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章 威慑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177 2004.09.02 09:44

    夕下的残阳、殷红的云霞、飘舞的落叶,一片秋风萧瑟的景象,林凌峰逆着晚霞立在明王府大门前的那棵五百年的香樟上,随着枝条的晃动上下起伏着,淡灰色的衣裾被阴冷的秋风吹动的猎猎作响。

  林凌峰是李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第一个使他感到父亲般温暖和严厉的人,他对于自己的教导、对于自己的帮助都令他终生难忘,那种崇敬、惧怕、亲切的感觉已经深深的铭刻在了李明的心中,使得失去亲人长辈的他在这个世界上寻到了一丝慰籍、一点依靠。

  所以,当听到林凌峰的声音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自己对亲人的思念之情,不顾刘章的劝阻,朝着声音的方向飞奔过去,直到前厅时被李清带人栏下了,此时郑玉早已经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看着树上犹如仙人临凡般的林凌峰,李明心中一阵激动,急忙从躲在前厅中偷看的人群中挤出身来奔出门外,对着林凌峰跪下恭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头,抬起头来时,眼泪已经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林凌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随即,一丝严寒有笼罩在他的面庞,他看着李明厉声喝道:“大胆李明!我收你做徒弟的时候是怎么对你说的?我林凌峰的徒弟绝对不许涉足官场,难道你都忘记了吗?你师兄郑玉呢?这个孽徒跑什么地方去了?你先给我站在一边去,等我同郑玉算完了帐再惩罚你!”

  李明一愣,正在奇怪林凌峰的这番话,耳边突然传来林凌峰微若蚊蝇的声音:“我和珑儿已经见过面了,我也明白你现在的计划,不过你这个计划有一点画蛇添足了,所以你现在先站在一边去,等我处理完郑玉后,我们回去再细谈。”

  李明大喜过望,林凌峰的江湖经验和人生经验都是自己所不能及的,既然他这么说了就必然有他自己的道理,看来自己还是太嫩了,这么处心积虑制定的计划被林凌峰一来就看到了破绽,看来以后自己需要磨练的地方还是很多的。

  得到指示的李明急忙站起身来躲到了一边的花坛边上低头不语,传音是一中非常高明的功夫,必须要以高深的内力作为基础的,这一点李明还没有学会,所以他只好老老实实的站着了,否则,现在同林凌峰沟通一下的话会更好的。

  不谈李明同他师傅之间这些小动作,单说前厅中的李清,在林凌峰出现之前他见到过的武功最高的高手就是郑玉了,本来他以为,林凌峰虽然是郑玉的师傅,但武功未必比郑玉高多少,但是没想到,郑玉在听到林凌峰的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向受惊的兔子般的逃的不知去向了,只留下他一个人来应付惶恐不安的来请示的王府侍卫总管。慎重考虑之下,虽然觉得郑玉未免太过于胆小、他过于不讲义气,但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如果能替他化解件事情的话,以后他对于自己肯定会死心塌地了,于是,他在吩咐了侍卫总管紧急调集人手之后,便壮着胆子伙同一些幕僚胆战心惊的躲到了前厅中偷偷的观察情况。

  等到见到了在树上起伏的林凌峰之后,李清总算是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武林高手,眼前的林凌峰虽然并不是那么高大魁梧,但全身却散发着一种迫人的气势,这种气势不仅让人不敢以目直视,更让人从心底里冒出一丝寒气、生起一丝恐惧,使得本来就战战兢兢的李清更不敢出头了,以至于连李明从人群中挤出去拜见林凌峰都不敢阻止了。

  等了半天没有任何回音的林凌峰开始有些不耐烦了,虽然他寒暑不惧,但站在树梢上被寒风吹着的滋味怎么也比不上坐在屋子里喝茶呀,所以,在暂时安排好李明后,他又开口了。

  “郑玉,你给我听着,我知道你躲在这里,不要以为我是在盲目的寻找。今天你如果主动的过来服罪,我还可以考虑饶你一命,但如果你继续想要顽抗下去的话,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我绝对不会让你那故去的父亲在九泉之下蒙羞的,你我师徒相处了二十多年了,你应该知道我这话的分量,怎么决定我就看你的了,我在这里再等一刻,如果到时候你还躲着我的话,我会让在场的所有人看一看我的真正实力的。明王爷,江湖草民林凌峰现在这里向你赔罪了,到时候如果我拆了你这王府的话,希望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郑玉吧,是他将这灾祸降临到你的头上的。我林凌峰无意同官府作对,但是如果惹急我的话,我不会在乎对方是什么人的,希望你能够主动的劝一下郑玉,让他乖乖的前来服罪。”林凌峰的话语并不高,但是经由他雄厚的内力的催动,使得声音远远的传送到了王府的每一个角落,仿佛这话就在每个人的耳边说的一样。

