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异域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淫贼

异域人生 西北苍狼 3999 2003.06.20 12:28

    

  随着“咚咚”的脚步声,李明感觉到自己脚下的楼板突然颤动了起来。前面几个家仆装扮的人走上来后,楼梯口露出一个硕大的脑袋。接着一个气喘吁吁的人走了上来。随着他在桌前坐定,楼板的颤抖也随之停止。

  李明第一眼看上去就觉得这个人好生面熟,好象在什么地方见到过。突然他想了起来,如果这个人是个女人的话,那他就活脱脱是一个“肥肥”──香港演员沈殿霞。

  只见他肩膀上直接长着一个大脑袋(没有脖子?),那肥硕的脸上油光可鉴,一双小眼睛深深埋在肥厚的眼帘中几乎成了一条缝。紫色的双唇厚的有点离谱,宽大的身躯坐在凳子上压得凳子吱嘎直叫。金黄色的衣服上挂满了金银珠宝,肥大的手指上戴满了十个金溜子。几个仆人正在他左右抹胸锤背,而他本人则正在费力的大口喘息,好象空气中的氧气一下就不够用了。

  李明看到眼中脑中一闪:看来此人是本城的大富豪了,看他这身打扮没准还是个暴发户。但看他那发紫的嘴唇、肥胖的身躯、非常的困难的喘息,基本可以断定此人有严重的冠心病。看来自己赚钱的机会来了。想到这里,他悄悄的对张瑶说道:“你们先在这里坐着,我去去就来。”说完,他转身下了楼。

  李明回到车上,打开药品柜,翻了半天才找出一瓶*,他将*揣入怀中,随手带上柜门。这时放在柜子边上的一安瓶注射液突然掉了下来,向地上摔去,李明急忙伸手一捞抓在手中,也顾不得放到柜子里了,随手也揣到怀中下了车。

  上楼坐下后却看到胖子的喘息渐渐平息了下来,李明微微感到有点失望,看来今天的银子是赚不成了。

  正感沮丧间,楼梯微微响动,楼下又上来一个人,此人俊秀挺拔,气宇轩昂,三十出头,大冬天身穿一件单衣,百衣胜雪,手持一把折扇,更显得潇洒异常。

  这人上了楼梯,四处扫望了一下,看到李明桌上的张瑶,不由得眼睛一亮,向李明走了过来,举手抱拳说道:“这位兄台请了,不知在下可否与兄台同席共饮呢?”

  李明急忙站起身来,说道:“兄台如不嫌弃,请与在下共酌几杯。”

  那人哈哈大笑,说道:“兄台果然是爽快之人,如此在下就却之不恭了。”说完,竟紧挨张瑶坐了下来。

  张瑶娥眉微锁,向李明的方向挪了挪,离那人远了一点。那人见状,居然又将凳子向张瑶靠了过去。一双眼睛紧盯张瑶那微颦的脸庞。

  李明见状,微感不快,却也不便发作,开口问道:“不知这位兄台仙乡何处,高姓大名。”

  那人转过脸望着李明,摇了摇头说道:“真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我跟你做一个交易,你把这位姑娘让给我,我许你黄金百两如何?”

  李明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喝道:“我敬你一表人材,你竟然如此侮辱于我,给我滚!”

  那人哈哈大笑,说道:“我施云看上的女人,没有能逃得掉的,你还是乖乖答应我,免得大家撕破脸皮不好看。”

  张瑶怒斥一声,长身而起,抓起桌上依天宝剑,一个剑花向那人刺去。

  那人微感惊讶,身形诡异的闪动一下,转瞬间转到张瑶背后,手中折扇向张瑶后背点去。张瑶大惊,除了师傅外她还没见过有人又如此高的身手,慌忙之中莲步急忙向旁边滑去,折扇擦过张瑶的手臂滑了过去。张瑶回身,手中宝剑轻颤,闪现出无数剑影向施云罩了过去。施云赞叹了一句:“好剑法”竟然无视眼前那闪烁的剑光,手中折扇向剑影中心点去,瞬间折扇突破了剑影点中张瑶的软麻穴,张瑶手中宝剑“咣当”一声掉落地面。李明和小翠同时向施云扑了过去,施云折扇一伸,小翠立即被点中穴道呆立当地。

  李明扑上前来,手中一记勾拳向施云左脸挥了过去,施云轻微的“咦?”了一声,闪身避过,回手一掌快若闪电向李明脑门拍去,竟要立即致李明于死地,李明眼见一掌拍来却已不及闪躲,自己身上又没穿盔甲,看来这次是不能幸免了。就在李明闭目等死之际,一只筷子破空而至,向施云脑门袭去,施云顾不得取李明性命,闪身躲过,回身喝道:“黄三,我不去理你,你倒惹道我的头上了,好!今天我们就在这里决一高下!”转身向黄三扑了过去。

  李明回过神来,急忙回身看去,只见施云和那大胖子已经激斗在一起,黄三虽然身躯肥胖,然而招式去却异常轻灵,两人犹如穿花蝴蝶般在大堂里缠斗着,两人身形都快若闪电,根本就分不清哪个是黄三、哪个是施云,只是争斗中不时传来黄三那粗重的喘息声。黎明急忙奔到张瑶面前推动她几下,却见她一动不动呆立在那里,眼中露出焦急无助的目光。李明急得束手无策,下意识的伸手入怀中就要掏枪,却发现手枪在车上没有带过来,听着黄三那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下楼去取枪也已经来不及了,突然李明手触到了那个安瓶,掏出一看,居然是一瓶阿托品注射液,他心头突然一动,伏身拿起宝剑将瓶口砍破,将药倒入桌上那壶温好的酒中。

