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邀请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651 2003.10.22 10:46

    

  曙光在东方的天际洒下一片苍白,仿佛天际张开的一丝眼睑,在破晓时分显得那么刺眼。三艘大大小小的船迎着破晓的霞光张满了风帆疾驶而去。

  一轮红日从遥远的水平面上慢慢的露出了一点点的笑脸,霎那间,通红的霞光将漆黑的夜幕驱赶得一干二净,朝霞映红了整个半山湖的湖面,仿佛在湖面上披上了一层薄薄的红纱,随着波涛的荡漾显得是那么朦朦胧胧、缥缈欲动。

  李明和张瑶静静的坐在船头,痴迷的望着眼前的美景,雪白的长衫上泼满了红红的霞光。在这一片红色的世界中一片寂静,只有大船划破水面的破浪声一阵阵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朝阳慢慢的从湖面上露出了整张笑脸,漫天的霞光立刻被炎炎的烈日所取代,清晨的凉爽霎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酷热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本来林珑是要一起跟来的,但李明考虑到她的伤势刚刚痊愈,不宜太过劳顿,就让他留在山上继续调养。而张瑶这一段时间在山上呆的非常气闷,加之李明整日忙里忙外的,没多少时间和他在一起,今天看李明又要出去,便吵着要跟着来。林凌峰考虑到她这一段时间武功增进不少,遇到情况起码可以自保,便同意了她的要求,让她和李明一起上湖州去勘查。一路上张瑶就象脱笼的小鸟一般叽叽喳喳在李明耳边说个不停,但在刚才日出的时候,也被这迷人的景光所感染了,坐在李明身边居然半天没说一句话。

  感受到炎热阳光的照射,李明回过头来,看着依然沉醉着的、依偎在自己身旁的张瑶,不由得怜心大起,轻轻的对她说道:“天热了,回船舱坐着去吧。”

  张瑶回过神来,望着李明嫣然一笑,顿时媚态百生,若荷花的娇媚,若牡丹的娇艳,李明看的心头猛跳,望着那张白里透红的粉脸,竟看得痴了。

  张瑶脸上一红,似嗔似喜的目光瞟了他一眼,转身跑进了船舱,只留下迟迟发楞的李明在船头呆立着。

  湖州与江洲隔湖而立,李明所乘坐的七桅帆船在半山湖中扯足了风帆带着那两艘护卫小船足足穿行了一天,临近傍晚时分才在朦胧的暮色中隐隐的看到了岸边的黑影。在湖中呆了一天的众人都兴奋了起来,王涛组织着水手抓紧时间扯帆、落帆、调整方向,终于在天黑之前靠上了墨城附近的松林寨码头。由于天色已晚,李明众人当晚就在船上暂时住了下来。

  第二天天刚发亮,李明众人便离船上马,一行人向着墨城城外的沼泽地方向行去。临近中午,终于在一片低洼的沼泽旁看到了马林所说的石油。

  一片片的水洼旁边,不时看到一片片漆黑的石油从地下冒出,形成一片片的地上油田,抬眼望去,星罗棋布不知有多少。

  李明兴奋的跳下马来,快速奔到一片油坑前,激动的双手伸到里面捧起了一捧石油,石油散发出的难闻的气味在他闻起来比法国香水都要香。

  张瑶远远的躲在一边,手捂着鼻子对李明大声喊叫道:“先生,快过来吧,这里的味道难闻死了,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李明站起身来,挥舞着沾满石油的双手喊道:“再等一会儿,这可都是宝贝呀!我都不想走了,这些石油太可爱了!哈哈,我要发大财了!马林!赶快过来,把我们带来的桶拿过来,把这些油都装起来,我要拿回去研究。”

