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问罪(全)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509 2003.10.30 20:52

    

  一声冷哼传入了李明的耳鼓,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将李明从迷乱中惊醒。李明抬起涨得通红的双眼,看到林珑正满面煞白的站在两人面前。

  李明吓得急忙松开了双手站立起来,失去支撑的蔓儿惊叫一声掉落在地面上。李明满面通红的望着林珑,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为好。

  林珑煞白的双唇剧烈的抖动着,眼眶中的泪珠滚来滚去,失望的眼神望着李明,一时间两人无语对望。蔓儿看到这个情景,轻叫了一声,转身爬了起来飞快的跑走了。

  李明急忙赶到林珑的面前,扶住摇摇欲坠的林珑,结结巴巴地说道:“珑儿,我,我,哎,不是那样的,是我,不是的,是她......”一时之间脑海中一片空白,自己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林珑猛然扒开李明的双手,迅速的后退了几步,颤抖的手指着李明厉声说道:“登徒子,妄我林珑那么信任你,将自己的一生都托付给你,却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李明,我今天才算真正的认清了你,昨天还对我信誓旦旦,今天你就现出你的真实面目了?我和瑶妹妹都看错你了!你和江湖上那些淫贼有什么区别?你比他们更可恶!在外面你装的道貌岸然的模样。你太让我失望了,李明,今天我林珑和你一刀两断!”说完,转身腾空而去,转眼间消失在李明的视野中。

  李明痛苦的抱着脑袋倒在地上,眼睛呆呆的望着天空,脑海中一片空白。

  夜幕降临了,繁星在夜空中欢快的眨着眼睛,草丛中的小虫子又开始了放声高歌,在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有他们才是最快乐的了。

  “扑通”一声,一条肥硕的大鲤鱼从旁边的潭水中高高跃起,又重重的砸落到水面上,溅起一片片的水花。水花溅落到李明的脸上,将他从迷惘中惊醒。

  李明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沮丧而又痛苦的感觉充满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让他全身仿佛都失去了力量,他就这样拖着软软的身躯漫无目的的在林中游荡着。

  一阵阵遥远的呼唤声在碧泉岛上此起彼伏的响起,一支支耀眼的火把在夜空中显得那么的明亮。

  “在这里了!”一声惊呼从李明的背后响起,接着一个娇小的身躯朝李明冲了过去,紧紧地抱紧了他。

  李明缓缓的转过了身躯,张瑶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在火把的照耀下显得那么的凄美,又那么的无助。李明伸出双臂一把将张瑶搂进怀中紧紧地抱着,仿佛害怕一松手她就要消失一般。

  张瑶紧紧搂住李明的腰,哽咽的声音在李明耳边倾诉着:“先生,瑶儿可找到你了,呜呜......,瑶儿好害怕,害怕从此就见不到先生了。瑶儿好高兴,你没有事。......先生,求求你,以后再不要这样了,好吗?这么晚了。让瑶儿担心死了。”

  李明依然紧紧地搂着张瑶,一句话都不想说,只是这么紧紧地抱着,让张瑶那温暖的身躯驱赶着自己心头的寒冰。

  小翠举着火把从后面走拉过来,焦急地说道:“先生,小姐,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既然已经找到了,那就应该赶快回山庄去。整个岛上的人都急死了,你们要是不回去,那不是还让他们在岛上继续找吗?”

  张瑶抬起头,破涕为笑,说道:“是呀,先生,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要不然这些人能把整个岛翻个个了。”说到这里,眼帘垂了下去,低声说道:“先生,求你以后再别这么样了好吗?瑶儿真的好担心你呀!不管有什么事情,都要给岛上报个平安呀,瑶儿,还有岛上的那些人,都指望着先生那。今天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蔓儿一回去就跪在我的面前请罪了,说她情不自禁勾引了先生,还说珑姐姐非常生气。其实这也没什么的,先生是当世豪杰,女孩子喜欢你也是正常的,但你不该这么晚不回去呀!珑姐姐呢?你这么晚不回去,我们还都以为你们又遇上刺客了呢。这下好了,没有事情就好,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

  李明抬起头,愧疚的望着张瑶说道:“瑶儿,今天,我,我真对不起你们......。”

  张瑶噗哧一笑,说道:“什么呀,先生怎么能这么想呢?先生能顾及到瑶儿的感受瑶儿已经很高兴了,先生喜欢蔓儿就收了她,男人三妻四妾的不很正常嘛!瑶儿知道先生心中有些愧疚,但瑶儿真的不在意的,先生不要放在心上。我们还是快走吧,不要让他们都那么着急了。”说完,拉着李明向着山庄走去。

  李明心头一阵感动,自从张瑶抛下自己的荣华富贵,跟着自己流浪天涯以来,自己心头就一直对她有一种愧疚感。她就像一朵温室中的鲜花,整日里被别人关心呵护,如今却甘心跟着自己忍受着野外的风吹雨打,这让李明对她始终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这种感情有爱慕、有怜惜、有呵护,也有一种依靠,这还是一种风雨同舟、同甘共苦的感情,不管是什么时候,她始终对自己绝对的信任和依赖。后来如果不是张瑶极力地坚持,李明是绝对不会接纳林珑的,她的宽怀大度一直让李明感激不已。今天再听她这么说,心中的愧疚之心更增了一分。

