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 城防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472 2004.08.08 15:45

    

  一个声音从一座房间内传出来,紧接着,一个白发童颜的老人从门口走了出来。

  李明急忙赶前一步,对着老人行礼道:“碧泉岛李明见过大人。”

  “你真是那个李明?”沈同望着李明,惊喜地说道:“真的是你?你没有死?呵呵,苍生之福,你怎么找到我这里了?有什么事情吗?啊,对了,老朽失礼了,快请屋内落座,这里虽然乱点,但先生不是常人,我也不那么客套了,有什么事情进屋细谈。”

  李明听完这话心中不由得一怔,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来到南郭城了吗?按理说,自己那天在成王府赴宴的时候,现场可是有非常多的官员的,而自己又和李皎起了那么大的冲突,他没有理由不知道的,难道他跟自己在装糊涂?但他这样做是什么用意呢?没有理由的,也许它是真的不知道吧。可是......。

  李明突然明白过来了,那天赴宴的都是明王和成王的心腹大臣和谋士幕僚,外人当然是不能参加了。自己现在是明王的人,所以明王府的人是不会泄露自己的消息的,而自己令成王在那天大为丢脸,成王府的人当然也不敢向外宣扬的,所以,那天他虽然非常招摇,可是真正知道他的讯息的人还真的很少,眼前这个沈大人是个中立派,不知道自己的消息也就不奇怪了。想通了这点,李明心中不由得为自己的疑神疑鬼感到可笑,眼见的沈同邀请自己,他也就不客气地跟着沈同进屋了。

  进屋后两个人客套了一番落座,李明四处打量了起来:说实在的,李明还没有在这个世界见到过这么大的房间,其实这个房间实际上只是一个简单的木制大棚,一根根的木柱子顶起了房顶的茅草,周围用砖头简单的围起一圈。房间的大小很有些类似于现代的厂房,空间非常大,里面乱七八糟的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最引李明注意的还是挂在墙上的一把巨大的羽毛扇,而这把扇子此刻正不紧不慢的左右晃动着,给大家带来一真真凉爽的风。李明大奇,起身朝扇子走过去,他还真没有看得出来这把扇子的动力系统究竟在什么地方。

  看到李明的好奇,沈同高兴得笑了,跟在李明身后走到扇子旁边解释道:“哈哈,你不要看到扇子自己在动就感到奇怪,其实这只是雕虫小技而已。不过这个夏天他倒还真给我带来不少好处,不然呆在这个屋里可要把人闷死了,呵呵,我做的东西太多了,这个不值一提,要不要我领你参观一下?”

  李明笑了笑问道:“大人是怎么样让这把扇子自己动起来的?这需要有动力,大人的动力从哪里来的?”

  “动力?”沈同喃喃自语道:“什么叫动力?老朽不懂,不过这把扇子可是外面那个水车带动的,老朽将天赐河的河水引到了这里,并在里面装了一个水车,要摇动这个扇子,中间只不过多加了几根木轴而已。”

  “原来如此。”李明恍然大悟,说道:“能够利用水力来驱动扇子,大人果然是名不虚传。呵呵,不知道皇上有没有这样的享受呢?”

  沈同尴尬的笑了一笑,说道:“这个东西是我今年夏天才做起来的,我也是试验一下,如果成了,明年我再在皇宫里装这个东西。对了,能不能给我讲一下你的经历?听说你被洪水冲走了,我可着实难受了一段时间。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住?来找我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开玩笑,李明这话如果传到皇帝耳中,那罪名可是不小,不赶快转变话题的话,说不定他还会问些什么呢。

  李明感激地说道:“多谢大人的关心,当初是一个村童将我救起来了,我伤好之后就到这里来了,目前住在明王府。”

  “噢?”沈同眉头一皱,怪异的看了李明一眼,说道:“听说你是康王的心腹,为什么住在明王府呢?当初你为了救康王和周大人,不惜牺牲自己,现在你怎么......?”说到这里,他停住了,只是疑惑的望着李明,等待着他的回答。

  李明苦笑一下,望着沈同说道:“沈大人,我确实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是我又不能像你说明,可我也不能骗你,所以我只能说一句无可奉告。大人如果相信我的为人,就和我继续谈下去,但如果大人认为我是一个攀附势力、见风使舵的小人,我也无话可说。”说完,他摇着头苦笑不已。

  沈同显然没有料到李明会这样回答,他沉思了一会儿,抬头说道:“我相信你,我相信,一个肯为天下黎民百姓造福的人绝对不会是那种小人。李明,如果你真有说不出来的苦衷,我不会强迫你说的。但是你要记住,我沈同敬佩你的为人,敬佩你为天下百姓做的那些事情,所以,如果你有什么要我老头子帮忙的,千万不要客气,我老头子搭上这条老命也会帮你的。”

