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主使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5710 2003.11.17 18:21

    一道耀眼的电光划破天际,随著一声惊雷,豆大的雨点稀里哗啦砸了下来,将地面上的尘土砸得四处飞扬,转眼之间,地上水流成河,天地间腾起一片茫茫的雨雾。

  李明一行刚刚下船不久便遇上了这场大暴雨,猝然之间被雨点砸得全身尽湿,马匹在这暴雨天中也失去了往日的温顺,狂嘶暴跳著四处乱窜。众人强拉著狂暴不已的马匹,顶著猛砸下来的雨滴,踏著泥泞的道路在雨中蹒跚前行著。

  走在前面的陈浩回头大声地对著李明喊道:“主人!前面不远有一坐观音庙,我们到哪里去躲一下吧!等到雨小一点了再进城吧!”

  李明手搭著雨蓬遮在额头上大声回答道:“好!我们快去吧!”

  陈浩带著众人改变了方向,在雨中挣扎了半天,眼前的茫茫雨雾之中才现出观音庙那朦胧的声音。众人急忙加快了脚步,奔进了观音庙的大门。这个观音庙处於临滨城外五里的一块空地上,是城外村民烧香之所,此刻,不大的观音庙在暴雨之中也显得摇摇欲坠了。

  众人闯进了庙门,黑暗的庙中已经有一批人在这里避雨了,这些人正在收拢一批干柴准备引火,看到李明这些人进来,齐齐的转头望去,看到李明著一批人个个身形彪悍,气势非凡,顿时都紧张的戒备了起来。

  最先入庙的陈浩注意到了这种情况,一面迎接李明,一面示意众人暗加小心,不大的观音庙中顿时变得气氛紧张了起来。

  等李明走进来的时候,先到的一批侍卫已经在那批人的面前堵成了一道人墙,讲那批人挡在了李明的视线之外。陈浩在门口护卫著李明来到庙的一角,帮他擦拭著头上的雨水。

  李明擦干了脸上的雨水,抬起头来嘟囔了一句:“这鬼天气。”然後对陈浩说道:“陈浩,赶快准备一点干柴烤烤衣服,等一会儿雨停了还要赶著进城那。”

  陈浩答应了一声,四处搜寻了起来,但本来就不大的小庙哪里来那麽多干柴呢?不大的一个破供桌也已经被刚才那一夥人劈开准备点火了,无奈之下,他只好走上前去对那夥人说道:“各位老兄,在下陈浩给各位见礼了,请问能不能将你们的干柴分给我们一些给我们主人烤烤衣服?”

  “给你们?”对面一个人翻了翻怪眼,阴阳怪气的说道:“我们自己还不够呢?凭什麽给你们?一边等著去吧,等大爷烤完了你们再来吧。”

  “你!”陈浩气得满面通红,就要上前去理论。李明急忙越过众侍卫拉住了陈浩说道:“陈浩,算了,我们再等一等吧,为这件事情不值得和别人争吵,回去吧。”

  一直背朝众人坐著的一个大汉听完这话,哈哈笑道:“这就对了,什麽事情都要有一个先来後到的道理,听你主人的话,还是回去等著吧。”

  听这著似曾相识的声音,李明脑海中猛然显现出一个身影来,不由得使他脱口而出:“赵威!?”

  那人身体猛然一颤,弹身而起转过头来,惊愕的神色望著李明,不是赵威又是谁?

