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生计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479 2004.01.19 23:55

    “好!欢迎先生加入!”李明直起腰来,严肃的对高韦说道:“凡入我教者,必须严格遵守本教的教规,永世不得叛教。张奎,你就作为高韦的入教介绍人,给他宣读一下本教的教规。”

  高韦急忙跪在张奎的面前,听著张奎宣读著医神教的教规:“医神教以医神李明先生为教主,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本著让人人都能吃饱饭、穿暖衣、住好房、有耕地、有学上的原则,团结三教九流之人士......一经入教,终生不得背叛,如有违背者,人人得而诛之。高韦,你都听明白了?”

  高韦恭恭敬敬的在地上叩了三个头,回答道:“高韦都明白了,高韦当用自己的余生为教主的大业尽自己的一份薄力,并保证终生终於医神教。”

  李明在一边微微笑道:“高先生请起,从现在起,你就是我教中的一员。在我教中人人皆为兄弟,没有贵贱之分。我教讲究的是平等、博爱、和平,讲究的是人权,也就是说人人都有各种基本的权利,这种权利是上天赐予的,任何人没有权力去剥夺(李明把天主教的基本教义都移植过来了)。我教中人都要有博爱的胸怀,要从方方面面帮助、感化教外之人,你可明白?”

  高韦站起身来,激动地说道:“高韦都明白了,其实本教的教义我在两年前就知道得差不多了,这正是我要入教的原因所在。请教主放心,我高韦一定不会让教主失望的。请问教主,不知小女高婷可否入教?”

  李明微笑道:“当然可以,任何人都可以加入我教,只要先生认为她有这个资格,那麽先生就可以作为她的入教介绍人。好了,现在我们大家既然都是兄弟了,那麽我们之间也就没有什麽不好说的了。目前最重要的是先将眼前的难关度过,我可不希望在我的眼前死掉一个人。张奎,还是将我的那番话传下去,要作为一个命令传下去!首先,任何人不允许喝生水,要专门安排几个人轮流的烧水,要保证任何人想喝水的时候都要有开水喝。而且,取回来的水首先要经过净化才能购放到锅里面烧,山上不是有不少的榆树吗?将榆树的叶子、树皮捣碎了,放到取回的水里面搅拌,然後放置大约一炷香的时刻,等到水变清了之後才可以将上上面的水倒进锅中,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另外,这里的山上应该有茶树,派几个人去勘查一下,如果有的话多采一些茶叶回来,尽量保证大家都有茶喝,因为喝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防止霍乱。还有一点,专门在我们的驻地附近安排一个排便的地方,要离开水源远一点。除了这个地方,任何人不允许在其他的地方任意大小便,排便之後要就地掩埋,这件事情要找两个人专门来做。平时在我们驻地周围尽量多燃烧几堆火,多放一些湿柴,尽量将那些文字苍蝇都熏走。好了,张奎就先将我安排的这些事情通知下去。高韦,你留一下,我有事情要说。”

  张奎答应了一声,便急急忙忙的安排事情去了。高韦扶著李明在一棵大树之下坐了下来,然後和二牛一起抬来了一锅水,几个人擦洗完毕之後,高韦将二牛打发走了。然後高韦就在李明面前燃起了一堆篝火。

  望著眼前的高韦,李明开口问道:“不知道高先生以前在什麽地方做事情?可否将你以前的经历讲一下?”

  高韦恭恭敬敬地说道:“回教主的话,高韦在二十一年前考取了那年进士科目的状元,後经过吏部的选拔,官绶尚书省户部侍郎。我在官场数十年,先後出任过太守、总管、户部侍郎,最终做上了吏部尚书之位。我在吏部尚书的位子上一做就是八年,其间经历了无数的腥风血雨,官场上的黑暗早已经司空见惯了,同时也深知天下黎民之苦哇!但我又是那麽无能为力,有时候我真的非常厌倦。就在九年前,由於在立储的事情上同皇上闹翻了。当时我和几位大人极力要求皇上尽早立大皇子李嵩为太子,以便使日益剧烈的朝中朋党之争尽快结束。但皇上一直就犹豫不决,最终否决了我们的提议。这麽一来我们也就大大的得罪了二皇子和三皇子,後来我们几个经过商议,集体向皇上提出了辞职。在二皇子和三皇子的推波助澜之下,皇上答应了我们的请求。哎!当时我是心灰意冷呀!辞别了几位好友,我便开始了浪迹天涯的生活。在一年的时间内,我游历了天南地北,严重目睹了太多的黎民之苦,最终我在这桃花山下的村庄中隐居了下来。由於我粗通医术,所以就靠我这点能耐在这里生活。平时没有事情的时候,我就把附近几个村庄的孩子们都聚在一起,教他们识识字,也教他们一些做人的道理。我当时就在想,凭我一人之力是没有办法改变目前的现状了,如果能多培养一批孩子,将我的想法都传授给他们,等以後他们长大了又可以传授给其他人,这样一代一代的传下去。时间久了自然就有很多人会认同我的想法,到时候难保其中不会没有一个伟大的人物出现呀!如果其中有几个能考上进士,那麽也能给官场上带来几分清新的气息。”

  听到这里,李明微笑著打断了高韦的话:“先生的想法倒是很好,但先生有没有想过,单凭现在的官场制度、社会制度、科举制度能从根本上改变目前老百姓的现状吗?这就是我成立医神教的关键所在。我要彻底的推翻目前的社会现状,重新建立一个有序的制度出来,说白了,我就是要造反了,先生可曾有过这个心理准备?”

