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少年的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你是谁

少年的枪 毫无牵挂 4666 2019.12.10 09:38

  到了夏季,天上的太阳灼热异常,整个大地都被太阳晒得是热乎乎的,更不用赶路的行人了。

  刘潇潇一行三人也是在这烈阳下暴晒了好久,最后林昭雪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同时叫道:“师姐,我们歇一会吧,我好累啊!”

  夏雨婷皱了皱眉,上前拉着林昭雪说道:“师妹!不要胡闹了,我们赶快赶路吧!”

  但是无论夏雨婷怎么拉扯,林昭雪就是不站起来,仿佛来上一般,说道:“不嘛,就歇一会吧,好吗?”

  刘潇潇见此,也是苦笑一声。

  突然,刘潇潇眼珠子一转,仿佛想到什么一般,笑道:“贫僧听闻,这太阳光照射的时间过长的话,会对体内造成一定的伤害,更重要的是,皮肤会变黑的,要知道,如果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晒成一个黑蛋,啧啧”说完,刘潇潇也不待林昭雪如何反应,直接拉着夏雨婷径直往前走去。

  “哎,刘潇潇,师妹她。。。”

  “不用管她,她自会跟上来的”

  果不其然,昭雪自地上迅速站了起来,同时“腾腾腾!”几步便冲了上来,超过了刘潇潇和夏雨婷,同时边走边说:“师姐,假和尚,快点啊!”

  听到这,夏雨婷也不禁抿嘴一笑。

  刘潇潇一看整日严肃的夏雨婷笑了起来,也是跟着高兴起来,说道:“夏施主,你笑起来也很好看啊,所以啊,夏施主多笑笑才好,不要憋着自己!”听到刘潇潇如此说,夏雨婷脸微微一红,却是不言语,快步追上师妹。

  “哎!等等,等等我啊”

  林昭雪看了看被拉完的刘潇潇,一乐,连忙拉住夏雨婷,同时对着刘潇潇说道:“谁等你啊,师姐,快,快走,把这个和尚撇下”

  “哎!师妹,等等啊”

  “喂!两位施主,等等贫僧啊!”

  “呼。。”“呼。。”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昭雪,在原地大口的呼气,同时手也不时的擦一下眉间上的汗水,整个身体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浸透,整个衣服若隐若现,好不诱惑!

  “你这和尚,真是奇怪,跑了半天了,怎么气都不喘一下,你到底是不是人啊?”原来刚刚昭雪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拉着师姐撒腿就跑,但是刘潇潇却一直紧追在二人身后,寸步不离,昭雪快,刘潇潇快,昭雪慢,刘潇潇慢,二者距离与一开始的距离丝毫不差!

  最后,终于,昭雪跑累了,这才停下步子,回头一看,只见刘潇潇慢悠悠的走了过来,脸不红,气不喘,更令人惊讶的是,全身上下并未有一滴汗水!

  刘潇潇满脸笑意的看着昭雪说道:“跑够了吗?嘿嘿,就凭林施主这点微末道行便想摆脱贫僧啊?是林施主太小看贫僧了还是林施主对自己的武艺极负自信呢,呵呵”

  “你!”昭雪气的更是手指颤抖,仿佛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夏雨婷看到这二人剑拔弩张的模样,连忙上前摆了摆手说道:“额。。刘潇潇、师妹,前边有个茶铺,要不我们先去歇息一二,喝杯茶如何?”

  “哼!”昭雪转身朝着茶铺走去。刘潇潇嘿嘿一笑,也走了过去。

  茶铺与外边炎热的天气完全像是两个世界,茶铺或许是因为遮阳的关系,里面清凉无比。

  进了茶铺的刘潇潇三人登时便感觉一阵舒爽。

  “哎,几位客官有什么需要吗?”

  “来。。。”刘潇潇刚要说茶水,但是突然一看,发现店小二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整个面庞细致清丽,肤光胜雪,眉目如画,虽然穿着一副店小二的打扮,但是仍然遮挡不住她美丽的外表。这分明是一女的嘛,而且还是一位美女呢。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乔装打扮?也不怎么难辨嘛”刘潇潇想到这,张口便道:“姑娘,你怎么选在这个茶铺做事,就不怕在这荒山野岭的出什么意外吗?”

  “姑娘?”林昭雪和夏雨婷纷纷一惊,回头仔细的看了看。

  “什么姑娘嘛,这明明是个大男人,和你一样的大男人啊!”

  “什么啊,真的是女的啊,真的。。。”

  “刘潇潇,你是不是看错了,这确实是一名男子啊”

  “肯定是这和尚满脑子都是‘姑娘’‘姑娘’的,又起色心了吧?假和尚”

  “师妹!”

