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二十五章 重逢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8290 2006.02.20 17:57

    

  李明心中大咳,他的心急的几乎都要跳出来了,很明显的,林珑出现的地方已经被士兵包围了,一旦她凭空出现,那些惊慌失措的士兵肯定会开枪,而以林珑此时的武功,似乎还不足以应付这么多子弹的袭击,到那时候,恐怕会发生一场让李明不能忍受的悲剧。

  所以,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李明猛然就做出了决定,他脚下突然发力,趁着那些军人将注意力转移到时空出口的机会,突然快速滑动脚步,瞬间便到了离他最近的那个士兵身后,闪电般的伸出手指,点上了那个士兵的穴道,紧接着,他没有丝毫的停顿,快速的滑动到另外一个士兵身后,如法炮制的点了他的穴道。

  李明为了保障林珑的安全,这次袭击用尽了全身的功力,将飘絮功的精髓发挥得淋漓尽致,在众人眼中,只能看见他的身影划过的一道虚线,其余的动作就完全反应不过来了,因此,虽然到最后,那些士兵开始对李明的行动产生了警觉,并且立即反应过来要对李明反击时,时间上已经是来不及了,李明的手指已经点上了最后一个士兵的穴道上。

  李明在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内,迅速的制服了十二个训练有素的士兵,就连他自己都有点不太敢相信,快速的在最后一个士兵身后停下脚步,稍作停顿后,李明飞身而起扑向直升飞机,将正要拿起对讲机报告异常情况的驾驶员打倒在地上。

  在直升机前停顿下来后,李明顿时感觉到全身乏力,过度的紧张和过度的功力消耗,让他全身大汗淋漓,几乎都要虚脱了,他急促的喘息着,在反应过来后快速的扑上来的亲卫队员的搀扶下,勉强站直了身体。

  “甲一,将所有人都抬到帐篷中暂时隐藏起来,目前先等珑儿出来再作打算吧。对了,把这个人留下,其他的人赶快带走。”李明大口的喘着气,对着甲一急促的吩咐道。

  看到众亲卫都忙了起来,李明伸手点到那个驾驶员的人中上,一股内力透入,是那个驾驶员顿时清醒了过来。

  “将发动机关掉,我不想伤害你们,但是把我逼急了,我顾不了那么多。”直升机的噪音虽然大,但李明传到那个驾驶员耳边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清晰。

  驾驶员望着李明,冷笑着摇了摇头,坚定地说道:“办不到,虽然我现在在你手里,但是别想让我听你的命令,有种的话就赶快把我杀掉吧。”

  李明愣了一愣,慢慢的在驾驶员面前蹲了下来,诚恳地说道:“相信我,我这么做完全是迫不得已的,我不想跟你们做对,真的,希望你能够按照我的吩咐,将发动机关掉,我不想破坏这架直升机,毕竟它的价值不菲,你明白吗?”

  对于李明这话,驾驶员似乎毫不为动,他只是冷冷的望着李明,坚定地摇着脑袋,这让李明心中不由得腾起了一丝怒火,望着驾驶员,他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冷笑。

  “甲一,把这个人也带走。”李明猛然站起身来,对着甲一吩咐了一句,然后快速的跳上直升飞机,一掌砸向了控制台。

  一阵电光火化之后,直升机内冒出一股浓浓的黑烟,随着一声沉闷的声音,快速转动的螺旋桨逐渐的停止了下来。

  顾不得理会驾驶员那愤怒的目光,李明转身吩咐众亲卫上前来,一起抬起沉重的直升飞机,放到了那个时空出口的不远处。

  突然,一阵狂风刮过,时空出口处的空间猛然扭曲了起来,接着,林珑那身穿洁白长裙的身影就这么凭空的出现在了李明的眼前。

  虽然这两个月来,李明整天都在盼望着这个时刻的出现,虽然每天晚上,李明都在梦中看到这个身影的出现,担当这一时刻真正来临的时候,当林珑的身影如此真实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时,李明居然在怀疑这究竟是不是真实的了。

  林珑显然也非常激动,她望着呆立在自己面前的李明,眼眶中噙着激动的热泪,红红的双唇剧烈的颤动着,猛然就跨到了李明的面前,飞快的扑入了李明的怀抱。

  直到这一刻起,李明才真正的从迷惑中清醒过来,抱着怀中林珑那温暖柔软的身躯,听者林珑在耳边哭泣的倾诉,李明双臂猛然用力,将林珑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中。