  赵威愕然的神色一闪而逝,随後面色大变,猛然大喊一声:“逃!”腾空而起,将破庙的屋顶穿出一个大洞,消失在茫茫的大雨之中。那堆人齐露惊慌之色,随著赵威的话音一哄而散,高地腾跃,从不同方向向著庙外逃去。

  李明立即反应了过来,喝道:“一个都别放过!要留活口!”话音刚落,掏出手枪已经连连击伤了两人。

  陈浩带著众侍卫齐扑了上去,将没有来得及逃跑的几个人围在中间,顿时破庙中一阵刀剑交击的声音。几个侍卫跃出破庙,向著逃跑的人追了出去。

  眼见得众侍卫拥了上去,李明收起手枪,拔出依天剑冲天跃起,从屋顶的大洞中跳了出去。然而眼前一片迷茫,雨点砸得他几乎整不开眼睛,隐约之间只见得众侍卫追赶的身影,却怎麽也找不到赵威的影子了。

  庙内的打斗声停了下来,李明跳回屋中,却见庙内横七竖八的倒著七、八具尸体,各个口角都留著黑色的血迹,早已经都气绝身亡了。在尸体的旁边,现出了一个鼓囊囊的大麻袋。

  陈浩急忙跪倒在李明面前说道:“回主人,陈浩无能,没有料到他们会服毒自杀,请主人责罚。”

  李明皱了皱眉头,失望的望著那堆尸体说道:“你起来吧,这不关你的事情,以後不要这样了,动不动就下跪,我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吗?”

  听完这话,陈浩急忙站了起来,望著李明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李明叹了一口气说道:“让人搜一下他们的身上,看看能不能找出什麽线索。这个赵威够胆大的了,居然还敢在这里出现,肯定有什麽阴谋。好好找一下!”

  众侍卫急忙答应,几个人上前在地上的尸体身上搜索了起来。李明走到大麻袋旁边打量著,不知道里面装的什麽东西,陈浩急忙上前,朝麻袋上踢了一下,猛然脸色一变,对李明说道:“主人,好像是一个人!”

  李明一愣,急忙说道:“快打开!小心一点。”陈浩急忙将麻袋解开,一个满身鲜血、全身铠甲的中年男子露了出来。紧闭著双眼一动不动。

  陈浩检查了一下,对李明说道:“主人,此人没有事情,身上的伤是皮外伤,只是被点了穴道。好象是个不小的武将。”

  李明急忙上前,伸手解开了那人的穴道。那人缓缓的睁开双眼,望著眼前的李明微微一愣,沈声问道:“你们是什麽人?为什麽要抓我?”

  陈浩笑道:“这位将军,你误会了,这是我们家主人,刚才是我们把你救了出来。”

  那人脸上露出了惊异的神色,勉强爬起身来冲李明一抱拳,说道:“多谢这位大爷相救,曹豹感激不尽!”

  李明急忙还礼说道:“曹将军不必多礼,我也是碰巧才救了你。哪些是什麽人?为什麽要抓你?”

  曹豹皱紧眉头,伸手扶住肩上的伤口说道:“我也很奇怪,我是临滨城兵马提督,刚从京城回来。行到临滨附近的时候这些人突然就冒了出来,结果我们一场激战,我的随行卫兵都被他们杀掉了,然後他们就抓住了我,点了我的穴道之後我就什麽也不知道了。奇怪。”猛然象想起了什麽,急忙伸手摸向怀中,面色猛然大变,失口叫道:“糟了!”

  李明急忙问道:“怎麽了?遗失什麽东西了?”

  曹豹面色紧张地说道:“我的密函!兵部尚书给我的密函不见了,那是给王爷的呀!这些人原来是为了密函!”

  这时候,旁边一个侍卫对李明说道:“回主人,这些尸体都搜过了,没有发现什麽线索。”

  “哦!”李明失望的回应了一声,向著失魂落魄的曹豹问道:“是兵部尚书给康王爷的密函吗?你还记得内容吗?直接禀报王爷就行了。”

  曹豹颓然坐到地上,苦笑著说道:“哪有那麽容易,这是兵部密函,只有王爷才能看到的。哎!严重的失职呀!我还有什麽面目去见王爷。”

  李明急忙安慰道:“曹大人先不要著急,抓你的人是以前临滨城的大富商赵威,只要让王爷发出通缉,相信很快就可以抓到他的。”

  “赵威?”曹豹惊讶的站了起来:“就是前些天失踪的赵威?他在临滨城是挺有名的,不过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他的武功这麽高吗?”

