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六十三章 神剑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259 2006.11.07 08:41

    

  接到李明的命令,两个侍卫上前就要揭开那人的面罩,却没想到,那个面罩居然是固定在头盔上的,厚重的牛皮下面是厚厚的铸铁,牢牢的同头盔连在一起,被死死的卡在那个人的颈间,怎么也取不下来。记得满头大汗的那两个侍卫忙了半天也没有结果,无奈中只有把求助的目光望向了李明。

  李明冷哼一声走下座位,缓步来到那人面前,猛然抽出腰间的依天剑闪电般的在那人的面前划过,李明的剑术深得林凌峰的真传,再加上这些天战争中实战的磨练,剑法早已无比纯熟,因此,这闪电般的一剑直直的划过那个人的面具,丝毫没有上到面具后的脸庞,紧接着,他又回手一剑,由上而下跳了上来,转眼间,两块一样大小的面具当的一声掉在了地上,随后,李明侧滑一步,幽灵般的消失在原地,只见一道亮光从李明刚才站的地方闪过,瞬间越过众人,朵的一声插到了李明刚才做的椅子上。

  趁着众人一愣神的功夫,李明已经阻止了庄崖揉身而上,快速的出现在那个人的身边一剑插进那个人的身躯,依天剑的锋利夹杂着李明雄厚的内力轻松的就穿透了那人身上的钢甲,眨眼间,剑尖已经从那个人的另外一侧透体而出。

  那人惊叫一声,应声而倒,李明的依天剑顺势拔了出来,顿时,鲜血染红了那个人倒下的地面。

  李明冷冷一笑,闪电般的又挥动几剑,将那个人身上的甲胄划破,然后伸手点了他身上的几处穴道,不仅及时地将他汹涌而出的鲜血止住了,而且还趁机封住了他的武功,让他彻底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做完这一切,李明这才显得轻松了一些,他脸看都不看地上那个人,转身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前,伸手拔下了插在椅子背上的那支长约一寸钢钉,转身坐了下来,冰冷的目光望着地上那个人,冷冷的说道:“燕子,我曾经饶过你很多次了,也曾经从西来的府中将你救了出来,你不但不对此感恩,却还在处心积虑的想要刺杀我,我问你,这究竟是为什么?我李明真得跟你有这么大的仇恨,让你这么挖空心思的要我的性命?告诉我,给我一个明白!”说到这里,他的眼中已经开始喷火了,三番五次的遭到她的刺杀,多好的脾气都会受不了的,现在李明心中已经有了浓浓的杀机。

  燕子缓缓的抬起头来,由于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她望着李明,用微弱的声音回答道:“我知道你对我没有恶意,而且你还就过我的性命,但是我是一个杀手,一个非常有名的杀手,在杀手界我是数一数二的,所以我必须遵守我的诺言,千方百计的要置你于死地,要怪,就怪我当初接受这个委托的时候没有把你调查的更清楚一点,以至于我现在骑虎难下,你以为,我杀你就那么好受?作为一个杀手,被刺杀的对象三番五次的释放,这本身就是对我最大的讽刺,因此我已经决定了,将你杀掉之后会在你的目前殉葬。原谅我,我必须这么做,如果你以后想要安稳一点的话,现在就杀了我吧。”说完,她脸上露出一丝猩红,不停的轻咳间,一丝丝鲜血顺着嘴角不停的向下流动着。

  李明心中不由得怒火大盛,他面露杀机,冷冷的注视着地上的燕子,正要下令处决这个多次刺杀他的女刺客,却见庄崖悄悄的凑了过来,低声说道:“先等等,最好先套出这个人的底细,杀手往往都是一个集团,如果她失败了,那个集团肯定会派另外的人来刺杀您,最好审讯出那个集团的底细,然后一网打尽,永绝后患。”

  听完了庄崖的建议,李明强压下心头的杀机,冰冷的目光扫了一眼地上的燕子,然后一挥手,吩咐道:“将她押下去,庄前辈,等一下你去废了她的武功,免得她再来骚扰我。”

  接到李明的命令,几个侍卫上前将燕子押了下去,望着地上那一谭鲜血,不由得有些烦恼起来,这个燕子阴魂不散,总是要伺机刺杀自己,如果是她一个人还好办了,如果这是一个杀手集团那就非常麻烦了,因此,对于庄崖的建议,他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了。

  在座位上平静一下心情,李明这才在大厅中听取各路军官汇报会来的城内状况,遭到微弱的抵抗之后,明杨城顺利的回归到了李明的手中,由于民心所向,李明甚至都不用增加维持治安的部队,仅凭借原来的治安系统就能保证明杨城的安定了。

