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四十三章 突胡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314 2006.06.26 09:36

    

  风沙依然是狂劲的,烈日依然是灼热的,路程依然是漫长的。

  自从李明离开云沙城以来,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李明带领着三万多的战斗部队和五万左右的后勤人员,一路上靠着攻城拔寨来补充自己的给养,可以说,他们的行为已经能够被称得上是强盗了,但是李明没有办法,为了顺利地返回大唐,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看到自己带领的部队冲进一个又一个被攻破的城池大肆抢劫,将食物和水放到车上之后扬长而去,留在他们身后的只是满地的尸骸和惊慌失措的居民。

  在这一路上,李明带领的三万多战斗人员损失了将近有两千人,而他们也一共攻破了十一座城池,可以说,平均三天,他们都要经历一场战斗,在攻陷城池后,他们丝毫不做停留,在搜刮完补给物资后就会立即上路,饶是如此,一个月的时间他们还是没能完全走出这片沙漠。

  其时天应该已经是秋季了,但沙漠中的酷暑和炎热一点都没有减退,眼前,橙黄色的沙子已经越来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鹅卵石和坚硬的地表,一片片的红柳群也开始不时地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远方,一队队的黄羊群给他们不时地能带来丰盛的晚餐,看来,他们已经逐渐的走出沙漠地带,开始时步上了戈壁滩,走到这里,沙漠的边缘应该不会太远了。

  太阳,随着他们艰苦的跋涉渐渐的西下了,夕阳将茫茫的戈壁照映得血红一片,前方开路的先锋部队开始停下了脚步,从骆驼上卸下宿营物品,准备就地安营扎寨了。

  连续一个月的急行军和战斗,已经快要将他们这一行人拖垮了,李明以及他们的亲卫还好一些,身居内功的表现就是不一样,但是那些土生土长的白种人可就受不了了,几天前,在他们中就已经出现了行军途中昏倒在地上的现象,这两天,这种现象更加频繁了,而那些在战斗中受伤的人员更是接二连三的死去,这让领军的将领不得不哀求李明让他们抽出时间整顿两天。

  李明看到这种情况其实也很着急,他还要靠这些人为他打通到达大唐的通道,因此,战斗人员减员太多的话对他非常不利,可是,他们可有八万多人,这么多人每天的消耗是非常惊人的,虽然自己带了五万人的后勤部队,携带了大量的补给品,但是这些后勤人员同样也是要消耗物资的,虽然这一路上,他们都在尽量的在那些被攻陷城池中掠夺物资,可是和这么多人比较起来,真是杯水车薪,因此,李明不得不考虑这一个重要的关键,在没有找到足够的食物和水之前,一天的耽搁都有可能造成大量人员的死亡。

  不过,在部队进入戈壁之后,李明紧张的心才逐渐的放松了下来,戈壁滩虽然依然是无边无际的荒凉,但总算是有成片的红柳、胡杨以及成群结队的黄羊,在某些地方甚至还有大片的海子,因此,在这天太阳快要落山时,李明已经决定,让部队就在这里休整两天,因为他在部队经过的地方刚刚发现了大批的黄羊群和几个零星的海子,这样,自己的给养还不至于有过渡的消耗。

  听到李明传下的休整两天的命令,那些早已心力憔悴的士兵们顿时欢呼沸腾了起来,他们一扫以往几天颓废无力的状态,一个个立即就像全身充满了力气一般,快速的卸着扎营的物资,在茫茫的戈壁上扎下了一个又一个坚固的营地,在夕阳的照射下,连绵不绝延伸了十几里。

  渐渐的,太阳落下了地平线,戈壁的天空除了漫天闪烁的星星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亮光了,各个营地里面,除了巡逻的士兵之外,其他人都早早的进入了梦乡。

  李明的营地处于全军营地的正中央,由他的一千多亲卫队员和他抽调出来的三千名火枪手组成的护卫营来防守,在宽敞的中军营帐中,他正在和林珑凑在一张地图上仔细的研究着。

  根据西来的叙述,李明粗略的勾划过一张地图,而在这一路上,他又根据自己走过的路线将这张地图更加完善了,现在,他就在考虑他们目前究竟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上。

  根据李明的判断,他们应该是已经进入了突胡的领地,但是由于突胡可能也是处于半荒蛮的状态,和沙漠诸城之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界限,因此,李明说不准他们距离突胡的有人区还有多远,同时,他们这么大的一支部队出现在突胡的境内,肯定会引起突胡诸部的惶恐,如果不能尽快的闯出突胡的控制区域,恐怕李明他们就要遭受巨大的损失了,这里不必沙漠,在那里诸城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他们所面对的只是各个不同的城市而已,但是在突胡,他们面对的就要是整个突胡部落了,一个不小心,就会让自己的计划破灭的,因此,这也是李明下令就地整顿的原因之一,只有让部队在进入突胡有人区之前休整好了,才有可能快速的穿插过去,进入大周的境地。