  李明感激地说道:“谢谢大人的厚爱,只是这件事情牵扯到几个王子,大人恐怕帮不上什么忙。我这次来其实是明王派来的......。”

  “派你来当说客吧?”沈同不悦的打断了李明的话,说道:“这个二皇子多次派人来当说客,真是令我厌烦,这次居然又派你过来了。李明,虽然我知道你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是我还是劝告你一下,不要做太过分的事情,不要为他出太多的力,他们兄弟几个......哼!想起来我就生气,当今皇上正当盛年,他们却如此明目张胆的争权夺利,真不把皇上放在眼里!李明,学学当年的徐庶。”

  李明苦笑道:“沈大人误会我了,我确实是迫不得已的,沈大人既然知道我来的意思,那我就不多说了。我来这里一来是为了完成明王交给我的任务,另外就是为了拜访您这位当朝的大发明家。”

  “大发明家?这个称呼倒很新奇。”沈同笑道:“你太过奖了,如果你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拜访我,那我非常欢迎,不过......算了,李明,我真不忍心让你为难,说吧,需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在明王面前交差?我会尽量满足你的。”

  李明急忙站起来说道:“多谢沈大人成全!其实也没什么,为了让明王相信我此行有所收获,我想请大人讲您制作的几个小玩意儿交给在下带回去,这样如何?”

  沈同点点头说道:“这样也行,其实我做得也不是什么太保密的东西,只是我很烦他们兄弟如此争斗,所以他们谁来要东西我都不给。今天给你个面子,走,随我挑两样去。”

  李明大喜,急忙跟着沈同向房间深处走去。房间内堆满了各种各样完工的、未完工的小制作,有很多李明根本就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沈同走到一张桌子旁边,捧过一个像座钟一样大小的东西,对李明说道:“你把这个带回去吧,这个是为了给小公主作玩具而作的试验品,虽然比不上给小公主的那个,但这个世上相信也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说完,他端起桌子上的一碗水倒入了那个东西上面的一个水槽中,随着哗哗的流水声,从那里面传来了一阵丁丁冬冬的声音。

  听着这无比熟悉的声音,李明心中大惊,脱口而出:“音乐盒!你做得这是音乐盒!”

  “音乐盒?”沈同疑惑的问道:“音乐盒是什么东西?看你的样子,好像你以前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东西?不可能阿?难道还有另外一个能工巧匠做过同样的东西?快!”他急切地抓住李明的肩膀,问道:“那时谁?快告诉我!没想到世上还有和我水平差不多的人?他在哪里?”

  看着他那焦急的样子,李明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总不能告诉他,那东西在现代社会里每个商店都有卖的吧,他只能胡编一些理由了。不过这个沈同的手艺可也真够精巧的了,从表面上来看,这应该又是一个用水力驱动的装置,李明虽然是现代人,但他自认是做不来的,这需要非常精巧的手艺和非凡的想法,李明可不行,让他讲讲原理还差不多。

  看到李明半天没有回答,沈同急忙又说道:“你不要误会,我可不是要找那个人算账,我是要拜会他去。这么多年来都是我一个人琢磨,要是多一个人和我一起研究,那该多好哇,这可是我很久以来的心愿,所以,你一定要告诉我。”

  李明笑了笑说道:“不,您误会了,我并没有想隐瞒的意思,只是那个东西也是我从一个江湖艺人手中看到的,我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管那个东西叫音乐盒,由于比较新奇,所以我记住了,您不要误会了,我和那个人没有任何关系。”

  “奥”,沈同失望的叹了口气,有点失落的说道:“那么就是说找不到他了,他可惜了。我还想和他切磋切磋呢,现在......哎。”他又长叹了一口气,开始不言不语了。

  看着他那沮丧的样子,李明心中升起淡淡的歉意,为了转移他的注意,李明随手指着前方一个巨大的八角形物体,装出非常好奇的样子问道:“这个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奇怪?快赶上一个小房子那么大了,上面还有这么多小洞洞,这是干什么的?”已开始并没有对这个东西留意,但仔细看起来却令李明越来越惊奇了。

  “那个呀,那是我琢磨出来的一种警戒机关,那是八年前研究出来的,现在已经在南郭城里用了五、六年了,非常管用。”

  “是吗?太神奇了!”李明奇道:“它是怎么警戒的?放在什么地方?用人管它吗?南郭城的警戒全靠它吗?”这可是一个新发现,如果整个南郭城的警备系统全是眼前这个东西负责的话,那眼前这个东西岂不是能和现代的中央报警计算机系统想媲美了?这个沈同有这么大的能耐吗?况且,如果能够了解它的工作原理,自己逃出南郭城的时候可就有把握多了。

