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特训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3606 2003.06.18 19:49

    一阵悠扬的军号声在茫茫的戈壁滩响彻,黎明刚过,在寒风凛冽的西北某军事基地中,此起彼伏的操练声打破了戈壁滩上的寂静,从军营中跑出了一队正在训练的队伍。

  这支队伍约有十几人,每人的背上背负着一个非常大的背包。队伍出了军营向着一望无际的戈壁深处跑去。李明,现在就跑在这支队伍的中间。

  离开监狱已经有三个月了,直到今天,临刑前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依然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脑海中,当李明被两个警察拖进一个房间时,房间中已经坐着一个人,警察把李明铐在铁椅子上,带上门出去了。

  当时李明仔细的打量着对面的这个人:五十多岁的年纪却已经是满头的白发,厚厚的眼镜片后面看不出什么眼神,白衬衫的领子上已经打满了厚厚的油渍……。

  李明正打量期间,对面的老头说话了:“你叫李明?冶金学硕士?”

  李明苦笑着点点头,长叹了一口气。老头又问道:“像你这种人才,怎么会沦落到盗窃团伙中去呢?又杀了人?”

  李明摇了摇头,他已经不想做任何解释了。

  老头凑近了身体,柔声说道:“你是不是有苦衷?能向我说一说吗?”

  李明看了看他,嘴角抽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没说一句话。

  老头坐直了身体说道:“好吧,我不问了,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我看中了你的学识和你的胆识,能杀一个人不是谁都能做到的。这样吧,明天你就要行刑了,我和你做一个交易,给你一个机会,和我合作,照我的吩咐办事,我可以救你一命。”

  李明愣了一下,猛地抬起了头,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这个老头。老头笑道:“不要怀疑,也不要问我是谁,我只想知道你想不想活命,想不想和我合作……。”

  当初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他答应了那个老头的条件,结果在当天晚上,他的牢房里换来了另外一个死刑犯,李明被押上了一辆封闭的汽车离开了监狱。这一路上李明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极度虚弱的他被抬上了一架军用飞机,下了飞机又被抬上一辆军用卡车,在茫茫的戈壁滩中颠簸了两天两夜,在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一张病床上。

  在医院的一个月的时间里,没有人来找他,也没有人和他说过一句话,每天医生和护士只是例行的为他检查、换药、送饭。好在天生性格内向的他也不在乎这些,怎么说自己也是被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人,还能有什么奢求呢?

  一个月后,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躺了一个月的病床居然使他有点发胖了,就在这时,那个老头又出现在病房的门口。

  迎着李明复杂的目光,老头走到他的病床前,上上下下用目光扫描了他一遍,满意地说道:“我刚向医生详细了解了你的情况,你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现在开始就是你履行你的条件的时候了。不要问为什么,也不要问干什么,到地方你就知道了,我只要求你到地方后尽你最大的努力去做。虽然暂时我救了你的命,但你还有最后一关要过,最终你能不能彻底恢复自由就全靠你自己了,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我再次强调一遍,不要问为什么!”说完这话,老头没有理会李明疑惑的表情,转身就离开了病房。

  第二天,李明被两个人带上了一辆军用卡车。卡车开出去以后,李明才发现这个医院孤零零的建在戈壁滩中。长这么大李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色,茫茫的戈壁一望无际,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满眼只是黑黄相间的小石头块,间或闪过一丛丛灰黄的骆驼草,汽车在没有路的戈壁上飞驰着,只留下车后那长长的车辙。就这样卡车开了一天,眼前的地平线上才慢慢地映现出一个岗楼,岗楼的两边延伸出一望无际的铁丝网。开过岗楼又过了一个小时,才再次看到一排排的营房。在这里,李明莫名其妙的开始了他的训练。

  今天是每天例行的15公里负重越野训练,两个月前来到这里的时候,这个队伍只有几个人,这两个月陆续增加到十几人。好象每个人的情况都和李明类似,有几个甚至有博士学位,这让每个到这里的人都大为不解。但没人解释这种情况,大家都只好把疑问藏在心里,每天训练下来大家都累个半死,谁也没功夫去深究这件事情。

  两个月的训练下来,十五公里越野跑对李明来说已经不是那么艰苦了。第一天越野跑的时候,背负着30公斤的负重,从早晨出发,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李明才爬了回来,差点没冻死。想起开始那段时间的艰苦,正跑在队伍中的李明依然感到恐怖。好在两个月的艰苦训练也不是白来的,现在每天大运动量的训练对李明来说已经能很好的完成了,本来体弱多病的他这一段时间也一直没生什么病,这也是促使他艰苦训练的一个原因吧。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虽然戈壁的早晨非常的冷,但每个人的身上都满身大汗,狂烈的风夹杂着沙子打在每个人****的脸上,混合着汗水化成一道道泥流淌进每个人的衣领里。似乎每个人都习惯了这种情况,没有人去理会脸上的泥水,队伍中发出的只有整齐的脚步声和沉重的呼吸声。

