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行动(一)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403 2004.08.10 17:19

    

  正午的阳光透过密密的枝叶在树林里投下一片片耀眼的光斑,虽然天气并不是怎么很热,但跪在地上的高飞等侍卫都已经是汗流浃背了。李明倒背着手,在高飞众人面前急躁的来回走动着,不时地狠狠的盯一眼地上的高飞。

  上午的事情本来很顺利,但是没想到,快到中午的时候却出了事情。高飞带领十个侍卫在通过杨林府中的水道向旁边的运河潜游的时候,被一个好奇的少年发现了。本来这件事情是可以避免的,因为在通往运河的那条小河道中本来就长满了浮萍,绿色的竹筒在满是浮萍的水面上并不是太明显,可是偏偏在那个时候,少年头上的草帽被一阵风吹到了小河中,而那个草帽又偏偏正好盖在了一个侍卫的呼吸筒上,而那个少年取回草帽的时候,却正好发现了正在移动中的竹筒,强烈的好奇心使得他伸手抓住了竹筒,想要提起来看看底下是什么东西,结果......。露出水面的“怪物”将少年吓得魂不附体,在最初的惊慌后他爬起身来边跑边喊叫,将附近的几个官差吸引了过来,发现出事的高飞当机立断,立即斩杀了那些个官差,而那个少年,在高飞的“不小心”之下,也被不幸的杀害了。

  李明在听说高飞杀害了一个无辜的少年后,不由得大发雷霆,当即就要抽剑斩杀高飞,吓得高韦和众侍卫急忙跪下求情,好半天才让李明冷静了下来。冷静下来的李明也知道高飞这么做是迫不得已,而在当时这也是唯一的解决办法,而且虽然现在李明的内心已经不怎么将杀戮放在眼里,而且还开始变得有些不择手段了,可是他的心中却怎么也不能接受杀害无辜少年的这个事实。

  如果说只出这么一件事情的话,李明还能够接受,可是那句“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的古话还是很快的就应验了。就在李明刚想让高飞他们站起来的时候,沈同府的那个老管家却又气喘吁吁的找上门来了,原来沈同昨天晚上趁着检查警戒塔的机会,将李明逃跑沿线报警塔和指挥塔的报警和指挥系统全部破坏,但正是因为沈同突然在晚上集中检查这么多的警戒塔,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所以引起了城卫军军官中一个三皇子的亲信的怀疑,将这件反常的情况报告给了他的主子,三皇子知道后连夜突击检查了风雨台的指挥塔,结果发现指挥系统已经失灵,于是他一大清早便带领自己的亲兵将沈同抓回了王府,沈同在三皇子又重新检查过警戒塔之后就得到了自己内线的报告,他也知道三皇子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在自己的尚书府被包围的时候,吩咐老管家尽快找到李明,将这件事情转告给他。因为明天就是行刑的日子,没有沈同自己动手,被破坏的警戒系统不可能会在两三天时间内被恢复,所以这些警戒系统实际上已经失去了作用,但正因为如此,明天行刑时的防守肯定会更加严密,这会给李明的行动带来更大的麻烦,这件事情李明如果不知道的话,明天的行动很可能会以失败告终的。

  接连两件噩耗,使李明一下就发懵了。第一件事情还好办,事已至此也只好当他没有发生,但是沈同被抓,可让李明有点始料不及,虽然早就明白沈同会有曝漏的那一天,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快!正如沈同自己忧虑的那样,虽然没有了报警系统,但如果明天的防守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话,自己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接近法场,而在去法场的路上打劫更是不可能了,官府那些人也不是笨蛋,这么明显的事情他们不会想不到。即使自己侥幸将人就出来了,但是还是要依靠沈同改装的那两艘运输船才能顺利逃出去的,现在沈同被抓,那两艘船能不能按时到达指定地点可就不好说了。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策划的事情马上就能成功了,却突然冒出这么一件事情来,怎么能不让李明不烦恼呢?

  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之后,跪在地上的高飞等人更是不敢出声了,李明本来就够烦的了,自己再出声,让他想起自己这些人干的这件事,岂不令他更烦恼,所以,现在的树林里,除了李明来回的脚步声和不停的叹息声,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人声了。

  高韦毕竟是这次行动的智囊,虽然他也被听到的这个不幸的消息惊呆了,但他马上就能冷静下来,思考由此带来的后果。眼前最重要的就是要把李明从暴走的边缘给拉回来,他是这些人的精神支柱,假如他不平静下来,那么剩下的这些侍卫是什么事情也干不成的。

  高韦猛然站起来,转身从屋里端出一盆冷水,朝着李明就泼了过去,正满脑袋发热的李明被这突来的打击吓了一大跳,他狂吼一声转过脸去,抬起拳头就要打过去,但是,他看到了高韦那关切的眼光。