  看到李明安然归来,山庄中焦急等待的林夫人惊喜异常,顾不得对李明问寒问暖,急忙向山下发出一声长啸。

  张瑶将李明带回房间,急忙帮他找一套干净的衣衫换上,小翠端来洗脸水,两人七手八脚的帮李明梳洗着。

  咣当一声,房门猛然被推开,林凌峰气冲冲的冲进李明的房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望着李明一句话也不说。林夫人急忙跟了进来,站在他的旁边。

  李明急忙站起身来,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望着脸上阴晴不定的林凌峰,说道:“师傅,劳您受累了。”

  林凌峰浓眉一挑,就要起身,林夫人急忙按住了他的双肩,哀求的眼神望着他。林凌峰迟疑了一下,长叹一声坐了下来,脑袋转过一边,再也不瞅李明一眼。

  李明急忙说道:“师傅,师母,徒儿今天做错了事情,请你们责罚吧。”

  林凌峰转过头来,怒视了李明一眼,喝道:“亏你好好意思说,珑儿待你一心一意的,瑶儿也这么温柔可人,可你还不知足,连个小丫头你都勾引,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哪像个做大事情的人呢?我从前怎么没有看透你呢?”说到这里,失望的摇了摇头,长叹道:“珑儿自幼心高气傲,视天下男人如粪土,难得她能改变心性,能同意和瑶儿一起服侍你,可你,你这么做太让她伤心失望了!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再原谅你的!哎!怎么会出这种事情呢?”

  李明咬了咬牙,走到林凌峰面前跪下,望着他诚恳地说道:“师傅,我知道今天的事情很惹您生气,但请您相信,我绝对没有对不起珑儿。”

  林凌峰猛然转过头,凌厉的目光望着李明,喝道:“臭小子,到现在你还嘴硬!我......”

  林夫人急忙插嘴道:“夫君!!求你听李明将话说完好吗?珑儿出走我也是心乱如麻的,但我们不能这么做呀。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我们在说,能不能听一听李明说些什么。我认识李明比你时间长,对于他的为人我很清楚,我不相信他会主动勾引那个小丫头。”

  张瑶急忙跪在李明身边,说道:“师傅,这件事情瑶儿可以作证的,刚才蔓儿回来给我请罪的时候也说过,是她情不自禁,主动勾引先生的,瑶儿相信先生不是那种人。”

  林凌峰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当然相信这一点,要不然我早就一掌把他毙了!我生气的是,他怎么一点自制力都没有呢?就他这样将来怎么能成大器呢?”

  “林老弟,听老哥说一下好不好?”随着话音,圣手王从外面匆匆的走了进来。

  林凌峰无奈的望了一眼圣手王,对着李明喝道:“起来吧!站到一边去!等一会儿我再听你的解释。”

  张瑶急忙扶起李明站到一边,求助的目光转向了圣手王。

  圣手王冲张瑶会心的一笑,走到林凌峰旁边坐了下来,说道:“今天的事情我也听瑶儿说了,老弟,我知道你是心疼女儿受了委屈,心疼女儿受了伤害,想找李明出一出气,不过差不多就行了。这件事情李明老弟诚然有点过错,但从男人的立场来看,真的没有什么。呵呵,你先别激动,只不过事情是发生在你女儿身上,你气不过也是情有可原的。但你仔细想一下,一个男人受一个小姑娘的勾引作出点出格的事情,这本身无碍大局嘛!男人的本性嘛,哈哈。想你老弟年轻的时候不也是风liu倜傥、招蜂引蝶的吗?呵呵,弟妹可别怪老哥口无遮拦。把事情放在李明的一面想一想,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面对一个几乎****的女孩子,他能不动心吗?这也不能说明他对珑儿不好了吧。”

  林凌峰长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老哥,其实我也知道李明并没有什么大错,但珑儿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这种事情对她来说简直是不可原谅的呀。哎!我倒希望珑儿象瑶儿这样,心胸大度,不拿这件事情当回事。可问题是珑儿不是这样的呀!她现在肯定是伤心欲绝呀!说不定今生今世她都不会原谅李明的。她心中又这么在乎这小子,你让她以后怎么活呀,我可就着一个女儿呀!”

  李明急忙说道:“师傅,其实珑儿在我心中的分量不比您和师母轻,我对她是真心真意的。我也知道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非常大,我做的事情就让我自己去解决吧,我一定会找回珑儿,向他赔罪的。”

  林凌峰颓然摆了摆手,叹道:“哎!你们的事情呀!李明,刚才我在气头上,是有冲你撒气的意思。珑儿个性刚烈,我是知道的,所以她碰上这种事情反应难免大了一些。等一等吧,等她平静下来再说吧。你现在找肯定是找不到她的。”

  圣手王突然想起了什么,望了张瑶一眼,嘴唇嚅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只是低下头开始沉思了起来。

  李明面有愧色的说道:“多谢师傅师母的宽宏大量,这件事情虽然不是我主动地,但我经受不住诱惑也是我的不对,也难怪珑儿会生那么大的气。当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平时并不是这样的呀!”

