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五章 平定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6583 2005.04.25 15:40

    

  夹杂着李明那雄厚的内力,裂天刀仿佛没有受到任何阻挡一样,轻松的从厚厚的城门中间划了进去,随着李明急速的下坠,将城门中间的那条薄薄的门缝划开了,城门里面十几道门闩就像被切豆腐一样,被裂天刀轻易的切断了。

  李明落到地上,抽出裂天刀之后随手一掌推到城门上,随着他掌心内力的突发,厚重的城门轰然一声被打开了。

  城门洞里的重装步兵齐声呐喊,同时为李明的神勇而感到敬佩和自豪,眼看的城门一开,而在城门后面防守的守城士兵正被这突然打开的城门搞得惊慌失措,于是不等李明发出命令,他们便不约而同的挥动手中厚重的大砍刀冲了过去。

  要说面对面作战的话,没有多少部队会是重装步兵的对手,凭借着厚重而又坚固的盔甲,他们根本就不用理会自己的防守问题,敌人无论手中是什么兵器都对他们造不成什么大的伤害——最起码在现阶段是这样的。可是他们的大砍刀就不一样了,每一刀下去都能砍倒一个人,无论这个人是拿兵器阻挡、还是身穿厚重的盔甲,都不能抵挡碧泉岛钢铁厂出产的这种重装步兵的制式军刀,所以,他们就像移动的重型坦克一样,一往无前而又无比稳健的向着守军推进过去。

  很快的,密密麻麻排列在城门后面街道上的防守军队就在重装步兵的推进下溃散了,随后,在前面的重装步兵的掩护下,冷痕部队的普通步兵也开始进入战场实战了。

  冷痕的这些士兵,除了军官是碧泉岛部队出来的之外,其余的士兵都是最近收复的地方均,根本没有经过什么正规的训练,所以虽然说,这次只要能攻破城门,单凭藉一个团的重装步兵就能够将守城士兵全部歼灭,可是为了锻炼这些地方士兵的胆量和实战能力,李明还是选择让他们进行突击行动了。这么做虽然会让他们造成一定的伤亡,但是只要是能够活下来的,以后肯定是李明部队中的中坚力量。

  早已经对刚才李明的神勇佩服得五体投地的这些士兵哪里能想到李明的这些用意?看到李明已经把城门打开了,而且城门下面的守军也被驱散了,这个时候冲进城去就等于是打落水狗了。再加上部队中那些碧泉岛的军官不停的蛊惑,在军功和军赏诱惑下,这些降兵就好像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一样,毫无畏惧的蜂拥而上冲进了城门——他们的主公李明就在旁边瞅着呢,说不定自己奋勇杀敌的形象就能被他看见了,那样的话,以后的荣华富贵不就有了?这些士兵的脑海中大部分都是这种想法,所以表现得非常积极。

  而当冷痕的大部队冲进了墨城之后,游骑兵的弩箭打击也就停止了。那些被弩箭一直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守军这时候才松了一口气,但随即他们发现,城门已经被敌军攻破了。

  在城市攻防战之中,城门的得失直接能够影响到最终的战局,因为那不经能够让敌军破城而入,同时也给守军的心理上带来巨大的压力,现在这种情况就是如此,虽然在狭窄的城墙上,太多的攻城士兵并不能发挥人多的优势,可是在城门已失的情况下,又没有人组织及时的反击,所以当看见冷痕的大部队冲上城墙之后,他们就几乎全部丧失了抵抗的勇气。随着第一个人扔下兵器跪下投降,成墙上面霎那间跪倒了一大片。

  不过,虽然城墙上的士兵大部分都投降了,可在城内冷痕的大军还是碰上了强有力的抵抗。组织抵抗的是宇文轩的直属卫队,他们在通往城守府的大街小巷上层层设防,凭借着狭窄的街道和两边密密的房屋队进攻的士兵进行了强有力的狙击,一时之间居然同进攻的部队形成了胶着之势。

  第一次组织部队进行城内作战的冷痕及时地得到前方的汇报,让他放弃了对城头残余抵抗部队的围剿,带着自己的卫队匆匆忙忙的赶到交战的现场,看着密密麻麻挤成一堆的士兵,冷痕不由得又气又急,在大致的观察了眼前的局势后,一条条命令从他口中连连发出,在传令兵的竭力呼喊和带兵官员的努力之下,挤成一堆的士兵逐渐的分散开了,然后在军官的带领下开始一条条街道的渗透,虽然在主要的几条街道上受到很大的阻力,不过毕竟守军的兵力太少了,所以很快的,穿插到守军身后的冷痕的部队开始对他们形成了夹攻之势,看到情况不妙,领头的守军军官这才急忙命令撤退,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们的退路已经被完全堵死,最后没有办法之下,幸存的那些守军就全部投降了。