  分别后的重逢是甜蜜的,也是苦涩的,两个人就在这危机四伏的草原上紧紧相拥,所有的千言万语都不用多说,此刻,他们只要相互倾听着对方的心跳声就已经足够了。

  甲一显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在将所有的士兵藏好之后,他来到李明和林珑面前,面无表情的望着地面,大声汇报道:“禀主人!所有事情都已经处理完毕,请主人下达下一步行动的指令。现在我们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中,敌人随时有可能包围过来,所以请主人尽快下达指示。”

  李明慢慢的松开林珑,伸手将她脸上的泪痕擦去,然后转过头来望着甲一笑了一笑,说道:“还好,有你来提醒我,现在确实不是叙旧的时候,好,我们准备行动。珑儿,现在我们都能够进去了吧。”

  林珑点了点头,说道:“那是当然的,这个阵势经过我一个多月的求师拜艺,已经基本上掌握了其中的变化,现在,只要有我的带领,任何人都能够自由的进出。”

  李明大喜,急忙吩咐道:“既然这样,甲一,马上抬起直升机,跟随珑儿进入阵势中,然后,在把那些被我们捉住的人也都送进去,在联系到其他人之前,这个基地还不能暴露。”

  甲一急忙高声答应着,同那些亲卫队员一起,抬起直升飞机,在林珑的带领下,转眼间便消失在李明的面前。虽然早就知道了这种结果,但是亲眼看到这种事情发生,还是令李明感到非常不可思议的,这一切都远远超出了他的知识范围,让他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同样一个地方,自己无论在那里来来回回走动多长时间,都没有任何异常,但为什么有了林珑的带领,也没有见她作出什么异常的举动,就能让这么大的直升飞机凭空的消失在他的面前呢?这一切,都让李明这种探索空间秘密的决心越来越坚定了。

  在林珑的带领下,甲一他们很快的就将这一群部队的痕迹消灭得一干二净,包括谭修文在内的所有人都被送入了那个神秘的阵势之中,李明的牧场面前,又重新恢复了固有的平静。

  在一切都结束后,李明急忙拉住林珑,在她的带领下,跨进了那个神秘的时空之门。

  眼前的一切似乎还都是老样子,密林依然排列得整整齐齐,道路依然是那么笔直宽阔,所不同的是,在这里多了一架直升飞机和十几个被点了穴道的士兵。

  拉着林珑,李明远远的离开了那些士兵,在路边一棵大树边站住了,然后一把将林珑重新拥入怀中,重新体会着刚才被甲一打断的柔情。

  林珑此时变得异常温柔,爬伏在李明怀中就像一个小猫,红着脸,眯着眼睛,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听着李明诉说着离别的思念。

  良久,两个人才缓缓的分开,李明捧着林珑的脸庞,对她笑眯眯的说道:“好了珑儿,总算是又见到你了,我真得很担心,担心今生今世再也不能同你相见了,不过好在有老天保佑,让你我又重逢了。快告诉我,你这两个月的时间内有什么成果。”

  林珑笑了笑,再次爬到李明的怀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道:“其实,珑儿何尝不是如此?把你们独自留在那个神秘的地方,我更不放心,但是为了能够早日的破解掉那个阵势,我也之后把这份担心压在心底,快速的返回那个出口。”

  “为了穿越那个出口,我再次受到了极重的内伤,不过毕竟还是让我回到了原来的那条路上,于是,我在路边的一个小客栈稍事休息后,便在半途雇用了一辆马车快速的赶回林家庄。”

  “马车走到半路上时,我的内伤已经好了大半,因此我就打发了那个车夫,施展轻功快速的赶回去,但没想到,当我回到林家庄的时候,却正好赶上一场大的变故。”

  “我的二叔趁着父亲长期不在山庄,就收买了林家各房的主人,意图取代父亲成为林家庄新的庄主,但是,他的这种行为遭到了一部分亲支的反对,他们在得知二叔的阴谋后快速的将情况通知了父亲,使他能够及时地赶回林家庄,不过,二叔还是带领了一部分旁支人员反了出去,宣布要自立门户,而在这个时候,郑玉那个逆徒居然又同二叔勾结在一起,一起来反对父亲。”