  高韦微微一笑,说道:“既然我已经明白了我们的教义,那还能不明白教主的想法吗?其实早在半个月前我就知道了,以我们的教义,是要让天下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但是我们凭什麽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唯一能做到的就只有取得天下了。教主放心,虽然我曾经为官,但我早就对这个朝廷失望透顶了,所以现在我才这麽坚决的要求入教。以教主仁厚之心,如果取得了天下,那可真是万民之福。”

  李明点了点头说道:“你明白了就好,目前我们最缺少的就是人才,希望你的到来能给我帮上大忙。好了,天已经晚了,我们还是解决眼前的困境吧。”

  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昨天感染的几个人已经基本上控制住了脱水的症状,但是由於没有合适的药材,几个人的腹泻还是不能控制,这让高韦几个人一大早就开始忙个不停。

  李明靠在大树下,眯著眼睛,迎著直射而来的朝阳,望著眼前忙碌的人群。应该说,张奎的办事效率还是相当高的,一晚上的功夫,这里的一切又恢复了井井有条的秩序,每个人的分工都是那麽详细,显示出他那高明的组织手段。

  一个脚步声轻轻的在李明的身边停下,一个娇柔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教主,吃早饭了。”随著声音,一只小手捧著一个大海碗递到了李明的面前。

  李明急忙转过头去,只见高婷正怯怯的站在自己身边,月牙般的大眼睛闪烁著,不敢同自己的眼光交汇。

  李明道了一声谢,接过了大海碗,碗中满满的一大碗白米饭,上面盖著几块煮熟的猪肉和几根青青的野荠菜。

  李明眉头一皱,不悦的问道:“这是怎麽回事?粮食不是不多了吗?怎麽给我这麽一大碗米饭呢?大家都吃的什麽?”

  高婷怯怯的目光扫了李明一下,轻声说道:“张大叔吩咐我们,一定要给教主吃最好的,所以我们就给教主作了白米饭。昨天的猪肉还剩了一点,虽然有点味道了,但也总比没有的强呀,况且教主身上还有伤,应该多吃一点好东西。”

  李明将饭碗递给了高婷,说道:“既然你叫我教主,那麽你就应该听我的话。你把这碗米饭倒到大锅里面一起煮粥吧。想必你也听过本教的教义,那就是众人平等,所以我不能吃这碗饭。虽然我现在非常饿,恨不得连饭碗都一块吞下,但是我不能,我是教主,你明白吗?听我的话,赶快去吧。回来的时候顺便给我带来一碗稀粥,我可真的非常饿了。”

  听完他的话,高婷为难的站在李明的面前,踯躅著不肯离去。李明见状,狠了狠心喝道:“快去!我的话不听了?你还想不想入教?”

  高婷愣了一下,月牙般的眼眶中猛然升起了一层水雾,她捧著饭碗,满满的转过身去,一步一蹭的向树林中走去。

  李明心中顿时愧疚了起来,张了张嘴想要将她叫住,却最终没有发出声音。

  过了一会儿,张奎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手中捧著那碗饭跪在李明面前,高举饭碗说道:“小人情教主持下这碗饭!教主是尊贵之人,到了我张奎这里绝对不可以饿著肚子的,只要教主吃下这碗饭,张奎情愿领受教主的任何责罚。”说完,额头柱地,长跪不起。

  看著他这样,李明冷冷的开口说道:“张奎,你身为本地教众头领,为何如此不明白我教的教义?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这做教主的更不能显得太特殊了,不谈会让大家认为我教的教规、教义都是一纸空谈!所以,今天我就要命令你,把这碗饭到进粥锅中。你要明白,我不是在故作姿态,这是我的真心话,如果连这点你都不明白的话,你就不用在我教之中了,你明白吗?”

  张奎抬起了满是泪痕的脸,说道:“回教主的话,教主所说的小人都明白,但是教主现在身负重伤,如果还和我们吃同样的稀粥野菜的话,恐怕会对教主的伤势不利呀!教主是我们的希望所在,我们不希望教主在这里有个三长两短呀!”

  李明望著张奎微微一笑,说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是医神!我自己的伤势我难道不明白?我现在身体虚弱,吃一点稀粥对我的身体是有好处的,所以你还是不要再坚持了,赶快去给我端来一碗稀粥,我都快饿坏了,你在这里固执己见才是对我不负责任那!还不快去!”

