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三章 危机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159 2004.08.26 09:57

    

  当李明看到来人的时候,几乎怀疑现在是不是在梦中.这张脸,这张似曾相识的脸,仿佛在什么地方蒙蒙胧胧的见到过,但是究竟在什么地方,什么地点,自己是在是不能记起了.仿佛,这张脸曾经出现在自己的梦中.

  可是,没有等到李明仔细的看清楚,这张脸已经带着一股淡淡的幽香从李明面前闪了过去,扑向了床上的仁德.

  李明呆了,也痴了,直到旁边的林珑不悦的捅了捅他的后背,他才豁然而惊,回过神来.他尴尬的望了林珑一眼,不敢再看她那充满嗔怒的眼睛,只是故作镇静的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嘬了一口,转过头向窗户外边望去,但是,那条雪白的背影、那张似曾相识的脸却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中,怎么挥也挥不去。这时候,在床的那边,传来了众人久违的仁德皇帝那欢悦的笑声,同时,李明的耳边传来了皇帝的呼唤:“李明,来,过这边来,让我的宝贝代替我谢谢你”。

  李明硬着头皮转过身去,走到床前冲着皇帝行了一礼,然后问道:“李明所作的都是分内之事,皇上何必如此折杀微臣呢?”

  仁德皇帝哈哈一笑,说道:“你也不用这么客气了,王政带领整个奉医局以及太医署的人都没能治好我的病,你这一来马上就能够妙手回春,你说我不是要好好的谢谢你吗?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财富,我的小女儿长乐公主。焉儿,替父皇谢谢忠勇侯吧。”

  长乐公主从皇帝塌前盈盈转过身来冲着李明星了一个宫廷礼,大大的眼睛私笑非笑的望了李明一眼,口中说道:“焉儿替父皇多谢忠勇侯了,听说忠勇侯文武双全,医术天下无双,如今看来果然名不虚传呀。”说完,眼中的笑意竟然越来越浓了。

  李明急忙还礼,来不及体会公主眼中的笑意是什么意思,急忙说道:“公主过奖了,那些只是传言罢了。皇上乃九五之尊,医好皇上的病是微臣应尽的职责,公主不必太在意。”

  公主微微笑出声来,在此望了李明一眼,便转过身去同皇帝说起话来,而李明则呆立在那里,苦苦思索着公主那眼光中的含义。

  林珑悄悄的凑了上来,将他慢慢的拉离人群,然后凑到他的耳边恨恨的说道:“呆够了没有?昨天刚对我海誓山盟的,今天看到漂亮的公主就走不动道了?你难道真的要让我伤心透顶不成?”

  李明吓了一跳,急忙低声解释道:“不是这回事的,你听我说,我不是沉迷与她的容貌,这你应该知道,无论是你或是瑶儿,与她相比都毫不逊色。我是在奇怪,按理说我应该是第一次见到她的,可是我为什么生起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我好像在梦里见过她一样,真的珑儿,不过这和什么爱慕,什么一见钟情毫无关系,你应该相信我的,难道在我梦里真的梦到过她?”

  林珑略含酸意的嘟囔道:“还说没有动心,这可倒好,你们梦中倒先想见了,这叫什么?难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们的见面上老天安排的?你们本来就非常有缘?”

  李明又气又急,急忙又想要解释,但是她也明白,处于吃醋状态的林珑是不可理喻的,任你怎么说她都听不进去的,除非等她的气消了,她才能恢复理智,这也许是她倔强的性格所决定的吧。因此,李明不再试图解释,他只是站在林珑的面前一声不吭的想要任由他象自己发泄不满。

  可是林珑看到李明这个样子,心里更加来气,但是大庭广众之下又不好大声发作,所以,她恨恨的一跺脚,转身离开李明走出了房间。

  李明尴尬的四出偷望了一下,好在房间内的众人将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病榻前的那对父女身上了,所以这边的一点小插曲还没有引起众人的理会。

  李明回过神来才想起了自己的职责,看到仁德皇帝和长乐公主聊得正高兴,甚至到了便说边笑的地步,而皇帝的脸上也一反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有神了,甚至在鼻尖上还渗出了细细的汗珠来。对此,李明微微的感到不安,毕竟仁德皇帝的心脏含不能承担如此激动的心情,如果任由他们这么谈下去,这位九五之尊能不能活过今天还是未知数,所以,他大胆的走了上去,尽量不去看长乐公主那张充满诱惑又似曾相识的脸,对着皇帝行了一礼,稍微抬高了一点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皇上,恕臣无礼了,皇上的病情还非常严重,不宜如此激动,否则将会酿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清皇上保重龙体,尽早休息。公主,为了皇上的贵体,还是请您过两天再来吧。”

  长乐公主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微颦道:“怎么忠勇侯?我与父皇稍微多谈了这么几句你就要干涉了?大家都能看到,父皇的身体多么好,他的脸色多么红润,他的精神多么矍铄,你居然说他老人家的病情非常严重?我真有点不明白了?忠勇侯,难道你害怕我和父皇说些什么?还是害怕父皇向我说些什么?”