  在众人七手八脚装油的空当,李明开始仔细的观察着四周。远远稀稀落落的几座土房子里,正冒出阵阵的黑烟,看来那就是马林所说的制造墨锭的作坊了。

  李明跨上马匹,带着张瑶和马林向着一个作坊跑了过去,这个作坊还非常大,一排排的土屋外面被熏得漆黑,院子里排着一排排制好的墨锭正在晾晒。

  李明几个人走进屋来,屋中正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一桶桶的石油在火中燃烧着,冒出浓浓的黑烟,屋中充满了呛人的气味。房屋四中的角落里排满了一盏盏的油灯,发出明亮的火光。

  一个工头模样的人跑了过来,点头哈腰的对李明说道:“这位公子爷,还有这位小姐,来到小号要什么事情吗?是不是要买墨呀?请公子爷移步到客房弹吧,这个地方太脏太乱了,不是公子爷来的地方。看这位小姐都被熏得什么样了,公子爷请吧。”

  李明点了点头,跟着那人走进了旁边的一个里间。这里虽然比外面干净了一点,但空气中依然充满了刺鼻的臭味,被熏得漆黑的窗纸透不过一点的阳光,桌子上两个大油灯发出耀眼的光芒。

  李明心中不由得一愣,这个油灯太不寻常了,平常人家照明要么是使用菜油、香油,要么就是用蜡烛,但菜油和香油的灯绝对不会有这么亮。李明好奇的凑近了油灯,提起灯芯看了一下,一股熟悉的气味冲进了鼻中。李明大惊,失口叫道:“煤油!?”

  那个人凑了过来,满脸堆笑道:“公子看上了这个油?不瞒公子说,这个油是非常好,拿来点油灯那是又亮,又没有什么烟,我们这块的人都拿它来点灯。就是这个味道太难闻了,所以那些大户人家宁可用蜡烛也不用它。”

  李明兴奋的问道:“这油你们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是你们自己提炼的吗?”

  那个人莫名其妙地问道:“提炼?什么是提炼?这个油是我们从附近松林寨旁边的墨油村买来的,哪里有一个老鳏夫,今年有五十多岁了,五年前他开始到我们这里卖这种油,逐渐得我们这一片都开始使用上这个了,这种油比菜油要便宜多了。”

  李明急忙问道:“墨油村离这里远不远?要怎么走才能到?”

  那个人脸上露出失望的面容,说道:“公子爷没看上小号的墨吗?公子爷想要用这种油我们这里还有两桶,拿去用就是了,何必跑那么远呢?倒是小号的墨远近闻名呀,又便宜又好用,附近的学堂都上我们这里来买的,公子爷看看吧。”

  李明忍不住笑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一锭二两多重的银子递给了那个人,说道:“我不要墨,银子给你,麻烦你派个人带我们到墨油村去一趟。”

  那个人大喜过望,急忙说道:“公子太慷慨了,您这银子可以买二百锭墨了。公子的赏赐小人不敢当,小人就把这二百锭墨给公子包起来吧,公子要去墨油村也好办,小人马上找人给您带路。”

  李明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既然这样,那么先把这墨存在你这里吧,我回头来取。”

  那人说道:“既然这样,那么小人先给公子爷保存上,小人马上就给公子爷找人带路,公子爷不坐下来喝杯茶?”

  李明摆了摆手谢绝了那人的好意,随着带路人向着墨油村行去。马林急忙派一部分人将装好的石油运回船去,然后带上剩余的人赶上李明。一行人浩浩荡荡向着不远处的松林行去。

  不知道那批神秘的人是真的放弃了追杀李明,还是不知道李明到达这里的消息,总之李明一行一路平安的走了大概两个多小时,穿越了一片松树林,终于在下午到达了墨油村。

  墨油村处于桃花山支脉的群山环抱之中,这里正好是一个山谷,四面环山,风景优美,四周山上长满了苍劲的松树。村子面积不大,只住着十多户人家,零零散散的分布在这个山谷中的各个方,还不是的传来阵阵的鸡鸣狗哮声,充满了田园山间的安宁气息。

