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一十九章 抿仇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6653 2006.01.16 00:03

    

  《灭神》面临新一周的冲榜,面对的将是众多强势的作品,喜欢异域的朋友,请把你们手中的票票都投给《灭神》,没有收藏的请收藏一下,帮助《灭神》冲进新书排行榜,我将以更多的更新来报答大家的支持和帮助,谢谢大家了。

  《灭神》讲述一段不一样的架空故事,希望大家都去支持一下,有票的投张票,没票的多点击几下,老狼在这里谢谢大家了:

  --------------------------------------------------------------------------------------------------

  “谭伯父,不知道您是不是还记得两年前的夏天,在北京发生的一件比较轰动的事情。”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了,但每当提起这件事情,李明的心中就有一种怒火要翻腾出来。

  “什么事情比较轰动?两年前的夏天?我想想,那一年我有多半年都在美国,所以北京发生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你说说,究竟是什么事情。”谭修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望着李明沉声问道。

  李明心中一愣,顿时升起了一丝疑问,他望着谭修文,急切地问道:“没在?你是说,两年前的八九月份,你没在国内?那么,李凤美被刺伤的事情你不知道?”

  “那件事情我当然知道了,是二虎在国内给我打电话的,当时是他在国内留守的,是不是二虎?”谭修文的表情非常镇定自然,这让李明不得不相信他的话。

  “这么说来,当时的幕后黑手并不是你?”李明真得非常疑惑,本来一直以为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者就是谭修文,但是照这么说来,似乎他以前的判断完全被推翻了,难道,谭修文当时在美国遥控指挥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老板并不知道,而且这些小事情都是由我们几个去办的。”旁边的二虎看到李明这么说,不由得有些不太高兴了,望着李明开口说了起来:“什么叫幕后黑手?我老板从来都不参与这种事情,平时这类情况都是我们出面处理。你说的那件事情我还记得,因为当时是我手下的一个兄弟被那个人杀了,而李凤美又被那个人刺成了重伤,所以我才亲自出面的。其实做这件事情非常简单,出钱把几个当事人收买了,要他们出来作伪证实轻而易举的,实在不行就来硬的,砍他几个家人,谅他一个普通人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事情就是这样的,正件事情都是我主使的。”

  李明的眼神猛然变得冰冷了,甚至于,他看往二虎的眼神中已经充满了杀机,回到现代社会之后,李明第一次心动杀机,这种迫人的气势,让长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二虎也不由得感到全身发冷。

  “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一个人在主使,你的老板并不知道你在坐什么事情?”李明冰冷的目光加上此时充满杀机的声音,让二虎不禁后退了好几步,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如何能抵挡李明全身功力凝聚的杀机?一时之间,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恐惧充满他的意识,让他情不自禁的双腿发软,口舌发干,脸色发白,甚至连手中的手枪都没有勇气提起来了。

  “二虎干的事情就等于是我干的,既然我授权他在北京的一切事情,那就表明,他做的事情我也会全部承担,李明,如果你想说什么、干什么,就直接冲我来吧。”由于李明的杀机仅仅是针对二虎一个人的,其他的人并没有像二虎那样的感觉,不过,李明的表情和声音已经很明确的表明,他此刻已经是怒火冲天了,因此,谭修文及时的开口为二虎解围。

  “不!我做的事情我来承担,这件事情好老板没有一点关系!”不愧是谭修文最信任的保镖头目,在李明将眼神转向谭修文的一刹那,他及时地会过神来,同时已经意识到了李明的可怕,出于本能的,他快速的移动到谭修文的身前,急忙开口对李明解释。这个时候,他甚至已经将手枪扔到地上了,二虎混迹了这么多年,这方面的经验非常丰富,从李明刚才所表现出来的恐怖实力来看,即使这里的人全上,甚至将手枪用上,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因此,他干脆放弃了抵抗,想要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揽到自己的身上。

  这个时候,被几个人的谈话搞得晕头转向的谭颖开始回过神来,看到眼前这个局面,猛然冲到李明的面前,拉住他的手臂急切地问道:“李明,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从你认识我的那一刻起,你就一直都是在应付我?你的目的就是借助于我来接进我的家庭,接近我的父亲?你刚才说的那件事情是什么意思?你能不能让我听个明白?”

