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四章 接收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7418 2004.11.08 08:53

    

  略显苍白的脸颊,炯炯有神的眼睛,中等身材,身着一身淡蓝色文士衫,儒雅中透露出一丝精干,同时,又有一种雍容的气质。

  望着面前这位自称为西门虎的中年人,李明不由得在心中升起了一丝好感,这个人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非常顺眼,让人情不自禁的对他产生一种信任感。

  端起面前的酒杯,李明冲着西门虎遥敬了一下,一饮而尽,然后笑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这句话非常有道理,在下看西门兄气势非凡,想必不是什么平凡之辈,不知兄台在何处高就?”

  西门虎爽朗的一笑,说道:“这位兄弟太抬举我了,西门虎布衣一名,立志要游历天下,做官什么的,本人没有兴趣,倒是看兄弟别有一种气势,所带的下人个个身手矫健、非同凡响,想必兄弟现在是官位恒通吧。”

  李明微微一笑,说道:“兄台太抬举我了,什么官运亨通,我倒是非常羡慕西门兄这种闲云孤鹤般的生活,那是何等的自在,可惜,在下无缘享受了。”

  西门虎哈哈大笑,说道:“好了好了,我们两个互相试探了半天,谁都是滴水不漏,再这么下去,我们之间岂不是失去了信任?不知道怎么地,我感觉与兄弟一见如故,非常投缘,我很有意结交兄弟这个朋友,所以我就将我的戒备之心放下,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西门虎,现居于塞外白莽山下,在山下的一个小镇子上开了一家学堂。因早就仰慕南方的人杰地灵,所以特意一路游历到了此处,听说这里是整个大唐最美的地方,所以就在这里停下了。不知道兄弟对我的这番自我介绍还满意?对了,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的学生,姓刘名光,字长邺,今年二十有六了,是我让他陪我出来的,顺便让他长一长见识。好了,现在兄弟是不是该自我介绍一下了?”说完,炯炯有神的双眼紧紧的盯住李明,等待着他的回答。

  李明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在下李潮阳,现居于这临槟城中,只是做一点小生意,养家糊口而已。西门兄如果对这里有兴趣的话,兄弟愿意一尽地主之宜,哪天陪伴你们两位好好的游玩一番,你们意下如何?不知道你们现在住在什么地方?到时候我也好去找你们。”

  西门虎的眼中突然精光一闪,看的李明心中一跳,但随即,他眼中的光芒马上就又黯淡下来,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悻悻地说道:“多谢了,既然李兄弟没有诚心结交我这个山野莽夫,在下也不敢高攀,刚才的话就当我没有说。”说完,拉起旁边的刘光,对李明抱拳道:“在下告辞了,如果兄弟回心转意,又想要结交我这个人的时候,就请到这间客站的天字号房间找我,后会有期。”说完,往桌子上拍下一锭银子,转身拉着刘光上楼了。

  李明一愣,不由得有一种歉疚的感觉,他不是不信任他,但是这个时候他实在是没有精力和时间结交朋友,所以,此时也只有任他们去了。不过,这个西门虎给李明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使得李明暗自下了决心,等这里的事情稍微清闲一点的时候一定来拜访他。

  “听说先皇死得非常蹊跷,好像不是正常死亡......。”一阵轻微的细谈声突然传入了李明的耳朵中,虽然他的眼睛依然望着西门虎刚刚消失的身影,但注意力已经集中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不要瞎说,要杀头的。”另一个声音压得很低,但明显的透漏着恐惧地说道。

  李明不由得感到好奇了起来,按理说,在这个地方绝对没有人敢于议论这种话题了,这可是灭九族的大罪,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呢?这么好奇心一起,底下那个人的话就没有听清楚,于是他就干脆转过头来,向这声音传出了方向望了过去。

  一个留着山羊胡须的中年男子慌乱的避开李明的目光,抓起身前的酒杯故作镇定的喝了一口,闪烁的目光望着桌面,时不时地将余光扫向李明这边。

  李明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诧异的感觉,眼前这个人,很明显的大富大贵之人,白皙的皮肤,纤长的手指,整齐而华丽的衣衫,腰上翠绿的玉佩,无不显示出此人身价非凡,但是,他为什么要冒着杀头的危险在这个公众场合散布这些 敏感的话题呢?而且看他的同桌,都是一些和他类似的人,一个个穿的华贵无比,有些甚至满身的金银,十足暴发户的模样,这样一群人不应该关心这种事情呀?