  听他这么说,躲在前厅的李清更不敢出面了,本来以为郑玉的武功和他师傅能够拼一下,所以当初他才大胆的接纳了他,可没想到郑玉根本不敢和他师傅照面,自己出去的话,难保林凌峰不会不对自己下毒手,到那时候,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他。不过,如果自己不露面的话,万一他发起狠来讲自己的王府拆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正在李清由于不定的时候,从旁边的偏厅中却走出了一个人,原来是在自己书房的刘章紧赶慢赶的终于赶到了现场。

  刘章甩开搀扶着他的两个婢女,对着树梢上的林凌峰抱了抱拳,鼓足了底气向着树上的林凌峰高声喊道:“林大侠!有什么事情请下来进屋细谈可以吗?这里是皇城,无论是谁对谁错我们都是大唐的子民,对于皇族我们要有最起码的尊敬,不知道林大侠认为老朽说的有没有道理?”

  这句话正好切中了林凌峰的要害。无论他对李清有多么不满意,但是作为这个政治制度下的一个人,对于皇族还是不能轻易冒犯的,这是一个从小就教育于孩子脑海中的一条“真理”,即使是林凌峰,即使林凌峰对皇族不屑于一顾,但是除非你想要公然造反,否则在表面上你还是遵守这一点的。

  所以,林凌峰不再站在树梢上了,他轻轻的一点脚尖,轻飘飘的,犹如一只风中的鹅毛般的,轻飘飘的落在了刘章的面前冲着刘章行了一礼,口中说道:“不知道这位大人尊性大名,可否代表明王做出决定呢?”

  刘章微微一笑,说道:“多谢林大侠给老朽一点薄面,老朽刘章,字子曦,是李清的授业恩师,所以,他的事情老夫可以做主,请林大侠进屋细谈。”

  林凌峰要了摇头,说道:“进屋就不必了,我这次来只是为了我这两个孽徒的事情,如今李明已经在这里了,独缺郑玉还没有出现,所以,老夫还是要在这里继续等他自动出现的。刚才我也说了,如果到时候他不出现,我就是把这个王府拆了也要找他出来,所以,进屋就不必了,我要准备拆房子了。”

  刘章毫不生气,他只是微微地一笑,对这林凌峰说道:“林大侠太会说笑了,王府是皇上赐给王爷的宅第,任何人都不得冒犯的,林大侠这么做岂不是说要公然造反了吗?你倒没有什么,武功高强,天下无敌,即使是千军万马也不能将您怎么样,可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林家庄岂不要消失了吗?林家上上下下也有好几千的人口,难道人人都有林大侠般的好武功?到时候……。”

  没等他讲话说完就被打断了,林凌峰在一边毫不在乎的笑道:“老人家还是不要多废口舌了,你说的那些我都懂,但是,我还是不能放手,毕竟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关系到我们林家庄名声的问题,假如我林凌峰任由我的徒弟为虎作伥儿不作处理的话,让我们林家庄如何在江湖上立足?所以,今天郑玉必须要抓回去,无论什么什么人都不能阻止我,为了这件事情,我宁可同官府决裂!所以,老人家还是不要说废话了,这些道理我早就明白了。况且,如果我拆了王府的话,你们应该找郑玉去算账,全是因为他投靠了明王,才让明王遭受了这么大的损失,所以,罪魁祸首是郑玉,而不是我林凌峰。”说完,他不由得为自己的这番狡辩赶到大为得意,以至于忍不住呵呵的笑了起来。

  饶是刘章不想将事情搞僵了,但此刻也不由得面色大变,他望着林凌峰那满脸的笑意,用气得颤抖的手指着林凌峰怒道:“亏你是一代武林宗师,居然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来!你这简直是在狡辩!况且,郑玉是自己愿意投靠我们王爷,并不是我们逼迫他这么做的,所以你不应该把责任推到我们的头上!林大侠,做人要讲道理,我尊敬你是一代宗师,才这么好好得同你谈的,你不应该把这件事情当作儿戏。”

  林凌峰冷冷的一笑,说道:“我林菱峰虽然在江湖上有一点名声,但这并不表明我就是一个迂腐的人,对朋友、对自己人我绝对是一个一诺千金、正义凛然的大侠,但是对于同我作对的敌人,我会比一个真正的无赖还要无赖,这是我混江湖三十多年得出的经验教训!对自己的敌人还要讲什么仁义道德,那纯粹是傻瓜糊涂蛋,所以刘大人,你不应该责怪我的。再郑玉没有到手之前,窝藏他的明王府就是我的敌人,我不会对此客气的。好了,刘大人这么大年纪了,您还是躲起来去吧,时辰快到了,郑玉至今仍然没有音讯,所以我要开始动手了。”

  听到林凌峰这么说的李清再也躲不下去了,他飞快的从前厅中冲出来,边跑边指着林凌峰大声喝道:“大胆刁民!你难道真的想要造反不成?今天你要是敢拆我的王府,明天我就率领大军平了你的林家庄!”