  “事有蹊跷。”圣手王突然插进话来,面色凝重地说道:“先生不是那么没有自制力的人,尤其是先生现在已经突破了太清功第六重的心法,对于心志的控制力不应该那么差!事关重大,瑶儿,你也别怪我这老头口无遮拦。先生和瑶儿可以说是心心相印、相知相许的一对情侣,在这一路上两人同宿而眠、同车而行。而且连我老头都看得出来,瑶儿的娇媚绝对不是那个小丫头所能比的。但直到今天,先生对瑶儿始终以礼相待,可想而知,先生的自制力是何等的惊人。呵呵,瑶儿,别怪我老头胡说,换作是我老头,我都不能保证我能做到这一点!所以我才觉得奇怪,那个叫蔓儿的小丫头比瑶儿的魅力还大吗?能让先生这么失去理智?我不相信!”

  李明听完这话,突然说道:“我也觉得很奇怪的,当时毫无先兆的。我将蔓儿从水中救出来之后,他突然就抱住了我,当时我就觉得yuhuo焚身,不能自已,有一种想要发泄的冲动。”

  林凌峰猛然站起身来,面露煞色的对圣手王问道:“老哥的意思是说,那个小丫头有问题?小丫头下了药?”

  圣手王点了点头,说道:“我想我的估计应该没有错的,先生,以你的医术水平,应该能感觉出来是不是药物在作怪呀?”

  李明脸上腾的涨得通红,尴尬的说道:“我,我对此道并没有研究。但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圣手王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先生着了道,应该是如此了。要想将事情彻底搞明白,还是要审问一下那个小丫头。如果真的是她做的,那么事情可就麻烦了。她这么做的目的何在,我们可要好好地问清楚了,不排除她是与我们作对的那个组织派来的。”

  林凌峰怒道:“可恶!让我女儿受这么大的委屈,十有八九是那个神秘的组织派来的。不管她了,把她抓进来审问一下就什么都明白了!”

  李明一惊,急忙说道:“如果她真是对方派来的,那她现在肯定已经逃跑了,要抓她还是要抓紧时间。不过估计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她不会那么傻等着我们去抓她的。”

  众人幡然醒悟,急忙起身一起向张瑶的房间赶去。李明抢先一步推开房门冲进屋内,却突然定立在那里。

  蔓儿正怯怯的立在床前,双手紧张的摆弄着胸前的衣襟。哭得红肿的双眼正在惊恐的望着闯进来的众人。

  众人一下就都愣住了,饶是象圣手王、林凌峰这样的江湖行家,也被搞得手足无措。在大家本来都以为蔓儿已经跑掉的时候,却没想到她居然好好地站在众人的面前。一时间,房间内居然谁也说不出话来了。

  看到众人都站在门口望着自己,蔓儿更加惊恐,急忙跑前几步跪倒在李明面前,颤声哭泣道:“蔓儿一时做错了事情,冒犯了公子,自知罪该万死,请公子责罚。”

  众人大感意外,怪异的眼神对望了几眼,林凌峰喝道:“小丫头,别这么假惺惺的!你的伎俩瞒不了我们的,实在是可恶!让珑儿那么伤心。说吧!你只要老实交待,我们不会为难你的。”

  蔓儿抬起头来,惊恐的眼神望了林凌峰一眼,突然放声大哭,叫道:“蔓儿只是心仪公子,作了不该做的事情,自知罪该万死。但这位大爷要蔓儿交待什么呀!蔓儿实在是不知呀!”说完,对着李明连连的叩头,殷红的鲜血从她那粉嫩的额头上流了下来。

  林凌峰无奈的和圣手王对望了一眼,将目光投向了李明。李明硬着头皮说道:“好了蔓儿,你不要哭了,你起来,我要问你几个问题。”

  蔓儿抬起头,额头的鲜血顺着脸庞流了下来,恐惧中带着幽怨的目光望着李明,抽泣着说道:“蔓儿不敢,公子没有原谅蔓儿之前蔓儿不敢起身。”

  看着蔓儿那满是鲜血混和着泪水的脸、那惊恐的眼神,还有那瑟瑟颤抖的身躯,李明愤怒之中不禁又有些不忍,回头对小翠说道:“小翠,去打一盆水来给她擦擦脸,还有,把我的药箱拿来,给她额头上包扎一下。等她平静下来了我再问她。”

  小翠应声出去了,众人无奈的对望着,谁都不忍心对眼前这个可怜的小姑娘狠心斥责了。虽然她可能是对手派来的奸细,但看着她种娇柔而又可怜的模样,即使如林凌峰这般对敌人心硬如铁的人,却也狠不下心肠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