  越想越好奇的李明再也忍不住了,他不由得站起身来,径直走到了那个桌子旁边,对着那个抱了抱拳,压低了声音,装出非常好奇的样子问道:“刚才听这位仁兄说的话非常有意思,不知道是不是可以队在下说一下呢?为表示谢意,今天这顿酒席就由小弟请了,在下李潮阳,不知这位仁兄是......。”

  “敝姓唐,唐秉嘉,既然李兄弟对这个感兴趣,那就坐下来一起听一听吧,对了,李兄弟是本地人吧?”这个唐秉嘉好像对李明的好奇毫不为意似的,听了李明的解释后就将一开始的慌乱和疑惑抛到了一边,而且还主动地让出一个座位来,让李明作了下来。

  “刚才兄弟只是隐约的听到唐兄的话,不知道唐兄可否详细的对小弟说一下?小弟的几位亲属还在南郭城,如果唐兄说的话是真的话,那就让人非常担忧了。”李明故意装做非常担忧的样子,低声地问道。

  唐秉嘉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说道:“我说嘛,小兄弟怎么会对这件事情这么关心,原来有亲属在那里呀,说实在的,我也是刚刚从那里过来的,昨天才到这里,我给你说阿,现在皇城就跟地狱一样,每天都有城卫军在杀人,太惨了,我是在是呆不下去了,所以就逃过来了。我听很多人都在传言,说先皇是被人毒死的,而下毒的人就是我们现在的皇上。这件事情在皇城早就传开了,说现在的皇上非常残暴,经常无辜的杀害大量的平民,而且,他还有可能对临滨城的人下手”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压得很低,低的连李明都几乎要听不清楚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同桌的那些人显然都不大相信:“这里原来是皇上的封地,也是皇上以前经常居住的地方,他怎么可能对这里的人下手呢?”。更有的人开始说出这种话了:“一开始你的这些话我都不相信,皇上以前在这里的时候多么仁慈,他绝对不是这种人。”

  “这是真的!”唐秉嘉显然也开始急了,声音也不由得大了起来:“我绝对没有说假话,这家事情绝对是真的。”说到这里,他仿佛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急忙将声音降低了下来:“其实这是有原因的,皇上以前在这里做王爷的时候,曾经为了治他的头痛之症而强行将整个临滨城十岁左右的处女都招进王宫糟蹋了,这件事情你们不会不知道吧,现在他登基了,为了不让这种事情传出去,所以他才想要对这里的人动手的,我听宫里传出来的消息,说是皇上还准备灭城呐!所以我才这么急赶回来,完全是为了把我的家人离这里,这个地方马上就由大难了,我给你们说阿,这可是绝密,我是看在我们大家有缘得分上才告诉你们的,你们不要到处宣扬,不过自己的亲戚朋友可以说一下,毕竟这也是为了救人嘛。”

  这一席话说得桌上众人既忧虑又感激,连连地对唐秉嘉道谢,而李明心里却是越来越怀疑了,很明显的,这个人是别有用心的,虽然康王以前确实干过这种缺德的事情,但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况且,目前分水岛已经被李皎占领,南北交通已经被完全堵住了,所有的人都不可能从皇城到达临滨城的,这个唐秉嘉说自己前两天才刚刚回来,这很显然是假话。所以,这么分析起来,这个人可就有点别有用心了。

  不想再让他再在在这里蛊惑人心,毕竟李明要接手这里,他并不像让这里陷入混乱,而这个唐秉嘉明显的是要在众人之中制造谣言,所以,李明站起身来对着不远处的侍卫一挥手吩咐道:“来人,先将这几位请起来,等一会儿带他们一起到孙松哪里去做客。”

