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五章 讲述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6493 2005.01.31 10:57

    

  以前的李明在大家的印象中,是一个待人真诚、聪明绝顶但却毫无城府的样子,而且,他太容易相信别人,因为这一点,他曾经吃过很多次亏,有几次甚至差点丧命,但也正是因为这点,使他获得了圣手王、黄三、林凌峰等众多高手的支持和辅助,让他在这异域的事业蒸蒸日上。他这种性格,究竟是好还是坏,那就看每个人自己的想法和认识了。

  不过,李明社会经验和人生经验的匮乏是所有熟悉他的人的共知,虽然近期他愈来愈多的表现出足智多谋的一面,但是这次对付西门虎的经过,却还是让熟悉他的人大吃一惊,同时对于他的聪明才智也深感佩服。虽然这里面的关键还在于蔓儿的及时提醒,但是不再轻易的相信任何人却是李明能够摆脱西门虎威胁的一大原因。

  显然李明对于自己这次的表现非常满意,当着众人的面,他表现出少有的滔滔不绝,以至于连林凌峰都微微皱起了眉头。

  “你们不知道我当时的心情,说实在的,那时候我对于西门虎的信任还是远远多于怀疑的,坐在车里我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做一次小人,于是,我就在我的暗器上坐了手脚。做什么手脚?呵呵,估计我说了你们也不明白,不过还是告诉你们吧,当初我曾经用我们自己的车床做过几粒子弹,想要寻找大批量制造的方法,不过由于没有合适的底火而停下了,毕竟无烟火yao不是那么容易造出来的,所以这几粒子弹是打不响的,也就是说没有办法杀死人。呵呵,第一发我装的是真子弹,不过,随后的子弹可全是假的了。西门虎要问我借暗器,无非是有两个目的,第一就是他真的非常好奇,想要亲身实践一下我这个暗器的神奇之处,第二就是他可能真的是心怀不轨,想要趁机夺取了,但不管怎么样,第一发子弹都是要有我来给他做示范的,所以,第一颗子弹必须是真的。但是,随后我就不能不小心了,当把暗器交给他之后,万一他有什么不轨的想法,我也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他要真的是出于好奇之心,只是为了体验一下暗器,我也可以用以外来推托,到时候再给他换上真子弹就行了。所以,当他把暗器对准我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必要害怕,之所以没有马上揭穿谜底,就是想要趁着西门虎自以为掌握了局势的时候套出他真实的想法。可没有想到,我们的人反应也太快了点,刚刚说几句话,我的亲卫就上来了,这让他失去了方寸,所以,我想要套出他的口实的计划失败了,这么一来,就只有对他们审讯才有可能得到他们具体的目的了。马林,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尽快搞清楚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至于那个唐秉嘉,暂时将他关起来,等西门虎的事情结束后再管他。”兴奋的李明唠叨了一大圈,总算说到正经事上来了。

  “公子。”蔓儿怯怯的站起来,哀求的目光望着李明,低声说道:“求您不要难为他们好吗?您想知道什么,蔓儿都能够告诉您,只求您不要对他们动刑,好不好?毕竟......他是我哥哥。”

  “蔓儿,你告诉我,谁是你哥哥,是那个刘光吗?这么说,你是姓刘了?好吧,当着大家的面,你把他们的图谋都说出来吧,然后我再看看事情的轻重程度,再决定对他们的处罚。”虽然李明对蔓儿的印象突然好了起来,但对于西门虎的意图,他还是必须要知道的。

  蔓儿抬起来头,扫视了四周一圈,然后平静了一下心情,对着众人开始娓娓道来:“蔓儿一开始接近公子,其实是早有预谋的,利用公子和夫人对蔓儿的同情心,使蔓儿成功的接近了公子身边。当初在墨城的那些人都是配合蔓儿演戏的,我在墨城的哥哥也是配合我行动的,目的是为了掩护我的身份,他并不真的是我的哥哥。”

  “之所以这么做,其实完全是为了公子的暗器。”听到蔓儿说出她的真实目的,虽然已经知道她已经没有什么恶意了,但众人还是不由得在心中腾起一丝怒火。

  “当初,公子在和霍聪决斗时,周围围观的武林人士中就有我们的人,当时公子的暗器让他们都震惊了,他们都是高手,当然看得出来,公子那时候本身的武功是微不足道的,之所以能杀死霍聪,靠的就是身上的铠甲和手中的暗器,尤其是公子的暗器,他们给出的评价是“鬼斧神工”,认为单纯的以暗器来论的话,公子理所当然的能排到暗器榜的首位。”