  李明冷静了、真的冷静了,那盆水让他突然冷静了,他的理智战胜了他的冲动,他开始考虑怎么弥补这件事情带来的后果。

  良久,他才对高飞他们低声说道:“都起来吧......不怪你们,我只是有点受不了。起来吧,起来一起商量一下怎么办。”

  高飞急忙带着众人站了起来,对李明说道:“先生不必这么为难,这件事情的艰难程度我们早就有准备,现在还没有到最坏的时候,我们明天还可以拼!先生,高飞有一个要求,还请先生能够应允:先生此次的义举令我们非常感动,但是,先生并没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和我们一起冒险,目前形势已经非常严峻,所以,请先生和高先生一起现在就出城,免得到时候有所不测。”说完,他领着众侍卫又跪了下去,对着李明深深的叩了三个头。

  李明急忙和高韦一起将他们扶了起来,说道:“你们先不要这样......我自有分寸,事情还没有到达不可挽回的地步,我们还有机会。高韦,一般情况下,从天牢到法场有几条路?”

  高韦苦笑了一下,说道:“那可多了,起码有七、八条路可以到达,要想埋伏是不可能的.......这个可能我早就想过了,行不通的。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混到看热闹的人群中,趁乱在风雨台劫法场,因为那个地方开阔,道路四通八达,可以给我们的逃跑提供很多条路线。”

  李明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也只有这样了,刚才我综合目前的情况,加上以前商定的方案,共综合成为三套方案。第一套方案就是尽量在去法场的路上动手,那里由于有街道的限制,大队人马行动不开,可以让我们zhan有很大的便宜,不过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对方有大内高手,那么他们只要用士兵堵住街道两边,再派大量的大内高手占领街道两边的制高点,我们就只有束手就擒了。第二条方案就是在法场上劫持监斩官,利用监斩官来脱困, 但是如果监斩官的地位不够高,或是有与监斩官不同派系的官员在场,那么劫持监斩官也是枉然,这条方案需要见机而行,因为成功率不会太高。第三条方案就是我们一致商定的,在法场上施放炸弹,趁着混乱救人,与原计划没什么变动,所以我就不多说了,现在,我们来商定一下各人的职责和具体的位置,以便于到时候协调指挥,发挥我们每个人的作用。”

  大家一起围了上来,李明摊开这几天众侍卫探查勾画的各个街道以及风雨台的地形地势图,仔细的商议分配各自的位置和任务,一直到晚上才完全定了下来。

  而这期间,李明也想过要救沈同,但是眼前张猛和尉迟雄的事情还没有结果,再想搭救沈同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件事情只有等到顺利逃出去之后才能够合计了。

  漫长的一夜就在众人紧张的准备中过去了,第二天天蒙蒙亮,李明、高韦、高飞以及六十多名南滇府的忠心侍卫便化装成各式各样的身份,早早的在各条可能经过的的街道上摆上小滩了。

  李明在距离天牢最近的那条街道旁边摆了一个馄饨摊,虽然附近几个常在这里叫卖早点的人都对他有点不太友善,不过他的生意还是不错的,毕竟这是尚书府的厨子连夜包出来的,本来是准备给尚书“杨大人”吃的,所以馄饨里面的料是十分足的。那些来吃早点的人何曾吃过这么好吃的馄饨,所以边吃边赞叹,这么一来把附近要吃早点的顾客也都吸引了过来,就这样,不大的功夫,在他的馄饨挑子周围就或蹲或坐的挤满了吃馄饨的人,闹得旁边没有生意的几个人差点要过来揍李明。

  李明一边漫不经心的煮馄饨,一边留神听着那些顾客的谈论,或许张猛和尉迟雄久在边关,皇城里的普通人不太熟悉两个人,也或者是官府的宣传太厉害了,总之,在这些人的议论中,李明并没有听到多少对两个人的同情之语,多的是这些人莫名的兴奋和幸灾乐祸,在这些人口中,那么两个大官被砍头肯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些民众的想法往往都非常简单,既然你被砍头了,那你肯定就是做什么坏事了,在他们之中,很少有人能用心的去分析一件事情的,毕竟这些人的生活本来就是单调的。复杂的官场和人际关系并不是他们能了解的,在他们心中,能够亲眼看到大官被杀,然后再到亲友哪里去炫耀一番,享受亲友们钦佩的眼光和语言,才是他们最大的生活乐趣。

  随着天色渐渐的放亮,街道上的人也越来越多,虽然不知道囚车要走那条道路,但这些人都会根据自己的经验来选择一条道路在两边等待的,这也许是这些人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吧。

  李明的馄饨早已经被卖完了,他慢慢的收拾着馄饨挑子,一边向这天牢的方向张望,一边同不远处一个楼上负责传递消息的侍卫打着手势。

  一阵低沉的马蹄声从远处慢慢的传了过来,马蹄打在青砖道路上的声音被传得很远,听到这声音,两边等待看热闹的民众开始骚动了起来,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朝远方张望着。