  这番话说得李明顿时面红耳赤,对方贵为一个公主,说出这番话来已经表示她非常愤怒了,如果换作是别人,恐怕造就被那些善于巴结的黄门推出去鞭打惩罚了。但是,他又不能不作理会,也学在这个房间中,只有他才能明白皇帝的病情又多么严重了。

  于是,他再次冲着皇帝行了一礼,毅然道:“微臣是凭借着自己多年的行医经验说这番话的,虽然现在皇上看上去精神矍铄,面色红润,但是那全是因为皇上的精神兴奋所造成的,皇上您现在的身体绝对承担不了您现在的这些行为,所以,臣还是大胆的请皇上结束谈话,早点躺下休息。”

  这下公主开始有些发火了,他冷哼了一声,满脸恼怒的望了李明一眼,然后转过头去冲着躲在墙角的王政叫道:“王太医,你是尚药局的奉御,你来说说,父皇现在究竟有没有事情?”

  王政大喜过望,急忙快跑两步跑到床前,借机将李明挤到一边,对着公主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回答道:“禀公主,皇上目前从起色上来看非常好,根据微臣多年的经验,皇上应该没有大碍了,请公主放心吧,不要听一些江湖游医的胡言乱语。”说完,满脸讨好的偷偷的望了长乐公主一眼。

  李明大怒,他没想到这个王政如此卑鄙,居然敢于那皇帝的性命来讨好公主,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目前他可以毫无顾忌的乱说话,毕竟现在是李明在主治,即使出了事情也是找李明的麻烦,和他王政一点关系没有。所以,李明目前必须要让这个长乐公主尽快离开,否则自己将有很大的麻烦。

  就在李明纲要开口申辩的时候,一直躺在床上含笑看他们斗嘴的仁德皇帝发话了:“好了,都不要争辩了,焉儿,我们还是听李明的话为好,虽然我现在感觉很好,但是我相信他的医术。王政,别看你是天下医术机构的最高长官,但是你不得不承认,你的医术和李明还差的很远。朕昏迷期间的事情昨天嵩儿和杨公公都已经告诉我了,嵩儿先不说,杨公公是从小伺候我长大的,对我忠心耿耿,他绝对不会对我说假话的。你的表现让朕非常失望,朕明白,你是害怕忠勇侯抢了你的位置,可是你也不想一想,李明已经是忠勇侯了,虽然这是一个虚贤,但毕竟也是有封荫的,他怎么会抢你一个小小的六品太医令呢?真是个笨蛋!好了,你给我一边呆着去吧,再发现你这样,看我不能撤了你这个绿豆大的小官?”

  看到王政满脸苍白的退了下去,仁德皇帝对长乐公主说道:“焉儿,你也不要误会李明了,他的凤节绝对可称得上是圣人,所以,他绝对不会在这方面故意为难你的,好了,现在我们就好好的听李明的话,你还是先回去吧,等父皇的身体好转了,就专门把你接进宫来,我们父女两个人好好的聊上一个通宵。”

  长乐公主嘴一瞥,就要开口反对,但是看到仁德那坚定的脸神,她不由得将口中的话咽了下去,同时,她又恨恨的望了李明一眼,站起身来冲着仁德皇帝行了一礼,转身高傲的抬起头,在经过李明的面前时拿眼角瞟了他一眼,同时嘴里低声的嘟囔了一句:“两面三刀的东西,看二哥怎么收拾你。”

  这句话说得非常轻,轻得让李明只能勉强听得到,而旁边的人,则以为公主在使性子,冲着李明做一些警告或是一些嘴上说说的威胁,谁也没有想到,这句话的打击对李明是那么大。

  李明只感到脑袋嗡的一声就要炸开,这句话只有他听明白了,也只有他能够明白是什么意思,一时间,这突如其来的威胁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了,只能傻傻的望着公主走出门去的背影。

  突然,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跳到李明的脑海中,使他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他见过公主!原来如此,怪不得从她一进门自己就觉得如此熟悉,全在于那天公主对于自己的印象太深了。

