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四章 攻城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7563 2005.04.18 09:22

    

  听到有人主动向他挑战,任用顿时变得兴奋了起来,他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一摆,将手中的首级往鞍座上一挂,拨转马头就要直接冲上去。

  然而这个时候,己方阵营中一阵急促的锣声响了起来,与此同时,李明严厉的叫喊声在他的耳边响起:"任勇,立即给我回来,这个人是我的!"

  任用愣了一下,虽然心中很不情愿,但是李明的命令他绝对不能不听,于是,他狠狠地瞅了对方那个中年人一眼,拨马就往己方的阵营中跑来。

  与此同时,李明猛然催促胯下战马向前冲去,留给众人的只有一句命令:"林珑跟上,亲卫队留下!",然后同也不会的纵马奔驰到宇文轩的对面。

  看到李明打马上前了,那些亲卫队的队员们都下意识的想要跟上,但是李明却及时的制止了他们。如果不是有林珑跟着,这些人是绝对不会听从李明这条命令的,不过现在嘛,还是不要惹主公生气了。这些亲卫队的队员们虽然都这么想,但却依然丝毫不敢放松,他们紧紧的盯住李明的背影,手中的兵器抓得紧紧的,以便随时准备冲上去应负什么突发事件。

  在距离宇文轩十多米远的时候,李明马上立马站定,望着对方冷冷一笑,开口说道:“想必阁下就是宇文轩了?本来我认为,虽然你是一个叛贼,但作为一方枭雄,应该是值得我尊敬的,可是没想到,你一露面就让我大失所望。”

  正在为任勇的快速撤退而感到恼火的宇文轩冷不丁的听到李明这么一番话,不由得心中冒起了一丝怒火,他本来就对自己军队的惨败而感到心情不好,刚才正要拿任勇开刀出气,却没想到这个莫名其妙上来的年轻人说出这么一通莫名其妙而又让他火冒三丈的话来,这让他将到嘴边的询问咽了下去,心头却腾起了浓浓的杀机。既然这个小子这么可恶,还和他多说什么?直接一刀砍了算了。这个念头在宇文轩脑海中刚一闪过,他就不由自主地举起手中的大刀,脚后跟一踢马腹,口中大喝一声:“少说废话,看刀!”便向李明冲了过来。

  李明本来以为对方要说一大通的面子话,然后两个人要互通姓名的,却没想到自己的话音刚落他就冲了过来,这让她不由得对自己的错误判断感到可笑,他还以为所有的武将都要装模做样的走一翻过场那,看来,自己对这个时代的一些习惯还是要好好的学习了解一下了。

  宇文轩的马匹速度非常快,李明心中的念头刚一落下他就冲上来了,然后手中的大刀一挥,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没有任何花招的就这么直接向李明脑袋上劈了下来。

  宇文轩这一刀,简单、直接,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所有的,就是一个快,这种速度,真可以说的上是快若闪电,如果不是李明的内功已经有了一定的火候,如果不是李明曾经受过马战的训练,恐怕他是无法抵挡这一刀的。

  不过也算是宇文轩倒霉,刚到战场上就碰上了李明,而李明却正好是他的克星。

  换句话说,除了李明,碧泉岛部队里任何一个将领上来和他单挑,他都会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获胜的,但是,他就是这么倒霉,偏偏的就让他遇上了李明。

  宇文轩对自己的这一刀非常自信,这一刀看似简单,实际上是他多年搏杀经验总结出来的最有效的一招。在单场上单挑作战中,两个人真正对面战斗的时间往往也就是双马错蹬的那一刹那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谁的动作快,谁的动作简单直接,谁就有更大的把握获胜,所以,他这一刀是经过千锤百炼之后才定型的,无论是出刀的时机、出刀的角度、还是出刀的速度都几乎已经达到了完美的地步,他绝对不相信自己眼前的年轻人能躲得过这一刀,虽然对方式两个人,不过另外一个人似乎显得太文弱了一点,而且还没带长兵器、没有穿盔甲,根本就不足为虑。