  就这样,在遇到少许阻挡之后冷痕顺利地占领了宇文轩居住的城守府,但是在府中,他们并没有找到已经身受重伤的宇文轩。

  冷痕急忙将这个情况向李明作了汇报,李明听说后也是非常沮丧,他没有想到这个宇文轩这么果断,再看到墨城不可能守住之后就逃跑了。由于李明的目的只是要攻破墨城、铲除宇文轩的根据地,而并没有想要将他的士兵一网打尽,所以选择的是一点进攻的方案,并没有将墨城整个包围,其实这也是必然的,以墨城之大,如果要将他的四个城门全部控制的话,每个城门至少要布置上八千以上的士兵才能防止城内士兵的反扑和突围,那样的话将会使他进攻的实力大为减弱,因此李明仅仅是将通往自己后勤通道方向的城门防守住了,而另外两个城门根本就没有去管他。他当时认为宇文轩已经无路可退了,他所有的家当都已经葬送在这次战争中了,即使他撤退,也没有办法阻挡李明的再一次攻击,因此李明猜测他可能会凭借着守城的优势同自己拼命,却没想到,宇文轩的行动让李明的判断出现了失误。

  一面让冷痕率领部队整顿城内的秩序、安顿城内的居民,同时打击趁火打劫的不法之徒,一面将自己带来的所有情报人员派出城去,彻底追查宇文轩的下落。

  一天的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墨城城内的混乱也逐渐的平静了下来,在李明的授意下,冷痕找来了几个平时口碑不错的乡绅,暂时担任起了墨城的官员,在冷痕的领导下开始对墨城行使了接管权。

  一个晚上平安的过去了,第二天人们起来的时候,大街小巷上已经不见了昨天的那种战争的恐怖气氛,取而代之的是墨城惯有的繁忙和热闹。

  这一天,李明特意抽空主持了墨城官员的考核活动。宇文轩在这里的时候,将墨城原来的官员清除得只剩下了几个拍马吹牛的,所以这种人李明是不会使用的,为了让墨城尽快走上正轨,李明发布了公开招聘官员的通告,除了昨天找到的那几个乡绅之外,剩余的那些位置全部从墨城当地人之中聘任。

  这个消息在墨城之中激起了非常大的反响,公开招聘官员可是一个非常新鲜的事情,有些人活了一辈子都没有听说过。正常情况下,官员都是朝廷派任的,而且都必须是通过科考的,而今天,大都督打人居然要公开招聘,这让那些不相信的人忍不住都要去看个明白了。

  所以,当李明来到招聘现场的时候,那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了,然么把报名处为了个水泄不通,吵吵闹闹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俨然忘记了这座城市昨天才从战争中挣脱出来。

  在亲卫队的护卫下,李明穿过密密麻麻的人群来到了墨城太守的衙门里面,在主座坐定之后,冷痕立即呈上了报名的花名册。

  从报名册上的简介来看,这次参加应聘的大部分都是那些在科考中落选的秀才,当然有一部分也是当地的大富之人,真正的穷人却一个都没有。

  这一点李明能够理解,在这个时代,穷人为了能够活下来,肯定是用一生的时间去为温饱问题而奔波的,根本没有时间受到什么教育,所以,李明不认为他们能够胜任官员的工作,这次没有穷人报名,李明也就免去了筛选的麻烦了。

  在将报名的三十多人叫到面前后,李明当场出了二十多道题,这些题目包括了经济、政治、教育、行政等方面,为的是考核这些人真正的办事能力和他们正确的逻辑思维,他将现代社会考核公务员的那一套稍微的借鉴了一下用到了这里,至于诗词文章方面,李明根本就没有提。

  经过一天的忙碌,李明从三十多人之中挑选了十六名作为墨城的各部门官员当场让他们上任了,在这个时候,所有一切就只有从简了,因此李明也就没有给他们定什么试用期。

  其实最终的结果让李明感到很以外,他本来以为,那些落地的秀才之中应该大部分都有一些真才实学的,但没想到最终考上人数最多的却是那些地主、乡绅、商贾之类的人,那些秀才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大部分都只会装模做样的赋词作诗而已,这让李明为以后官员的提拔有了一个大致的目标和方向。看来是应该把墨城当成一个试点了,过两个月再看看吧,如果效果好的话,自己就不用发愁各地行政官员紧缺的问题了。

