狠狠地砸向还在云梯上向上爬动的士兵,转眼间,长长的云梯上就变得一干二净了。

  第一个照面,城防军便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尤其是,实行弓箭压制的蒙车被对方瞬间破坏掉,使得攻城的士兵直接暴露在了对方守城武器的面前,在这个时候,无论攻城的一方士兵有多么精良,都不是准备充足的守城士兵的对手,因为没有弓箭的支持,攻城士兵就等于站在那里让对方屠杀了。

  所以,看到这种情况的李明便及时地命令鸣金收兵了,第一轮攻击,出动了四千名城防军,结果能够回来的,只剩下一千多人了,攻城的蒙车全部留在了城墙下,被对方慢慢的用火箭烧毁了。

  席少男满脸羞愧的带着背上的一支弓箭来到李明面前,扑通一声便跪了下来,额头伏地连连叩头,背上的伤口也因此崩裂,鲜血顺着箭口不停的向下流动。

  李明急忙跳下马来,亲手将席少男扶起,对他温言相劝,在命令随军郎中将他带下去之后,李明命令全军后退一里,就递扎营防守。

  虽然很奇怪李明的命令,但由于他再江、湖两州的威名早已经传遍了全军,所以众人也不敢多问,一个个急忙按照李明的命令,在退后一里之后,就地安营扎寨,等候着李明的进一步命令。

  从刚来这个世界时的无知,到现在驰骋风云的名将,李明的成长速度是非常快的,不过对于这一点,他自己倒没有什么奇怪的,熟知中外几乎所有的战略战术、兵法战例、和名将的经验,再加上几场实战的经验和摸索,使李明很快的就适应了战争,也适应了战场,此时的他,完全已经变成了一个久经沙场的战将,他的战术和作战方式,早就远远的超越了这个时代的所有将领。

  就像现在,在经过第一轮的摸索性攻击后,李明及时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敌人还留有很大的实力,这一点被李明及时地判断出来了,虽然战场上的经验和战术不能生搬硬套,但适当的借鉴还是另他能够少走一些弯路的,凭借着这些经验和理论,李明很明显的嗅到了一丝危险的信号,这种信号着如此的明显,以至于李明丝毫都不顾正在进行的战争,而是非常慎重的将士兵集中起来,列营扎寨,排成一个防守的阵势严阵以待。

  在中军大帐中的林珑此时也同那些疑惑不解的军官们一样,对李明的这个仓促的决定都感到非常奇怪,终于,在李明命令所有人都退出去之后,她急急忙忙的便开口询问了起来。

  面对林珑的疑问,李明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为刚才的仓促决定而感到懊悔,仅仅因为一个直觉,就让大军作出这么大的行动,这对于一个指挥官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的。可是,那种知觉在当时是那么强烈,让李明几乎要以为那是真的了,所以,现在的他还处于一种矛盾之中。

  无法回答林珑的问题,李明只有选择沉默了。看着李明那沉思的表情,那闪烁不定的眼神,林珑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于是,两个人就在中军大帐中默默无语的坐着,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就在这尴尬的时候,中军大帐的门帘被乙一挑开,他匆忙的跑到李明面前,顾不得看林珑那恼怒的脸色,急忙对着李明汇报道:“禀主人,在我们的东方和西方发现了大量的敌军,目前正在迅速的向我们逼近,从兄弟们的观察来看,他们打的都是明王的旗号,而且这个时候,王安城的北门也已经打开,从城里面陆续得出来了近万名士兵,截止到我进来的时候为止,他们还在象城外调兵,所以目前并不知道王安城中究竟有多少驻守的士兵。”

  李明顿时释然了,刚才的那种不安的感觉也随之消散了,看来,这就是自己得到了数千年古今中外大部分战例和战争经验后,对战场上敌军的一些行动所产生的一种直觉,这纯粹是一种经验和知识的积累,是一种潜意识的思索和行动,是一种自己目前所不知道的思考方式,不管是怎么样得到的,总之,自己都将之归结为直觉。

  林珑表现得就有些惊讶了,虽然对李明的能力她早就深信不疑了,可是这种料敌于先的能力还是让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她一直都跟在李明的身边,所以对于李明的每一条命令她都很清楚,李明并没有派斥候到东西两侧去搜索敌人的增援部队,这一点她十分确定,所以,对于李明能够及时地在敌人出现之前就做出反应,她还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的,不过,这个时候显然不是追问的机会,等到战争结束了,她有的是时间从李明的口中掏出实话。

  迅速的站起身来,李明快速的对着乙一传达了命令:“立即命令所有的城防部队列队出战,所有的新兵固守营寨。告诉那些城防军的军官,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随便的轻举妄动,敌人既然选择在这里决战,那么他们肯定会派出自己的主力部队,说不定,李清正好准备将他的部队集中到这个地带,然后想要趁机攻打皇城的,结果没想到被我无意中撞破了,这都是有可能的,因此,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我是绝对不能随意出击的。”

  乙一得到命令后,便急忙出去传令了,李明则跨上自己的依天剑,拿起裂天刀,同林珑一起出了营帐。

  宽阔的军营中,得到李明命令的士兵们快速的行动了起来,马嘶声、人叫声、跑动声响遍了整个军营,不大的功夫,排列整齐的城防军便肃然的立在了李明的面前。

  相比较之下,那些新兵就要慢得多了,虽然这两天经历过几场战斗了,但他们显得依然是那么慌乱,大部分人拿着兵器都不知道要干什么,还是鲁平抽出了一部分城防军来,才勉强得让那些新兵们回归到了自己的战斗位置。