  当第一缕阳光从远方地平线上升起的时候,队伍已经完成了越野训练,每个人都回到自己的宿舍中洗漱。虽然在茫茫的戈壁中,这里的淡水供应还是充足的,从遥远的祁连山上引下的雪水直通基地。训练虽然艰苦,但基本生活条件还是能保障的。

  经过五分钟洗漱后大家都集合到食堂开始用早餐。坐在李明旁边的是四十多岁的李朝阳,一个刚来半个月的年轻的博士后,和李明住在同一个宿舍,李明只知道他是一个空间物理学专家,至于怎么来到这里的就不得而知了。但估计这里的每个人都和李明的情况类似,可能都是一些死刑犯,不知道怎么样被那个老头弄到这里来了。

  看着李朝阳没有食欲的样子,李明心中充满了同情,自己刚来的时候何尝不是如此,每天早上跑回来累的什么也不想吃,但不吃饭怎么有体力坚持一天的训练呢,想到这里李明把自己碗里的一些咸菜拨到李朝阳的碗里,对着他轻声说道:“赶快吃吧,不吃的话上午更难过了,不吃饭你就没有体力完成一个上午的训练”。李朝阳看着他感激的笑了笑,勉强的向嘴里送着手中的馒头。

  上午是四个小时不停歇的障碍跑训练,在训练场上爬绳网、过独木、翻越障碍、过沙坑,最后还要靠一根竹竿越过3米高的高墙,每天上午都是这么一遍又一遍的跑着。教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校,看到有人放慢了速度,手中的皮鞭就不由分说的抽过去,所以没有人敢偷懒。李明经过这两个月的训练已经能够跑在队伍的前面了,他的进步连教官都感到惊讶。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有在训练中他才不会想起那痛苦的往事。

  下午是搏击训练,除了肌肉力量训练外,自由搏击、器械搏击是每天下午的必修课。在这两个月里,李明掌握了徒手搏击、刀、剑、枪、棍等多种兵器搏击的基本战术,因为他的搏击水平在所有人中名列前茅,所以现在他每天的对手已经由队友变成了搏击教官。但吃到的苦头也是显而易见的,教官出手毫不留情,每天他都是带着满身的伤痕回到宿舍。自从那件事情以后,他那懒散的习惯好象一下就没有了,每天都是在疯狂的训练中来冲淡对往事的记忆……

  光阴如梭,转眼间又是半年时间过去了,这一天,教官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带大家出营操练,而是让大家在操场上静静的站着,好象在等什么人。

  天空中传来越来越响的轰鸣声,一架直升机由远而近开了过来。直升机落地后从上面跳下了一个人,一个大家都认识的人———那个老头。

  老头从队伍的这边走到另一边,来来回回地走了几遍,看到大家精神饱满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没有让我失望,从教官那里我也了解了你们的情况,你们做得都非常好。大家一定很想知道我是谁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史云龙,今天来是要告诉你们大家,等一会你们将离开这里去完成你们最后的考验。你们都是死刑犯,是我把你们从枪口下救下来的,明天开始的考验将是一个机会。如果通过这个考验,你们将脱胎换骨,重新做人,通不过的,将继续履行法律对你们的惩罚。不过你们也多活了半年,没什么好遗憾的了,现在我宣布全体上车,进行转移。”

  史云龙说完话,冲着身边站立的教官一点头,教官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转身向营地外面跑去。不大一会儿,从营地外面驶进来一列车队,打头的是一辆装甲步兵车,中间是一辆窗户上焊满铁栏杆的大客车,最后又是一辆装甲步兵车。史云龙等大家都上了那辆客车后,

  就转身上了直升机,同时手一挥动,两辆装甲步兵战车夹着那辆客车,在直升机的尾随下,向着戈壁深处开去。

  李明望着窗外渐渐远去的军营,不由心生一丝不舍,大半年来单调的训练使他渐渐的喜欢上了这种生活,不用钩心斗角,不用辛苦奔波,整天就在汗水和跌打中生活,倒使他体会到了另一种生活情趣,可是如今就要离开了,前面等待他的究竟是什么命运呢?他不敢再往下想了,只是呆呆的望着窗外那荒凉的戈壁。

  车在戈壁中行走了一天,将近傍晚时来到了戈壁中的一个军用机场,跑道上,一架中型军用运输机正整装待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