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巧遇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4415 2004.02.23 13:19

    炎炎烈日肆虐的照射在龟裂的大地上,热风夹带着干涸的尘土在空旷的原野上飘荡。

  真是应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洪灾过后的江、湖两州接着迎来了连续两个多月的干旱,整日的天空中都是艳阳高照、碧空万里。狂暴的洪水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的荒凉和高挂的骄阳。

  李明和高韦艰难的顶着头顶的烈日,在着苍凉的大地上漫无目的的前行着。两人下山已经两个月了,在这两个月中,两个人走遍了这片被洪水肆虐的大地,救治了无数瘟疫缠身的病人,同时也将医神的名声播撒在每一个民众的心中。

  由于洪水将道路、田园、房屋等都冲得一干二净,所以基本上这两个月来两个人都是漫无目的的四处奔波,好在两人的目标是为了救治病人,也就不在乎究竟是到了什么地方了,哪里有病人,两个人就在那里住下来,两个月下来,饥饿和劳累早就将两人折磨得骨瘦如柴。李明还好一点,虽然内功尽失,但是年轻体壮,高韦可就惨了,本来就瘦弱的的身躯更变得瘦小了。有一段时间李明想让高韦在一个地方住下来休养一下,由自己独自去行医,但高韦却死活不肯,无奈之下,李明只好带着他继续四处奔波了。

  这一路奔波下来让李明见识了太多人世间的悲凉和凄惨,比起当年李明在泽州的遭遇,这次的他的感受更加深刻。一堆一堆的难民聚集在一起,没有食物、没有药品、更没有任何救援,再加上瘟疫四起,大批的难民就这样死去。各地的官员死的死、逃的逃,基本上各个地方都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朝廷的救援至今还杳无音讯,眼看着一路上遇到的一批一批的难民,李明心中除了无奈之外,就只剩下深深的悲哀了,只有在此时此刻,李明才感受到人的生命是如此脆弱,自己的能力又是如此的渺小,渺小到自己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在自己身上没有任何药品的情况下,他只有一路上向那些灾民一遍又一遍的传授着预防瘟疫蔓延的方法了,也只有在看到灾民眼中流露出对自己的信任和感激的目光时,李明的心中才稍稍的好过一点。

  两人携带的干粮早在一个月之前就被一批难民一抢而光了,本来以李明的身手,要对付一群灾民还是绰绰有余的,但是面对一大堆面黄肌瘦的饥民,他又怎么能下得去手呢?无奈之下,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的食物被那些人狼吞虎咽的吃下肚去。从那以后,两个人就开始以草根树皮和苔藓充饥了,但随着旱情越来越严重,最后却连草根树皮都没有了。现在,两人已经两天没有吃任何东西了,再这么下去,两人不但救不了人,反倒连自己的命都要搭进去了,而且,随着旱情的加重,瘟疫也逐渐的消退了下去,所以这天早上,在两人狂灌了一肚子井水之后决定离开这里。依据高韦以前行走的经验,判断他们离平洲不会太远,在认清了大致的方向之后,两人互相搀扶着向平洲走去。

  阵阵灼热的风将地上的黄土卷起打在两人的脸上,随着流淌而下的汗水在两人的脸上留下一道道黄色的泥浆;太阳无情的吐着灼人的火焰烤在两人的身上,似乎要把两人最后的一点水分都要轧干。猛然,高韦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脸冲黄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将嘴边的黄土吹得四处飞扬。

  李明急忙蹲了下来,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急切地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你怎么样高韦?还能坚持下去吗?一定要坚持住!在这个时候我们只有靠自己了,你要坚持住!”

