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出山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398 2004.02.18 10:01

    

  望着渐渐远去的大木筏,岸上众人一阵欢呼。李明急忙招呼大家把受伤的村民抬到树荫下,由高韦给他们包扎疗伤。

  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倒的十几个村民,大家欢快的心情一下便跌入了低谷。众人七手八脚、七嘴八舌的抬着地上受伤的村民,场面顿时乱作一团。

  好不容易等到将受伤的村民都安置好了,李明长出一口气,靠着一棵树干缓缓的将自己疲惫的身躯滑坐到地上,脑袋靠在树干上闭上了疲惫的双眼。刚才紧张的应对敌人的时候倒没有觉得怎么样,现在一放松下来,全身居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剧烈收缩的肌肉带动尚未愈合的伤口疼得他直冒冷汗。

  一只粗糙的小手轻轻的将他额头的冷汗擦去。李明睁开双眼,映入眼中的是二牛那关切的目光。李明勉强露出笑容,强忍住全身的抖动,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说道:“二牛,刚才没把你吓着吧?”

  二牛摇了摇头,关切地问道:“师傅,你是不是受伤了?我看你现在全身都在发抖。要不要我找高先生来?”说完起身就要走。

  李明急忙拉住二牛说道:“等一等,我不要紧的,二牛,你不要太着急,不要再麻烦高先生了,他也忙了半天了。”

  二牛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望着李明犹豫地说道:“师傅,你真的不要紧吗?”突然,他的脸色黯淡了下去,低声说道:“师傅,你把治疗瘟疫的药都给了那帮强盗,是不是我们都活不了太久了?”

  李明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而全身的颤抖也在这大笑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二牛愣愣的望着李明,那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发笑。看着他那样子,李明收住了笑声,望着他说道:“二牛,原来你为这个担心呀!难道高先生没有教过你“兵不厌诈”的道理吗?刚才我的那些话都是骗他们的,你不用担心,我们并没有被传染上瘟疫。”

  “真的?”二牛猛然欣喜了起来,突然又疑惑的说道:“师傅怎么能骗人呢?高先生以前曾经教导过我们,说做人一定要诚实,不能骗人的。师傅为什么要骗人呢?”

  李明收住了笑容望着二牛,心中不由得一阵酸楚。眼前的少年正是一块未被开凿的璞玉,心地善良、诚实纯朴,如果不是在这个时代,自己真的很想继续要他将这种优良的品质保持下去。但现在,自己却不得不在这个善良的少年心中种植下第一颗尔虞我诈的种子了。

  “对待师长、朋友一定要全心全意、诚实稳重。但是对待敌人,就一定要不择手段。”李明望着二牛语重心长的说道:“二牛,既然你选择了做我的徒弟,就注定了你将远离你原先的那种与世无争的田园时光,注定了你将投入到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之中。所以,以前高先生教给你们的那些做人的道理有一部分已经不再适用。你将要面对的世界是你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以后你的经历再也不会仅仅局限在你那个小山村中了,所以你要尽快的适应这个变化。其实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我也曾经经历过你这种变化,但现在我已经慢慢的适应了。我记得第一个对我具有深刻教育的人是我那个黄大哥,以后你会见到他的。他就曾经对我说过:男子汉活在世上,就要率性而为,不要顾及别人说什么。真正的男子汉要能屈能伸。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不是英雄,那是傻瓜!他这句话一直都深深地印在我的心头。而我的师傅,也就是你的师祖爷曾经对我说过:对待敌人就要不择手段,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能将敌人击败,那么你就是强者!二牛,师傅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能够明白,你即将面对的这个世界,远没有你原来的那个村庄那么美好。在这个世界里,充满了人间的险恶,充满了悲欢离合,也充满了尔虞我诈。你如果不能很好的适应这个世界,你们你将无法在这里生存。我希望你能牢牢的记住我说的这些话,也希望你能牢牢的记住今天我是如何应对这些强敌的。一个人,他最大的优势不在于他有多高的武功,也不在于他有多大的力气,更不在于他有多大的势力,而在于他的智慧!干什么事情都要多动脑筋,多用你的智慧来战胜你所遇到的困难,你明白了吗?”