  桌上的那群人顿时就傻了眼,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刚才还和颜悦色的李明马上就能翻脸不认人,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况且听他说还要带他们到太守府去,那更不能幸免了,所以现在那些人一个个都是面色苍白、身体发软,有几个甚至已经开始小便失禁了。

  但是唐秉嘉却意外的非常镇定,他冷笑了一声,望着李明冷冷的说道:“没想到这次我倒是走眼了,嘿嘿,小子,不要以为你做了一个芝麻大的小官就能够在大爷我面前嚣张了,等一会儿又你好受的。”话没说完,就被他身后的那个侍卫将脑袋按了下去,这个侍卫恼他对李明说话太无理,所以用的力气也太大了一些,致使他此刻疼得面色苍白,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李明微微一愣,听出了他这话的弦外之音,正要进一步查问,却听见外面街道上传来密集的马蹄声和隆隆的战鼓声,这声音越来越近,震得他们所在的地面都在颤动着,看来,曹豹的仪仗队应该来了。

  李明暂时收起了心中的疑问,同时也安抚了一下店内为着突如其来的震动而感到惊慌失措的人们,然后他就坐在饭桌前等着曹豹他们的到来。既然决定要做做样子,增加一点威严了,那就索性做得像一点吧。

  看着眼前几乎一口没动的饭菜和仅仅喝了两口的美酒,李明也不由得再次苦笑了,难道,自己以后就像今天这样,再也不能吃上一顿安稳饭了吗?

  客栈的房门被人轻轻的推开,随着人影的晃动,曹豹全身披挂,带着几个侍卫闪身走了进来,然后赶前几步跪倒在李明面前,口中高呼道:“临滨城兵马提督曹豹拜见大都督!”

  曹豹这声音,犹如雷鸣一般,震得众人心头直颤抖,谁也没有想到,刚才还好好的坐在客栈里喝酒谈天的这个年轻人居然是什么大都督,虽然这里的人大都不知道大都督究竟是多么大的一个官,可是曹豹他们可知道,临滨城里除了王爷和几位大总管,就要数他的官最大了,如今连他都要跪在这个大都督面前拜见,那他们这些还不得赶快巴解一下?于是,一刹那间,房间里面除了李明和他带来的侍卫之外,其他人全部都跪了下来。而唐秉嘉此时则已经是面色苍白了,但出奇的是,他并没有像其他被捉住的那些人那样瘫倒在地上。

  在这混乱的场面下,李明也没有忘记观察唐秉嘉,看到他这种反常的表现,李明不由得暗叫奇怪,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他还能有什么依仗不成?

  “兵马仪仗都已经准备完毕,曹豹恭请大都督启程。”曹豹拜见完毕后站起身来,对着李明恭恭敬敬地说道。

  几名赞赏地望了曹豹一眼,站起身来对旁边的一个侍卫吩咐道:“等一会儿你留下来,一方面把这里的帐结了,另一方面,你带领十个兄弟分散到城内各大小酒楼客栈,探听一下有没有人像他们一样在趁机造谣的,注意了,不要打草惊蛇。”

  那个侍卫急忙点了点头,挑了几个侍卫退了下去。李明站起身来,对着曹豹点了点头吩咐道:“好,我们现在启程到太守府衙去。”

  曹豹准备的这套仪仗果然非常奢华和气派,浩浩荡荡的仪仗队站满了宽阔的街道,除了前面的一部分步兵之外,其余的全部都是精壮的骑兵。看到李明出门来,满大街的官兵齐齐的跪下,口中发出整齐而又响亮的声音:“参见大都督!”。

  李明作出非常和蔼的微笑,在曹豹的陪同下坐上了居中的一顶大轿,随着旁边一位官员一声大喝,浩浩荡荡的仪仗队在前面锣鼓手的开道下,缓缓的向着临滨太守的府衙行去。

  临滨城太守府坐落于城南的一处街道上,这里是临滨城官府的聚集地,临滨城所有的官府机构全部都在这附近,所以,这里的戒备是非常严密的,一般的百姓是不敢到这条街上来的。

  但是今天,这天本来非常肃静的街道却突然变得吵闹了起来,一队长长的队伍浩浩荡荡的敲着锣鼓响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吓得在附近担任治安任务的那些衙役急忙派人回府汇报。