  张奎犹豫了一下,然後急忙答应了一声,转身飞速的向树林中跑去,不大工夫,他便和告韦父女一起每人端著一碗粥向李明这边匆匆的走了过来。

  李明一口气喝了两碗稀粥,喝得全身大汗淋漓,放下饭碗大叫畅快。几个人看在眼里都喜形於色,眼中都露出了欢欣的神色。

  李明用手背擦了擦嘴,转头对高婷满怀歉意地说道:“高姑娘,刚才我口不择言,对你很不礼貌,还请你多多原谅。”

  高婷脸上顿时腾起了一片红云,她垂下发红的脖颈低声说道:“教主千万不要这麽说,教主说什麽我都不会怪罪的,我知道教主是为了大家著想。”

  高韦捋著长须笑道:“教主,希望您以後不用这麽客客气气的,我们大家都不习惯。您是教主,愿意说什麽就说什麽,不会有人敢对您有所不满的。教主也知道,我们现在的存粮实在是不多了,附近的野菜这些天也几乎都被我们挖了个遍,我们是不是要派一些人到附近去找一找,看看是不是有另外的落脚点。”

  李明叹了口气说道:“这麽一大堆人,里面还有不少的妇孺和病人,要想重新转移谈何容易?一路上不知道要有多少人死於跋涉呀!我看我们应该就地取材了,这个山林中有不少的榆树,你们难道没有吃过树皮吗?榆树的全身可都是宝呀。”

  张奎苦笑道:“怎麽没有吃过,以往每次天灾人祸,榆树都是我们的救命树。可是现在教主和我们在一起,我们总不能让您也跟我们一起吃树叶树皮吧,无论如何野菜总比树叶树皮要好得多。我想以桃花山这麽大,应该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的。”

  李明微微的要了摇头说道:“这样不行!在那几个人没有痊愈之前,我们不能移动地方。这地方正好是个山包,地势平缓,林木众多,而周围则都是高山峻岭、山石密布,想要找一个能够容纳这麽多人的落脚点并不容易,毕竟现在我们还没有到那种非走不可的境地。这样吧,我来规定一下,把带来的粮食都集中在一起,凡是妇孺、老人和病人才能够吃粮食,而所有的青壮年在这一段时间都要以树叶、树皮为生,也算我一份。其实我们还有很多方法可以找到食物,现在是夏天,可替代的食品非常多,比如草地里、石头缝里的各种昆虫,像蚂蚱、蝎子、屎壳郎等等,做熟了都可以吃的。还有,现在水中漂浮有很多腐烂的牛、猪等动物,将这些捞上来放在树荫底下,让它们生蛆,将这些蛆收集起来烤熟了都是美味佳肴。我们要多想一想方法,毕竟我们队伍中老人和孩子都有不少,我们总不能将他们抛下而我们自己去另外寻找地方吧。当然了,附近还是要派人去勘查一下的,如果周围几十里地的地方真的另有天地,那时候我们再转移也来得及。”

  听完这话,张奎急忙说道:“教主说的是,我们不能抛弃这些老人、孩子和病人,我这就去将粮食集中一下,然後组织人去采树叶和树皮。”

  望著张奎匆匆离去的背影,李明不由得感叹道:“真是一员干将!等这场灾难过後,我一定要把这些人都迁移到碧泉岛,让他们都过上好日子。”

  高韦微微一笑,说道:“张奎一直都是桃花山下这几个村子的主心骨,非常能干,教主应该让他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李明哈哈一笑,说道:“你还真说对了,不仅仅是他,就是高先生你,我都不能让你闲著。哎!目前先不考虑这些事情了,生计要紧,先把这一大堆人安全带过汛期再说吧。”

  “二牛见过教主!”高韦正要开口说话,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

  李明急忙上前扶起二牛,伸手擦了擦他那满是大汗的脏脸,关切地问道:“怎麽样二牛?今天吃饱了没有?”

  二牛憨厚的笑道:“回教主的话,因为我救了教主,今天早上张大叔特地奖赏给我一块猪肉,还有两碗粥,我吃得很饱。不过,狗子他们还都是一碗稀粥,现在饿得都在树荫底下躺著呢。对了教主,我们这些小孩子能做什麽事情?还请教主吩咐。”说完,一本正经的双手抱拳,小嘴绷得紧绷绷的,黑一道白一道的脸上显得格外的严肃。

  看到他这个模样,李明不由得失笑了,他将二牛的手按了下来,说道:“二牛,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後在我面前不用这麽拘谨。以前你不是叫我李大哥吗?以後你还这麽叫我。以後这些小孩子我就交给你带领了,怎麽样,满不满意?”

  二牛涨红了脸,大声喊道:“二牛遵命!”说完,双手又是抱拳,很夸张的单膝跪地,向李明拜了下去。

  李明和高韦乐得哈哈大笑,李明边笑边说道:“二牛,你拜我是什麽意思?是不是想让我收你做徒弟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