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感情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3127 2003.06.18 19:52

    转眼间五天过去了,李明这几天精心照料,而且看来青霉素的疗效非常好,仅仅三天时间,张瑶的高烧已经完全退去了,现在已经不需要退烧药了。

  李明放下手中的银筷,说道:“瑶儿,你嗓子的脓点已经完全没有了,再过两三天你就可以完全康复了。”

  张瑶扶着小翠坐起身说:“这几天真是有劳先生了,不是先生,瑶儿也许早就去九泉之下陪伴母亲去了。”说到这里,她不禁热泪上涌,哽咽起来。

  李明连忙抢上去,扶住她那只正要擦眼泪但扎着输液器的右手,说道:“不要乱动,针头动了我又要重扎了,瑶儿,不要想太多了,你母亲泉下有知,肯定也希望你过得好好的。”说完,看着那张没了病容而显得清新脱俗的脸,不禁举起手,给她擦了擦眼泪。旁边的小翠看到这里,抿着嘴悄悄地走了出去。

  感觉到张瑶轻微的抖了一下,李明猛然警觉过来,不禁暗骂自己怎么又失态了呢?张开嘴正要解释,张瑶急忙伸出左手掩住他的嘴,脸色微红的对他说:“不要说什么,瑶儿岂能不知先生是一个正人君子?先生长期隐居山林,视世俗礼教如粪土,率性而为,此等大丈夫作为,瑶儿岂能怪责?假如先生真的变成谦谦有理的世俗公子,反倒叫瑶儿看轻了?瑶儿倒希望先生在瑶儿面前无拘无束,不拘小节,不要让瑶儿觉得和先生太生分了。”说到这里,脸上又浮现出一丝胭红,垂下了眼帘。一时间李明只觉得满室春guang,旖ni无限,早已忘记了身在何乡了**…

  北方的冬天雪实在是很多,刚晴了几天,天空中又开始飘起了鹅毛大的雪花,整个蒙荫城都被笼罩在银白色的世界里。

  李明爬起床来推开窗户,立即被满目的雪白刺的睁不开眼睛,一片片的雪花随着微风飘飘荡荡轻轻铺落在地面上、屋顶上、树枝上,好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

  李明吃过送来的早餐,迎着满天飞舞的飘雪,脚下踏着厚厚的雪花,向张瑶的庭院信步而去。

  刚进庭院门,就听到一阵萧声在耳边响起,这声音如涕似怨,似在倾诉、似在幽怨、似在欢喜、又似在期待,悠悠扬扬铺满整个庭院。李明虽然不懂这古代的音律,却也已经听得如痴似醉、心旷神怡,痴痴的立在庭院门口,任那雪花落满全身。

  李明呆立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不由自主的向着萧声的方向走去。

  转过一座假山,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巨大的人工湖显现在眼前,湖中的冰上也已经铺满了洁白的雪花。一道弯弯曲曲的长廊通向湖心一座亭中。遥遥望去,亭中立着三个人,中间一人正背对着李明,手中举着一根翠绿的洞箫在忘情的吹奏着。乌黑的长发随着清风微微飘荡,一件猩红的斗篷披在肩上,斗篷上面一圈雪白的毛皮衬着乌黑的长发格外显眼。李明步上长廊,向着湖心亭走去。

  走进亭中才发现,小翠也站在旁边。小翠见到他,急忙行了个礼,嘴里问候道:“先生来了?”。

  萧声嘎然而止,吹萧之人转过身来。李明只觉眼前一亮,仿佛整个白雪皑皑的大地都要显得黯然失色了,眼前这人却是张瑶,但今天的张瑶与躺在病床上的她相比是那么的不同,只见她穿这一件淡淡的湖兰色的贴身长衣,披着一件猩红的斗篷,显得身材是那么的婀娜多姿;鹅蛋形的脸上没有一点瑕疵,赛雪的肌肤犹如一块洁白的美玉,弯弯的娥眉下面是一双清澈明亮、含羞带笑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的抖动着,好象要向他倾诉着什么;笔挺而小巧的鼻子下面是一张略带苍白的樱桃小口。整张脸显得是那么完美无缺、楚楚动人。李明痴痴的欣赏着这亭亭玉立在面前的美人,一时之间竟找不出什么话来说。

  张瑶看着李明那失魂落魄的神情,不由得掩嘴失笑。这一笑直让李明觉得天旋地转,自己的口水都要忍不住流下来了,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尴尬的抽了口气,随口赞吟道:“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张瑶突然瞪大了那含笑的美目,张口讶然道:“没想到先生居然能够随口吟出如此意境的佳句,先生的才华让瑶儿万分佩服,先生能不能把刚才的诗句再吟诵一下,让瑶儿记下来细细的品赏?”