  可是宇文轩至死都没有想到,李明根本就没有理会他这一刀。

  李明绝对不相信,能够挡得住穿甲弹打击的复合碳纤维盔甲会挡不住对方这一刀,虽然这一刀看起来似乎很快,力量似乎也很大,但是李明还是对自己的盔甲有绝对的自信。他之所以亲自上前来单挑,就是想要立威的,所以如果同对方战斗太久的话,恐怕达不到这种效果,趁着宇文轩还不明白自己的实力、还不明白自己的装备,出其不意将他一刀斩杀才是最好的选择。

  因此,李明在原地根本就没有动,他完全无视对方已经快要看到自己头上的那一刀,只是在对方的战马冲过自己面前时,将手中的裂天刀快速的抬起,向着对方的腰间就横扫了过去,他这一刀同样是没有任何花招,同样是疾若闪电,出刀的时机同样掌握的是那么完美。几乎同时的,两个人的刀锋几乎在同一时间砍中了对方。

  如果这一切可以量化表达的话,也只能说两个人的动作都是在零点几秒钟之内完成的,两个人的反应也绝对不会超出这个时间。

  首先躲避的是宇文轩,他绝对没有想到李明的刀也会有这么快,同样也没有想到李明居然会使出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来,眼前的局势,自己虽然能够将对方一劈两半,但同时对方也能将他腰斩。自己辛辛苦苦招兵买马、开疆扩地,就是为了以后的荣华富贵、光宗耀祖所准备的,同眼前这个无名小卒同归于尽是绝对不值得的,所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首先动摇了。

  顾不得自己那一刀的效果如何,宇文轩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躲过对方这一刀,但是这个时候,对方的这一刀已经非常近了,想要躲避几乎是不可能的,自己能做的就是尽力的降低伤害了,做到这一点对于一般的武将来说是不可能的,可是他,毕竟还有非常不错的武功。

  在这瞬间的时间内,宇文轩显露出了他随机应变的技巧,随着李明的刀缝,他的身体猛然后移,以远离李明的那一条腿为转轴,迅速的转了过来,同时靠近李明那一侧的那条腿屈膝撞上了李明的刀柄。

  虽然说在这瞬间,他的膝盖由于挡不住李明刀柄上传来的巨大的力量而全部碎裂,虽然他的腹部依然躲不过刀锋的攻击而被开了一条长长的裂口,但是,他毕竟奇迹般的将李明这一刀必杀的攻势躲了过去。

  与此同时,他的刀锋也同样看到了李明的肩膀上。

  所不同的是,极力忍住创口疼痛而正在果断的拨马逃跑的宇文轩并没有看到李明肩膀脱落、血光四溅的情景,他所看到的,只是自己的大刀在李明的肩膀上弹了一下,然后就从自己手中脱了出来,直直的落到了地上。不过让他欣慰的是,虽然李明没有任何伤害,但是他跨下的战马却经受不住他这一刀的力量,悲嘶了一声,两只前腿便跪倒在地上,要不是李明反应敏捷,此时已经摔倒在地了。

  李明也没有想到,自己以为必杀的一刀居然会被对方躲过去,心中不由得对宇文轩产生了一丝敬佩的感觉,看到了纵马望本阵跑去,急忙左手一挥,口中高声喝道:“全体官兵听令,一号进攻方案,全体突击!”

  早就等的不耐烦的官兵们听到这条命令都不由得精神一阵,在震天的鼓声中齐齐地发出了一声呐喊,然后重装步兵迈着整齐而又稳健的步伐向着彭城大军攻击了过来,而游骑兵则在使用弩箭为中装步兵开路的同时从两翼包抄了过去,形成钳形攻势,将彭城大军夹在了中间。

  虽然彭城大军的人数并不比李明这边少,而且刚才宇文轩来的时候还带来了大约三千多精兵,但是,随着宇文轩身受重伤而败退,使得彭城这边的官兵明显的产生了一种恐慌的情绪,再加上李明适时地下达了攻击的命令,就更让他们丧失了斗志,等到前排的士兵被第一轮的弩箭攻击击倒了一多半之后,在彭城的大军中就形成了溃败。

  这种大部队的溃败是非常可怕的,一旦形成了这种情况,任何人都无力回天。所以,虽然宇文轩带来的部队确实也算得上训练有素,却依然被四散溃逃的彭城士兵冲得七零八落,最后不得不跟着撤退了。