  “二叔为了这次行动,收买了不少林家庄外围的人员,致使不少地方的商铺和行号开始判出林家庄,转而投奔二叔,这让林家庄的损失非常大,但无奈,父亲武功虽然高,却有点独木难支,由于亲支人员先天的优越性,致使他们根本就不好好的修习武功,因此,除了父亲和二叔之外,亲支之中的高手根本就没有,而反观旁支的那些人,由于在庄中一直处于从属的地位,使得他们不得不加强自己的武功,以便在庄中抢得比较重要的地位,因此,这次这些旁支一反走,使得父亲身边的实力大减,也使得他变得孤掌难鸣,他一个人根本就不可能对付有二叔领导的大部分的旁支,因此,林家庄现在实际上已经分成了两部分,这段时间内,两部分的人员不停的争斗和厮杀,已经造成了很大的伤亡,而在我回去的时候,正是父亲比较吃紧的时候。”

  由于我的加入,使得二叔那边受到了一定的压力,也使得双方的实力开始发生了变化,这么一来,也打消了一些想要趁火打劫的帮派,不过,父亲始终在惦记着你的安危,在他那边的情况稍微安定了一些后,他就急忙催促着我赶往独笔峰。”

  “在江湖上,独笔峰是最神秘的一个门派,他们的人员从来不在江湖上露面,但是,凡是想上独笔峰探险捣乱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回来,因此长此以往,独笔峰的名声便远远的传出去了。”

  “不过,我从小就上过独笔峰,那里对我来说并不神秘,独笔峰独笔山庄的庄主侯清叔叔是我父亲的老朋友,因此每隔几年,我都要去那里一趟。”

  “独笔峰的绝学除了内功和轻功之外,就要数各种阵势了,甚至可以说,独笔峰对阵势的研究居天下之冠,也许你不知道,独笔峰人才凋零、人口稀少,带上家丁仆役在内,总共不过十五人,这其中,真正有绝世武功的,也仅仅是侯叔叔一个人,其他人,包括侯婶婶在内,武功都不入流。”

  “而独笔峰之所以能够阻挡江湖上所有好奇叵测之辈的骚扰,靠的就是他们的阵法研究,在独笔峰周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阵势,无论是谁,只要不懂得破阵方法,无一例外的都要陷入阵势中,这也就是为什么所有想要窥探独笔峰秘密的人没有一个能回去的关键所在了。”

  “正是因为侯叔叔在阵法研究上的成就,才让我决心放下父亲那边的事务,全力的赶往独笔峰向侯叔叔请教。而在独笔峰上,侯叔叔听完我的讲述后是神色凝重,久久不能言语,最后,他让我把阵势的情况详细地向他解说一通。”

  “我对这个阵势的了解也仅仅是管中窥豹,所以当然就将不清楚了,结果两天的功夫,我都在回忆和讲述中度过,在我讲完之后,侯叔叔就把我叫给了婶婶,而他自己一个人进入静室闭关思索了。”

  “在独笔峰的这一个月时间内,我没有见过侯叔叔一次面,每一天,我都是在侯婶婶的讲解中度过的,侯婶婶将我当成了她唯一的弟子,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倾心传授他们独笔峰的独门阵法知识,因此,现在的我,已经对阵法有了相当深刻地认识。”

  “一个月后,侯叔叔出关了,本来他长的是很有风度的,但是这次出来时却显得非常憔悴,很显然,他为了破解这个阵势耗费了相当大的精力,但即使是这样,侯叔叔说他还是没有弄懂这个阵势的万分之一,不过,我们所碰到的这个阵势仅仅是这个天然大阵的一小部分,是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因此,倒也不能破解,只要我们不发动阵势中的其他机关,要想顺利地穿过真是返回去世非常容易的。”

  “这不是吗,在经过侯叔叔精心的讲解后,我就急匆匆的赶回来接你们了,本来我还在着急,这两个月没有音讯了,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什么事情,现在看来,似乎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不过,那些个人是谁?他们怎么穿得那么奇怪?还有,你让甲一他们抬进来的哪个是什么东西?”趴在李明的怀中,林珑将分别后的大致情况讲述了一遍,然后,抬起头来开始询问起了李明。

  李明苦笑了一下,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考虑良久,他才说道:“其实,这里是另外一个国家,那几个人就是这个国家的士兵。你也许不知道,这个国家的技术水平非常高,技术水平,这个说法你应该知道吧,我们碧泉岛的技术水平已经是大唐最高的了,但这里的技术水平,比我们碧泉岛上还要高,很多人都掌握着我所掌握的知识,因此,他们的武器全部都是我拿的那种暗器......这下你应该知道了吧,对付小股部队我还可以,但是一旦碰上了他们的大军,我就只有逃之夭夭了,因此,我必须将他们这些人藏到这里,以免他们的大部队发现。另外,他们的部队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发现了我们,目前,他们正在搜索我们其他人的下落。”

