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三章 收服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334 2004.11.04 11:46

    

  看着拜服在自己脚下的杨典,李明心中升起了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还别说,这种感觉真的非常美妙,不由得让李明有些陶醉了。

  缓缓的接过杨典手中的任命书坐下,李明开口道:“杨典,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你投降了?你是我的下属,我不忍心消灭你们。成王的所作所为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叛乱了,到现在,你应该对归顺我没有什么抵触了吧,难不成你本身就想跟着成王做一个助纣为虐的糊涂虫?”

  杨典满脸大汗,在李明面前叩头如蒜,口中连连叫道:“末将不敢,末将不敢,末将纯属是受到成王的威胁和蒙蔽,这都不是我的本意,请大都督明察。”

  李明故作同情的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也能理解你当时的处境,所以对你的行为我不打算做过多的追究,现在,你将岛上的情况详详细细的对我汇报一下,不许有任何遗漏。”

  杨典顿时感到全身一阵轻松,过度紧张而自己抓的苍白的双手也情不自禁的开始颤抖了起来,在知道李明大都督身份的那一刻起他的心里就没有轻松过,现在听他说居然不追究自己的责任了,那等于是从鬼门关上走了一圈又回来了,怎不令他感到如释重负,所以,在听到李明提出的要求后,他便一五一十的详细地将他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李明。

  李皎到达分水岛的时候,正好是在过完初一没几天,驻岛统领赵逊当然不敢怠慢,亲自将李皎迎接到康王的行宫里,虽然说这次李皎带的随从多了点,大约有两千余人,但赵逊等众人都没有在意,毕竟相对四万多大军来说,这两千人显得太少了点,而且李皎是皇子,虽然同康王有些不合,但总不至于有什么过激的行动吧,而且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情,也不是他们这些做官的能管的,所以,赵逊在带领岛上主要将领进行宫觐见李皎的时候并没有任何防备。

  可是赵逊在进入大厅之后就知道自己错了,这个错误,让他当场丢下了自己的脑袋,如果他有先见之明的话,恐怕他绝对不会就这么带着十多个军官去见李皎的。

  杨典就是跟随赵逊觐见李皎的军官之一,一进行宫,他们马上就感觉到气氛不对,行宫里原来驻守的所有士兵都不见了,而取代那些士兵的则是李皎带来的那些人,进了大厅,他们身上的兵器马上就被人没收了,大厅中站满了李皎的侍卫,以至于每个军官的身后都站着两三个监视的人,这个时候,赵逊他们才知道事情有变。

  当时李皎假惺惺的对岛上的盛情招待感谢了一番,并且表示了对岛上所有官兵的敬佩和赞扬,但随之,他的话锋就转变了。

  随着李皎的示意,旁边的一个侍卫掏出一封公函交给了赵逊,赵逊看完后神色阴晴不定,但显然便显出自己的疑问,所以当李皎表示要根据兵部的首领接受分水岛的时候,赵逊马上就提出了反对,并且要查验李皎的兵符,可是没有想到,赵逊的话音刚落,站在他身后的一个侍卫便毫不犹豫的手起刀落,干净利落的将赵逊的脑袋砍了下来,当时,满屋子的军官都惊呆了。

  赵逊担任分水岛驻军统领的职位已经有十多年了,可以说,这个岛上所有的军官都是他一手提拔出来的,所以,在这些军官眼里他既是严厉的长官也是亲密的朋友,现在看到赵逊被杀,马上就有几个冲动的要上前和那个侍卫拼命,但没想到,他们也同样被砍掉了脑袋,这么一来,剩下的那些人全部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他们都是标准的军人,都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但是,他们却能明白什么叫不可抗拒,在那个局势下,一味的反抗只能是自取灭亡,所以,他们忍住了,忍住了对赵逊之死的悲伤和仇恨。

  李皎显然很满意他所带来的这种威慑的效果,在清理了现场之后,他象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对剩下的这些人谈笑风生,称兄道弟,一顿饭下来就好像就要和他们共论生死了,可是在他们回到家之后才发现,在他们赴宴的时候,他们的家人全部都被李皎软禁了起来。

  这些军官都在这个岛上干了十多年了,很多人都已经在岛上成家,他们也已经将这个岛当成了自己的家乡,所以当李皎作出这个卑鄙的行动后,他们大部分都乖乖的就范了。

  但李皎显然还是不能信任他们,在初步稳定了岛上的局势之后,他就开始用自己的人来更换岛上重要的军官了,短短不到十天的时间,原来的中级以上的军官已经被换掉了八成,只剩下几个舰队的统领没有被更换,不是李皎发慈悲,而是他手下实在是没有能够指挥水战的人才,所以,杨典和其他几个舰队统领才得以保住自己的职位,不过李皎还是在他们的身边安插了自己的亲信来当他们的副手,以便能随时监视他们,而且,在他们的手底下的小队中,李皎也安插了自己的人。