  不过毕竟是精兵,虽然宇文轩的部队被夹杂在溃散的逃兵中,但他们依然发挥了不少的作用,在他们的努力下,溃散的逃兵大部分都奔进了彭城的大营中,随着大营的大门缓缓的被关上,这一层担保的栅栏暂时阻挡了追兵的道路,使得惊慌失措的士兵们开始镇定了下来。而那些顺着大营向两侧逃跑散的士兵则全部被游骑兵射杀在当场。

  看到被敌人逃了回去,追击的重装步兵停下了脚步,而在两侧的游骑兵开始汇合到了中央,在两轮弩箭的打击之后,一个连的游骑兵故伎重演,趁着敌军被弩箭的打击压制的抬不起头的时候纵马上前,将手中的绳索套上了栅栏,然后返身将栅栏拉翻。

  几乎同时的,游骑兵又一轮的弩箭打击降临到了想要起身追击的彭城官兵的头顶,随着又一次的狼哭鬼嚎,冲在最前面的士兵纷纷得到在地上,使得后面的官兵惊恐的向后面退去,结果在相互拥挤之下踩死踩伤无数。

  就在他们混乱不堪的时候,李明部队的重装步兵已经冲进了军营,排着整齐的队列向着彭城士兵推进,凭借着坚固的盔甲和锋利的砍刀,使他们如入无人之境,所过之处脚下到处都是残肢断臂,连一个活口都不曾留下。

  处于最前沿的彭城士兵看到对方恐怖的战斗力更加慌乱了,他们可不想成为这些士兵脚下的那些碎块,所以,一个个奋勇无比的,他们就都回头想着自己后面的士兵涌了过去。

  也不知道被杀了过少人,也不知道被踩死了多少,总之不知道什么时候,营地后面的栅栏再也经受不住这么庞大人群的拥挤,轰然一声倒了下来,使得被挤在栅栏上叫苦不迭的士兵也随之倒下,接下来,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无数只惶的脚就从他们身上踏了过去。

  找到逃脱口的彭城官兵从营地的缺口一拥而出,在一望无际的沼泽地上连滚带爬而又漫无目的的逃跑着,而这个时候,重装步兵的步伐已经跟不上他们了,所以,在继续追杀一阵之后,李明部队的步兵便受命回头打扫战场,追击的任务当然就落到了游骑兵的身上。

  而就在自己的部队攻击敌军大营的时候,李明并没有参与指挥进攻,他的眼睛一刻也没有脱离宇文轩的身影,跟在他的后面,李明快马加鞭急速的追赶着。

  刚才一刀没有把他看成两段,而自己却差点被马匹掀翻在地上,这让李明心里非常不舒服,所以他一定要将宇文轩亲手杀掉。自己的部队已经有了固定的攻击方案,而且从战场情况上看,胜利只是迟早的事情,因此李明不再关注战场的局势,在同一个亲卫换过战马之后,李明带着林珑和自己的亲卫队向着宇文轩逃跑的方向追击了过去。

  宇文轩此时虽然身受重伤,而且腹部依然血流如注,一侧的腿也已经彻底的报废,但是求生的本能让他不知道从哪里涌来一股力气,支撑着他的身躯骑在马上策马狂奔,在他的两侧,是一直在他身边保护他的两个副将,除此之外,就是后面距离他有一里多地的追兵了。

  不知道逃了多长时间,在宇文轩的意识中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一样的漫长,终于前方出现了一座城池,望着眼前那熟悉的城门,宇文轩那马上就要透支的体力居然恢复了一些,强烈的求生愿望支撑着他想着城门底下飞驰了过去。终于,在城内士兵的接应下,宇文轩安全的返回了他的根据地。

  非常遗憾的叹了口气,李明无可奈何的在墨城城外停了下来,望着那高耸的城墙,他不由得苦笑道:“刚才要不是我为了换马,也不至于将距离拉这么远,要是在稍微近那么一点点,珑儿,相信以你的轻功,会很容易的将他活捉回来吧。”

  林珑在一旁抿嘴笑道:“那是当然的了,就算是刚才那个距离,我如果全力而为的话,也能把他活捉了。不过,我想你肯定不会希望我这么做的吧?难道,你被刚才的单挑冲昏了头脑?忘记了你此行的目的了?如果我活捉了他,那么很可能墨城的官兵就直接投降了,这么一来你练兵的目的可就泡汤了,虽然可以少死不少人,但这样对于你以后部队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我说得对不对?大都督大人?”

