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蜜丸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696 2003.11.28 19:41

    天空中又是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炸雷一声声的在头上响起,瓢泼的大雨打在屋顶的瓦面上犹如炒豆一般,就在这天际纷闹的环境中隐约的传来几声凄厉的惨叫。

  李明站在铺天盖地的暴雨中,任凭雨水在他的身上冲刷着,心头却久久不能平静下来。第一次心生杀机的他却怎么也不能让自己亲眼看到那几个人的临死之状,只能站在雨中让*冲刷着自己心头的迷惘,自己真的有权利结束那些人的生命吗?自己又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残忍、这么冷血无情的呢?难道自己真的变了吗?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藐视生命,以至于下达命令的时候心头没有一丝的犹豫呢?

  陈浩冒着大雨跑向李明,将他拉回了破庙。李明擦干了脸上的雨水,向着庙中扫视了一下。破庙中一片平静,刚才赵威那批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一堆篝火在破庙中间散发着通红的火焰,除了外面的雨声和雷声,这里一切都是那么平静,仿佛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李明强压住心头纷乱的思绪,走到篝火前坐了下来,脸色平静的脱下衣衫在篝火前烤了起来。陈浩等众人不敢多说话,纷纷坐在火堆旁边也烤起衣服来了。

  良久,曹豹打破了庙中的寂静,对李明说道:“李先生,小将知道你现在心里不好过,毕竟你不象我们这些人。但是,我还是那句话,只有牺牲了他们才能保住你自己、保住我们大家,这是不得不作的事情。”

  闪烁的火光在李明的脸上显得阴晴不定,他勉强一笑,对曹豹说道:“曹将军说的有道理,我只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所以心头有一些不好受,过一会儿就没有事情了。倒是曹将军回去之后怎么交待呢?”

  曹豹哈哈一笑,说道:“先生不用担心我,我是临滨八万驻军的提督,我要是不说什么谁也不敢问我什么。在王爷那里我顶多就说在半道上遇见盗贼了,我那些卫兵都光荣的捐躯了,王爷也不会理会那些人的死活的,放心吧,我是最没有事情的。倒是今天,先生的救命之恩我曹豹终身难忘,以后先生有什么差遣尽管派人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先生可不要当我就这么说说,我曹豹一言九鼎,先生就是要我这条命,我也会将自己的脑袋砍下来送给先生的。”说完,站起身来在李明面前跪了下去。

  李明急忙起身扶起曹豹,口中急忙说道:“曹大人不可如此多礼,救你一命只是适逢其巧,曹大人又何必放在心上呢?”

  曹豹不悦的说道:“先生这么说就是不把我曹豹放在眼里了,我曹豹虽然是粗人一个,但也知道什么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先生的救命之恩呢?我还是那句话,不管先生相不相信。”

  李明急忙点头道:“我相信,曹将军是血性之人,我怎么能不相信呢?以后有用得着曹将军的地方,我一定会找你的。”

  曹豹乐开了大嘴笑道:“这就对了,先生不要把曹豹当成外人。哎!只可惜我那个心爱的重剑在偷袭中被弄丢了,不然我就可以送给先生当作礼物了。那可是本城铸剑名家王老刀的得意之作呀!”

  “哦?”李明恍然大悟,原来他就是找王老刀的那个曹千总呀!看来这两年升官了,居然坐到提督了,李明心中暗暗的好笑,看来这个世界还真得很小呀!

  李明也不说破,微笑着对曹豹说道:“曹将军不要太客气了,既然曹将军这么豪爽,我李明岂是那种小心眼的人?有你这番心意就行了,有没有礼物倒无所谓。”

  这场大雨直到晚上才渐渐的停歇了下来,众人出庙门的时候,正看见一丝晚霞烧红了漫漫的天际。

  本来是想今天要到康王府的,但由于这场暴雨将众人耽搁在了城外,现在显然不适合再去王府了,无奈之下李明只好决定暂时返回碧泉岛。

  在码头,李明众人和曹豹依依惜别,登上了等候已久的船只向碧泉岛进发了。

  回到岛上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碧泉岛周围的荷花被刚才的那阵疾风骤雨打得花枝飘零,深深的低下了他们高贵的腰肢。昏暗的码头上,隐约看到两个身影正在那里焦急的张望着。

  船靠上码头,李明纵身跳上岸,等候已久的张瑶飞了过来,拉着李明的手焦急的问着今天的事情。李明拉着张瑶的小手,正要讲述今天发生的事情,回首却发现蔓儿正拘谨的站在一边,用怯怯的目光偷偷的看着自己,红霞挂在她那苍白的脸上,深陷的眼窝显得又是那么憔悴。

  李明急忙拉着张瑶上前问道:“蔓儿,你的身体这么弱,怎么能出来呢?”

  张瑶在一旁说道:“先生,是我让她来的,今天早上我去看她的时候正好遇上了暴雨,我就在她那里呆了一天。后来听我说今天你出去了,把她急得不得了,好不容易等到雨停了,她就非得缠着我要上码头来接你。我拗不过她,就只好带她来了,先生,别怪她。”

  李明笑道:“我怎么会怪她呢?我只是担心她的身体。好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蔓儿,你身体不好,我让陈浩把你送回去,今天就不邀请你上山了,你好好休息,好吗?”