  听到这里,李明不由得插嘴问道:“既然在你的舰队里有李皎的亲信,那为什么在你决定投降的时候他们没有出头制止呢?李皎那些手下我接触过,前些天还和他们战斗过,这些人绝对不会轻易投降的。”

  杨典也苦笑了,他解释道:“当时我那个副手并不和我乘坐一艘船,而是在我旁边的那艘战舰上,但是,那艘战舰是第一艘被你们撞沉的倒霉鬼,他嘛,估计现在不是在俘虏中,就是已经沉到水底了,而那些混在士兵中的人毕竟是少数,在当时士兵士气大落的情况下,他们也造不成什么影响,况且他们也是人,也都被当时的情况惊呆了。”

  李明不由得得意地笑了,仅凭借一艘铁甲船的坚固和速度,不用任何武器就能消灭这么大的一支舰队,充分说明了知识就是力量这个道理。当然了,得意归得意,杨典的情报还是要继续听的。

  李皎在短期内控制了分水岛之后,便开始打起了碧泉岛的主意,在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在第二舰队三十多艘战舰的护送和运送下,依据这些水军平时在半山湖的记忆和经验,在离碧泉岛大约十里左右的地方将那些身着黑衣,头戴奇怪的帽子的人放进水中,然后他们就直接返航了。虽然那些官兵都很奇怪,不知道那些人靠什么登陆碧泉岛,但是经过赵逊的事件,使他们都明白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的道理,所以谁也没有多事。

  但是在那件事情之后的第二天,李皎便召集了全岛的军官到他那里听取命令,在他的大厅中,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知道李皎发怒的时候是多么可怕,在那里,狂怒的李皎当场将旁边一个不小心打翻椅子的亲信用佩剑刺死,让那些不了解他的人都不寒而栗。

  在李皎稍稍的恢复了一点理智之后,在一边心惊胆战的杨典才渐渐的从他断断续续的咒骂中明白了实情的大概情况,原来,那天晚上出发去碧泉岛偷袭的那一千多名好手居然在岛上全军覆没了,李皎本来指望他们的偷袭能够出其不意的占领那里,却没想到会这么惨,按照李皎的说法,好像那一批人是李皎辛苦了十多年培养出来的精英,结果在这一役中损失了多半,这么惨痛的结果怎么不令他心痛恼火呢?

  而就在这时候,临滨城的兵马提督曹豹居然找上了岛,李皎知道后大喜过望,立即将他关押进大牢,并且当即亲自审问临滨城的驻军情况,并试图招降他,在得到曹豹的拒绝后更是恼羞成怒,将他打得昏迷了过去,然而,当天半夜,戒备森严的打捞居然被人闯了进去,将曹豹劫走了,李皎顿时怒气冲天,派了第二舰队的十几艘战舰急速追赶,但却如石沉大海,一去便没有消息了。李皎得知情况之后,便下了孤注一掷的决心,将第一第二舰队合并起来,同意由杨典指挥,带领一万多精兵搭乘战舰想要趁晚上偷袭碧泉岛,可是没想到被李明的一艘铁甲战舰冲得七零八落、死伤惨重。

  杨典在李明面前小心翼翼、一件事情都不敢拉下的将在分水岛上发生的一切来龙去脉全部讲给了李明听,然后,便局促的站在一边,等候李明的发话。

  虽然李明早已经猜到了大部分情况,但是在听了杨典的叙述后还是感到有些万幸,如果李皎不是小看了自己的实力,在那天上岛的是眼前这个杨典带领的大军的话,自己恐怕就已经失去对碧泉岛的控制了,还好,李皎的情报做的没有李清周密,不然自己可就惨了。

  心中充满了惊叹的李明抬起头来,从满脑袋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看到杨典依然站在面前,便和颜悦色地对他说道:“你讲得很好,也很详细,这让我相信你确实是迫不得已的,这样吧,你回到你的部队里,将我的身份告诉你那些士兵,告诉他们不要再为成王助纣为虐了,只要愿意改过自新,本侯一概不追究他们的责任,愿意加入我的部队的,以往的事情既往不咎。另外,你将李皎安插在你部队中的所有的亲信都给我揪出来,我要亲自审问他们,现在,我封你为碧泉岛水军副提督,归碧泉岛舰队队长王涛的管辖,加封你为从五品游骑将军,等剿灭成王之后一并报兵部嘉奖,现在,你去找王涛报道。”

  杨典大喜过望,急忙摆到在李明面前道谢,然后兴冲冲的冲出房门去找王涛了。李明在他走后,便急忙起身出了竹林阁,一边走一边对身旁的马林吩咐道:“马上带领二十个侍卫跟我走一趟,我要趁着这个机会去临滨城接受临滨的军政大权,然后为我们岛上多囤积一些军粮和战备物资,这个好机会可不能放弃了。”