  李明豁然而惊,顿时感到羞愧异常,看来单挑这个习惯,还真得让人非常沉迷,自己是一向都反对单挑的,但是过同宇文轩的战斗也是大感刺激,最后居然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要不是林珑的提醒,他还真的想和林珑一起跃上城墙就直接将宇文轩捉拿回来了。

  尴尬的一笑,李明自嘲道:“还真是没有记性,昨天刚刚为这类事情批评过任勇,今天我自己就又犯了这个毛病。珑儿,还多亏了你的提醒,要不然我就要冲进去了。好了,甲一,你派人回去,看看后面战争结束的话就让他们全部过来,至于那些伤兵俘虏之类的就先不要管他们了,立即让大部队赶到这里来,我们要进攻墨城。”

  甲一高声地答应了一声,急忙安排了几个人回去传达命令了,李明这边刚要下令大家下马休息,却听见他们的左边隐约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和脚步声。

  李明脸色一变,同林珑快速地交换了一下眼神,在证实了不是自己的错觉后,立即派出自己的亲卫队前去探查情况。

  不大的功夫,被派去的那几个亲卫队员快速的纵马返回,边跑边大声喊叫道:“禀主攻,那边来的是冷痕的大军。”

  李明一愣,随即大喜过望,本来他还在奇怪,应该在附近的冷很大军为什么没有一点消息,现在看来他们应该是主动出击,将剩余那支部队消灭后又返回来了。

  见到李明,冷痕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他只是跪倒在李明的马前重重的叩着头,嘴里一再要求对他的指挥失误进行惩罚,最后闹得李明不得不亲自下马将他扶了起来。

  拍着冷痕的肩膀,望着冷很羞愧的眼神,李明急忙安慰道:“冷痕,我之所以让你做接收湖州军队的负责人,就是看中了你的冷静和你的大局观,现在看来我的选择没有错,虽然由于你的判断失误造成了大军被围困,但是你能够在重重包围之下还能保持军队的完整,不为了一时之勇而去同敌军拼命,这本身就说明了你的能力,所以,不要再妄自菲薄了。眼前,摆在你面前的是一个难题,面对高大而又坚固的墨城,你如何才能在保证最小伤亡的情况下拿下他呢?这是为了给你一个考验,也是为了练兵,在我的部队到来之前你好好考虑一下方案。”其实李明对于破城已经有了十足地把握,但是自己一向都很看重的冷痕是不是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呢?李明真的很想听一听他的意见。

  接受了李明的任务,冷痕跑到一边哭哭的思索去了。李明也不打搅他,在下令让冷痕的部队就地防守之后,他带着冷痕,在亲卫队的保护下靠近了城门,自己的向着里面打量着。

  “看大哥的样子,好像已经有了十足地把握?”聪颖的林珑从李明的脸上已经读懂了不少事情,借着没有外人的机会,她便忍不住开口问道。

  “那时当然了,攻城作战是考验一支部队战斗力的主要目标,在我看来,眼前的墨城并不难攻破,可是......。”说到这里李明犹豫了一下,有点迟疑地说道:“目前我的方案还是离不开我自己,所以这还不算是真正完美的方法,如果我不在这里的话,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墨城城墙高大坚固,城内的防守其具有很充足,虽然现在我们是以三万大军对付里面的不到五千士兵,可是一、我们没有准备必要的攻城器具,二、我们的士兵都没有经历过攻城战,甚至也没有经历过攻城战的训练,因此要想凭借强攻拿下他,恐怕是不可能的,退一步讲,即使我们有充足的攻城器具,要想攻破城池,恐怕也要付出一多半的伤亡才能行,所以,这次攻城我必须要上,凭借着我的力量和我的武器,才能够让他们在减少伤亡的同时体会到攻城战的气氛和诀窍。”

  林珑笑了笑说道:“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吧,只要我们两个联手,跳过城墙打开城门,让我们的士兵冲进去不就成了吗?”