  很快的,乙一又迅速的回报了:“禀主人,根据最新的探报,来人果然是明王李清,在我们的西方,是将近三万大军,在我们的东方,是将近五万大军,领军的正是李清,而在南方,从王安城中总共出来两万多大军,目前,这三支军队已经对我们形成了合围之势。”

  李明点了点头,沉声的命令道:“传我的命令,南方和西方的大营,固守待援。所有的城防军迎向东方的大军,我要和他们在阵前讨战。”

  马上,李明的命令传遍了大营,得到命令后,城防军迅速行动起来,在鲁平的亲自率领下,全军奔出大营,在距离大营一里的地方,迎着远方迅速赶来的敌军排列好阵势,准备即将到来的一场大战。

  李明在林珑和亲卫队的护卫下,通过中军大阵来到了队伍的前列,望着奔驰而来的敌军,他的心中居然升起了一丝兴奋。

  隆隆的马蹄声逐渐的传入了每一个士兵的而中,从三个方面进攻过来的敌军显示出了非常浩大的声势,奔驰的马蹄甚至都将众人脚下的大地都震得直颤抖,低沉的声音夹杂着漫天的尘雾,给防守一方的士兵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毕竟,双方的兵力相差太多了,一万多城防军加上两万新兵,面对着对方十万大军的时候,这种绝望的感觉可想而知。

  但是李明,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乱,他跨着雪白的战马,倒提着裂天刀,脸上波澜不惊的望着敌军的到来。在他的脸上,流露出来的是无比的自信,这让跟在他身边的鲁平不由得心中大安,毕竟李明的战绩他都知道,从来没有失败过的李明是不会拿自己和这么多战士的生命开玩笑的,他既然这么镇定,就必然有破敌的方法,只是鲁平却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来,李明会使用什么奇妙的计策让己方的三万多大军能够迎战对方的十万大军,很显然的,现在回去搬救兵已经来不及了,双方的实力相差太大了,等到救兵来到的时候,恐怕他们早就被对方消灭了。

  来自东方的队伍果然是李清亲自率领的,看到前面列队的城防军,李清也开始命令自己的手下列队迎战,准备同对方厮杀,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了立在队伍前面的李明。

  一阵怒火从李清的心中冒出,他等不及自己的队伍列好阵型,便指着李明大声喝叫道:“李明,没想到是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贼!哈哈,今天总算让你落到我的手中了,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还有什么办法来应付我!”

  李明毫不在意的哈哈大笑,对着气得脸色发青的李清大声回答道:“李清,你这话让本王非常奇怪,究竟谁才是忘恩负义的人呢?当初在半山湖,如果不是我宽宏大量的放你一马的话,恐怕你现在就不能在这里同我斗嘴了,所以,说什么话之前都先要考虑一下,不要被对方抓住把柄了。不过我真得很奇怪,你是不是不长记性呢?刚在半山湖北我大败,现在就又亲自跑到南郭城来了,难道你不知道我在这里吗?哈哈,真是奇怪了,你怎么又想起来送死了?来来来,李清,如果你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的话,就下场来和我单打独斗,看看我们两个究竟是谁厉害,当然了,如果你自己承认是一个妇人的话,也可以不必理会我的挑战。”

  李清一下就愣住了,他那狂乱的头脑也被李明的这一番话说的清醒了,眼下的他变得有些左右为难,甚至是有些骑虎难下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同李明仅仅斗了两句嘴,他就开始向自己的挑战了,李明的情况他非常清楚,作为林凌峰的徒弟,一百个自己也打不过他。可是,他既然开口挑战了,自己如果不应战的话,会给气势如虹的部队带来很大的打击。受过良好军事教育的他当然知道,这个时候不应战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根本就不可能上前同李明进行厮杀,那么,剩下的任务,就是如何消除拒绝同李明但挑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所好的是,在他旁边的大将军宫林及时地为他解围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向我们王爷挑战?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郎中而已,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嚣?难道凭借的是那个伪皇帝封给你的那些不值钱的官职吗?告诉你,在我们王爷面前,那个伪皇帝所封的一切官员我们都不会承认的,因此,在我们的眼里,你依然是一个小小的郎中,我们王爷这么尊贵,怎么会同你单挑呢?哈哈哈哈,本将军突然手痒了,所以想要拿你开刀,来吧小子,让本将军陪你玩玩。”说完,便纵马而出,来到两军的中央,横枪立马,挑衅的目光望向了李明。

  李明对于他的话似乎毫不为意,望着对面的宫林,他轻轻一笑,悠悠道:“你只不过是李清手下的一条狗,有什么资格向本王挑战?呵呵,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想打架,好吧,本王就成全你,让你临死之前没有什么遗憾。本军阵中,有哪位将军愿意出战?”

  几乎同时的,两个声音在李明的耳边响起:“末将愿意出战!”

  李明转头一看,却原来是鲁平和另外一个李明交不上名来的武将,同时向李明请战出征了。

  李明笑了笑,说道:“鲁平作为城防军的统领,不宜亲自出战,那个将军是谁?马上的工夫怎么样?本王要求你们一定要获胜,否则我们的士气会更加低落。”

  鲁平急忙答道:“回王爷,这位是游击将军邵根,他的马上功夫在我们城防军中可以列为第一,莫将是远远不及他的,由他出战,肯定能将对方的首级拿下来。”

  李明非常高兴的点了点头,回应道:“真的吗?非常好,邵根,本王命令你出战,将对方那条狗的首级给本王带回来,要记住,只许胜,不许败,否则,你也就不要来见本王了。”

  “得令!”邵根漆黑的脸庞上露出一丝兴奋,他冲着李明一抱拳,催动胯下战马,挥舞着手中的镔铁长枪,向着战阵中央的宫林便杀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