  李明从二虎的身上缓缓地收回了视线,眼光也开始变得温柔了,他望着谭颖苦笑一下,开口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你不问,我也会说清楚地。首先告诉你,我并不叫李明,我叫李祥,是李明的堂兄弟,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给李明报仇。至于李明的事情,听我慢慢得给你讲清楚。”

  于是,李明用第三人称的角度,将自己两年前在北京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自从当年入狱之后,他这段经历不知道讲过多少次了,至今讲起来,仍然让他心中难以平静,所以讲述完毕之后,他的脸变得异常苍白,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杀气又重新涌了上来。

  房间内的众人也都听呆了,虽然李明这样的遭遇,在这些人的心中看来并不算什么,他们都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人,什麽样的悲剧没有见过,李明的遭遇只能说是非常平常的,但是,为了这种事情而特意花费这么大的起来深入虎口前来报仇的还真的不多,他们没想到,眼前就出现了一个,而且,按照这些保镖的眼光来看,这个人还非常厉害,这就让他们一起将责备的目光转向了同样是满头大汗的二虎。

  作为二虎,在听完李明的叙述之后就已经意识到了他的命运,因此,除了脸色苍白、满头大汗之外,他并没有其他失态的地方,他只是紧紧地盯着李明,眼中却没有一点恳求的目光,等李明说完后,他才开口沉稳的说道:“听你这么讲,我就完全明白了,不过我要说实话,加入事情放到了今天,我照样还是会这么做的,作为老板的首席保镖,我有责任位老板分忧,因此,我并不为我的所作所为而感到后悔。如果你想报酬,就尽管冲我来吧,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策划指挥的,因此,和老板没有一点关系,我只是希望你在杀了我之后,不要再来打扰老板一家的生活,李凤美已经被你揭破了奸情,相信老板也不会放过她的,你想要找她算账,我们这些人也不会阻止你的,因此,这一次等于你的心愿已经完结,所以,办完你的事情,就回到你应该回去的地方吧。来吧!是男子汉的话就给我一个痛快!我二虎绝对不会反抗!”说完,他跨前一步,挺起了胸膛,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住了李明。

  李明冷笑了一下,就要迈步上前,却看见眼前的谭颖正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用绝望的眼神望着自己,他心中不由得一痛,这一步也就怎么都迈不下去了。

  “年轻人,听完你的话我很震惊,虽然说这件事情都是二虎做的,但是我刚才说过了,他做的所有事情我都会负担全部责任,二虎没有错,所有的错都是我一个人的,因此,你如果想要报仇的话,就直接冲我来吧。”谭修文突然站了出来,望着李明,依然是那么一幅气定神闲的样子说道。

  “老板!您.......。”二虎猛然叫了起来,同时就想要跑过来挡在他的身前。

  “闭嘴!我说话哪里有你插嘴的余地!”谭修文猛然冲着二虎厉喝了一声,吓得他马上停下了脚步,望着谭修文露出焦急的神色。

  就在这时,一直悄悄的站在李明侧面的那个保镖看到李明的眼神正在被谭修文所吸引,便急忙伸手入怀,将手枪掏出来就要朝着李明射击。

  李明此时的武功怎么能够漏过任何一个潜在的威胁?感受到自己一侧空气的异常波动,他连头都没有回,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原地,转眼间便从空中直扑了下来,伸手一掌将那个保镖打得脑浆崩裂。接着又是一闪,一阵风一样的出现在另外一个正要掏枪的保镖面前,伸出握住他拿枪的手腕稍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随着那个保镖的一声惨叫,他的手腕已经被李明强行涅碎了。

  这件事情发生得真如电光火石一般,在场的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李明就已经顺利地解决了两个人,并且站到了谭修文的面前,望着眼前的谭修文,李明冷冷的说道:“事情既然到了这一地步,我也就不想再干其他的事情了,既然你说要承担一切责任,那么就不要让你的手下做无畏的牺牲了。”

  谭修文此时的脸色也不由得变白了,他向来都非常镇定的眼睛中也开始充满了恐惧,望着李明,他颤抖着嘴唇,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一个凄厉的声音猛然在众人耳边响起,谭颖尖叫着猛扑了过来,快速的越过李明的身边,一下就扑到谭修文的身上,接着她转过神来,冰冷的目光望着李明,厉声喝道:“李明!如果你想对我父亲动手,我绝对不会允许的,要想动手,你先把我杀了!”