  林凌峰脸上蒙起了一层怒气,他冷冷的哼了一声,一股凌厉的杀气从身上散发出来,直冲李请冲了过去。刚跑到林凌峰面前的李清突然感到心中一寒,一种恐惧的感觉猛然出现在他的心头,使得他突然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扑通一声跪倒在了林凌峰的面前。

  众人大惊,谁也想不到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刘章气的脸色发紫,拼命的拉住李清想要把他拽起来,无奈李清现在全身的肌肉都好像失去了控制,早已经堆在地上软成了一团,年老体衰的刘章如何拽得动。

  李明暗叫不好,本来,由林凌峰给李清适当的施加一些压力是有利的,能让李清日后对林凌峰有一种恐惧感,这样能有利于日后自己同李清之间关系。可是现在,林凌峰居然让李清吓得跪在他的面前,这下梁子结的可就有些大了,以理清的为人,适当的吃亏他还是能够忍得下的,毕竟他的心智是非常超群的,能够明白什么是应该隐忍的,但是,如果像今天这样的,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倒在林凌峰的面前,那这个亏可就有点太大了,这绝对已经超出了李清的承受底线,再这么下去恐怕真的要除掉他以绝后患了,不过这也是李明目前不想做的,毕竟现在的情况和自己当初下决心除掉李请时的情况还是有区别的,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李请是不能被除掉的。

  所以,一直站在旁边不出声的李明快速的走到了林凌峰的身边,用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对林凌峰说道:“师傅,弟子知道犯了门规,也甘愿受到师傅的责罚,但是明王是弟子的生死之交,弟子绝对不愿意看到他受到这等屈辱,所以,请师父不要把火气发泄到明王的身上。郑玉师兄犯了错误,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和王爷是没有太大关系的,师傅不应该逼迫王爷。弟子知道说这话再一次冒犯了师傅,求师傅回去后对弟子加重处罚,但是,现在请放过王爷。”说完,深深的拜了下去。

  林凌峰不由得好笑了起来,他没想到李明这么快就学会送人情了,本来他并不想真正得通李清起冲突,毕竟官府的力量非常巨大,自己没必要招惹这么一个大麻烦,适当的给他一点压力,让他以后不敢轻易的招惹自己才是他的目的,可是没想到李清这么冲动,跑出屋子就对他口出不逊,这么多年来谁敢对他说这些话?所以一怒之下便动了杀机,虽然它及时的醒悟了过来,收敛了大部分的杀意,但还是将李清下成了这个样子。幸好李明这个时候过来送人情了,自己也就找了一个台阶下了。

  所以,他故作恼怒的哼了一声,瞪着李明冷冷的说道:“你的帐还没有和你算,你却替别人求情来了,也好,你既然愿意承担责任,那就等回林家庄之后我们再算账。”说完,他后退了一步,对着地上的李清说道:“明王爷,不要以为你贵为皇族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尊敬别人就等于尊敬自己,这句话希望你记住了。”

  如蒙大赦的李清终于止住了全身的颤抖,在几个胆大的侍卫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此刻的他再也提不起一丝的勇气用来反抗了,他感激的望了李明一眼,然后对林凌峰低声说道:“林……大侠,郑玉听到您的话之后就逃走了,本……我也不知道他逃到什么地方去了,这是真的,我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说谎,还请您能够相信我。”

  林凌峰自信的一笑,说道:“这么说来我在王府是找不到他了?也罢,李明既然主动承认错误了,那么他依然是我的徒弟,看在李明和你的关系上,我今天就相信你的话。哼,郑玉,他以为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

  说完,他转身对旁边的刘章一拱手,说道:“刘大人,今天的事情多有失礼,如果有逆徒郑玉的消息,还请及时找林家庄在皇城的分店联系,我将感激不尽。青山不改,绿水常流,在下这就带着李明告辞了,后会有期。”

  没等刘章答话,林凌峰便抓住李明的腰带腾空而起,转眼间便消失在众人的面前,只留下一院子大眼瞪小眼的人在那里发呆。

  被林凌峰抓住的李明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感受,虽然自己也学过轻功,但什么时候像林凌峰这么用过?在以前李明的人之中,这种速度不是人所能拥有的,但此刻,他却亲身的体会到了,毫不夸张的说,出膛的子弹恐怕也就如此了吧,所以再李明眼前一阵浮光掠影飘过之后,他已经轻飘飘的随着林凌峰飘落在林珑的面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