  “咯咯咯咯咯!”林昭雪直接捂住小嘴笑了起来。

  “哎?哎哎哎?!这是男的?”刘潇潇再次转身一看,直勾勾的盯着那位店小二。

  “不对吧,好像是女的吧。。。但是连夏施主都这么说的话。。。可能我猜错了吧,恩,对对对,应该是我认错了,毕竟在少林寺待了那么久,整天除了男的就是男的”想到这,刘潇潇点了点头,却是不再言语,在一旁慢慢的喝茶。

  “师姐,我的头怎么有点晕啊?”只听“扑通!”一声,林昭雪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师妹!啊。。。”“扑通!”夏雨婷也直接趴在了桌上。

  “啊!夏施主!林施主!你们怎么了!额。。。”本来看到二人如此刘潇潇也是大惊,刚要吱唤二人的时候,突然一股强烈的眩晕感直冲脑门,刘潇潇摇晃几下,赶紧盘腿坐下,开始运行《易筋经》。

  然而,还没开始运气,便感觉有人击打了一下自己的百会穴。

  登时刘潇潇便感觉天旋地转,“扑通!”,刘潇潇也不省人事。

  过了许久,慧明睁开双眼,定睛一看,竟在一个客栈里。

  只见在对面床上坐着一位女子。这少女十八九岁年纪,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就是今早见的那位店小二!

  “不知施主,将贫僧困至此,意欲何为?”在说话的时候,慧明暗暗运行《易筋经》。

  “你不用试了,你全身大穴均被我封住,一身内力根本提不起半点,你呢,就不用妄想挣脱绳子了”果然,刚一运行《易筋经》的时候,突然发现,真气运行到任脉的时候,居然无法继续前行,仿佛被什么阻拦住一样,硬要前行,全身经脉便出现一股刺痛,当真如那姑娘所言,内力提不起半分!

  “我与姑娘素未蒙面,不知姑娘为何要挟持于我?”

  “素未蒙面?这位大师可真是健忘啊,你上次那一拳,我宫慕青可是好好的记着呢”

  “那一拳?”慧明纳闷了,自己用拳头确实是打了不少人,但是女子嘛。。。还真不记的有打过一个女子。。。哎?!不对,好像有一个,难道。。。想到这,慧明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位姑娘。

  “看来大师想了起来呢”边说着,慕青便从包裹取出一把刀来。登时刘潇潇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不会要一刀捅死我吧,我靠,不是吧,好不容易习得绝世武功,本想名扬于江湖呢,没想到最后居然要被人捅死!而且还是死在一个小女子手中!不行,我不甘心!”想到这,刘潇潇闭上双眼,继续运行《易筋经》的真气,当然如刚刚一样,根本无法运行。

  “哎?!”突然刘潇潇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用《易筋经》真气冲击那个穴道便会出现刺痛,但是若以《易筋经》真气徐徐的环绕在穴道周围,滋养着穴位,封住穴道的真气,便会慢慢消散,虽然很慢,但是不得不说,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想到这,刘潇潇闭上双眼,集聚全身真气,向着全身所有大穴游走过去。

  “喂,和尚,你在干嘛?”

  “啊,没有,请施主继续说”一听宫慕青说话,刘潇潇连忙睁开眼睛看着宫慕青,但是《易筋经》的真气正滋养着全身的大穴。

  “你知道吗?其实我刚刚抓到你的真想一刀杀了你!”慕青突然上前,把刀子贴在刘潇潇的左脸颊上划来划去。。。

  “但是吧,如果你一下就死了,也不知道谁杀的,这样我心里不舒服,我要在你醒着的时候,将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你们佛祖不是割肉喂鹰吗?今日你也割肉,平息一下小女子心中的怒火,好不好嘛~”

  “咕咚!”刘潇潇双目紧紧盯着刀子,咽了一下口水说道:“宫。。。宫施主,要知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啊,当日贫僧只是看你擅闯少林寺,并且将我的师兄慧净藏了起来,当时贫僧一气之下,伤了施主,还望施主海涵,施主,需知放下屠刀,立。。。”

  “臭和尚,你给我闭嘴!”刘潇潇一吓,赶紧把嘴巴闭上。

  “当时呢,你那一拳打的可真狠,直接把我打成重伤”

  “宫施主,当日我也是气急败坏,担心师兄出事,所以才。。。还望施主见谅!”

  “哼!这还不算最重要的,而且你还。。。。”说到这宫慕青突然闭口不言,脸色变的红了起来。

  “还什么啊,施主?”

  “闭嘴!你这个臭和尚,色和尚,下山都不忘带两个女子供自己*乐,哼!我要替天行道!”说完,慕青举起刀子,却没捅下去,而是慢慢下移,撩起了盖在刘潇潇腿边的僧袍,慢慢的往深处移动刀子。

  刘潇潇当即大惊失色,赶忙说道:“宫施主,你要干嘛!”

