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童心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532 2004.01.08 09:22

    

  淅淅沥沥的雨终于停下了,太阳猛然从云端跳了出来,霎时,耀眼的光芒铺满了大地。

  洪水依然在江、湖两州广袤的土地上横行肆虐,水面上漂满了死尸,在炎炎烈日的照射下散发出一阵阵难闻的臭味。

  一阵激流狂涌过来,哗的一声将李明高高抛起,狠狠的打在了一颗没顶的树梢上,将昏迷中的李明打醒了过来。

  李明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一根树枝,从口中哇的喷出一口脏水,急促的喘息着,身上剧烈的疼痛让他喘不过气来,右臂很可能被撞折了,软绵绵的一点也抬不起来。

  又是一个急流向李明冲了过来,来不及做任何思考,急流已经将他抓的那根树枝冲断,李明再次落入滚滚洪流。

  李明在洪流中奋力的挣扎着,洪水不断的涌入他的口鼻,让他根本不能呼吸。他只感到自己的肺就要炸了一般,憋得他眼冒金星,慢慢的意识便模糊了起来。

  猛然,一股热流从丹田升起,急速的在体内流动着,李明在昏迷的边缘感到胸口一松,顿时那种憋闷的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脑袋顿时清醒了过来,一动也不敢动的感受着这奇妙的感觉。

  这还是第一次,李明在没有呼吸的情况下能感觉这么好。此刻他早已经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痛,忘记了自己身处滔滔的洪流之中,他只是用心的在体会着,体会着体内这股真气。

  真气的流向居然和他平日里修炼的太清功并不一样,这让他感到非常奇怪。林凌峰传输给自己六年的功力,这对于自己来说几乎已经是个极限了,而且自己一直是按照太清功的修炼方法修习内功的,但今天内息行走线路同往日大有不同,自己许多没有修炼到的经脉在这一刻居然被打通了,而且这种行功路线自己还有点似曾相识,这真让头脑本来就有点模糊的李明更摸不着头脑了。

  就这样,李明被汹涌的洪水在激流中卷来卷去,在混黄的洪水中浮浮沉沉,他的脑袋却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水面,他也早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在何方,只是忘情的体会着这奇妙的感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明感觉到体内的真气原来越弱,同时胸口又开始憋闷了起来,他这才倏然惊醒过来,同时也意识到了自己危险的处境。自己目前全靠体内存储的真气来维持身体能量的需求,一旦自己体内真气消耗殆尽,那么自己可就真的要丧生在这洪流之中了。

  意识到这点,他再也顾不上体会那越来越弱的真气了,急忙从水中抬起头来,强行睁开模糊的双眼,隐隐约约的在眼前波涛晃动之下看到了一片陆地。

  他心头一振,急忙将肺中的水逼了出来,连咳带呛的强行恢复了呼吸,拼尽最后的一点体力向这眼前的那块陆地游了过去。

  然而,在他只有一只手臂能够活动的情况之下,想要游上岸去谈何容易。越靠近岸边,水流的速度越大,急速的湍流将他多次的努力都化为泡影。眼见得岸边离自己越来越远,李明心中不禁充满了绝望,情急之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好了方向猛然潜入水底,向着岸边发起最后一次努力的冲击。

  然而他终于还是失败了,在游动了十几分钟后他再也没有力气了。他只有颓然放弃了努力,任由自己的身躯浮上水面,眼见得伸手可及的岸边却无可奈何的随着波涛漂流而去。

  突然,他的余光瞥见了一根绳子落到了他的身边,他急忙伸出左手紧紧地抓住了绳子。

  岸边,一个敦实的少年正抓住绳子吃力的往回拉着,同时口中还在大声喊叫道:“狗子!赶快过来帮忙!我一个人拉不动。”

  “二牛,你在干什么!”一个中年人非常生气地走了过来,斥责道:“小孩子就会多管闲事,我们的食物本来就不够,你把他救上来了吃什么!难道把你的一分给他吃吗?赶快放手!也许他早就已经死了。”

  少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倔强,大声争辩道:“不行!我看他刚才还在动那,他肯定还活着。先生常常教我们人要有善心,不能见死不救。你不是好人,我要救他又不用你帮忙,不用你来管我的事情!”说完,用尽全身的力气往岸边拉着绳子。

  中年人大怒,喝道:“臭小子不知好歹!现在是你发善心的时候?我可告诉你,你就是把他救上来了,我也不会给他发吃的东西,我们自己都不够吃,哪里还能顾得上一个外人!”说完,气冲冲的转身走了。

  少年冲那个中年人作了一个鬼脸,继续费力的拉着绳子,这时,两个少年又跑了过来,少年一看大喜,急忙叫道:“狗子,小花,快来帮帮我!我快拉不动了。”

  两个少年急忙跑上前来连拉带拽,总算将李明拉上了岸,三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的做到了李明的面前。那个叫小花的小姑娘将手伸到李明的鼻孔前试了一下,惊喜地说道:“二牛哥,他还活着!”