  一个小时后,李明将整个明杨城的情况做了个大致的了解,然后亲自带领五千兵马和庄崖等人驰出北侧城门,穿过蒙阴边关的的军营,纵马向他带来的驼骑兵大营赶去。虽然天色已晚,但是牵挂着自己那两千亲卫队员和两百辆卡车物资的李明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赶到驼骑兵的大营。

  驼骑兵大营距离明杨城约有五十公里,八万大军的大营绵延数十里,规模非常宏大,在他们答应的四周,还驻扎着两三万的当地驻军,为的是防止这些白种人乱来,李明的部队到来时,正好碰上负责外围巡逻的乙一,远远的看到行走在队伍前列被火把照得清清楚楚的李明,乙一激动得热泪盈眶,纵身跳下马背就朝着李明飞奔过来,边跑边大声叫道:“传令兵回营传令,让大军列队迎接主公,其余的人全部下马列队迎接。”话音未落,他已经飞奔到李明面前,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泪水早已经打湿了身下的泥土。

  李明也是满怀激动的跳下马来亲自将乙一扶起,接着火光仔细的打量着他,虽然仅仅几个月没见面,但在李明的感觉中好像已经离开他们很多年一样,这些日子来,他都在紧张的劳碌中度过,觉得发生的事情特别多,乍一见自己的亲卫队员,几乎疑似在梦中。

  在营地大帐中,李明接见了所有领兵的亲卫队长和驼骑兵的将领,听取了他们这段时间的事情,由于李明留下了两千亲卫队员,所以这段时间里还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驼骑兵在亲卫队员的约束下不敢迈出营地半步,因此甲十五汇报的时候显得理直气壮。

  李明急于将那二百辆卡车的物资运送回碧泉岛,因此没有在大帐中多停留,听完众人的汇报后就命令全军连夜拔营起寨,收拾行装踏上返程的道路,其时天色已经将近黎明,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下,绵延几十里的火把长龙显得崴嵬壮观,连不远处的驻军都不时地派出斥候前来打探情况。

  李明率领着这八万多大军浩浩荡荡的行走了三四个小时,天色大亮、太阳升上树梢之上时赶到明杨城下,接到李明临行前的指令,守护城门的士兵早已在那里等待,因此这支大军毫无阻碍的通过明杨城的北侧城门进入了城内。

  虽然李明早就吩咐过自己的士兵清理街道了,但是那八万白种人还是被不少的居民看到了,一时间,明杨城内热闹非凡,听到这个消息的居民越聚越多,都想看看这一支奇形怪状的部队。所好的是,在听说这支部队是属于李明的之后,民众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恐慌,出于对李明的信任,他们所有的就只有浓重的好奇了。

  这八万白种人中,驼骑兵zhan有两万多人,火枪兵有五千人,这是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剩余的五万多后勤人员全部都是身体强壮的年轻人,稍加训练就是一支精兵,因此,李明是不打算将这八万多人还给李潮阳了,此地距离大漠非常遥远,他们要返回的话,中途又要穿越大周和突胡,还要穿越沙漠中的众多敌对势力,因此还不如留在这里为自己效力,这些人具有先天身体上的优势,训练成重甲骑兵或重装步兵的话,战斗力要远远高于黄种人。

  到了明杨城中,李明总算是放下心来,让那八万白种人和二百辆物资暂时在城中驻扎下来。他要在这里稍留两天,将自己和蒙阴边关的情况做一个明确的了断。

  至今为止,蒙阴边关元帅柯霸还没有发现自己的真实意图,因此暂时上他还是不敢违抗自己的命令的,只要自己的部队严密的卡住明杨城,就能将这三十万精兵阻挡在自己的势力之外,从而让李嵩不能使用这一支有生力量。

  因此在明杨城太守府中,李明招来了柯霸,向他做下了明确的交代:“从即日起,湖州以南的地区全部归本王管辖,不过由于蒙阴边关的特殊性,以及为了更有效的讨伐李蛟和李清这两个反贼,本王决定依然将蒙阴边关地区交给你暂时代管,至于明杨城以南的地区,则归本王亲自统管,柯元帅,你的责任依然同以前一样,严防大周国的部队趁机向我边境发兵,国内的事情就不用你来管了,有本王在,料那李蛟和李清翻不起多大的风浪。”

  李明能在离开蒙阴边关短短四个多月之后就攻克了明杨城,这是大大出乎柯霸的意料之外的,对于李明,他以前并没有什么了解,仅仅是因为李嵩的任命才让他听命于李明,但是现在,他才真正的从心底佩服起来,明杨城下一战的情况以及战报他也都了解了,三十万对七十万,最终却能取得胜利,这让柯霸开始对李明另眼看待了,因此对于李明刚才的分配,他心中并没有升起什么反感和怀疑的地方。