  李明轻叹了一声,苦笑着望着谭颖,轻声说道:“阿颖,你根本就不了解我,如果我刚才想要杀他,我绝对不会站在那里等你过来。其实,我一直都在犹豫,我要不要报这个仇,虽然每当提起那一段遭遇时,我都不由得在心痛腾起复仇的怒火,可是当我真的面对仇人时,我发现自己根本就下不了手,也许,使我的性格不过果断,也许,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了你......但是究竟是为什么,我真的不知道,说实在的,我现在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阿颖,你给我提一个建议好吗?”

  听完李明的话,谭颖的眼神突然变得非常奇怪,她望着李明,神情开始变得不是那么激动了,但是背在身后的双手,依然紧紧地在抓着谭修文的双臂。

  突然,李明眼中的杀机一现,转眼间便在谭颖的面前消失了,片刻之后,他出现在了二虎的面前,一把将二虎指向他的枪口挡开,接着另外一只手掌已经无声无息的印在了他的胸前。

  几乎没有任何声音的,二虎的身体猛然向后一仰,接着献血便从他的口中、鼻中、眼睛中狂涌而出,他勉强的转动着僵硬的脑袋,失去神采的眼睛望着谭修文,从口中强行挤出了一句话来:“老板......给......添......麻烦了。”话音刚落,便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李明缓缓的回过头来,冰冷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冷冷的说道:“我不想杀人,但是,不也不会坐以待毙,不要逼我。”

  “李明,我跟你走,随你怎么处置都行,但是希望你能够放过眼前这些人。”挡在谭修文面前的谭颖突然发话,在她的眼中,流露出来的是无比的悲痛和决绝。

  李明又是一声苦笑,他看着谭颖的眼神,心中突然感到一阵轻松。他最难以解决的就是同谭颖之间的感情了,如今,谭颖自己已经对他死了心,这不由得让他放心的同时又感到一丝惆怅。

  猛然,李明下定了决心,他已经不准备在这里纠缠下去了,既然自己已经没有了报仇的***,同时也已经解决了同谭颖之间的感情纠葛,那就应该尽早的办完事情,返回大唐作他应该做的事情了。其实,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返回北京寻仇这件事情完全是一件多余的,以他现在的经历来说,什么样的仇恨不能化解呢?不过,这一切也许都可以用天意来解释吧,假如他在北大没有碰到谭颖,假如谭颖下车时没有碰到李凤美,这所有的一切或许就不会发生了。

  “你的建议我不能接受,阿颖,其实到现在你也应该知道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其实是很脆弱的,在你的心目中,你父亲的地位还是要远远高于我的。因此,即使你要跟我走,我也不能答应。你放心,刚才我已经想通了,怨怨相报何时了呢?所以你放心,这个仇我已经不想再报了,不过,我这个人向来谨慎小心,虽然我很相信你,但我却并不相信其他人,他们都是多年的老狐狸了,随便一个人都能让我走不出北京市,因此,我必须要你们两个跟着我,等我离开北京之后再放你们回来,其实说白了,就是要将你们两个做人质。”既然决定了,李明就干脆对谭颖直说了,这段感情他已经决定就这么结束了,不过也许这段记忆会一直伴随他终生吧。

  谭颖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李明,迟疑道:“既然你决定不再追究这件事情了,又为什么要扣押我父亲呢?难道我一个人不够分量吗?......。”

  谭颖话音没落,就马上被李明打断了:“阿颖,其实我的本意是要带你父亲一个人走,但是还怕你不放心,所以才加上你,在这些人中,只有你父亲有这个分量来保障我的安全,其他人都不行。”

  谭颖张了张嘴,还想要继续劝说李明,身后的谭修文这时候发话了:“阿颖,李明说得没错,换做是我的话,我也会这么干的,我相信他,一切就都按照他所说得去做吧。三豹,你把现场整理一下,然后厚葬他们,这件事情要严守秘密,绝对不许泄露出去。”

  李明冷冷一笑,望着三豹开口说道:“你老板的话都听见了?希望你不要有什么别的心思,我的伸手你也看到了,一般的人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有枪我也不会害怕的。相信你们的身手都是保镖行业中最好的了,甚至说,可能比那些特警的身手都要好,但是,你们拿我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所以,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按照你老板的吩咐去做,否则,在我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我是绝对不会手软的,你明白吗?”