  戈壁中的夜晚是寂静的,除了营帐中传来的此起彼伏的鼾声,就几乎没有其他声音了,同林珑研究完下一步的行动方案之后,李明目送着林珑走到营帐一侧的小床上躺了下来。

  这一路上,为了李明的安危,林珑都是同他住在一个营帐中的,李明是过来人,同时又是现代人,林珑又是他的未婚妻,因此,对于林珑这种做法他非常高兴。按照他的想法,就想同林珑生米做成熟饭,等回到碧泉岛之后再举行婚礼,但无奈林珑对这方面表现得相当顽固,虽然不好对李明的侵犯动用武力,但她脸上的不情愿还是让李明在很多次都悬崖勒马了,李明喜欢林珑,他不想在她不情愿的情况下强迫她,因此,一个月过去了,他们两个人依然在同一个营帐中分床而睡,时间长了,李明倒也习惯了这一点。

  夜,已经很深了,李明和林珑也已经进入了梦乡,戈壁的夜晚是非常冷的,因此,那些负责巡逻的士兵都裹着一件宽大的毯子,在夜风中机械的在营地中转动。

  突然,一阵马蹄声远远的传了过来,这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刺耳,以至于他们还在很远的地方时,就被外围营地的巡逻士兵听见了。

  顿时,那些处于外围的营地中一阵骚动,在接到巡逻士兵的汇报后,那些营地的军官不敢大意,这一个月来几乎每天都有战斗,已经让他们养成了每时每刻保持警觉的习惯,因此,在接到汇报后不久,一队队驼兵便借着星光悄悄的从一个又一个的营地中奔出,远远的在营地周围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同时,负责晚间事务的一个亲卫队小队长急忙的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了李明。

  听到这个消息,李明的心中有一丝激动,也有一丝紧张,很明显的,能够在戈壁的夜晚行动的绝对不会是一般人,而且从马蹄声密集的程度上来看,来的也是一大队人马,因此,是突胡士兵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他们究竟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值得他们深更半夜的赶路呢?这一点疑问让李明也白思不得其解。因此,在短暂的考虑之后,他便同林珑一起,带领他的那五千名直属部队,也加入了这场深夜围歼之中。

  李明他们来到现场的时候,远方的马蹄声已经越来越明显了,而且,他们的方向似乎也在漂移不定,声音一会儿在左边,一会儿在右边,就好像他们在做着“之”字形的移动一样,声音非常有规律,因此,李明的眉头开始紧皱了起来。这么一大队骑兵,在这深更半夜的在戈壁滩上做着之字型的移动,除了他们吃饱了撑的之外,剩下的可能就是他们在搜索着什么东西。可是,在这个茫茫的戈壁滩上,有什么东西值得这么一大队士兵在半夜搜索呢?答案,不言而喻。

  因此,李明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了起来,如果他的判断没错的话,来人应该是前来搜索他们的踪迹的,至于他们是如何得知自己这一队人马能够出现在这个地方的,李明暂时还是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一点,那就是突胡很可能已经做好了迎击他们的准备,目前正派小股的侦察部队四处确定他们的方位。

  前方,马蹄声逐渐的朝着他们逼近了,看来用不了几分钟,他们就能同李明的埋伏部队相遇了。

  “甲十五,带领所有的亲卫队员迎上去,尽量不要出任何动静的将来人全部消灭,记住,给我留几个活口,其余的全部消灭,不许一个走掉,就连战马都要杀掉,明白了?另外传达我的命令,其余的部队不许参战,也不许发出任何动静,这一切要非常隐秘。”对着旁边的甲十五,李明低声的下达了他的命令。

  接到命令,甲十五急忙带领所有的亲卫队员悄声无息的向着马蹄声响起的方向掩杀了过去,凭借着他们的轻功,在坚硬的戈壁滩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很快的就消失在李明的视线中了。

  不大的功夫,从他们的前方传来微弱的兵器撞击的声音,很快的,这声音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紧接着,甲十五他们快速的返回,在李明的身前列阵站立,几个人出列将一些俘虏带到了李明面前。

  “甲十五,让那些外围的士兵将尸体就地掩埋,不许露出一点痕迹,战马都拉回来,让他们打打牙祭,这几个人带到我的营帐中去,然后把术赤将军给我找来。”李明下达完命令后,带着那几个亲卫队员和俘虏返回了自己的营帐。