  蔓儿轻轻的点了点头,跟着陈浩向松涛阁走去。目送着她那柔弱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夜色中,张瑶回头望着李明说道:“先生,今天我跟蔓儿谈了一天,哎!她和真可怜,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她是被哥哥养大的。可是嫂子视她为眼中钉,总想把她赶出家门,所以她从小就没有人管教。在我们救她的那天,她确实是偷了东西。一开始她只是想把我们当作挡箭牌,等事情过去了她就要跑,可是看到我们对她这么好,她就又舍不得走了,她说在我们这里能让她感受到家的温暖。”

  李明听完这话,不由得叹道:“哎!她也够可怜的,怪不得,我们还真的是误会了她。我的意思你跟她说了没有?”

  张瑶抿嘴笑道:“说了,可她不愿意,她说她没有哪个命,此生能作为你的小丫头服侍你就很满足了。嘻嘻,先生,我看她对你有点意思,你如果不嫌弃她的话就把她收了吧,她也怪可怜的。”

  李明脸上一红,急忙说道:“不要胡说,现在我还没有娶你呢,怎么能收了她呢?再说了,珑儿现在还没有原谅我呢,我怎么敢这时候收她呢?”

  张瑶又是嘻嘻一笑说道:“先生不敢?这么说先生是心里有这个意思了?”

  李明急忙说道:“别胡说了!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真的,今生有你和珑儿我就很满足了,我不会在接受其他的女人了。还是别提这些了,婚礼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

  张瑶低下头羞涩的说道:“今天下了一天雨,还没怎么准备,不知道师母那边怎么样了。”

  李明笑道:“其实我的想法就是不用那么铺张、那么张扬,简单一点就行了,哎,师母就是不同意呀!算了,一切听她的吧。我们赶快回去吧,一天美好好吃东西,我都饿坏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明带着陈浩一行又向着临滨城出发了,由于昨天的一场大雨,将李明的计划完全打乱了,没办法,只好今天再去一趟,去康王府打探一下消息。

  一行人马一路无事,平安的到达了康王府,在王府官员通报之后,李明静静的坐在客厅中等候着。

  一阵笑声从屏风后面响起,康王急匆匆的从后门走了进来,看到李明,康王哈哈大笑,说道:“先生今天怎么这么有空呢?是不是将本王的水晶杯雕凿好了?”

  李明急忙起身迎接,笑着说道:“打扰王爷了,水晶杯雕凿困难,目前尚未完工,还请王爷见谅。倒是今天草民带来了本岛新制的红茶给王爷尝一尝。”

  “哦?”康王非常感兴趣地说道:“你又研究出一种新茶呀?这本王可要尝一尝,来人那,将本王的水晶杯拿上来。”

  李明急忙说道:“王爷请慢,喝红茶不比龙井,用不着水晶杯。喝红茶需要上好的南泥茶壶,不知道王爷有没有?呵呵,草民想可能没有,王爷府上的茶具可能都是烹团茶用的,没有冲泡的茶具,所以草民特意带来了一套。”

  康王大喜,急忙让下人拿去冲泡了,然后转头问李明道:“对了,上次在碧泉岛不是说好了吗?今天怎么没把你夫人带来呀?王妃可是等了好多天了,怎么了?舍不得了吗?我可告诉你,下次一定要把你夫人带来,让她在王府陪王妃多住几天,听见了没有?下次一定要带来!你简直把本王的话当成耳旁风了,这也就是你了,换做别人本王早就治他的罪了。”说完已是怒容满面了。

  李明心头暗暗怒骂,他来之前早已经通过林家庄的内线调查清楚,王妃早就回南郭城一个多月了,至今还没有回府。什么王妃等好多天了,说得多么冠冕堂皇。要是不明白他那些龌龊的念头,还真以为他是一个忠厚的长辈呢。既然你不仁,也就别怪我不义了。

  想到这里,李明暗暗的咬了咬牙,满脸堆笑地说道:“回王爷的话,不是草民故意违背王爷的话的,实在是昨天内子淋了大雨,今天有些不舒服,草民下次一定将她带来。对了,王爷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

  听到李明的问话,康王那满面的怒气稍稍的消退了一些,无奈的说道:“本王的头痛之症这些天并没有发作,但是本王的身体一直都不怎么好,这些天更是感到全身无力、胸闷气短,稍稍的劳累一点就不行了。还有,本王最近有些力不从心,哎,可惜了那几个如花似......。”刚说到这里,康王急忙停住了话题,尴尬的干咳了几下。

  李明强忍着厌恶的表情,对康王说道:“王爷,草民上次从这里回去之后,精心搜集了极品的千年老参、高山雪莲、深潭雪蟾等上百种名贵的药材,经过精心炮制制成了一批蜜丸,对王爷的病症应该有很好的疗效。虽然王爷的病症已经有多年,药石之力无法彻底治愈,但长期服用还是可以适当的缓和一些病症的。”

  康王听后大喜,脸上的怒色一扫而空,急忙说道:“真有此事?太好了,先生带来了吗?快给本王呈上来!”