  接到汇报,临滨城太守孙松急急忙忙的带着手下官员跑出府门。本来他们正在大堂仪式,听到这吵吵闹闹的声音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正想要派人去查问的时候,负责治安的几个官员匆匆忙忙地赶到他面前,向他汇报说有一大队士兵向这边行了过来,一边走还一边敲敲打打的,好像是有什么大人物过来了。孙松一听就感到非常奇怪,临滨城是康王府的所在地,除了以前的康王之外,就连江洲的大总管、大督护都不敢这么嚣张的带领仪仗队上街,今天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趁着康王不在这里的时候,有哪个州府的官员趁机要过过瘾头?打死他他也不相信阿。所以,感到非常奇怪的孙松急急忙忙的带着刚才一起议事的官员就走了出来,想要看看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一望无际的仪仗队在府衙面前停了下来,随着前面的步兵往左右一分,曹豹全副武装的骑着一匹枣红马护送着一顶豪华的轿子走了过来。

  曹豹是康王的亲兵统领,品级要比孙松高,况且两个人也有些不和,所以现在看到曹豹公然带这么多士兵来到他的地盘上来示威撒野,孙松马上就感到非常的不快,然而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斗得过他,况且看这架势,如果惹恼了曹豹的话自己肯定会有大麻烦的,所以,此时的孙松强忍住心头的不快,赶前几步跨到曹豹面前,脸上露出强笑,抱拳说道:“曹将军百忙之中怎么想起来光临下官这个鄙陋的地方呢?事先没有得到通知,所以有怠慢之处还请将军原谅。”

  “跪下!”曹豹丝毫没有领情,望着孙松沉声喝道:“新任统领江湖两州军政要务的大都督李大人到此,你还不跪下迎接?”

  孙松被这一声大喝吓了一大跳,江湖两州大都督?怎么自己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个官职?可是,看这架势、看曹豹那狐假虎威的样子,这很可能就是真的,在现在这个混乱的局势下,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是正常的,自己要是有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把自己这条小命断送到这里,算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想到这里,孙松急忙冲着自己身后的那些官员招了招手,一堆人排好次序,冲着那顶大轿子一起跪了下来,口中高呼道:“参见大都督。”由于事先没有心理准备,所以呼叫声难免有些参差不齐。

  掀开轿帘子,李明缓缓地走下了轿子,望着眼前的官员们放声说道:“诸位同僚免礼,这次来的仓促,没有能及时通知你们,都起来吧,我们进去再谈。”

  “谢大人。”这次这些人逐渐地进入了角色,声音也开始整齐了起来,随着声音落下,这谢官员齐齐的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望向这位突然出现的上司。

  突然,孙松好像被什么咬了一口一样,猛然跳了起来,指着李明哆哆嗦嗦的喝道:“是你?李......李明?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冒充大都督?你一个郎中,有什么资格让我们对你跪拜?”

  “大胆!”曹豹对他早就看不上眼了,但苦于没有机会收拾他,现在机会总算是来了,既然他敢于如此嚣张,趁机将他除掉也能免除李明控制临滨城的一个障碍,所以,他借机向孙松发难了:“大都督是皇上亲自任命的,岂能容你如此无理?来人,将这个犯上的狗官给我拿下,等候大都督的发落。”

  “遵命!”他身后的那些士兵哪能不用心办事?听到他的吩咐,一个个的声音简直能把人的耳朵震聋了,吓得眼前这些文官一个个面如土色,双腿颤抖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了。

  李明急忙挥手阻止了那些如狼似虎的士兵,做出和颜悦色的样子开口说道:“孙大人,我想你是误会了,不错,我李明以前是碧泉岛上的一个郎中,但是现在,我是皇上亲自任命的两州大都督,这是皇上的手谕,你可以验明真伪。对于刚才你的表现,我并不准备过分的追究,但是,如果你看了手谕之后还是那样无礼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说完,从怀里掏出康王的那封手书递给了瘫倒在地上的孙松。