  马林急忙答应了一声,兴冲冲的区召集人手了。李明则急急忙忙的走出竹林,站在码头上等着马林的到来。

  码头上此时是一片繁忙,接受投降的驻军将一船船下来的降兵分批押送到临时选好的地方,一艘艘的大船在码头外面的湖面上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等待着靠岸卸人。王动此时则带领着三十多艘护航舰只游弋在官兵船队的外围,严密的防止他们有任何异动。

  不大工夫,马林便带着二十多名侍卫来到码头同李明会合了,由于大家都忙忙碌碌的,谁也没有注意李明他们在干什么,所以,这一队人乘坐五艘靠在岸边的小船趁机便出发了。由于小船吃水浅,不用停靠码头,所以在他们上传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李明只是吩咐了附近的一个侍卫,让他通知一下生手王,别的就没有惊扰其他人了。

  渐渐的,忙乱的码头已经离开了众人的视线,自从回到碧泉岛之后,李明还从来没有离开岛上半步,如今,在这混乱的局势下,他才有机会重新回到临滨城。

  临滨城由于靠近半山湖,所以受到洪水的影响还是比较小的,除了郊外靠近湖边和河边的地方被洪水淹没之外,临滨城内几乎见不到受灾的痕迹。

  顺利地穿过临滨城那宽大的城门,李明一行人便重新站在了那宽阔的街道上了,街道上依然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一片太平盛世的景象,但是,城中巡逻的驻军却明显的增多了。

  李明从来没有去过临滨城太守府,所以,要想去那里还要现打听,在经受了被询问人诧异的眼光之后,马林终于问明白了道路,然而,他的心里却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临滨太守孙松对我们的印象可不太好,历次碧泉岛遭难都有他从中作梗,所以,我们是不是不能就这么过去?”向来老成的马林在经过考虑后,对李明建议道:“如果我们就这么去了,以孙松对我们的态度和看法,他肯定不会承认老爷您的身份的,况且,我们就这么去接收临滨城的大权是不是显得太寒酸了?有哪个当官的像您这样,一身布衣的但这二十多个侍卫前去上任的?这样不行的,对付孙松这样的人,必须首先要在气势上压倒他。”

  李明不由得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还真有道理,虽然我不愿这么做,但是还必须按照你说得那样去办,都怪我走得太着急了,没有将这一点考虑进去,现在再回去准备的话太浪费时间了,这样吧马林,我们就在前面的那个小酒店里等着你,你马上赶到临滨城外的驻军军营去找曹豹,让他亲自给我带一队仪仗队过来,看来我是要风风光光地去上任了。”

  马林高兴得说道:“太好了,老爷您这个主意真是不错,前面的鸿福客栈的酒菜还算不错,你们就在那里稍坐片刻吧,我争取尽快的赶回来。”

  李明挥了挥手,让马林赶快去办事情,他则在这二十多名侍卫的护送下,漫步走进了眼前的鸿福客栈。

  此时已经过了中午,客栈楼下的大堂中并没有多少人,看到这么多客人进来,老板陈允顿时眼睛就乐开了花,平时这个时候哪里见过这么多客人?今天可真是财神爷上门了,所以,他急忙从柜台里迎接出来,对着满屋子的侍卫点头哈腰,逐个的问候。

  李明已经将近一天没有顾得上吃东西了,眼前正好没有事情,所以他的肚子也就不由得叫了起来,旁边的侍卫听到后,急忙将陈允叫过来,吩咐他尽快的将酒菜上来,同时为李明要了一坛好酒。

  自从闻香醉酒坊被李明搬到岛上之后,临滨城就再也没有什么能叫得出号的名酒了,而在李明离开的这半年时间里,有不少当地的官员多次上岛要求岛上向外面出售闻香醉,这些人大多是江洲大员,得罪不得,无奈之下生手王只好把岛上酿出的白酒稍稍地往外面卖了一部分,他本来是想让这些烈性酒吓住那些纠缠的官员的,可没想到这些人喝了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反倒变本加厉的向岛上索求了,所以,圣手王干脆专门在临滨城设立了一个白酒专卖店,这么一来,就避免了那些人的纠缠了。而白酒,此时已经成了江洲最盛名佳酿了,而现在,李明喝的正是客栈老板购买的白酒。

  一杯白酒灌下肚子,李明这些天的疲乏顿时消失了不少,很长时间没能够好好坐下来吃喝一顿了,这让李明竟有点羡慕起邻桌的那两个很明显是本城学子的人了,看他们那样子,谈着诗赋、喝着美酒,多么悠闲,哪像自己这样奔波劳累呢?

  看到李明注意到他们,旁边桌子上面对李明的那个年龄比较大的文士对着李明微微的笑了一笑,端起酒杯对着李明遥敬了一下,开口说道:“四海之内皆兄弟,看仁兄气势不凡,借此美酒向仁兄致敬,西门虎常年游历天下,如今到这地杰人灵的宝地,希望能同这位仁兄做个朋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