  关员招聘结束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这次救援的任务圆满地完成,让李明对自己都非常满意。看来明天是应该回岛了,通过这几次战斗,他总结出了不少的经验,也研究出了不少新的战术,有必要回去同张猛和尉迟雄研究一下,以便制定出几种适合自己军队的方案。至于宇文轩,既然找不到就让他走吧,现在他已经家破人亡,谅他一个人也翻不起什么大的风浪。

  因此,晚上出过晚饭后,李明就将所有的随行官员全部集合到他的临时大都督府中,给他们布置了一下随后的任务。

  “现在我宣布,在湖州成立独立的驻守部队,这个重任就交给冷痕了。虽然你以前从来没有指挥过大部队,但什么事情都要有一个开端的,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你的角色的。”李明开门见山,在众人全部到达之后立即宣布了任命。

  “从现在起,湖州实行军事管制,所有的军政大权全部归冷痕管理。这次我带来的一个重装步兵团、一个游骑兵营全部划归到你的账下,而你从湖州接收的部队暂时由你带领,等我回去从另外三个师中抽调出来一个满编师交给你之后,你再将这些地方部队交给碧泉岛去训练,目前就有他们辅助你来守卫湖州。”

  “目前我的部队最高的编制就是师,所以你也就成为了我的第四个师长了,现在我宣布,冷痕师正式成立,人员我刚才说了,等我回岛之后给你配齐,由于湖州沼泽众多,所以一个师里面标佩的重甲骑兵就不给你们了,在这里他们发挥不出作用,倒是游骑兵,在这几次战斗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因此适当的可以给你多配备一些,放心吧,我不会让你这个新上任的师长为难的。至于教长、副师长、参谋长、总监察长的人选,我会在回去之后责成统帅部和医神教总部派人来的,暂时现在由你一个人全部兼任,冷痕,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如果换做事其他人,李明不会放心的将整个湖州交给他的,但是对于冷痕,就像马林和陈浩一样,他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再加上冷痕本身的忠心和能干,才让李明对他这么放心的。

  听完李明的任命。冷痕急忙跪下接令,然后,李明就宣布明天的回程决定,由于将带来的部队都留给冷痕了,所以明天跟随李明回去的就只有他的亲卫队了。

  当天晚上,李明将冷痕单独留了下来,就墨城的一些防守和行政的问题对他自己的交待了一番,尤其是湖州和平周交界的一些地区,李明说得非常详细。他知道,李清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是不正常的,他肯定在策划者什么阴谋诡计,及早防范的是没有错误的,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他都没有找人同自己联系,更让李明感到有些不安了,如果趁着李明同李皎作战的时候,这个李清从他背后给他来一下的话,肯定会令李明吃不消的。

  两个人一直谈到很晚才结束,对于冷痕这个新手,李明是尽力得想要让他多懂一些的,无奈时间有限,在基本都交待过之后就让冷痕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李明便带着亲卫队的队员,在冷痕等几个主要将领的送别下出了墨城,在城外,两天前的战争痕迹已经被打扫得没有了,放眼望去,就只有满地清脆嫩绿的小草在春风中展露着头脚了。

  从墨城到松林寨码头,中间肯定要经过李明的油田的,由于战争已经结束,整个墨城都是自己的了,因此李明也就没有什么顾及了,在经过油田的时候拨转马头,就朝着眼前人工挖成的大油池走去。

  负责油田的人早就注意到李明这一队人马了,由于这两天的战争,使得看守油田的护卫丝毫不敢放松,看到李明过来,从明处暗处的呼啦一下出来好几百人,一个个严阵以待、紧张的望着李明这些人。

  突然,一个惊喜的声音从人群中响了起来:“主公!”