  李明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个赵威的武功非同小可,只可惜刚才被他逃走了。”

  “哗啦”一声,一个身影撞破了窗栏朝屋中扑了进来,扑通一声掉在地面上,李明回头一看,又惊叫了起来:“赵威!?”

  众侍卫急忙围了上去,将地上的赵威架了起来。赵威脸上满是惊恐之色,眼睛直愣愣的一动也不动,很显然是被人点了穴道。

  李明脑海中急速的转动著,猛然醒悟了过来,闪身从破窗口穿了出去,立在雨中大声喊道:“珑儿!是你吗?我知道是你!求求你出来吧!珑儿!我知道是你!只有你在暗中的保护我!”

  然而,回应李明的只有铺天盖地的雨声和阵阵呼啸的风声。

  李明呆呆的立在狂暴的风雨中,万般滋味涌上心头,从脸上流下的不知道是雨水还是眼泪。

  众侍卫急忙冲了出来,连拖带拉的将李明拉回了庙中。此时,出外追赶的那些侍卫都满载而归,每个人肩上扛著一个人回到庙中。

  李明强压住心头的万般无奈,向那些人问起了追击的经过。

  为首一个侍卫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回主人,我们几个追出去之後,只能凭著暴雨中忽隐忽现的身影去追击,这批人的武功都很不弱,所以我们一时半会儿还真追不上。就在我们著急的时候,一个身影从我们身边急速闪过,快速的追上那些人,将他们一一点倒之後就消失不见了。我们无法追上那个人,就只好将他们带回来了。”

  李明轻叹了一声,心头涌上少许欣慰,现在林珑虽然还不肯和他见面,但毕竟还是在关心著他,假以时日,相信她会回到自己身边的。

  旁边陈浩小心翼翼的望著李明,轻声问道:“主人,是不是要解开他们的穴道?”

  李明强打起精神,对陈浩说道:“先不著急,搜一搜他们口中和身上,将他们身上的毒药搜出来,免得他们又要自杀了。操将军,请你搜一下赵威吧,公文可能在他的身上。”

  曹豹大喜,顾不得身上的伤势,站起身来走到赵威的身边搜查了起来。突然,只听他惊喜的声音叫道:“在这里了!找到了!”说完,从赵威的怀中取出一个布袋来。

  李明急忙凑了上去,看到曹豹将手伸入布袋,脸色却一下变白了。曹豹从布袋取出的信函早已经被雨水浸泡得成了一把纸浆了。

  曹豹哭丧著脸,愣愣的望著手中的纸浆,颤抖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下跌坐到了地上。

  李明同情的望了他一眼,无可奈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向倒在地上的赵威望去。赵威此时已经被侍卫将全身搜了个遍,口中所含的毒药蜡丸也被取了出来,赵威的眼中也满是绝望的神色。

  李明解开了他的哑穴,冲他微微一笑说道:“赵庄主,我们又见面了,别来无恙?”

  赵威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理会李明。

  李明接著说道:“赵庄主,我可真不明白,你是一方大豪,要钱有钱,要势有势,你为什麽还要做这种偷鸡摸狗、见不得人的勾当呢?能请得动你赵大庄主的人肯定不一般呀!说吧,我李明答应你,说出你的背後主使,我就不再追究以前的事情,马上就放你走。”

  赵威冷冷的说道:“这是你说的?我说出来你就放我走?”

  李明点了点头说道:“我的身份你不是不知道,况且我还是当著我这麽多下人,还有操将军说的,难道我还能食言吗?”

  赵威嘿嘿一笑说道:“好吧,我都说了,告诉你,偷袭你的黑衣人,还有今天这些人都是我主使的,我就是他们的主人。现在你可以放了我吧。”

  李明气急而笑,冷冷的说道:“哼哼,赵威,你把我当什麽人了?和你一样的弱智吗?还记得那天晚上在你的柳林庄你都说些什麽吗?嘿嘿,我的记忆力可是超级的好啊!你说老六运气不好,被你们逃脱了两次,没想到被你捡到了功劳。你是这麽说的吧?哈哈,你不会都忘记了吧。你是主使?我看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说吧,免得受到分筋错骨之苦。”

  赵威面色大变,厉声说道:“李明!你干在我身上使用分筋错骨,我就是做鬼也饶不了你!废话少说,你还是趁早给我一个痛快吧!”