  送走了柯霸,李明这才感到有些困倦,揉了揉发涩的眼睛,李明抬头扫视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的周围的侍卫已经变成了亲卫队员们,看着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亲随,望着他们坚定的眼神,一种亲切地感觉涌上他的心头,同时,一种安全感也让他全身放松了下来。

  轻轻的站起身来,李明信步走出了大厅,大厅外的院子里,他那辆基地车就摆放在他的面前,纵身跳上车,李明贪婪的呼吸着车内的空气,感受着车中的气氛,同时开始怀念起这一年来跟随他生死与共的林珑来,想到林珑此时的处境,李明心中暗自发誓,一定要尽快的结束这里的事情,然后亲自带领庄崖和两千亲卫队员赶往林家庄,为林凌峰和林珑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缓缓的站起身来,李明随手拿过了放在车厢中的那柄黄金大剑,不由得让他回忆起在密林中的种种遭遇,如果没有这柄黄金重剑,自己一行人势必会葬生在那令人恐怖的密林中,因此说起来,黄金战神可谓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自己好像和这个武林中的传奇人物很有缘分似的,在云沙城居然又碰上了他在那里的传人,并且让自己获得了他亲手手写的书稿,想到这些,李明就觉得这柄黄金重剑非常亲切。

  “主公,庄崖前辈让我们把那个女刺客提过来了,您是不是要亲眼看着庄前辈废掉她的武功呢?”甲十五的声音在车子外面响起,将李明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等一下,我要亲自看着。”李明随口答应了一声,手持重剑就走出了车厢,车厢外面,脸色苍白的燕子被两个亲卫队员挟持着站在不远处,神情显得异常萎顿,庄崖站在车子的旁边,眼睛紧紧的盯住燕子,就等着李明一声令下了。

  看到燕子,李明心中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当初在明杨城两侧的悬崖上,她差点让林珑和自己一起坠下万丈深渊,想起这件事情李明觉得后怕,因此,他快步走到燕子身前,眼中毫无任何怜悯之色的说道:“我突然决定了,这件事情还是我亲自来吧,燕子,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自己做出来的,自己种的苦果自己来尝吧。”说完,高举手中的黄金重剑,就要向燕子刺过去。

  一直用默然的眼神望着李明的燕子这时才把眼光转向了李明手中的重剑上,看到重剑闪着金光向自己奔过来,她的眼中猛然露出异常惊异的目光,同时失声的喊叫了起来:“神剑?你手中的是神剑?不可能,神剑怎么会在你的手中呢?”喊到这里,她苍白的脸上已经腾起一片红云,身体不停的挣扎着要扑向李明,吓得紧紧挟持她的那两个亲卫队员急忙将她狠狠地按在了地上。

  听到燕子的惊叫,李明心中一愣,不由得超手中的黄金重剑望了一眼,然后近乎下意识的将重剑递到燕子的眼前,冷冷的问道:“你说这柄宝剑叫做神剑?你没有看错?看好了,这可是当年黄金战神的成名兵器。”

  燕子的身体明显的僵硬了一下,然后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黄金重剑,突然便失声痛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挣扎着向着那柄重剑叩头行礼。

  李明心中一动,挥手示意那两个亲卫队员松手,得到解放的燕子猛然扑到那柄重剑面前,不停的向着地上叩着响头,同时口中不停的呜咽道:“不肖弟子燕子今日总算看到战神神剑了......。”

  李明突然回手收回了手中的黄金重剑,望着愕然抬头的燕子冷冷的说道:“燕子,这么长时间以来,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不能让我对你产生信任了,听你的意思,你似乎是黄金战神的后人或传人?你这话让我如何相信你呢?除了云沙城那一支传人之外,我还真不知道黄金战神前辈还有另外一支传人,你说的到底是真是假?给我一个让我信得过的证据来,也许看在黄金战神前辈的面子上,我会饶你一命。”

  看着李明手中拿着的黄金重剑,燕子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居然露出了喜色,她转过身来冲着李明重重的叩了三个响头,然后颤声回答道:“黄金战神第五代不肖传人燕子叩见掌门人。”

  李明顿时愣住了,看到燕子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跪在自己面前,他一时间到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了,这个燕子是黄金战神的传人这一点他早有怀疑,却没想到自己在她口中居然成了什么掌门人,对于燕子的诡计多端李明是甚感头痛的,因此本能间,他认为燕子又在跟他耍什么诡计,意识到这一点,他不由得紧张的戒备了起来,同时,将眼光投向了江湖经验丰富的庄崖。

  庄崖轻轻的跨前一步,将李明挡在自己的身后,然后伏身轻轻的将燕子扶了起来,深邃的目光望着她,轻声问道:“你说你是黄金战神的第五代传人?你怎么能证明你的身份?不要对我说你的武功,黄金战神的武功我们谁也没有看到过,所以从这上面我们无从判断真假,所以你必须拿出一个令我们信服的证据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