  高韦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勉强的在李明的帮助下坐了起来,望着李明艰难的说道:“教主,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平洲离这里不会太远,以教主的脚力,两三天就能到达了。教主不用管我了,我自己的情况我很清楚,教主,你身上还肩负着重任,不要因为我而丧生在这里,不要管我了,高韦以后不能跟随教主了,只是婷儿......。”说到这里,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李明急得眼睛都红了,他抓住高韦的双肩急切的叫道:“不行!高韦,我绝对不能丢下你一个人!我命令你马上站起来!你不能倒下,你也不能放弃!一旦你自己放弃了,那么你就彻底没有生还的希望了!我告诉你,高婷还在等着你回去,你只有这一个女儿,难道你就忍心让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留在这世上吗?高韦,听我的话,不要放弃!现在太阳这么毒辣,你这么躺下一会儿就会被烤干的!快起来!”

  高韦又是一丝苦笑,望着李明那殷切的目光,他不再说什么,勉强的扶着李明的肩膀站了起来,在李明的搀扶下继续向前缓缓走去。

  一阵隆隆的马蹄声在两人的背后隐约传来,震得两人脚下的大地也在微微的颤抖,使得两人不由得同时愕然相望。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居然还有马队的声音,不由得使他们感到万分的奇怪。这场大水将所有的一切都冲得无影无踪,当然军队内的所有的马匹也都不能幸免,这时候出现马队,而且还是从他们后方赶来,事情就变得非常奇怪了。

  就在两人惊异不定的时候,马队已经在他们的视野中显现了出来。马队拖着长长的尘烟向这两人的方向疾驰了过来,转眼之间就要来到两人的身前。

  眼见得马队就要越过他们而去,李明急忙丢下高韦迎着马队奔跑了过去,边跑边举起双手大声喊叫道:“停下!快停下!我有话要说!我是李明!我是医神李明!我是医神李明!”喊叫间,马队已经擦着李明呼啸而过,腾起的尘土将李明团团的笼罩了进去。

  李明急促的咳嗽着带着满身的尘土从尘雾中钻了出来,望着远去的的马队失望的跌坐在地上急促的喘息着,心中充满了失望。

  突然,前面奔驰的马队停了下来,两个人骑着马离开马队向李明这里奔了过来,李明见状大喜,急忙爬了起来,搀扶起不远的高韦迎了上去。

  两匹马在两人的身前嘎然停下,两个彪形大汉跳下马来走向李明,望着两人问道:“刚才你在叫什么?我家主母没有听清楚,让我们两个来问一下,你刚才是不是在叫着说你是李明?医神李明?”

  李明急忙用力的点着头,大声叫道:“没错!我就是李明!医神李明!我们两个人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我看你们像是从别的地方来的,肯定带着食物,能不能给我们一点吃的东西?我李明终生感激不尽!”

  望着全身上下都包裹在尘土中的李明,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色,脸上露出怀疑的神色,右边那一个人迟疑了一下说道:“你既然说自己是李明,那么就请你们现在这里等待一下,我去禀报主母,看看她的意思如何,我这里有两袋水,你们先解解渴,吃的东西我一会给你们拿过来,少赔了。”说完,递过来两个水袋,转身上马疾驰而去。

  李明两人接过水袋一口气将水袋中的水一饮而进,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李明抬头望着留下的那个人苦笑了一下说道:“这位大哥不要见怪,我们实在是太累了,失礼之处还请原谅,不知道你们从什么地方来?看样子你们不像是附近的人呀?”

  那个人迟疑了一下,回答道:“先生莫怪,萍水相逢何必要交待的那么明白呢?先生如果想知道我们的来历,还是请先生亲自问我们主母吧。”说到这里,回头看了一下说道:“主母他们已经过来了,先生请起身迎接吧。”

  李明越过那人向前看去,果然马队已经掉头向他这个方向涌了过来,他急忙拉起高韦站了起来等待着。马队护着中间的一辆马车缓缓的停在了李明的面前。

  李明急忙赶上前去,冲着马车深深的一揖,说道:“感谢夫人能够理会李明的呼救,大恩大德李明终身难忘。”

  马车内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问道:“你真是李明?那个被称为医神的李明?”

