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人在诸天,盗墓成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绝壁探墓

人在诸天,盗墓成仙 扑了 2724 2021.10.14 09:43

  众人沿着山路要绕到山巅下,再借助蜈蚣挂山梯爬到药壁上探寻墓穴入口。此时虽是深夜,所幸天上月光足够皎洁。

  十几个卸岭好汉展开数十架蜈蚣挂山梯,使出拼、接、摆、挂的浑身解术,提气凝神地攀附在绝壁上。

  攀上陡壁,但见岩石的颜色逐渐变深,垂人深涧的紫藤上生满了奇花异卉,越往上爬,奇异的植物就越来越多。这些都是些名贵的药材,卸岭好汉边爬边摘,不一会儿背篓就满了。

  鹧鸪哨和陈玉楼各凭本事,一个看花形一个闻土香,都断定这片崖壁上一定有墓穴。伐去一大片藤蔓,岩壁出现一大片鸡血岩,岩石上还有许多到裂缝,最宽的一道可以蔽牛。

  卸岭群盗忙着摘取鸡血岩上生长着的灵药九龙盘,鹧鸪哨独自一人就摸了进去。陈玉楼和孙缺紧跟在他身后,触手所及的石壁皆是恶寒刺骨,正是古墓中才有的阴冷。

  “小心点!”陈玉楼回过头说道,看他的表情却更像是提醒自己。

  鹧鸪哨提着马灯走在这条裂缝通道的最前面,过了个拐弯,他忽地停了下来。

  “怎么了?”陈玉楼急忙问道,但见鹧鸪哨一声不吭,指了指前方。

  灯光尽头恍惚有个人影,陈玉楼借助夜眼一看,吓得肩膀抖了抖。

  “是僵尸!”

  鹧鸪哨又往前走了半步,马灯将这具僵尸照得真切,只见山隙拐弯角里一动不动站着一具身材高大的男尸。

  古尸顶盔贯甲,一身戎装,低头垂臂,看不清面目,身上已积满了塌灰。

  “难不成这就是那湘西尸王?”陈玉楼心中暗道,握紧了手中的小神锋。

  鹧鸪哨胆子更大,抽出腰间插的德国造镜面匣子枪,就上前直接用枪口拨那古尸的脑袋。

  忽地,一阵阴风吹来,那古尸的脑袋竟然动了一下。

  “诈尸了!”陈玉楼喝道。

  鹧鸪哨已有了动作,身形有如一缕轻烟般,一个旋子已转到僵尸身后。他探出双臂从古尸腋下穿过,两手自上交叉相互扣住,锁住了尸体的后颈,同时抬起右膝,顶住它的后脊椎骨。

  “咔嚓”一声,是骨骼断裂的闷响,身披铁甲的干尸的脑袋已被他拔了起来。

  那干尸如同一团烂泥般瘫倒在地,从中爬出一只浑身漆黑的大蝎子来。

  这蝎子的体型足有巴掌大小,浑身长满黑色的刚毛,它似乎不满于被人从尸体中抖出来,翘起了蝎尾舞动着双螯,摆出一副准备战斗的姿态。

  陈玉楼手中小神锋一掷,稳稳将蝎子钉死在地上。

  他深深吐了口气,心道是虚惊一场。

  方才那古尸的动作,便是这蝎子引起的,并不是什么诈尸。

  鹧鸪哨拍了拍手上的灰,心道孙缺的大力丸还真是个好东西。他刚刚施展“魁星踢斗”要卸僵尸的大椎,可手抓住他的脑袋轻轻一提,便直接拔断了他的颈椎骨。

  “看来这应该是那元将的守墓士兵了!”鹧鸪哨判断道,“再往前去,一定就是它的主墓。”

  过了拐角,通道宽阔了数倍,再往前走几步,一座厚重的石门便出现在眼前。看上面的雕刻纹饰,确实是元代的风格,这一回总该不会错了。

  陈玉楼拿起小神锋对着石门敲了敲,发出一阵闷响,他皱眉道:“这石门至少有上百斤,光靠咋们几个,肯定是撬不开的。不如直接上炸药?”

  “使不得!”孙缺急忙摆手,“陈大哥,这瓶山山势本就极其倾斜,山体构造特殊。若是咋们用炸药,恐怕会把这山头给轰塌了。”

  陈玉楼正要开口说一句“小老弟担心过甚”,可又想起孙缺一路以来的表现,尤其是在瓮城之中。若不是他,卸岭这帮兄弟至少去了四分之三。

  “好吧......依老弟之见,该怎么办?”