  三豹虽然眼露凶光,但对于李明的话却半句也不敢反驳,老老实实的带着剩余的保镖将地上两个人尸体包好抬了出去。这边,李明左边拉住谭颖的手,右边拉住谭修文的胳膊,开口说道:“现在,我来做谭先生的司机,我们现在就出去吧。”

  开着谭修文车库中最普通的一辆奔驰房车,李明顺利的驶出了这一片戒备森严的豪华别墅区,开始向着市中心开去,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拍卖所得的五亿资金顺利的提取出来。这是一笔天文数字,如何能够顺利的转到李明的账户上是一个大问题,假如在谭修文获释之后他要报警的话,自己账户中的前一分也别想提走,而现在购买必需的设备和物资的事情又不是一两天时间所能办完的,因此,在这一点上李明彻底的犯难了。

  回到饭店,李明坐在沙发上呆呆的思考着对策,完全将谭修文他们两个人放到一边了。而谭修文此时已经恢复了镇定,他神情自若的自顾取了一瓶红酒打开,坐在一旁非常感兴趣的望着愁眉苦脸的李明,开始自斟自饮起来。

  李明这个时候只感到脑袋都要大了,虽然在现代社会生活了这么多年,但是他对于财务这方面的知识实在是一窍不通,如何将这笔巨额资金顺利地带走,如何用这笔资金购买到他所需要的东西,实在不是他所能办到的,因此,他现在开始为自己刚才的鲁莽而感到后悔了,假如自己能够推迟几天同谭修文摊牌的话,也许就能够借助于他来完成这些事情了,但是现在,他只有寄希望于会计师事务所了。

  “年轻人,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出来,看看我有什么能帮助你的。现在我们的恩怨已了,所以我实际上等于是你的座上客了,我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出来。”谭修文突然开口了,而且说出的话让李明吃惊不小。

  看到李明疑惑的眼神,谭修文不由得笑道:“怎么,还不相信?其实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别的恩怨,那件事情并不是我主使的,而且现在主使的二虎也已经死在你的手下,所以我们之间应该已经了结了。但是在你同阿颖之间,却已经存在着割舍不断的关系了,因此,我个人还是希望你们两个能够和好如初,不要受到我的影响才好。”

  听到他这么说,李明不由得转头向谭颖望去,正好,谭颖此时也正向他看来,两个人目光一交接,马上便急忙分开,李明心中只感到一阵苦涩,不敢再去看谭颖那伤心犹豫的眼神。

  “李明,我的话既然都已经说出来了,就干脆让我说个明白吧。其实,我很看重你,真的,你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好,今天我对你讲的那些话,都是因为一开使我怀疑你是由别的公司或别的人派来的卧底,但是现在就不同了,你的目的我完全清楚了,这就不妨碍你进入我公司的高层和内部了,因此,我还是那句话,留下来陪伴阿颖,同时也做我在生意上的好帮手。我逐渐的老了,这么大的产业,最后还不是要留给你们?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同阿颖和好如初,然后留在我身边。”看到李明不吭声,谭修文再次耐心的规劝道。

  李明脸上又露出了苦涩的笑容,假如在揭穿事实真相之前,李明对谭修文的提议还是非常欢迎的,但是现在,他已经不想再报复谭修文,那么进入他公司内部的事情就变得一点都不重要了,眼前他发愁的是他自己的那笔钱怎么办,而不是要考虑谭修文的提议。

  “到底怎么样?你还想干什么?难道你以前对我的那些都是在逢场作戏?”在一旁一直不开口的谭颖突然发出了质问,然后便急忙转过头去,双手局促的相互交缠着,后勃颈已经变得通红。

  李明无奈的站了起来,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谭颖的话,本来他已经决定放下这一段感情,尽快的结束眼前的事情回到大唐,但是,听谭颖的意思,好像她还有要同他重归于好的想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