  李明一招手,陈浩手捧一个皮袋交给了李明,李明打开袋口,从里面取出几颗蜜丸捧在手中说道:“这是草民第一批制成的一百五十颗蜜丸,现在先献给王爷服用,下一批药材还在制作之中,相信半个月之后就可以给王爷送来了。王爷每天服用十颗,相信对王爷的身体有所补益。”

  康王急忙招手,一个下人过来去过皮袋交到康王手中。康王颤抖着双手从里面取出几颗问道:“先生,本王现在就可以服用吗?”

  李明强忍住笑,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可以,王爷越早服用越好,要切记,不可间断。草民会尽快地将下一批药给王爷送来,那时候王爷就可以加量服用了。”

  康王乐得合不拢嘴,连声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本王现在正需要呀!呵呵,先生辛苦了,本王不胜感激。先生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本王无不答应!”

  李明微笑道:“为王爷效劳是草民的本分,草民哪里敢因为这个问王爷索要赏赐呢?请王爷不要折杀草民了。草民目前非常满足了,靠王爷的赏赐,草民已经生活得很好了,不敢再有所奢求了。”

  康王哈哈大笑道:“好!我喜欢你这样!不居功自傲,有前途!好了,今天本王就不给你赏赐了,以后有什么要求尽管来找本王,只要本王力所能及,一定给你办到!”

  李明急忙起身拱手道:“多谢王爷,草民现在这里感谢王爷了,王爷要是没有什么事情,草民就告退了,等草民将下一批药炮制出来之后再来拜见王爷。”

  康王高兴的亲自送李明到门口,李明众人拜别康王,骑上马匹向码头方向走去。

  李明回到碧泉岛的时候,正好赶上圣手王正在那里指挥着众仆役卸着带回来的一桶桶的石油,李明见状大喜,等不及自己的船靠岸,在船上腾空而起,越过码头上的船只落到圣手王的面前。

  圣手王急忙上前见礼,两人寒暄已毕,圣手王拉过旁边的一个人笑道:“院长,还认识他吗?”

  李明一看大喜道:“陈先生,久违了,上次不知道你就是名闻江湖的高手,多有得罪了。”

  陈宇上前冲李明拱手道:“老爷,陈老实投奔您来了,希望您能接收我。”

  李明急忙说道:“陈大侠千万别这么叫我,能将你请来可是我的荣幸,如不嫌弃,李明叫你一声大哥如何?”

  陈宇躬身说道:“老爷怎么这么说?陈宇早已经死了十年了,小人是陈老实,不是陈宇,老也不要认错人了。如果老爷不认我,小人宁和现在就离去。”

  李明正想说话,圣手王急忙说道:“院长,他既然这么说,你就答应他吧。对了,陈老实根据院长的描述,将他的提炼的工具改进了,今天我把它也搬来了。”

  李明高兴的说道:“太好了,既然如此,我就请陈先生做我的炼油厂的厂长了。老哥,你从岛上给他派一些人,尽快地将炼油装备多制造上几套。看来我要加快钢铁的炼制了,不然炼出来的油也没有什么大的用处。”

  圣手王急忙应声答应,陈宇向李明告了一声罪,便急忙组织人去卸他的那套装备了,李明将圣手王拉到一旁轻声地问道:“他是怎么回事?怎么甘愿做下人呢?”

  圣手王苦笑道:“院长,你别看他这个人文武双全、表面又那么粗鲁,但他的心却异常执著,自从他的娇妻去世之后他的心也就死了。为了不勾起自己伤痛的往事,这些年来他强迫将自己变成陈老实,对他来说,陈宇这个人是他最大的伤痛,他不愿意回忆往事。所以,院长还是如他之愿吧。”

  李明无奈的摇了摇头,又问道:“怎么样?那些印书工匠都找来了吗?”

  圣手王指着码头上忙碌的一堆人说道:“那些就是,墨城一共有三家印书的作坊,我都给他们拆过来了。连同他们的各种工具、每一个工匠都搬来了,呵呵,这下墨城的书商可倒霉了。”

  李明哈哈一笑说道:“就让他们停止读那些四书五经、孔孟圣言吧,我要用这些工匠大量的印刷一些专业的和科普的书籍,这样可以将我的知识尽快的传播给岛上的每一个人。有空的话你好要给我从附近找来一批落第的读书人,最好是那些对现实满腹牢骚的读书人。岛上大部分的工匠都目不识丁,我要让这些读书人当老师,先让那些工匠学会识字才行,另外也可以根据我印刷的书籍来教他们各种知识。要不然只靠我言传身教,那得什么时候才能将我的知识传授给他们呀!我可没有分身之术。对了,你还不知道吧,这两天我就要和珑儿成婚了。”

  圣手王急忙给李明道喜,这时司徒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望着李明忍住笑容低声问道:“院长,你做的那些马尿蜜丸都推销出去了?赚了多少钱?”

  圣手王听得满头迷雾,急忙问道:“什么?马尿蜜丸?那是什么东西?是院长研究出来的新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