  二牛眼中闪烁着疑惑的目光,望着李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满是灰尘的小脸上露出了与他年龄不相称的凝重和沉思之色。

  李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师傅也知道,一时之间让你完全接受这些观点是不现实的,你先将师傅的话记在心里面,留着以后慢慢的去体会吧。”

  二牛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师傅,二牛知道了,虽然二牛现在还不明白师傅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我会将它牢牢的记在心里面的。师傅,这么长时间你是不是饿了?我和狗子他们一起去跟你抓金蝉去了,这次我一定要抓得多多的,让师傅吃个饱。师傅,你先躺着休息一会儿,我去去就来。”说完,站起身一阵小跑消失在了树林中......。

  到了晚上,二牛他们果然给李明带来了满满两大碗的烤金蝉,几个人凑到一起,就着掺合了榆树皮的饭团美美的在月色照耀下饱餐了一顿。

  汹涌的洪水肆虐了将近一个月才慢慢的退了下去。洪水过后的大地上满目苍夷,村庄城镇早已经面目全非。地面上一汪汪的积水中泡满了各种尸体,在这炎热的夏季散发出阵阵恶臭。本来肥沃的田地中布满了白骨,所有的庄稼作物都被冲得一干二净。

  李明此时却是兴奋异常,折断的胳膊已经痊愈了,满身的伤口也都已经愈合了。当天晚上,他将众人召集到一起讨论大家返回碧泉岛的事情。

  大家听说李明要将他们带回碧泉岛,都非常高兴,他们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月了,整天的粮食就是榆树皮、榆树叶,很多人都吃得浮肿了起来。碧泉岛富甲天下,他们也都是知道的,到了那里肯定能吃饱饭了,想起香喷喷的白米饭,大伙都不由得眼冒蓝光。

  唯有高韦听完李明的设想之后连连摇头,对李明说道:“教主,不是我扫你和大家的兴头,返回碧泉岛,在洪水之前可以说是轻而易举,但是现在,要向返回那里几乎是不可能的,教主还是不要有这个奢望了。目前来说怎么样让大家在这里就地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高韦的声音不大,众人又是在七嘴八舌的憧憬着香喷喷的米饭,所以他的话只有靠他最近的李明和张奎听见了。两人听到他说这话都大惊失色,急忙将他拉出人群,三个人单独凑到一起,忙问何故。

  高韦苦笑了一下,说道:“教主整天忙着大事,高奎兄弟从来没有出过村庄,所以这件事情不明白是正常的。半山湖方圆四、五百里,是何等之大,要想准确找到每一个岛屿的位置谈何容易。当然了,正常的时候有不少专门在湖中跑来跑去的商船、渔船,这些船老大大都在湖中干了大半辈子,所以只要找到一个这样的人就可以很轻松的回到碧泉岛。可是现在我们到哪里去找?我们这些人中又有谁认识道路?所以我说,现在要想回去简直是不可能的。而且我们目前还只能在这个地方呆着,各地都被冲得一塌糊涂,无论什么地方肯定都是饥民满地、瘟疫横行,我们这个地方还能有榆树叶、榆树皮吃,别的地方恐怕两者两样东西都没有!况且我们这里起码已经控制了瘟疫,你们将这一大堆人带到瘟疫横行的地方去,那不是要他们的命吗?教主,我认为我们还是就地安家,准备在这里度过冬天才是正道哇。”

  听完他的分析,李明的心中顿时凉了大半截,毕竟自己在这个社会的经验还很浅薄,刚才一是高兴居然将最重要的一点疏忽了。确实是的,自己要将这一大帮人从这山上带出去,还指不定要死多少人呀!而却目前看了,各地都是饥荒满地,就地安家生存似乎是唯一的办法了。

  看着两人失落的样子,高韦接着说道:“我知道我的话让你们很失望,但目前来说,趁着我们体力尚可,又是在夏季,抓紧时间伐木造房、寻找水源才是目前的当务之急呀!”

  李明微微的点了点头,低声说道:“多谢高先生能想到这么多,我确实是将目前的处境疏忽了。好!就照高先生的话来做!张奎,你去对大家解释清楚,让大家不要太悲观失望了。大灾之后各地都是一样的,我们要靠我们自己来自救了。你去分配一下,分出一部分壮劳力去伐树,另外分出一部分人去寻找猎物,相信在这桃花山上会有不少野生动物的。妇孺老人就留在这里,编制草绳、草席、草被、草帘等物,以备过冬之用。”

  张奎强打精神答应了一声,站起身来向着人群一步一步的挪了过去。望着他的背影,李明长叹了一声,说道:“他肯定是失望之极了,高先生,我想请你留在这里,帮助高奎照顾这一大帮人。在这个时候,我不能在这里和大家一样虚度光阴,毕竟我还被人称做医神。唉!现在各地的瘟疫肯定非常多,所以我要下山去,教大家怎么来防治瘟疫,这里的事情就拜托先生了。”

  高韦急忙拉住了李明,焦急地说道:“教主请慢!高韦既然决定要跟随教主为天下黎民百姓造福,岂能在这里无动于衷?这里的事情有张奎一个人就足以应付了,并不需要我这个外乡人帮什么忙。所以,希望教主能同意让高韦同往,以效犬马之劳。”说完,冲着李明深深的拜了下去。