  死里逃生的孙松不敢怠慢,急忙起身跪在地上,双手接过手谕急急忙忙的看了一遍,然后又双手捧给了李明,伏倒在地上颤声说道:“下官孙松有眼无珠,以至于怠慢了大人,还请大人能够原谅下官。下官以后一定好好的听大人的吩咐,全心全意为大人办事。”

  “起来吧,只要以后你好好的听话,本都督是不会那么小气的,好了,孙松,你不会让本都督就站在这里跟你谈论公事吧?”

  “是是。”孙松醒悟了过来,急忙将李明望府衙里让。李明笑了笑,也不推辞什么了,在几个侍卫在前面陷进去之后,他便径直的走进了太守府。

  这还是李明第一次来到这里,这个统治着富饶繁华的都市的行政机构显得非常富丽堂皇,也难怪,临滨城是康王王府所在地,作为这里的地方府衙,康王当然是不会太吝啬了。

  穿过几层庭院,李明来到了位于府衙大院中部的议事大厅,作为临滨城所有大大小小官员聚会议政的地方,这里当然不会太小了,在坐上居中的首座后,李明伸手示意随后进来的那些官员自己入座。

  看了一眼那些忐忑不安的官员们,李明笑了笑,开口说道:“大家不要太拘束了,临滨城是江洲的重地,而各位怎是这个重地的主心骨,可以说,没有你们的努力,就没有临滨城现在的繁华和富足,对于你们,我还是非常赞赏的,所以,大家都放松一点,好吗?”

  听完他这话,在座的官员都明显的送了一口气,听他的话,好像不是为了找他们的麻烦而来,这样就好办了,只要他不存心找茬,自己这些人也没有什么把柄让他抓的。

  “不知道这次都督大人来到这里有什么吩咐?以后大人有什么事情直接派人来吩咐就是了,怎么干劳动大人亲自跑来呢?对了,大人刚刚上任,还没有选定大都督府吧,大人居住的碧泉岛虽然风景如画,但毕竟离陆地太远了,对于您的办公来说非常不方便,大人如果有意的话,吓官愿意在这临滨城中选一个合适的地方,亲自为大人建造一座大都督府,您看如何?”恢复了镇定的孙松马上就发挥出他那巧舌如簧的功夫,试图同李明拉近彼此的关系。

  “有劳孙大人了,但是目前本官还没有这个打算。”婉言拒绝了孙松的巴结之后,李明开始步入了正题:“这次本官来,一是看看各位同僚,另外呢,就是为了下面这件大事。相信你们也都已经知道了,先皇驾崩后我皇已经开始亲理朝政了,但是,成王却在这个时候做起了大逆不道的事情。目前,分水岛军事重地已经被他占领,致使我大唐的南北交通被从中截断。这次皇上任命我为两州大都督,就是为了能够集中力量收复分水岛,消灭成王反叛军队。所以,从即日起,所有的官员都要统一听从我的号令,所有的一切都要为收复分水岛而服务。目前,除了临滨城驻扎着原康王府的三万亲兵之外,在附近方圆百里之内就没有任何驻军了,所以我们首先要扩充我们的军事实力,从即日起整个临滨城实行军事管制,临滨城所有的一切大大小小事务我都交给曹豹将军管理,你们的一切都要听从他的命令,有敢于违抗者以军法论处。”

  毫不理会那群官员那各种各样的表情,李明转身冲着曹豹吩咐道:“从现在起,临滨城的大大小小事务我就全部交给你了,马上将你的士兵从兵营里调出来,拉到城内进行防御准备,严防成王的偷袭。另外,在临滨城及周围地区开始征兵,给你的定额是至少十万,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我要在一个月之后看到你的手上有十万大军!具体的我就不多说了,现在降你的仪仗队交给我,我要继续前去接收江洲大总管的职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