  看到李明这么好奇,沈同收起了失落的心情,走到那个东西前面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神奇的,说穿了就没什么奇怪了,整个南郭城的报警系统是一个全套的工程,控制的中心就是它了。”他指了指眼前的东西接着说道:“八年前,一批盗贼潜进了南郭城,从当时的中书令马大人府中盗走了大量的珠宝,结果被马大人府中的侍卫发现了,那群盗贼也真是大胆,居然杀害了马大人后一路杀出了南郭城。当时由于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等城卫军得到消息赶到马府时他们已经逃之夭夭了。”

  “为了这件事情,皇上将当时的南郭城守、城卫军统领等相关官员全部斩首,并要三省一起研究如何快速的传递警报。因为很显然的,当年如果城卫军及时得到消息,及时地将城门关闭,那批盗贼一个都跑不掉,所以如何能让分布在城中各处的城卫军及时得到消息是最重要的。”

  “当时我提出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将整个南郭城分成不同的区,每个区都设立一座高塔,高塔上面设立瞭望哨、报警钟和烽火台,同时将更鼓楼、樵楼的功能合并到里面。每个区的距离以两个相邻区之间城卫军能在一刻时间内赶到为准,这么一来,每个区的城卫军巡逻的地界就相对的固定了,没有警报的情况下他们能更好地在自己区内巡逻。”

  “然而这么多的瞭望塔,在发生重大事情的时候势必会非常混乱,所以我就将每二十到三十个区分为一个大区,每一个大区都有一个更高的瞭望塔,成为指挥塔,用以指挥这个区的城卫军,而各个大区之间也可以互相联络支援。同时我又给各个区的塔上编制上不同的钟声和钟序,经过一段时间的熟悉之后,只要是城内发生了任何不正常的事情,城卫军都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同时各个大区之间也可以直接联络,比如需要包抄围堵、关闭城门之类的调度都能够很好的完成了。”

  “我这个方法虽然及其耗费人力物力,但却是当时唯一一个确实有效的方法,于是当时皇上就下了决心,用了两年的时间建成了整个南郭城的警戒工程。其实呐很少有人敢在南郭城闹事的,像十年前的事情之后一直都没有发生过,所以现在这些瞭望塔主要还是做更鼓楼和防火瞭望所用,一般民众也仅仅知道他们是钟鼓楼,这套报警工程的实际作用只有少数的一些官员和成卫军内部的人才知道。不过由于时间太久了,不少报警机关都有毛病,这部,前几天内东城一个主区指挥塔上的机关坏了,前两天由工部的工匠们刚做出来,这几天我正在做最后的检查。”

  听完沈同的介绍,李明的身上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幸亏自己今天来到了这里,要不然自己根本不会知道,在这个南郭城中还有这么一套严密的报警系统。自己和众人制定的逃跑计划全依仗于一个快字,全在于趁着城卫军到达出事地点形成的时间差和空间差来逃脱,同时也全仗着城卫军消息传递的间隙来逃脱。可是现在,南郭城居然有这么一套完整而又高效的报警指挥系统在运作着,那么即使自己这些人成功的将两人从法场救出来,也不可能逃脱全城士兵的围堵追缴了,毕竟自己这帮人的一举一动都能从星罗棋布的瞭望塔上观察得到,那自己还有什么希望逃出城去?要知道,现在城中可是有七万城卫军和三万铁甲军。

  望着眼前那个大怪物,李明急忙问道:“那么眼前这个东西是干什么的?是做指挥的还是做瞭望的?里面需要人来操纵吗?”

  沈同笑道:“当然需要人了,这是一个指挥塔上用的,里面有八个人,主要是接受各个瞭望塔上的消息,同时将消息传给塔中的大区指挥官,有指挥官发布命令后再从这里发送出去。一般每个指挥塔上都有三十名以上的卫兵,塔也建在每个大区的城卫军兵营里,防止有人占领高塔。”

  李明心中又是暗自一惊,本来他还指望着占领指挥塔,破坏指挥系统,但是没想到指挥塔居然是建在兵营中,这么一来自己的计划就完全泡汤了。失去最后一点希望的李明顿时感到全身无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看到李明的脸突然变得苍白,沈同吓了一跳,以为他染了什么急病,急忙扶住了他,焦急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呢?李明,你没事吧?你是医神,你应该知道自己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请郎中来?或者你开药方,我让人抓药去?”

  李明勉强地笑了笑,摇头说道:“不要紧的,大人不用担心,我只是这两天太累了。对了,风雨台的指挥塔在什么地方?那上面的机关完好吗?”

  沈同一惊,放开了李明,疑惑的眼光望着李明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这本来就是绝密,我透漏给你这么多情况就已经非常不对了,那全是因为我对你为人的完全的信任。可是风雨台是刑部重地,你的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你的兴趣,你到底想干什么?”说到这里,他的语气已经变得冰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