  术赤是这次随行部队的首领,直接受命于李明,听到李明的召唤,他急忙从作战现场返回,进入李明的营帐中。

  大帐中,李明正借着忽明忽暗的羊油灯仔细的观察着那几个俘虏,由于语言不通,他暂时还不能审问这些人,但是经过他的观察,她还是能够大致的确定了自己先前的判断。这些人,一个个穿着整齐,而且服装都是统一的,显然是正规部队所有。而他们的肤色和相貌,似乎同白种人有着更多的相似之处。

  术赤走进大帐,在同李明见礼之后,便开始打量起那几个俘虏来,然而让李明失望的是,这些俘虏对于从术赤口中说出的当地土话也是一点都不懂,这就让李明他们感到无可奈何了。达依城同突胡的距离非常遥远,因此,在他们中间,根本就不可能有人会懂得突胡语言。

  无奈之下,李明只有吩咐将几个俘虏押下去看管,然后命令术赤加强夜间的戒备,然后就趁着天色没亮,抓紧时间睡了一个小觉。

  第二天天一亮,李明就带着自己的人马赶到昨天晚上战斗过的地方,在这个地方,昨晚上战斗的痕迹已经被自己的士兵掩埋了,除了凌乱的地面之外,看不出任何异常之处,但是李明明明白,这种情况是隐瞒不了多久的,假如这一队敌军真的是为了搜寻他们而来的话,那么他们的失踪就正好能够证明李明部队的存在,因此,一场大战将不可避免。

  意识到这一点,李明开始命令部队在原地做起了战前的准备工作,目前他的部队正是人困马乏的时候,因此,他绝对不可能带领部队躲避开敌军的围攻,目前最好的方法就是原地休整,然后借着休整的时间将营地加固,并在营地周围设立防守陷阱,然后准备在这里同敌人的大军决一死战。从西来的叙述中李明知道,突胡的部队是属于游骑性质的,他们的作战方式就是凭借着战马的速度优势,快速的冲击他们对手,然后就游走在他们对手的周围,凭借着他们手中的弓箭逐步的消耗他们对手的实力,这种作战方式有点类似于李明自己的游骑兵,因此,李明绝对不会在这支机动力超强的敌军面前比试双方的速度,这时候的他对于战争已经是架轻熟就了,对付这样的敌人,就是要以己之长攻彼之短,使用阵地战,无疑是对付敌军最好的方法。

  所以,在大军休息了一天之后,李明便命令全体人员在营地周围挖了一圈的陷阱,在陷阱的下面插满了尖锐的木桩,这是对付游骑兵最好的方法,单凭这些陷阱,李明估计就能葬送大约两到三万的骑兵。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两天,李明的部队除了不停的挖掘陷阱之外,就是在附近的海子中提取水源,另外,还有一部分驼骑兵在附近屠杀者那些黄羊,看来,李明是准备在这里进行一场持久战了。

  晚上回到帐篷中,李明正要和林珑一起吃晚餐,一个亲卫队员突然闪了进来,对者李明汇报道:“禀主人,那个刺客燕子已经吵了一天要见你了,你看怎么办?”

  “燕子?”李明放下手中的酒杯沉吟了起来,当初将她从北疆城救出来之后,就一直将她关押在城主府的牢房中,每天由陈土的几个弟子给她点一遍穴道,因此,虽然她具有挣脱绳索的本领,却一直都被关押着,李明由于一直都很忙,所以有段时间甚至将她遗忘了,直到临行前才想起她。由于这个燕子处处都透着狡猾和神秘,因此李明不敢轻易的将她释放,无奈中也只有将她呆在身边了,为了防止她逃脱,李明特意派了三个亲卫队员看管她,并且每天由专人点一遍她的穴道。李明的意思是要在她顺利的踏入碧泉岛之后再释放她的,但没想到这个时候她居然会主动提出要找自己。

  那个亲卫看到李明半天没有吭声,在旁边不由得又说了一句话:“主人,那个燕子说,她能听懂那几个俘虏的话......。”

  “什么?”李明一下便跳了起来,脸上露出惊喜交加的神色,这两天,他一直都在为语言这件事情而发愁,却没想到,能够解决他这难题的,居然会是那个精灵古怪的女刺客。

  李明带上林珑匆匆忙忙赶到了临时充当牢房的一个帐篷中,正好就看见了燕子正在那里同那几个俘虏用奇怪的语言高声的交谈着。

  看到李明进来,燕子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但是她的口中却依然没有停歇,她一边咯咯欢笑着同那些俘虏说些什么,一边斜眼瞪了李明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李明苦笑了一下,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开口打断了燕子的话:“好了燕子,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我知道你懂得他们的语言,就不要在我面前炫耀了,我要他们的供词,说吧,你要什么条件。”深知燕子习性的李明没有同她废话,而是开门见山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