  李明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守城的武器也是非常强大的,如果直接这么冲进去,恐怕我的重装步兵要损失一多半,别的不说,单凭城楼上的滚木擂石、热油熔铅,都会给我的部队造成很大的损失,因此,攻城的关键还在于远程压制,我为什么这么强调游骑兵的重要?等一会儿你就能看到了。”

  说话间,匆匆忙忙打扫完战场的增援部队便已经感到了,李明将参战的所有将领全部叫到中军大帐中,详细地向他们讲解了攻城的方案之后,那些个从其他地方的驻军归顺来的军官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李明的方案是他们前所未闻的,是远远超出他们理解之外的,所以,对于方案的实用性,他们心中都是非常怀疑的。

  等手下的军官都是弄懂了自己的方案之后,李明一声令下,全军三万多部队分别占到了自己的战斗位置上,而各支部队的擂鼓手被李明聚集到了一起,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一起用里的敲打了起来,低沉而又雄壮的战鼓声将众人脚下的大地都振得颤动了起来,随着鼓声的不断加速,游骑兵分成十列排到了站在前列准备突击的重装步兵的后面。

  鼓声依然在雄壮的响彻云霄,这鼓声,鼓舞着每一个准备进攻的士兵,也震撼着每一个在城墙上防守的士兵,两种截然不同的效果在同一种鼓声中体现,不能不说这是非常奇妙的。

  眼看差不多了,李明一挥手,震天的鼓声嘎然而止,随之,第一列游骑兵手中的弩箭瞄准城墙上严阵以待的守军就射了出去。

  弩箭的瞄准精度是非常高的,虽然有高高的城墙和突起的女墙保护,但站在城墙边缘的守军还是死伤多半,而幸存的那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又遭受到了第二列游骑兵的打击,结果仅仅两轮弩箭,墨城东城门城楼上以及两边五十米之内的城墙上就已经找不到在城墙外侧防守的士兵了。

  墨城城墙上顿时一片混乱,城楼两侧城墙上的守军看到城楼上死伤严重,便急急忙忙的增派士兵前去增援,但是在李明军队毫无停歇的箭雨之下,没有一个人能够到达城楼上的。看来,李明是要挑选这一点进行集中打击了。

  仅仅一个轮次,十列游骑兵仅仅一个轮次的打击,包括直接打击和弧线打击,城墙上几乎已经没有了生命,在密密麻麻的箭雨下,城楼以及左右五十米的城墙上已经成为了生命的禁区,任何人想要活着进去都是不可能的,面对这种情况,任谁都是毫无办法的。

  在游骑兵开始第二轮次打击的时候,李明出动了,说实在的,这次他出来并没有准备攻城的器具,因为那东西太沉重了,严重的影响他那机动灵活的战术,所以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得不出马了,毕竟自己的部队还不是太多,为了攻打一个无关紧要的墨城而损失太大的话就不值得了。

  在林珑的策应下,李明纵马奔到护城河边,然后纵身而起,挥动裂天刀将吊桥的铁索斩断,然后在吊桥轰然落下后飞马来到城门前,在他身后,早已经整装待命的重装步兵也随之跟了上来。

  墨城的城门确实非常结实,高大的城门上钉满了碗口大的城门钉,不过这些在李明面前,似乎并不是什么问题,现在他担心的却是头顶的那些陷阱。

  一般在城门洞的顶部,通常都会有连接到城楼里的通道,在敌人攻打城门的时候,可以从这些洞里倒下滚烫的热油和溶化的铅水,往往能给攻城一方带来巨大的损失,所以,李明最担心的还在这里。不过似乎有骑兵的弩箭打击非常有效,虽然城门洞地下挤满了重装步兵,但是从头顶的那些洞里并没有任何东西倒下来。

  李明挥动手中的裂天刀,运用起自己的内力高高跃起,用力的冲着两扇城门中间的裂缝就劈了过去,虽然在门边上都包有铁皮,但对于李明的裂天刀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

  无寐居推荐作品:《商业三国》,赤虎;《花开堪折》,雪域倾情;《猛龙过江》,骷髅精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