  李明猛然一愣,刚才的诗句是他看到瑶儿那绝世的容姿随口而出,并没有意识到现在白居易还没有出世呢(如果史云龙把他传送的年代正确的话),虽然他的脸皮这几天被吹捧得越来越厚了,但这样明显的剽窃他还是不好意思地,所以他推托道:“刚才我只是触景生情,有感而发,现在我说了些什么我也不记得了,还是不要记了”。看到张瑶张口要说话,急忙岔开话题,装出很严肃的样子说道:“瑶儿,你的病刚刚好,怎么能站在这大冷的外面呢?你要是再生病,岂不辜负了我前段时间的辛苦了吗?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张瑶听他说完这番话,刚才还充满兴奋和敬佩的眼里立即涌上一层迷雾,用委屈而颤抖的声音低声说道:“瑶儿躺在床上快一个月了,闷也闷死了,今天起来看外面那美丽的景色,就忍不住出来透透气,先生不要生气,瑶儿这就回去”。说完,委曲的泪珠禁不住盈眶而出。她急忙转过身去,背对着李明,向亭外缓缓走去。

  李明心中没来由的一痛,急忙赶上去,与张瑶并肩而行,低声说道:“对不起,我不应该对你这么说话。”张瑶全身一颤,抬起头急忙说道:“先生不要这么说,先生是一个狂放无忌,笑傲四海的人,怎么可以向一个女子道歉呢?这样让瑶儿如何心安呢?瑶儿并没有任何怪罪先生的意思,真的,瑶儿知道先生为瑶儿好,只是您突然对瑶儿那么严厉,让瑶儿觉得委屈罢了,瑶儿保证以后不再惹先生生气了,希望先生不要把今天这事放在心上,今天是瑶儿太不懂事了。”

  李明怔立在当场,如此可人的女子,如此温柔的话语,竟让李明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她了吗?她对自己只有感激之情,还是兼有男女之情呢?自己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游方郎中,自己的这段感情有可能找到归宿吗?

  李明看着眼前箱子里摆着的千两黄金,头脑逐渐的从这几天的温柔乡中清醒了过来。

  残酷的一个现实现在就摆在李明的眼前,自己这几天倒时时幻想着能和瑶儿一起云游四海,共度人生,虽然瑶儿对自己颇有情意,然而自己无权无势无功名,对方却是边关大元帅的千金小姐。熟知历史的李明知道,在古代门当户对的观念相当严重,无论是张猛还是张瑶,都不可能让自己有非分之想。张瑶也许只是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心存感激,才对自己如此和言欢语。对自己究竟有没有男女之情李明就不得而知了。现在张瑶的病已经完全康复了,自己的赏金也拿到手了,再留在这里已没有必要了,虽然张猛曾邀请他留在军队中行医,但想起自己对张瑶已经暗生情愫,最终却不大可能有什么结果,与其到时伤心难过,还不如趁现在陷入情网不深、自己还可以脱身的时候一走了之,了结这段让他终身难忘的感情。自己有了这千两黄金,可以多买几匹马,拉着自己的基地车随心所欲飘游四海。这种不愁吃穿、不用四处劳累奔波的生活不是自己一直很向往的吗?本来以自己的能力,在这已经混乱的世界里干一番大事业不是不可能的,但自己本来从小就胸无大志,向来就是随遇而安,既然能过这种逍遥自在的生活,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想到这里,他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在房间中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让人将那箱黄金抬上了车。

  大雪越飘越大,平日里熙熙攘攘、喧闹无比的大街上,如今却只是三三两两行走着几个赶路的行人,显得格外的空旷。李明赶着马车驶出了元帅府,向着鸿福客栈走去。

  看着渐渐远去的元帅府,想着这些天发生的点点滴滴,李明心头又是第一次体会到了那种心酸、心碎的感觉。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初恋吧。以前从来没有感受过恋爱感觉的李明,在来到古代短短几天中居然经历过了从初恋到失恋的过程。那种无奈的感觉就像一块大石头牢牢的压在他的心头,让他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