  李明嘿嘿冷笑道:“给你痛快?没那麽容易,不给你点厉害你是不说了?陈浩,交给你了。”

  陈浩应声上前,冲著赵威嘿嘿一笑,双手急速在赵威身上连点带拍,眨眼间,赵威的脸上涌起一片猪肝红,凄厉的惨叫声从他口中发出,陈浩听得眉头一皱,顺手将他的下巴拍了下来,同时点了他的哑穴。赵威的惨叫声嘎然而止,只有他喉中还发出呵呵的声音。

  看著赵威那突出的眼球、紫红的脸庞、剧烈抖动的身躯,李明不忍心的转过身去,拍开了另一个人的哑穴,指著赵威对他说道:“你看到了没有?相信你听说过分筋错骨吧!不用我说,看看赵威你就明白了。我不想对你们用酷刑,但我也不是一个心软的人,如果我问不出我想要的,我就一一用刑,下一个就是你了,怎麽样?你说不说?”

  看著赵威那欲死不能的样子,那个人吓得满脸煞白,抖动著牙关说道:“饶命......大爷......饶命.......我......说,我说。”

  李明满意地笑了一笑,温声说道:“这就对了,说了免得受到酷刑,我不是那种残忍的人,只要你老实交待了,我会饶了你的。”

  那人急忙点著头说道:“我说,我说,求老爷一定要饶了小人,我都说,其实,我们是受命於二皇子直属的,这次来是受二皇子之命夺回密函的,我就知道这麽多,别的就都不知道了。我说的都是实话,求老爷一定要饶了小人呀!”

  这话犹如晴天霹雳,将在场的众人都惊呆了,虽然都认为这批人的幕後主使不是常人,却也都没有想到会有这麽大的来头。这麽说来,李明居然是在和二皇子作对!这对於刚刚起步的碧泉岛来说,真不是一个好消息呀!

  半天,李明才从惊愕中清醒过来,感觉到心头异常的沈重,自己肩负著碧泉岛这麽多人的希望,如今却和当朝的皇子结下了这麽大的冤仇,虽然自己和大皇子交情非凡,但真的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康王能不能站出来为自己说话,那还真是一个未知数。

  曹豹悄悄的走近李明,偷偷的拉了拉他的衣袖,嘴角向著门口示意了一下,李明会意的跟著他走到门口。

  曹豹压低了声音对李明说道:“医神先生,请恕小将眼拙,事先没有认出您。您的高风亮节、所作所为小将早有耳闻,小将对先生佩服得五体投地。现在,小将有一些肺腑之言想跟先生说一下。不是因为先生和王爷交情非凡,而是因为小将对先生的敬佩。说实在的,听完他的话小将并不感到特别的惊奇,这封密函虽然被毁,但小将能大致猜测出来里面的内容。最近二皇子和三皇子都加紧时间扩充自己的实力,这已经是不成秘密的秘密了。肯定是尚书大人发现了什麽,才写密函给王爷的。如果真的和二皇子有关,那麽他派人来抢夺也就不奇怪了。本来这是官场的事情,但现在先生却卷到里面了,先生无意之中得罪了二皇子,恐怕以後对先生不利呀!如果二皇子知道了先生破坏了他的事情,就是我们王爷恐怕也维护不了你了。所以,小将的意思就是,绝对不能把这件事情传出去!小将绝对不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王爷的,反正王爷也不知道有密函的事情。而且目前这批偷袭的人都在这里了,他们怎麽处置相信先生心中该有个数了吧?先生,为了自己的安危,也为了天下千千万万的病人,您不应该太心软了。”说完,手掌在脖子上比了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