  李明自嘲的笑了一下,说道:“李明这个样子来见夫人,倒让夫人见笑了。”

  马车内的女人好象迟疑了一下,接着问道:“你是李明?我听说李明住在半山湖的碧泉岛上,你现在怎么在这里呢?还这么狼狈?”

  旁边的高韦急忙回答道:“回夫人的话,因为江、湖突发洪水,洪水过后有瘟疫横行,所以我家先生带着我在两个月前就开始在这两地救治病人,最近由于我们实在是找不到食物了,才决定到附近的平洲暂时停留一下,没想到小人没用,走到这里就再也走不动了,我家先生为了救我才斗胆拦截夫人的马队,还请夫人多多原谅。”

  “哦?!”周围的人听完他这话,都齐齐的惊叹了一声,投向李明的目光马上就转为敬佩。这时,车内那个女人在次发问,不过声音已经变得柔和了很多:“照你这么说这确实是医神先生的作风,今年冬天我们南滇府的广大百姓也都曾受过医神先生的大恩,使我们躲过了一场瘟疫,但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证据来证明你们的身份呢?”

  高韦眼睛一亮,急忙抢先回答道:“回夫人的话,目前我们两人两手空空,实在是无法证明我们自己,夫人马队中如果带有郎中的话就好办了,我家先生的医术举世无双,相信一问之下就会真相大白的。但是请夫人相信我们,我们说的都是真的,况且小人以前和南滇府大将军尉迟雄有过一段交情,夫人如果认识尉迟大将军的话,日后一问便知。”

  周围的众人突然一阵骚动,每个人的眼中都露出惊异的神色,车中女人问话的声音也开始变得颤抖了起来:“你......你认识尉迟雄?你......你是什么人?”

  高韦捕捉到周围众人的变化,心头微感诧异,回答道:“小人高韦,以前曾在南滇府住过一段时间,当时和尉迟将军交往甚密,难道夫人真地认识尉迟将军吗?”

  “高韦?”车中女人惊叫了一声,急忙问道:“你就是那个当年在南滇府任太守的高韦?真的是你吗?!”

  高韦心中一惊,抬头望向马车回答道:“夫人说得没错,在下就是当年的南滇府太守高韦,夫人认识在下吗?”

  车中女人又是一声惊叫,接着马车的车帘猛然被掀起,一个中年女人的面孔出现在李明两个人的面前。

  高韦转头一看,不由得又惊又喜,颤声叫道:“你是......你是......尉迟夫人?没错,你是尉迟夫人!哈哈哈哈,真是他乡遇故知呀!没想到在这里我还能见到尉迟夫人!哈哈,想当年我最喜欢吃的就是夫人亲手做的糖醋虎头鱼呀!嘿嘿,尤其是现在想起来,真让我垂涎欲滴呀!对了,夫人怎么会在这里?尉迟将军在哪里?他为什么没有来?”

  尉迟夫人急忙跳下马车,眼含泪水来到高韦面前盈盈跪拜了下去,口中哭叫道:“高先生,还请先生为我出主意,救救我的夫君。”

  高韦大惊,急忙扶起尉迟夫人,急忙问道:“夫人快请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尉迟将军怎么了?快告诉我!”

  “夫君在一个月前被皇上招进皇宫报告边关事宜,不知道为了什么,皇上居然将夫君打入天牢。而且现在皇上又另外派了兵部史郎师邯前往南滇府接替了边关大将军的的职位,目前师邯正在南滇府大肆清查我夫君的亲信将官,将他们全部下入了大牢。我也是在众亲兵的掩护之下逃出来的,听说皇上认为我夫君勾结苏国,图谋不轨,所以不久要将我夫君处斩。高先生,你足智多谋,还望你能看在同我夫君多年交情的份上,给小女子指一条明路。”说完,又跪拜在高韦的面前。

  “皇上要斩尉迟雄?!这不是要自毁长城吗?”心力交瘁的高韦再也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顿时便昏迷不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