  “他们的评价很快的就传了回去,并且很快的就引起了密切的关注,经过多方的策划和密谋,我就被推出来用来完成接近你并伺机偷取暗器的任务。”

  “当我第一次来到拥月山庄的时候,立即就被深深地吸引了,当时我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仙境中,这种感觉让我居然生出想要长住下去的想法,不过,我还有任务,这一点在当时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所以,在夫人将我安排好之后,我马上就开始思考怎么动手了。”

  “一开始我以为公子是一个好色之徒,因为我看见他身边不仅有这么貌若天仙的夫人,还有同样是国色天香的林小姐,这让我对公子的认识产生了一些偏差,以至于让我作出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那就是用色相勾引公子。”

  说到这里,蔓儿的脸上不由得一红,偷偷地看了李明一眼,接着说道:“其实那个时候林小姐如果不出现的话,恐怕我就已经成功了,因为我当时在我的口中暗含了我师门的独门春药,以至于当时连我自己都已经情不自禁了。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成功。”说到这里,蔓儿的声音中居然带着一丝遗憾。

  “当我的计划失败后,我就开始尽力的思考推脱责任的方法,最终,我还是选择了那条苦肉计。利用当时公子和夫人的仁慈,让我艰难的逃过了那一劫......其实,最后如果马林大人在坚持那么一会儿的话,我就真的忍受不住了,连续三天三夜不睡觉,让我连死的心都有了。”说到这里,蔓儿的脸上还犹有余悸。

  听到这里,林凌峰忍不住开口问道:“说道那次的事情,有一件事一直都让我很奇怪。刚才从你的讲述中我们也确切的知道,你当时确实是会武功的,而且可能还很不弱,那么,为什么当初我检查的时候,在你体内探不到一丝内息呢?而且当时你的经络没有一点改变,同普通人的没有什么区别,根本就没有任何练过武功的迹象。你能告诉我,你是如何将我隐瞒过去的吗?或许,你的是们还有什么特殊的功法,能让你们在紧急的时候将身体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这件事情一直都是林凌峰的耻辱,堂堂第一高手居然在一个小丫头面前失了手,使得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答案,所以,对蔓儿说话的语气也开始缓和了起来。

  “其实并不是我师门有什么秘密的运功方法,而是因为我们的武功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方面。我师门的武功同你们大多数人修炼的都不一样,这一点......我也不好明说,只是我们的修炼不像你们那样,需要长年累月的在体内积蓄内力,我们修炼的主要是精神的控制力量,当然了,内里的积蓄也是必要的,只不过不像你们那么重要。我们积蓄的内力纯粹是为了增加身体的强度,并不是为了攻击敌人,我可以用我强大的精神力量将体内的内力强行逼迫出去,同时令全身的经络恢复原样,所以您用您的方法探查不出我的深浅,况且我们攻击敌人的方式靠的是外力。......在这一点上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再说下去蔓儿真的要彻底变成师门的叛徒了。”说到这里,蔓儿似乎恢复了一点勇气,开始能够勇敢的直视众人那复杂多变的目光了。

  林凌峰脸上的表情就更加复杂许多,以他当今武林第一高手的身份,居然还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修炼方法,这让号称是武学奇才的他有一些震惊、有一些尴尬、也有一些兴奋。近十年来,他在当今武林已经找不到任何对手了,身怀绝世武功的他常常感叹高手难寻,心中也常常有一种孤寂的感觉,而且,他的武功在这十年来没有太大的进展,仿佛已经发展到尽头一样,难以再向上前进一步,如今听说这个世上还有另外一种绝然不同的武功,怎不令他心情激动?所以,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为好了。

  看到众人半天都不出声,蔓儿忐忑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些,声音也稍为大了一些,继续讲述道:“那次事件之后,我选择了留在山庄,并拒绝了公子认我为义妹的建议,因为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不择手段的人,我这次出来执行任务也完全是出于无奈,我担心接受了公子的建议后会影响我下一步的行动,所以,我宁愿以一个小丫头的身份留在公子身边服侍他,以冲淡我心中对公子的愧疚,毕竟,除了那次令我终身难忘的审讯之外,公子对我还是非常好的。”