  老鳏夫就住在山谷尽头的一座茅草屋中,茅草屋的旁边,是一个非常大的天然油池,里面充满了浓黑的天然原油。

  离油池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炉灶,灶上面座着一个铁质的锅炉,老鳏夫此刻就在灶前光着精装的背脊满身大汗的向灶中填塞着柴禾。

  李明仔细的打量着灶上的锅炉:这是一个手工打制的生铁桶,桶的外壁已经被熏得漆黑。桶的上面盖了一个盖子,盖子上面有一个非常粗的竹筒由盖子上向上伸出,在竹筒的顶端又接着另外一根竹筒水平方向伸出,长达十多米,伸到几十步外的另外的一个铁桶中。那个铁桶座在一个小水塘中,桶上也同样有一个盖子,竹筒就伸到盖子上的洞中。

  李明不由得暗暗赞叹,如此简单而有效的分馏设备居然会出现在自己认为非常落后的这个时代,自己还真的有点小看了这个时代人的智慧。看来如果不是中国近千年来传统的小农思想的制约,不是千年来这个社会将所有的新的知识、新创造都称之为下九流、奇淫技巧,不是那些学子们整日的四书五经的宣扬,依照人类智慧的发展程度而言,这个社会早就应该进入了工业社会的时代了。只是在这个社会制度下、在这个思想制度下,即使这里能出现伽利略、牛顿那样的天才,也不会有任何发挥的余地的。

  李明急忙走到那个老鳏夫的身后,带路的那个人喊道:“陈老实,这位公子爷特地赶了几十里路来买你的油,你快接待一下呀。”

  老鳏夫抬起身,转过头来望了李明一眼,弯了弯腰问道:“公子爷要多少呀?”

  李明非常感兴趣的望着这个被称作陈老实的老人:只见他五十多岁的年纪,满是皱纹的脸上堆满了灰烟,精装的身躯、古铜色的皮肤显得那么结实,虬若盘根的手指显得那么粗壮,手掌上满是一片片的老茧。

  李明冲王老实施了一礼,说道:“在下李明,听说老人在卖一种油,在下非常感兴趣,特地来看一看老人家。”

  陈老实面无表情地说道:“山野粗地,怎么敢劳动公子的大驾?老汉山野粗人一个,有什么好看的?公子爷要想买油,老汉这里还有十几桶,公子爷说个地方,老汉给您送去。此地没什么好看的,公子爷还是赶快回去吧。”

  李明笑道:“老人家,在下不是来买油的,但老人家如果愿意,在下愿意把你这里所有的油都买下来。在下只是想问一件事情,还请老人家告知。对了,还没请教老人家高姓大名。”

  陈老实淡淡地说道:“老汉粗人一个,有什么高姓大名了,公子还是叫我陈老实吧。公子想问什么就问吧,老汉也没那么贪财,非要公子买我的油不可。”

  李明说道:“在下有一个疑问,老人家是如何得知这种油的制作方法的?”

  陈老实语气渐冷,说道:“怎么?公子对老汉这点手艺有怀疑?老汉的手艺是老汉自己琢磨出来的,不是从哪里偷的。”

  马林在一旁怒喝道:“老头,我家主人如此尊贵,又对你礼敬有加,你却用这种态度对待我家主人?你太不识抬举了!”

  李明急忙喝道:“住口,马林,你怎可对老人家如此无礼?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人没有贵贱之分,任何人都是平等的,你难道忘了吗?赶快向老人家赔礼道歉!”

  马林心不甘情不愿的向陈老实草草施了一礼,满脸怒火的退到了一旁。

  李明急忙对陈老实笑道:“我这位手下没有礼貌,都怪在下平时教导不力,还请老人家多多原谅。”

  陈老实淡淡地说道:“公子爷太客气了,老汉可当不起。老汉平时被狗咬惯了,早就不当回事了。”

  马林顿是怒火上涌,气得满面通红,但在李明面前不好发作,只好转过头去当作没听见了。

  李明强忍住笑,说道:“听老人家的谈吐不像常人,在下想高薪聘请老人家到在下的作坊中去,不知道老人家可乐意?”