  那边争斗已近尾声,黄三的喘息声已经盖过了打斗声,突然人影一分,黄三向屋角摔了过去,宽大的后背重重的撞到屋角的木柱子上,将整个酒楼撞的一晃,他已经贴着柱子滑倒在地,口中大口大口喘息着,一缕鲜血从口中流出。几个家仆急忙向施云扑去,却都被施云一一打倒在地。施云狂声大笑道:“哈哈哈哈,黄三,听说你已经病入膏肓,如今看来果然如此,三年前你赐给我的一掌我已经还给你了,今天我要杀你易如反掌,不过我看你活着比死了还痛苦,还是留你一命,让你多受点苦吧,今天我要当着你的面玩这两个美人,让你欣赏一幕活chun宫,哈哈哈哈”。

  这时楼梯上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从楼下冲上来十几个捕快,举起手中腰刀向施云杀了过去,施云微微冷笑,腾身跃起落入人群中,掌起扇落已将这些捕快全部打倒在地,只见每个捕快都是脑浆迸裂,死于非命。

  施云狞笑着一步步向坐在地板上的李明走去。

  李明突然站起身来,手中举着那把依天宝剑,恭身向施云说道:“请大侠饶我一命,我愿意将这两个女人和这把上古宝剑赠与大侠。原先不知大侠的利害,都怪我有眼无珠,还请大侠网开一面,饶我一条小命。”

  屋内众人都愣住了,张瑶和小翠眼中传出了绝望的眼神。

  施云哈哈大笑,取过那把宝剑一脚将李明踢倒在地,冷笑着望着李明,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说道:“我还以为你多有骨气,原来就这点能耐,让我饶了你的狗命也行,不过今天我要你在这里看完我和这两个美人的好戏。”

  李明急忙爬起身来,恭身对施云说道:“只要大侠能饶小人一条小命,大侠想怎么做都行,大侠打架也累了,来,大侠请坐一下,养足了精神再玩不更好吗?大侠请坐。”

  施云得意的望着李明,在桌子前坐了下来,李明急忙将眼前的酒碗倒掉,拿起酒壶重新倒了一碗酒,恭恭敬敬的端到施云面前,说道:“大侠先喝碗酒,歇口气,这酒可是这个店的特产高粱红,醇香无比,刚热过的,您老尝尝。”

  施云眯着眼瞟了李明片刻,接过酒碗端到嘴边,突然他又将酒碗放了下来,又看了李明一会,冷笑道:“你没在这里下毒吧?”

  李明急忙说道:“我要在这里下毒让我不得好死!(本来着就不是毒药嘛)再说我哪里敢呀!大侠这么厉害,而我怎么又能随身带着毒药呢?”

  施云取出一锭银子,将酒倒在银子上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果然没有毒,谅你小子也不敢!”说完将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李明此时的心脏犹如擂鼓一般跳个不停,心中实在是一点把握也没有,不知道这药对练武的人有没有效果。但脸上还是要表现出恭恭敬敬的表情。

  突然施云脸色一变,刚才还得意洋洋的脸上突然变得苍白无比,手捂胸前指着李明挣扎着要站起来,却两腿一软,跌倒在地。

  李明欢呼一声,急忙跳起身来。但旋即又沮丧起来,张瑶和小翠还被点中穴道在那里立着,自己却一点办法没有。这个药虽然有效果,但用在施云这种高手身上不知道能坚持多久,目前只有先把张瑶和小翠抱走,能跑多远是多远了,从施云刚才的身手来看,自己即使手中有枪也不一定有机会发射,看来还是跑吧。

  想到这里他起身走到张瑶面前,正要抱起她,耳边突然传来黄三那粗重的喘息声,这才想起楼中还有着个人存在,刚才自己全部的精力都用在对付施云身上了,倒把他给忘了,想想他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还是应该救他一下的。

  李明离开张瑶奔到黄三面前,这时黄三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但仍在苦苦的撑着,看到李明奔来,想说什么,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勉强的挥动着手腕,要李明尽快离开。李明看到这里不由得感动起来,此人虽然其貌不扬、粗俗不堪,但却有一付侠义心肠,不由得为自己刚才差点将他遗忘而感到惭愧。他急忙从怀中掏出*,倒出几片塞到黄三舌下,静静的等着黄三平静下来。

  没到两分钟,黄三的喘息声渐渐的平息下来,苍白的脸上恢复了少许红润,他惊奇的望着李明,拱了拱手站了起来,走到施云面前一指戳在施云的气海穴上,废了它的武功。

  接着伸手解了张瑶和小翠的穴道。

  张瑶冷冷的望着李明,眼中露出异常悲愤和失望的眼神,一句话也说不出。小翠走到李明面前斥道:“没想到小姐真看错了你,本来以为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没想到你却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小人之辈,妄我们小姐对你一片痴情,为了你不惜离家出走。可是你呢?为了保住自己一条小命竟然将小姐和我拱手送出!还好老天有眼,让这个淫贼突发急病,要不然,小姐个我的清白就毁在你这个无耻之徒的身上了”。

  说完这番话,她不禁应声泪下,转身走向张瑶,说道:“小姐,现在这个无耻之徒终于现出他的真面目了,没什么可留恋的了,我们还是走吧。”扶起张瑶就往楼下走去。

  李明张了张嘴,没有出声。心中痛苦异常,没想到自己最心爱的人却如此误解自己。既然彼此相爱,就应该彼此相信对方,既然她们如此不相信自己,又有什么必要对他们解释呢?看着渐渐消失在自己目光中的爱人,李明不禁跌坐在地板上,深深的垂下了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