  慕青抬起头来,眨巴眨巴大眼睛,一脸无辜的说道:“替天行道啊,你说说,你都是出家人了,还这么色,所以啊,我要阉了你,这样既保护中原女子不受你祸害,也让你可以更加专心的一心向佛,一举两得,你说,你是不是该感谢我啊?”

  “感谢!感谢毛啊!!都断子绝孙了,我居然还要感谢你!!你这个小魔女!真是最毒妇人心啊!可恶,还差一点就可以解开全身穴道了,还差一点啊,我必须争取时间,我不想变成太监!”

  “哎。。。”

  “和尚,你叹什么气啊?”宫慕青停顿下来,有些疑惑的看着刘潇潇。

  “我自幼便呆在少林寺,蒙师父养育,方有今日,刘潇潇不敢忘怀!然今日,刘潇潇将死,本是罪有应得,然,心中牵挂着家师,不知他老人家现在可否安好?”

  宫慕青沉默良久,说道:“和尚,我又不是要杀你,你突然来这么感慨干什么啊?”

  “男子被去其势,乃是奇耻大辱,刘潇潇也是如此,等施主阉割后,刘潇潇也不会独活,必会自毙于当场,不敢苟活。但是贫僧想问一句,跟着贫僧的两位姑娘现在在哪?”

  “哼!都什么时候还担心别人”

  “不是的,宫施主,贫僧马上就要死了,但是那两位姑娘却是无辜的,贫僧不想连累别人,还望等贫僧死后,施主将她们放回,不要为难她们”

  “哼!”

  “宫施主,不知她二人现在可安好?”

  “哼!你放心好了,她们只是被我迷晕了,躺在隔壁房间里,我本来就不认识她们,我只是想要杀你,所以根本谈不上为难她们!”

  “如此便好,对了,贫僧还要告诉施主一件事”

  “啊?是什么?”

  “喝!”只见绑在刘潇潇身上的绳子悉数断开!刘潇潇又已极快的身法,瞬间便封住了慕青全身大穴。

  “真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是不是啊,宫姑娘~~嘿嘿嘿~~”这时,刘潇潇脸上露着极其猥琐的表情,若不是看他身上的僧袍,指不定会将其误认为一个采花盗呢。

  “你?!你怎么会?!”

  “怎么会解开穴道是吧?嘿嘿~~我偏不告诉你”刘潇潇这时一脸的无赖,同时用舌头舔了舔下嘴唇,那表情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要多贱有多贱。

  “你!你要干什么!你。。。你别过来!”宫慕青满脸惊恐,看着慢慢接近的刘潇潇,慕青急的眼泪在眼眶里乱打转。

  “嘿嘿~~你说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应该做什么啊?~”

  “我。。。我告诉你,你敢动我,我爹就杀了你!”

  “哎呦哎呦,我好怕怕哦,没关系,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哈哈”

  “你。。。你不是和尚吗?和尚不是不能破色戒的吗?和尚不是慈悲为怀吗?你师父不是这么教你的吗?”

  “嘿嘿~~我入门尚晚,还没学到这些呢”说完,刘潇潇一步步移向床前,同时双手搓来搓去,脸上露出非常*荡的表情,不时还会用舌头舔一舔下嘴唇。

  到了宫慕青跟前,刘潇潇这时第一次近距离欣赏这位美女。

  宫慕青真的长得美丽无双。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如此脱俗,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真是一位绝色美人啊!

  刘潇潇把右手,贴在宫慕青脸颊上,摸来摸去,同时口中还说着“好滑~好滑~”看了看梨花带雨的慕青,刘潇潇嘿嘿一笑。

  “啵!”,刘潇潇竟是亲了一下宫慕青的右脸颊,同时说了句:“舒坦!”

  宫慕青瞪大眼睛看着刘潇潇,突然“啊!!!!!!!!!!!!”尖叫了起来。据刘潇潇事后回忆说道:声贝绝对在120以上,人类是无法发出来的。。。。

  “扑通!”宫慕青竟然直接昏倒在床上!

  “我靠,不是吧,只不过摸了一下脸颊,亲了一下,居然昏了过去,这古代的女子啊,真是不经吓,算了,不玩了,先去救昭雪和雨婷吧”刘潇潇一个闪身便直接闪进旁边的屋子。

  看了看还躺在床上的昭雪和雨婷二人,同时又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后,上前探了探二人的鼻息,发现只是昏睡过去而已,并无大碍。

  “你们两个真好,居然可以躺在这里睡觉,我呢,居然经历一次生死大劫,差点断子绝孙,现在想想还后怕呢,你们还在这睡大觉,算了,先把她们救出去再说”刘潇潇将二人,左肩扛一个,右肩扛一个,消失在远处黑夜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