  李明急忙扶起高韦,感动地说道:“高先生的高风亮节让我非常佩服,既然高先生已经这么决定了,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了,就让我们两个人一起尽量为百姓尽一点微薄之力吧!走,我们向大家去告别一下吧。”

  本来众人在听完张奎的解释之后就非常的失望,正在乱哄哄的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再听说李明和高韦要一起离开,人群就更加嘈杂了,大家七嘴八舌的发表着自己的意见,都想要阻止两人下山。

  好半天,李明和高韦才将大家劝得停下嘴来,李明急忙解释道:“我知道大家都很关心我们,害怕我们下山之后遇到危险,在这里我要多些大家了。但是,我身为医神,如果在这瘟疫横行的时候在这里独善其身,相信大家也会对我很失望的。大家放心,这种瘟疫很好控制,我们大家都经历过,没有什么可怕的!只要小心饮食和饮水,就不会染上瘟疫的!所以,大家不要担心我们。张奎,这里的人我就都交给你了,你要带领大家好好的活下去,等过完冬天天暖和了我会回来的。到时候相信我也能找到回碧泉岛的路了。张奎,等我回来的时候我要看到大家都好好的,缺一个人都不行!你听明白了?到时候要是少一个人,我就拿你事问!你明白了?”说到这里,语气变得严厉了起来。

  听到最后几句话,张奎倏然一惊,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冲着李明抱拳大声说道:“请教主放心!张奎一定好好带领大家,安全度过这段困难的时期,保证不让一个人冻死、饿死。张奎在这里恭候教主归来,到时候如果少一个人,我张奎任凭教主处置!”说完,在地上咚咚咚扣了三个响头。

  李明急忙扶起张奎,双手抚着他的双肩说道:“张奎,有你这番话我就放心了,我相信你!好了,现在带着大家给我和高先生准备一些榆树皮做的饼子,明天一早我们要带着干粮下山了,这里的事情就拜托了!”说完,重重的拍了拍他的双肩。

  张奎眼眶顿时湿润了,正要开口说话,旁边一个声音将他打断了:“二牛也要跟着师傅一起去!二牛不愿意留在这里,我要跟师傅一起去!”二牛涨红了脸,在旁边望着李明大声喊道。

  李明急忙蹲下身来,抓住他的双臂说道:“二牛,听师傅的话,你还小,师傅这一趟困难重重,非常危险,所以你必须要留在这里。”

  二牛的眼眶中顿时充满了泪水,他带着哭腔大声叫道:“师傅小看人!我已经不小了!我今年已经十二岁了!我可以照顾好自己了!而且师傅传给我的太清功我已经快要练过第一重了。我是医神的徒弟,怎么能让我留在这里呢?我不干!我一定要跟师傅一起去!”说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紧地抱住了李明的胳膊。

  李明苦笑了一下,将二牛搂在胸前,动情地拍着他的背部,一时之间竟不知说什么是好了。

  好不容易等二牛平静了一点,李明将二牛的头从自己怀中推开,望着他说道:“二牛,听师傅的话,师傅不想让你跟着我去冒险。你才十二岁,现在还没有到需要你承担责任的时候。师傅要你乖乖的留在这里等师傅回来,你不一直都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吗?这次怎么不听话了?而且,师傅让你留在这里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在这一段时间中你要将我传授给你的医学知识都教给你那帮小伙伴,让他们将来都能成为济世救人的名医,你的任务很重呀!不要让师傅失望,好吗?”看到二牛还想开口争辩,李明急忙又厉声说道:“这是师傅的命令!你必须要听!不许再争辩!也不许再说什么!把嘴闭上!”

  听到李明这么说,二牛不敢再说什么,张了张嘴,将自己的话咽了下去,只是用委屈的目光望着李明,眼泪在眼眶中一闪一闪的。

  李明长舒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站了起来,对旁边的张奎说道:“好了,你现在去给我们准备干粮吧,我要和我徒弟在一起说点知心话了。我再说一遍:这里就交给你了。”

  看着大家都进了树林,李明拉着二牛来到一块大石头上,开始向他传授太清功第二重的心法。李明现在是内功全失,在这段时间几经努力都无法重新修炼,心灰意冷之余他也就放弃了继续修行的想法,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二牛的身上。二牛天性纯朴,心无杂念,所以练起内功来进境格外的快,一个月的时间就差不多要突破第一重了。现在李明想到远行在即,就抓紧时间在这里单独指点起二牛来,期望他能在这以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里突破太清功的第二重心法。

  当曙光升起的时候,李明和高韦背着满满的两大篓干粮在山坡上向众人告别,在众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下向着山下走去。在这天灾人祸之时,两人究竟能不能平安归来,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把握,况且李明现在内功尽失,高韦则手无缚鸡之力,用这个组合去行走灾区,实在是困难重重哇。在前方,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着他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