  一队骑兵,后面跟着一队步兵,远远的从天牢方向开过来,正好选择了李明所在的这条街道,李明急忙冲着那个传递消息的人打着信号,要他通知其他人向这边靠近。

  奔涌而来的士兵将街道上的人都赶到了两边,并且用长枪将众人牢牢的看住,不让他们靠近街道中央半步,不大一会儿,街道两边就站满了两排全身武装的城卫军,虎视眈眈的盯着两边的人群。现场的气氛好像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李明紧张的摸了摸藏在挑子中的炸弹和长剑,手心全是汗水,毕竟以前只在小说中读到的劫法场的场面,现在要自己亲身参加了,看着眼前如临大敌的城卫军,李明的心中越来越没有把握了。

  太阳渐渐的升了起来了,虽然已经过了酷暑的夏天,现在的天气已经很凉爽了,但是挤在这人山人海的人群中,每个人还都是汗流浃背、叫苦连天,但是现在城卫军已经将每条街道全部封锁了,任何人都不许随意的走动,所有看热闹的人都只能站在原地,等到午时三刻斩首之后才允许自由活动。从来没经历过这么严密戒备的那些看热闹的人开始有些不满了,他们本来就是要来看杀头的,之所以挤在这里只是为了能先一眼看到被杀头的人,可是没想到这么一来连刑场都去不了了,这下他们很多人都不乐意了,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叫嚣,但是,同城卫军的冲突还是不断的在发生着。

  李明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招,他原本是想跟在囚车后面找机会下手的,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是不可能了,好在从楼上那个传递消息的侍卫那里得知,大部分的人都已经接到通知赶到了这条街上,所以李明已经准备就在这里动手了。现在李明唯一担心的就是囚车并不走这条街道,那样的话,他们就不得不艰难的杀到刑场救人了。

  上天好像还是比较眷顾李明的,就在李明暗暗的向上帝、佛祖、玉皇大帝等等祈祷的时候,二百多个甲胄鲜明、气势逼人的御林铁甲军在前面开着路,后面一千多名城卫军拥着两辆囚车向着这条大街缓缓的行了过来,铁骑敲在青砖上的声音、步兵整齐的脚步声以及囚车隆隆的车轮声,形成一种巨大的压力向李明扑了过来,使他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见到囚车出现,本来就已经喧嚣的人群更加骚动了起来,人们纷纷的推着前面的士兵,伸长了脖子朝着囚车的来路望去,街道两边的士兵则不停的推搡、抽打着不安分的人,一时间街道上变得更加混乱。

  张猛比以前自己见到他的时候显然瘦得太多了,虽然离得还很远,虽然张猛的脸上长满了杂乱的长须,但李明还是能清楚地看到张猛眼中流露出的那种悲痛、绝望和不解的心情。

  李明向前面挪了几步,巧妙地将前面的几个人挤到了一边,然后举起手做了个手势,示意众人准备行动,他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了,虽然这里人很多,动起手来要牺牲不少无辜的民众,但是,此刻他已经顾不了许多了。好在目前还没有从查探、观望以及传递消息的那一组人中得到发现大内高手的消息,这无疑给了李明一线希望,只要没有太强的高手出现,自己这些人完全有把握从房顶逃出士兵的包围。

  一大队士兵押着囚车慢慢的进了李明所在的这条街道,街道两面的人群开始疯狂了起来,不知道什么人大声喊了起来:“看那两个大官,嘿!他们也有今天!哥们儿,叫两声遗言,说点豪言壮语,也让我们大家以后记住你们呀!”

  人群猛然哄笑了起来,各种各样的胡言乱语开始在人群中此起彼伏,更有好事者脱下脚上的鞋子、捡起街角的石头向囚车中的两个人砸了过去,有了这个开头,人群更加兴奋了,各种可以扔出去的东西纷纷砸向囚车,使本来就非常憔悴的两个人更加狼狈。

  李明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团怒火,在他的眼前,是一群只会起哄跟风的愚民,也许他们并不知道眼前这两个人为国为每做过什么,他们也许根本就不关心这些,落井下石的这些恶习深深的印刻在他们的潜意识里,也许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些什么,在他们眼里,他们今天的行为只是为了给他们自己增加一点乐趣而已。

  李明心中仅有的一点歉疚之心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看着越来越近的囚车,看着越来越清晰的张猛和尉迟雄,看着押送囚车的那些士兵紧张的眼神,李明悄悄的将自己的头巾解下来围在脸上,然后快速的从挑子中摸出一颗炸弹,在炉火的余火中点燃,向着最前面的那群铁甲均投了过去,同时冲着楼上几个侍卫挥出了行动的手势,拯救行动正式开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