  就是在那天,自己被软禁在明王府时的一天,极端无聊和暴躁的自己被一阵迷人的琴声所吸引了,结果,自己在那个湖心亭里面见到了这个令自己终身难忘的背影,就是见到了这个背影,才是自己被郑玉打成了重伤;也正是见到了这个背影,是自己失去已久的内力又重新回到了体内。而自己在重伤倒下之时,好像这个长乐公主特地到自己的面前看了自己一眼,当时自己指示蒙朦胧胧的看到有一个少女在自己眼前同旁边的郑玉在说些什么,但转眼自己就昏迷过去了,但是这张脸却无意中留入了自己的脑海中。

  瞬间想通了来龙去脉的李明顿时便急得满头大汗,长乐公主到过明王府,并且在王府中弹琴作乐,而且还和李清的亲信、自己的仇敌郑玉在一起,这也就是说她也许同李清的关系有些超乎寻常。而且,刚才她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也清楚的表明了,她知道自己同李清之间的关系!

  自己之所以不让眼前的这些人离开皇帝的这个寝宫,就是防止有人向二皇子告密,如果二皇子知道了自己治好了皇帝的病,而且又是和打皇子一起进宫的,那么无论将来自己如何解释,李清都不会再相信自己了,而已李清的为人,他势必会全力的对付自己,等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和碧泉岛可就要彻底的成为李清的死对头了。而自己最不愿意为敌的,恐怕就是那个表面上大义凛然、和蔼可亲,但实际上却奸诈狠辣的李清了。

  但是眼前,李明没有一点的办法,没有一点办法阻止长乐公主的离开,利用自己对付那些官员的方法显然不行,自己也无法说动皇帝阻止她离开。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林珑悄悄的跟上去,在无人的地方将她。。。。。。。想到这里,连李明都觉得荒诞,光天化日的,且不说林珑怎么离开了,就是能够离开了,又怎么能够在戒备森严的皇宫内接近公主呢?可是眼前除了这个馊主意,他又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了。

  一只温暖的手轻轻的替李明擦去了额头上沁出的冷汗,林珑静悄悄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李明猛然回过神来,这才发觉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移动到了寝宫的外面,而林珑征战在自己的面前关切的望着自己,刚才的怒火早已经在他的眼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李明一把抓住林珑的手,急切的说道:“珑儿,快!跟着长乐公主,将他抓到无人的地方关起来,快点!”

  林珑的眼中马上露出了一丝疑云,她疑惑的望着李明问道:“不会吧,你对她有意思也不能用这种方法吧,人家毕竟是公主嘛!怎么能这么粗鲁呢?嘻嘻,不过,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平常不是这么性急的人,快告诉我,否则我可不能找你说的那么做,这件事情我一定要问原因,因为我很会吃醋的。”

  李明急的乱跳,他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什么时候了。。。。快。。。来不及了。。。。。”

  就在这个时候,杨公公那尖锐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侯爷,皇上请您现在过去一下,他有事请要问你。”

  李明狠狠的跺一下脚,瞪了一下林珑之后,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杨公公进了寝宫,只留下莫名其妙、满心委屈的林珑站在那里发呆。

  李明在仁德皇帝面前施礼後站定,仁德皇帝满脸期待的望着李明,开口说道:“李明,朕知道你是闲云孤鹤,不愿意受官场的约束,但是你也看到了,现在太医署的医术水平和你差的太远了。王政虽然时不时的要玩一些自作聪明的阴谋诡计,但是他的医术在太医署、在尚药局都是最好的。你也许不知道,他就是在民间非常有名的神医郭林的大弟子,当年也是非常有名的,出道比你要早得多了,当年可是我亲自从郭林手里要来的。郭林曾经给我看过病,当时我就要将他留在我身边,但无奈他万般的不愿意,最后经不住我的威逼利诱,呵呵,他才将他的大弟子王政留在了我身边。这些年来,王政也确实是为太医署培养了不少的名医,所以,虽然他有很多的缺点,我还是时时的原谅了他的,这个原因希望你能够知道。但是你也看到了,他自从当官之后,医术并没有太大的进步,结果现在就不如你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留在太医署,我不要你接替王政做太医令,只需要你做一个挂名的医博士,时不时的上太医署传播一点你的医术就可以了,你看怎么样?我听说你在碧泉岛开了一个类似于太医署的什么医学院,专门传播你的医术,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趁在皇城的时候去太医署也去教一教那些个不成器的医监、医正、医师们呢?当然了,我不强求你,我也知道,对于你我无法强求,全凭你自愿,怎么样?希望你好好的考虑一下,好了,遵从你的医嘱,我要睡觉了,你下去吧。”

  李明呆呆的望着床上闭上眼睛睡觉的仁德皇帝,悄悄的起身退了出去,刚才皇帝的一番话,暂时冲淡了公主给他带来的危机感。他开始认真的考虑起这个建议在皇城实施的可能性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