  二牛得意地说道:“那当然了,我就他的时候他还在水里动那!肯定还活着。”说完将脸凑到李明的面前,边看边说道:“这个人太可怜了,身上到处都是伤,我看还是把先生找过来看一下吧,狗子,你快点去请先生来。”

  那个叫狗子的少年应声答应了一声,起身朝旁边的树林中跑去了。

  李明慢慢的睁开了双眼,望着眼前的少年,勉强的微微一笑说道:“二牛......谢谢你。”

  二牛猛然瞪大了眼睛,惊异的说道:“哎?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并不认识你呀?我明白了,你刚才听见了是不是?你刚才并没有昏迷过去。”

  李明微微点了点头,赞许的冲二牛笑了一笑,说道:“没错,你很聪明,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听到李明的称赞,二牛非常兴奋的说道:“这里是桃花山,我们都在山下的寨子里住,发水的时候大人们就都带着我们跑到山上来了。”

  “桃花山?”李明的心头一阵激动,这里既然是桃花山,那就表明离半山湖并不是很远,看来自己在水里并没有多长时间,要不然以这么急的水流早不知道被冲到什么地方去了。

  旁边的小花好奇的望着他问道:“你叫什么呀?你是这附近的人吗?真可怜,你的爹娘肯定非常着急的。”

  听到爹娘这两个字,李明心头不由得一阵心酸,他强打笑容说道:“小妹妹,我叫李明,我就住在附近的半山湖中,由于不小心掉到水里面被冲到这里来了。”

  “原来你是湖里面住的渔夫哇。”二牛恍然大悟地说道:“怪不得你能够活下来,你肯定会游水。我在岸边看到不少在水里飘着的人都死了,就只救上来你一个活人。”

  小花惊喜的在一旁叫道:“先生来了,二牛哥,是先生来了。”

  李明转过头一看,只见狗子正拉着一个清瘦的中年人向这边走来。二牛急忙跑上前去,将中年人拉到李明面前说道:“先生,这就是我救上来的人,他还活着,就是全身都是伤。您快给他治一治吧,他是个渔夫,好可怜呀。”

  中年人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头,在李明的面前蹲了下来,仔细的在他全身检查了一下,看着他说道:“年轻人,你伤得不轻呀!全身上下都是伤口,尤其是你的右臂已经断了,我需要马上给你重新接上,不然日子久了你的胳膊可就要废了。你要忍着点呀,很疼的,一会儿就好。”

  李明冲他感激地点了点头说道:“有老先生了,我能受得了,请先生放手做吧。”

  中年人赞许的笑了一下,握住他的手臂用力的往中间一挤,同时将错位的两节骨头对在了一起。一阵钻心的疼痛传入李明的大脑,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极度虚弱的他还是受不了这种强烈的刺激,眼睛一瞪昏死了过去。”

  李明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一堆篝火在他身边熊熊燃烧着,火上座着一口铁锅,锅里面散发出一阵阵诱人的香味。连续好几天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的李明顿时感到饥饿难耐,腹中不由得咕噜噜的响了起来。

  一阵轻笑在李明的耳边响起,接着一只雪白的小手端着一碗粥凑到了李明的面前,一位长着可爱的小圆脸的少女出现在李明面前。

  少女脸上带着少许的娇羞,手拿调羹将一口粥送到李明的嘴旁说道:“赶快吃了吧,这碗粥是专门给你留的,已经凉凉了。”

  李明感激地望了少女一眼,张开嘴三口两口就将一碗薄粥喝了个干净,完后他意犹未尽的望着少女说道:“还有没有,我还想再喝一碗。”

  少女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说道:“真是对不住你了,只有这一碗了。锅里面的粥是给出去找食物的人准备的。就是你这碗粥也是二牛他们为你省出来的......”说到这里,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声音慢慢的低了下去。

  李明心头感受到了剧烈的震动,他急忙问道:“那么二牛他们没有吃饱吗?那怎么能行呢?姑娘怎么不早说呢?李明就是饿着肚子也不能抢孩子的食物呀!”

  “现在你知道自己是多余的了?”一个中年人应声来到李明的面前,肩上扛着一只腐烂发臭的猪,鄙视的目光望着李明,接着说道:“二牛救你的时候我就说过,这里没有给你的一份多余的食物,你根本就是多余的,现在知道了?抢小孩子的食物,你还好意思吃得下去!”

  李明的脸色立刻变得通红,窘迫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少女急忙哀求道:“张大叔,求求你别再说了,他现在多可怜呀,你还这么说他,不行的话以后把我的那一份分给他好了。”

  中年人冷笑了一声,望着李明说道:“我要是你早就去自杀了,你还好意思活着?还来抢这些妇孺的口粮?哼。”说完,转身便离开了李明的视线。

  看着李明那尴尬的表情,少女急忙安慰道:“这位大哥你不要生气,张大叔其实心挺好的。他也很为难的,这么多人要吃饭,都要靠他张罗。我们村子里本来就很穷,这次洪水来得又很急,根本就带不了那么多粮食,才几天的功夫就差不多全吃完了,现在大家都在靠着这些稀粥在度日。每个人每天只能分到两小碗的稀粥,实在是没有办法呀!”