  “但是,公子真得很特别,同我见到过的其他的男人都不一样,本来作为一个下人,我已经准备好承受各种各样的苦役和折磨,但是没想到,我随后的生活居然比一个公主还幸福,不仅是我,所有的下人都是这样的,除了自己的那一份不过的活之外,大家很轻松,过得也很愉快,而公子对于我也特别照顾、特别关心,对于长期生活在尔虞我诈环境中的我来说,真像是到了天堂......那一段时间,是我生活中最愉快的时候。”说到这里,蔓儿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话语中充满了无限的思念和向往。

  “好了,捡一些主要的说,不相干的事情就不要提了。”一旁的林珑再也忍不住心头的醋意,神色不悦的插口说道。

  蔓儿的神色突然变得暗淡了,她垂下头去,不再看林珑那愤怒的目光,只是,这次他似乎并没有表现出以往的那种怯懦,而是以一种平静的声音将她的叙述继续下去。

  “后来,公子被官兵抓走了,山庄就只剩下孤苦伶仃的夫人一个人,夫人平时对我那么好,我当然要好好的陪伴她、开导她了,所以,在那将近半年的时间内,我成了夫人的好朋友、好姐妹,夫人也确实是那我当成亲妹妹来对待的,这这段时间内,我真正感受到了家庭和亲人的温暖,同时,也让我产生了在此地终了一生的想法,这里,才是我向往已久的家园。”

  “有了这种想法,使我对于自己的任务产生了一种罪恶感,经过长达好几个月的激烈的挣扎,我终于选择了背叛,我决定从此之后不再为他们做事情,不再做伤害公子和夫人的任何事,我要安心的在公子和夫人身边做一个小丫头,安安稳稳的做一个普通的小姑娘,开始我全新的人生,以往的事情,全部都让他过去把。”说到这里,蔓儿脸上重新恢复了自信,对于林珑的怒目而视也不再害怕和闪避了。

  “在这之后,公子平安的回来了,那个时候,蔓儿的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真的,看到公子,蔓儿真的就像看到了最亲切的人一样,心里充满了喜悦。虽然后来公子还在怀疑我,甚至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来试探我,但我都没有责怪公子,毕竟我的来历和表现有理由让他对我产生怀疑。”

  “可是,突然间西门虎和我哥哥就出现在我的面前了,那天晚上,当我看到他们和公子坐在一起的时候,我全身都要僵直了。公子是一个真诚的人,完全不能和西门虎那种老奸巨滑的人相抗衡,只要他少施计谋,公子肯定会上当的,而且,看当时公子和他推心置腹的样子,蔓儿肯定西门虎已经顺利地获得了公子的信任。”听到这里,李明的脸上不由得有些殷红了,蔓儿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不简单,对自己的性格摸得一清二楚,可怜当时自己还被蒙在鼓里。

  “那个时候,我真的非常想对公子坦白清楚,但是,我不能这么做。虽然我已经决定离开我生活的那个地方,但是我绝对不能出卖它,毕竟哪里有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姐妹,他们都是我的亲人,我绝对不能彻底的背叛他们......况且我哥哥也被西门虎带在身边,万一公子知道了真相,我真的担心他会对我哥哥下毒手,毕竟,现在的公子同我刚认识的时候有了很大的变化,而且我也担心一旦公子知道了我的身份,会将我赶出岛去......那时我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但是我并没有揭穿他们。”

  “可是我不能不担心公子,他们的来意我很清楚,目标和我是一样的,都是为了窃取公子的暗器和暗器的制作方法,肯定是长时间同我失去联系后,他们以为我失败了,所以又派西门虎和我哥哥前来执行任务了。”

  “但是,西门虎的为人蔓儿是知道的,他是那种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虽然岛上有林老爷、林姑娘、王大人他们这样的高手坐镇,但论起阴谋诡计来说可能都不是西门虎的对手,他这个人,不仅武功高强,心智也非常可怕,我担心他万一谋取不成,会对公子不利的。从他们混上岛来的方式来看,西门虎肯定又是使用了他的老伎俩,那就是利用对公子的恩情来逐步接近他,在得到公子完全的信任后再冲公子借暗器,那时候以他的武功,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逃离碧泉岛,可是我没有想到,这次西门虎的野心这么大,他不仅要骗取公子的暗器,甚至连公子本人都想要劫持走。”