  听完李明的话,林珑不由得吓了一大跳,李明手枪的威力他是知道的,但就这一个她都不好应付,现在,居然这个国家的所有士兵都拿着这东西,那同他们对敌简直就等于找死,因此,她不由得对外面其他亲卫队员的安危感到着急了起来。

  “既然他们这么厉害,那么不如趁着夜色,让我把他们的大将刺杀掉,这样就可以让他们慌乱一阵子,也好让我们那些人趁机脱险。”林珑稍稍的权衡了一下利弊,便抬头向李明提出了这么一个建议,在她想来,对方的武器虽然厉害,但是武功上面肯定不如自己,凭借着自己武功上的优势,刺杀掉对方的大将还是轻而易举的。

  李明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暂时我还不想那么做,事情还没有糟糕到那种地步,现在我们最要紧的,是要想办法联系到其他的亲卫,如何能够顺利的避开他们的大军,这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对了,我们能不能从这个阵势中另外寻找一个出口,这个出口最好就是在外面不远处的深山中。”

  林珑急忙摇了摇头,说道:“这种事情如果在两个月前,我也许真地会去寻找另外的出口,但是现在,随着我对阵法的进一步了解,使我对这里越来越感到恐惧。阵法的出口并不像我们平时看到的或想到的那么简单,这里的距离和方位同外面是完全不相干的,你在外面所看到的方位,在这里是找不到的,也许,你在这里走出一步,在那外面就是千里之外了,同样的,也许你在这里走上三天三夜,在那外面也许还是在原地踏步,这完全是两码事,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其实就连这个出口,也都是我们误打误撞而出来的,纯属是凭运气的,因此,大哥还是不要在这方面多想了。”

  李明一听这话,心中顿时凉了半截,本来他原来的想法就是打着这个阵势的主意,想要利用这个阵势,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藏在深山老林中的那些亲卫和物资接走,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简单,按照林珑的说法,似乎他能够回到这个世界上来,都是属于撞到大运了。

  垂头丧气的李明顿时懊丧的靠在身后的大树上,皱着眉头愁眉苦脸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很明显的,外面的那些部队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撤退的,这么一来,自己藏在深山中的那些物资和人员就不可能回到这里来集合,这么拖下去,恐怕那些人在深山中的生存都成问题,毕竟他们带的口粮不多,虽然一个个武功高强,能够在深山老林中打猎为生,但时间一长,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异常,而且,他在这里已经停留两个多月了,现在大唐那边,林家庄正面临着危机,急需自己回去支援;大唐的局势又非常混乱,整个天下又在等着自己去安定,因此让他多留在这里一天,他都不会安心,可是,他总不能丢下自己辛辛苦苦采购来的各种物资,还有这两千忠心耿耿的亲卫队员们,而独自返回碧泉岛吧,那样做的话,自己这两个月的时光岂不白白的浪费了?但是,除了这一个方法外,目前还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吗?

  林珑并不知道李明心中在想些什么,他以为李明依然在为那些亲卫队员们而担心,因此,她轻轻的将李明脑门上的汗水擦掉,柔声说道:“大哥放心吧,那些亲卫队员都是我一手训练出来的,他们的能力我最知道,在深山老林中,那些士兵纵然手中有厉害的武器,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这样吧,不如我们两个先返回碧泉岛,让甲一他们在外面等着,我就不相信那些士兵会一直在那里呆着,他们总有撤退的那一天,到那个时候,我再到这里来接应他们,你看怎么样?”

  李明苦笑着望着林珑,摇了摇头说道:“刚才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不行,在他们那里,还有一大批岛上急需的物资,所以我不能把他们丢在这里不管,哎,不过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方法了,这样吧,我们今天晚上去探查一下,看看他们是不是有什么漏洞可以让我们利用的,相信以你我的武功,是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林珑急忙点了点头,然后李明大致的给她讲了一下目前的局势,接着,两个人走向了这条林中大道的出口。

  为了防止刚才那种情况的发生,李明特意对林珑吩咐了一番,因此,林珑在冲出这个空间时,已经将飘絮功施展到了极致,只见她犹如闪电一般的,转眼间就消失在李明的面前了。

  不过,没到一分钟,林珑便又重新返了回来,脸上带着哭笑不得的笑容,望着李明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一把拉住他的手,带着他飘了出去。