  李明苦笑道:“姑娘不要误会,我并没有怪张大叔的意思。他说得很有道理,在这么艰难的时候出现我这么一个废人实在是让他够为难的,他没有把我赶走就算是天大的恩惠了。姑娘,真是对不住你们了,我李明不知道怎么才能报答你们呀。”

  少女急忙说道:“这位大哥千万别这么说,大家都在患难之中,很需要互相帮助的。你也别感到内疚了,你要是想报答我们就赶快养好伤,然后跟着大伙儿一起去找吃的。”

  李明感动得点了点头,说道:“多谢姑娘,你说得对,我一定会好好养伤的。对了,给我之上的那位大叔哪里去了。”

  少女微微一笑说道:“那是我爹爹,他刚才跟着张大叔他们去找吃的了,现在还没有回来。你不用担心,我爹爹的医术很好的,你这点伤在他手中根本不算什么,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就是你的右臂已经被折断了,我爹爹说他已经给你接好骨头了,需要一个月之后才能好。你臂上绑的树枝千万不要动,要不然会让你的骨头错位的。”

  李明望着自己右臂上那土制的夹板,不仅感到非常惊异。没想到在这小小的乡村之中还有这等高人。看来此人的医术看来相当不错,但看看他给自己身上包扎的布条就知道了。

  想到这里,他急忙问道:“在下冒昧的问一句,不只你爹爹高姓大名?”

  那少女笑道:“李大哥不用这么客气,我爹爹姓高名韦,八年前来到这里,在山下这个小村子里开了一个私塾,平时里将一些半大的小孩子聚到一起教他们读书识字。我爹爹可没有收他们钱,你不要误会了,他只是闲着没有事情的时候才教教他们。我爹爹的医术非常高,这个山脚下好几个村子都靠我爹爹给他们看病,然后他们就会送一些米粮什么的,我们父女就靠这个生活的。”

  李明听完叹道:“没想到在这山村中还是个藏龙卧虎之地,我看你爹爹的医术丝毫不比临滨城那些名医差,哎!我可真是孤陋寡闻。”

  第二天,李明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了,李明强爬起全身疼痛的身躯,坐在地上四处望去。静静的树林中静悄悄的,只有山坡下的洪水还在咆哮,一堆冒着袅袅余烟的篝火在他旁边缓缓燃烧着,毒热的太阳照在脸上让人感到火辣辣的疼。

  李明扶着一棵树干缓缓的站起身来,全身空荡荡的没有一丝力气,腹中饿得如刀绞一般。试着提了一口真气,丹田却空荡荡的犹若无物。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靠着树干坐了下来,口中满是苦涩的滋味。

  一阵脚步声朝这个方向传了过来,二牛和狗子那脏乎乎的脸出现在李明的面前。

  看到李明已经坐了起来,二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憨厚的笑容,他急忙跑近李明的身边叫道:“李大哥,你醒了,刚才看你睡得正香我没有叫你,你肯定饿了吧,我这里还有一块肉,你跟快吃了吧。”说完,从腰带上的一个草篓里掏出鸡蛋大小的一块肉,咕嘟一声咽了一口唾沫,将肉递到李明的面前,接着说道:“昨天张大叔他们在水里捞了一头死猪,今天早上一人分了一小块,我没有舍得吃。你身上有伤,正好给你补补。”

  看着眼前那憨厚的笑脸,李明感到嗓子中好像堵着什么似的,他急忙将那块肉推了回去,对二牛说道:“好兄弟,还是你吃吧,我在水中泡了很长时间,所以现在一点胃口没有,你给我我也吃不下去。你快吃了吧,天这么热,放臭了就很可惜了。放心吧,我不要紧。”

  二牛犹豫的望着手中那块猪肉,用怀疑的口气问道:“真是这样吗?李大哥,你可不要骗我呀!我没有关系的,我身子壮,你别看我小,我现在可是壮劳力......你真的不吃?”说完,咕嘟一声,又咽了一口唾液。

  李明微微的摇了摇头,将那块肉推到了二牛的嘴边,坚定的点了点头。二牛犹豫了一下,张开嘴一口将那块肉塞到了嘴里,脸上露出了非常享受的笑容。

  李明看到这里,只感到自己的心中在滴血。多么朴实的孩子,宁可自己饿着也要让自己这个以前并不相识的人吃饭,看来“人之初,性本善”这句粗浅的话还是非常有道理的呀。二牛吃完了口中的猪肉,和狗子一起蹦蹦跳跳的跑远了,望着他们的背影,李明心中百感交集,自己何尝遇到过如此纯真的感情?如果有机会,自己一定会好好的补偿他的。

  “很不错,我没有看错你,宁可自己饿着也不肯吃二牛的东西。在这个关头你还能够保持这种风节,说明你不是常人,你到底是谁?”一个声音从李明的后面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