  “其实一开始你们就都上当了,当初夫人对我讲完西门虎如何在城外救公子他们之后,我就知道你们上当了,其实那是西门虎拉拢目标人物的一个常用的手段,那些人,都是西门虎的手下,为了完成他接近目标的意图,他甚至都不惜当面将他那些手下赶尽杀绝。那些人,其实都是西门虎手下的死士,平时用来保护、暗杀、刺探情报,关键的时候做西门虎手下的替死鬼,而那次城外的袭击,正是西门虎一手布置的,并不关三皇子什么事情。”

  “什么?”听到这里,李明一下子就跳了起来,面红耳赤的望着蔓儿,连声问道:“你说得的是真的?那次对我的偷袭不是李皎干的,而是西门虎的一个圈套?......怪不得,怪不得,我说李皎的手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几乎要把我逼上绝路,而且他们使用弓箭的方式和手段都是我们闻所未闻的,原来如此,这么说来,我还是太轻信他了......”说到这里,他颓然做了下来,神色变得非常难看,看来,西门虎的所作所为对他的打击非常严重。

  “振作起来!你这样子算什么?”林凌峰忍不住对他喝斥道:“你的情绪受外界影响波动太大,这样对你以后指挥全局非常不利,你要知道,西门虎的这番做作让人非常难以看透,毕竟他在表面上是救了你,要判断这件事情的真假是很困难的,需要丰富的人生经验和许许多多的经验教训,目前你能做到这一点已经非常不错了,所以,以还是不要枉自菲薄了,其实就连我都没有看透他,说起来我不比你更没有面子?有些事情,是需要从很多教训中总结经验的。好了,蔓儿你接着说下去。”

  关切的望了李明一眼,蔓儿继续开口叙述道:“西门虎一旦要出去执行任务,他的手下是一定要带着的,正常情况下,每次出行他都要带上至少三千人的手下,以配合他的行动,所以说,目前在碧泉岛周围,尤其是临滨城内,恐怕到处都是西门虎的下属了。公子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挨家挨户的去搜寻,相信会找出不少的。”

  听到这里,马林首先坐不住了,在得到李明的同意后,立即出门安排行动去了。

  “我知道你说的都是事实,一开始西门虎确实是不怀好意的,但让我不明白的是,在分水岛上的时候他为什么会舍命来救我呢?那时候可是非常危险的,在铺天盖地的石头中要想救我,就完全有可能让他也随着我丧命的,那可是事实,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他确实那么做了,蔓儿,你和他那么熟,应该知道它真实的想法吧。”这个疑惑从蔓儿揭穿西门虎真面目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萦绕在李明的心头,借着蔓儿停顿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的傻公子,你还没有看出他的意图吗?”一声轻柔的嗔怪,不由得从蔓儿口中脱口而出,但随即,她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马上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语调,接着说道:“西门虎靠近你就是想要得到你的信任,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况且,以他的武功,要想对付那些大石头还是轻而易举的。这一点你们不要怀疑,或许你们认为铺天而来的大石头很难对付,但对于西门虎来说是在简单不过的事情了,我倒不是说他的武功比你们高多少,而是说他对付从天而降的袭击非常有经验、有办法,他的采取的是利用外界力量的方法,也就是说,他可以将大自然的力量移为他用,这是一种特殊的功法,同你们修炼的完全不同,当时如果他想要的话,完全可以让那些大石头从他身边偏移过去,而不会有一块落到他周围十步以内的地方。这下你明白了?他将你压倒身体地下来救你,一方面是为了掩饰他本身的武功,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你更加感激他,其实,他哪里有什么解体大法之类的功夫,那完全是装出来的,所以,公子对于他的用意应该是完全清楚了?”

  “蔓儿,说到这里,你已经完全取得了我们的信任,现在我们迫切想要知道的是,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你所在的那个组织是做什么的?这个西门虎在那个组织中是什么样的身份?”久不作声的圣手王终于在一旁忍不住开口发问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