  随着声音,一个原来的侍卫从人群中闪出,扑通一声跪倒在黎明的面前,而其余的人听到他这么称呼李明,也都知道了他的身份,所以片刻之间李明面前就跪了一地。

  那个侍卫李明隐约还有点印象,于是他急忙上前将他扶了起来,笑着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侍卫队解散之后你们就全部被分到江洲任官员去了,怎么你没有去吗?是谁这么亏待你的?给我说一说。”

  那个侍卫忍住激动的心情,感动地望着李明回答道:“感谢主公还这么关心我,由于油田非常重要,所以马林大哥就把我单独分配到这里,让我来管理油田的一切工作。现在这里有卫兵一千二百人,工人三千人,都是我负责的,而且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工作,我开始喜欢上这里了,现在让我到另外的地方去管理我还真的不习惯。所以请主公放心,我庆民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委屈。”

  李明这才放下心来,说道:“原来是这样,你叫庆民?呵呵,到现在才知道你的名字,大家都起来吧,忙你们自己的工作去,我来这里只是看一看,马上就走。”

  在支退了那些人之后,李明开始问起了最近战争时的情况。庆民一边陪着李明参观,一边回答道:“禀主公,由于我们这里守卫森严,而且驻军都是一些原来从康王的卫队中挑选出来的,战斗经验非常丰富,所以在宇文轩派兵试探几次之后就再也不来了,哈哈,那三场战争,我们损失了三十八人,他们却丢下了两千多具尸首,那些人,根本就是一些刚刚从农田出来的农民,根本就没有一点战斗能力,所以自那之后我们这里一直都很安静。”

  李明这才放下心来,笑着说道:“没有损失是最好了,我还担心这里受到战争的波及了。不过,我还真的不知道这里藏着这么一支精兵,哈哈,庆民,我也要将他们征用了。你要知道,我们最近扩张的非常厉害,所以现在军队中的军官奇缺,你这些手下一个个都是老兵了,正好去填补新兵营的那些空缺。”说到这里,看到庆民有一些黯然,便急忙解释道:“其实这次我们消灭宇文轩之后,整个湖州就都是我们的了,而你这个地方的防守也没有什么必要了,因此,我决定要将你调走。既然你曾经宇文轩战斗过几次,那肯定有一些战斗经验了,所以我决定给你更大的发展空间。现在湖州的冷痕身边正好缺少助手,以前你们都在同一个地方共事,所以现在派你过去帮助他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现在我正式任命你为冷痕师的中校副师长,你的这些手下也跟随你并入冷痕师,让他们都发挥自己的作用,好好的带领那些新兵吧,至于此地的守卫问题,你回头让冷痕派来一个新兵连就可以了,你们这些人在这里简直是一种浪费。”

  听到李明这些话,庆民才真正明白李明的意思,因此他不由得表现得有些感激涕零了。看到他这表情,李明急忙加快了脚步,免得他又跪下谢恩,让自己感到不舒服。

  这里的储油池真的是非常大,李明绕着走了一圈居然用了十多分钟,在他身边,不时地有工人将从远处运过来的原油倒进储油池,看着里面乌黑发亮的原油,李明的心情也变得出奇的好,因此,当他看见不远处松林里面突然飞出一群小鸟的时候,他突然涌起了想要抓住几只的冲动。

  反正现在也不着急赶路,因此李明这个念头一出,他便带着林珑向松林里钻进去。这里的松树属于落叶松,此时在枝头上都冒出了嫩绿的芽尖,显得非常好看,因此李明钻进去之后就纯粹变成了欣赏风景了,站在松林里面看了一会儿,李明便马上又感到兴趣阑珊了,同时也为刚才的“童心”感到有些奇怪,按理收不应该出现这种事情的,却为什么让自己突然有这种年头呢?

  正在沉思和不解之间,李明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了不远处好像有人影一闪,联想到刚才从松林里飞起的小鸟,让他不由得警惕了起来,对着那个方向大声喝道:“是什么人在那里?自己走出来!”

  他这一嗓子,将他周围的人都吓了一大跳,尤其是林珑,居然在这么近都没有发现对方,就更加让她感到警惕了,于是在他的紧急布置下,亲卫队的大阵迅速的将李明护卫在中间。

  一个人慢慢的从松林深处走了过来,高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冷漠而又湛蓝的的眼睛,修长的身材、披肩的褐色长发,这一切都让李明感到那么的怪异。在这个落后而又封闭的大唐帝国,怎么可能出现一个西方白种人来呢?

  所以,没有等到那个人走近,李明就急忙大声问了起来:“你是什么人?你叫什么名字?我说的话你都能听得懂吗?”

  那个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他走到亲卫队布成的大阵面前站定,蓝色的眼睛望着李明,冷漠而又简单的回答道:“西来,我叫西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