  陈老实冷冷的说道:“老汉这点手艺怎么敢出去卖弄,公子还是另请高明吧。这个油只能让老汉糊口用的,挣不了大钱,公子还是不要想了。”

  望着陈老实那冷淡的表情,李明不由得苦笑了。看来今天自己这一趟是没有结果了,但自己又非常需要一名像陈老实这样有经验的人帮助自己,不然事事都要自己亲自去指点,那可忙不过来呀。这个陈老实看起来其貌不扬,和一般的老汉没什么区别。但他既然能自己琢磨出油份分馏的方法来,那就表明此人不一般,有着非常强的开发创造能力。如果自己能好好加以利用,说不定以后他能成为自己的好帮手那。

  想到这里,李明对陈老实施了一礼,说道:“既然老人家不同意,那在下也不强求。不过在下看老人家的方法还有些缺陷,不知道老人家可愿意一听?”

  陈老实面色一变,怀疑的目光望着李明,说道:“老汉的这个方法用了五年了,还没有发现什么缺陷,公子怎么能看得出来呢?看公子爷的身份,也不像是干这个的呀?”

  李明微微一笑,说道:“在下略通此道,希望和老人家共同探讨一下。老人家这种方法,只能是初窥门槛,造出来的油杂物太多,存放非常不安全,普通人家存放的时候很容易失火的。而且你这么存放也不安全,遇到明火容易爆炸。”

  陈老实猛然瞪大了眼睛,望着李明急切地问道:“公子是怎么知道的?没错!这里前些天是爆炸过一次,将我存放的二十多桶油都烧得一干二净,老汉也差点被烧着。这么说公子真的是此道的行家了?请公子多多指教。”

  李明笑道:“指教不敢当,在下只是说一些自己的意见。老人家的这个方法非常实用,只要稍作改装,制出的油就会纯净很多。其实老人家只要在这个横管的下方每隔一段就引下一个支管出来接到单独的桶里,这样不同的油就会被分开了。离灶台越远,桶里的油越容易燃烧,但也容易爆炸。离灶台越近,桶里的油就越安全。”

  陈老实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用怀疑的口气问道:“这样真的行吗?要是这样行的话,公子为什么把自己的绝技这么轻易的告诉老汉呢?”

  李明失笑道:“老人家把这个看得太重了。其实任何技艺都要互相交流、取长补短才能够快速的发展下去。敝帚自珍只能让技艺停滞不前,没有任何发展。在下想成立一个大型的油作坊,本来是想请老人家到那里指点技艺、主持作坊的生产的。既然老人家不同意,在下也不想强求,但在下还是想请老人家考虑一下我这些话。在下住在江洲的碧泉岛上,老人家如果想通了,可以到碧泉岛找在下,在下随时欢迎老人家的加入。”

  李明带着众人已经走远了,只有陈老实还在呆呆的望着李明一行的背影,脑海中还在响着李明刚才的那番话语。

  众人回到船上时太阳已经是快落山了,船舱中装满了一桶桶的原油,散发出一阵阵难闻的气味。张瑶被这气味熏得晚饭一口没吃,看的李明心疼不已。无奈之下,李明只有带着张瑶,领着众人在城门关闭之前进入了墨城,在墨城的福来客栈中住了下来。

  张瑶好不容易吃了顿饱饭,然后就拉着李明在墨城的夜市中闲逛了起来。马林领着众侍卫若即若离的跟着两人,紧张的戒备着。

  远方,一个红衣少女气喘吁吁的在市场中奔跑着,少女的后面,跟着一群凶神恶煞的壮汉,大呼小叫的追赶着少女。后面的马林眼见得少女迎面向着李明和张瑶撞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