  陈玉楼身为卸岭魁首,多年来下墓开门的法子都是暴力拆卸,并不懂得破解什么机关,只能望向孙缺。

  孙缺眼睛一转,徐徐道:“既然有采药人说在这里碰见过湘西尸王,想必这道门一定不是死门。咋们仔细查探一番,说不定有什么机关可以进入其中。”

  鹧鸪哨和陈玉楼点了点头,后面跟进的十来个卸岭好汉也各自拿着马灯查探起来。

  这通道虽然阔绰了许多,可一下子挤进来十多个人,也是有些狭猝。

  众人摸索了一会儿,忽地,洞中一阵发颤,就连四壁都在微微抖动。

  “怎么了?”

  众人小心翼翼地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老冯,谁让你乱动的!”

  一个卸岭好汉对着同伴呵斥道。

  那名为老冯的卸岭壮汉弱弱道:“谁知道那旮旯会这样......”

  鹧鸪哨闻声望去,卸岭众人都用蒙头覆面的,他起初也没注意,此时看到这道熟悉的身影,笑着问道:

  “是冯二狗吗?”

  “恩公......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了......”

  那名精瘦的汉子挠了挠头,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

  陈玉楼得意道:“当初鹧鸪哨兄弟你托给大哥的三个弟兄可都还好好的。只是另外两个,老羊皮和羊二蛋胆子都太小,不敢下墓,就让他留在城中了。”

  他这么一说,孙缺顿时起了意。冯二狗这么普通的名字,本就不值得关注,也就是个龙套而已。但他听到“老羊皮、羊二蛋”时,不禁想起一个细节来。

  卸岭群盗当中,曾经藏着个重要人物,他救过鹧鸪哨,进过泥儿会,后来还参军当过团长......

  孙缺意味深长地看向那冯二狗,心中不住念道:冯二狗啊冯二狗,你藏得倒是够深,可惜还是躲不过我的火眼金睛!

  他已猜出了此人的真实身份,却并不声张,只是留了个心眼。

  此时洞里已恢复了平静,紧接着又是“咔嚓”一声,似是什么机关被触动了,石门旁的石壁上凹出一道半丈宽的圆洞来。

  陈玉楼上前去,提起马灯一照,这矮洞平行于山体,不知通向何处,却是黑的深不见底。

  “看样子,不像是盗洞。”

  这里的石质坚硬无比,而且这洞壁十分规整,应该是修墓之时就已凿成。

  可墓主人为何会故意留下这么个“狗洞”来?

  陈玉楼疑惑不解,又问冯二狗碰到了什么机关。

  冯二狗如实道来。原来,他见洞门边的独角兽石像双目中空,便胆大地伸出手指去抠,想看看其中有没有什么宝贝,却意外触发了这个机关,打开了这个大狗洞。

  鹧鸪哨上前来,一手马灯,一手盒子枪,率先钻了进去探路。他用绳子绑在自己腰间,以便传递消息。

  没过一会儿,便见绳子有节奏地晃动,那意思是叫众人跟着进去,里面没有危险。

  “你小子误打误撞,还给我们找了条明路。”陈玉楼拍了拍冯二狗赞扬道。

  冯二狗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众人依次进入洞中,孙缺故意走在最后,警惕盯着冯二狗的背影。

  这条通道大概只有百来米长,只是内里有好几个弯弯,才显得十分深邃。

  一走出来,众人已置身第二层高台之上了。这元墓做成了三层高台的格式,最下边的便是来时的墓门。

  放眼望去,只见墓门后堆满了三排大瓮罐。瞧这架势,其中装的不是毒水就是硫酸。方才他们如果真的用炸药强行开门,就算山巅不塌,这些东西也足够要了他们的命。

  第二层高台上立着几座石碑和石坊,一点也不合丧葬的规制。仔细瞧上面凹凸的文字,词句古奥,但陈玉楼也识得些许,似乎都是古时皇帝祷告天地求仙药的内容。

  “估计这座大殿,原本也是用来收藏金丹的密殿,后来却被这元将入主,当做了自己的墓穴。”陈玉楼判断道。

  石坊之下也摆着许多陪葬的明器,更有几口沉木制成的大箱子,其中装着许多珠宝首饰及金银玉器,想必都是元将生前从各地搜刮而来的。生时不得享用,死后用来陪葬,倒是便宜了千年后的盗墓者。

  陈玉楼害怕这群人误打误撞又触发什么机关,便约束他们不得乱动,一并到第三层去会一会那“湘西尸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