  本来以为眼前会是一片蓝天白云的李明猛然觉得自己好像是进入了一个房间里面,落地之后急忙定睛一看,可不是吗,他现在居然正处在他的帐篷之中,而帐篷的一面已经破了一个大洞,帐篷外的阳光正透过那个大洞直射到李明的面前。

  看到李明眼中的疑惑,林珑不由得咯咯的笑了起来,便笑边解释道:“刚才你还让我用最快的速度冲出来,结果,我一出来就碰倒了那面的帐篷,根本就收不住脚,一眨眼见我就出去了。这个甲一还真的很有头脑,居然能想到将帐篷挪到这个出口上。”

  李明顿时恍然大悟,望着帐篷的那个大口子也是哭笑不得,无奈中也只有吩咐甲一尽快修复了。

  夜幕很快的降临了,在白天这段时间里,军方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谭修文他们一伙儿的失踪,也许,他们还没有怀疑到李明这里,总之,白天的一段时间相当平静,这使得林珑有时间在帐篷中反复的对李明他们交待进出那个阵势的方法。

  草草的吃过晚饭,李明和林珑开始准备晚间的行动了。

  两个人都有一身好轻功,在晚上也能够凭借星光清晰的看清任何东西,因此,晚间行动对然们非常有利,在换上全身黑色的衣服后,两个人借着夜色悄悄的出发了。

  虽然天已将近午夜了,但山脚下的军营里依然灯火通明,由于时间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了,而他们搜索的对象还是毫无踪影,因此,搜索的频度很明显的就增加了,在深山密林中,重型武器和搜索工具完全排不上用场,因此,这半个多月时间内,他们完全是凭借着双脚在一个又一个山林中艰难的搜索,但是,他们的搜索速度实在是太慢了,要是照这么搜查下去,恐怕一年都没有办法将眼前的山脉搜索个遍,因此,他们已经开始向上级提出申请,要求派遣专用的遥感卫星和遥感探测飞机来搜查证座山脉了。

  不过他们也知道,这个报告很可能会被搁置,毕竟他们所提的要求,每一项都要花费大量的财力,除非他们获得上级的支持,否则,恐怕还得这么一步一步的搜查下去,但在这里搜索,无异于大海捞针了。

  因此,他们在晚上也开始安排了搜索人员,准备二十四小时连续不断的对密林进行搜查,而李明和林珑两个人也正好在这个时候接近了这一片军营。

  看着一一架架军用运输直升机从军营中拔地而起,向着山脉深处缓缓的飞去,李明不由得位军方这种疯狂的行动而感到担忧,按照他们这种方式,迟早一天会发现李明的那些任何东西,绝对不能让他们在继续下去,他必须想办法将这支部队调走。

  想到这一点,李明突然在心中就升起了一条毒辣的想法。

  于是,他轻轻的一拉林珑,两个人贴着草皮快速的滑动着,很快的就接近了军营,凭借着密布的营房,他们顺利的接近了处于营地中一侧的弹药库。

  此时的弹药库正处于探照灯的照射下,不远处营房中的发电机也在隆隆的响动着,看着来回走动的哨兵,李明知道他没有把握在如此明亮的灯光下潜入那里,即使是林珑,恐怕也不行,因此,他必须首先破坏发电机。

  所以,他开始慢慢的向后退着,准备掩入旁边兵营旁边的阴影中。

  就在这时,一个微弱的红光猛然闪过李明的眼角,根本来不及做任何思考,李明出于本能的按住林珑猛然爬到在地上,几乎同时的,一声呼啸越过李明的头顶,一颗子弹猛然击到距离李明不远处的地面上,在探照灯的照射下,腾起一阵烟雾。

  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的李明再也顾不得继续探查了,被狙击手盯上的后果是非常悲惨的,此时他和林珑不可能躲得过狙击子弹,唯一的方法就是逃命了。

  所以,在他急促的喊叫了一声:“逃命!”之后,他和林珑一前一后,突然就消失在刚才的位置,与此同时,第二颗狙击子弹也击中了李明刚才爬倒的地方。

  李明顾不得庆幸自己的好运,现在的他必须尽快地闯出去,目前他们所处的位置正好是在军营的中央部位,如果被缠住了,根本就没有机会逃脱,这里可不是大唐的大营,能够任凭李明出入。

  虽然他们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可是,大营中还是响起了凄厉的警报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