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少年的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太多了的事情

少年的枪 毫无牵挂 3232 2019.12.18 14:49

  看玄烨要起身,刘潇潇连忙上前搭了一把手,然而玄烨摆了摆手,示意其不用,然后说道:“来刘潇潇,许久没有回来了,随为师走走”

  “是”师徒二人走出房门,在少林寺四处闲逛了起来。

  刘潇潇自离少林寺也已经一年多了,许久不见少林寺的建筑,刘潇潇倒是有些想念。

  “刘潇潇啊”

  “是”

  “你离开少林寺多久了啊?”

  “一年多了”

  “哦。。。。”玄烨沉默良久后,突然咧嘴一笑,说道:“真是没想到啊,时光荏苒,一转眼,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啊”

  “记得当初你是一个小乞丐,在路旁讨食吃,为师看你如此小的年纪,便在外奔波,为师可怜你,便把你领回寺中,悉心照顾你,同时为你取名‘刘潇潇’,是希望你忘记以前,忘记以前不快乐的事,重新开始”

  刘潇潇一边默默不语。因为他根本不是那个刘潇潇,又怎会记得那时候的事情呢?

  “记得当时你入寺后,不言不语,一句话不说,当时为师还以为你是哑巴呢,哈哈!”说到这,玄烨倒是笑了起来。

  “后来随着时间越来越久,与你相熟的时间也是越来越长,你的脸上也是慢慢的出现了笑容,我现在还记得你当时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玄烨顿了一下,看了看刘潇潇。

  刘潇潇却是一愣,却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记得了。

  “呵呵,你啊”玄烨摇头笑了笑,然后转过头来,继续前行着。玄烨突然开口说了句:“师父!”

  “恩?”刘潇潇一愣,朝着周围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了字辈的大师在这,这才茫然回头看了看玄烨。

  “当时你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师父”玄烨说完,却是不再说了,脸色落寞下来。

  “师父!”

  玄烨一愣,回头看了看刘潇潇。

  刘潇潇对着玄烨嘿嘿一笑,说道:“师父,弟子小时蒙师父教导,方有今日,刘潇潇记性差,却是不太记得小时候的事了,但是师父对弟子的好,弟子却是永远不会忘怀”

  “噗通!”刘潇潇跪了下来,眼神真挚的看着玄烨说道:“师父,弟子曾经说过: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自师父将一个小乞丐的我带回少林寺的那一天开始,刘潇潇便已经决定将师父当做亲父来孝顺”

  “弟子从来没有感觉到活着,但是正因师父把当时的小乞丐接了回来,小乞丐才第一次感觉到‘我还活着’,从师父赐名‘刘潇潇’开始,刘潇潇才有了新生,刘潇潇记性不好,什么都可能会忘,但是对于小时所受的师父的大恩大德,刘潇潇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忘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还望师父今生今世不要抛弃弟子,由弟子来侍奉师父终老”说完,刘潇潇站起,往后退了退,然后再次跪下,“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玄烨看着如今已经长大的刘潇潇,不禁有些痴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玄烨突然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一滴滚烫的老泪自玄烨脸颊慢慢落下。。。

  “咳!咳!”

  “师父!”刘潇潇一惊,连忙扶住师父。

  “师父,来,我扶你回房吧”

  回到房间后,刘潇潇上了床,盘膝而坐,运功给玄烨疗伤。

  《易筋经》除了易经洗髓之效之外,也有道家练气之效。《易筋经》的真气温软如玉,为人疗伤自是奇效无比。

  一炷香的时间不到,玄烨便元气尽复,恢复如初。

  刘潇潇收功后,自床上下来后,对玄烨说:“师父,现在感觉如何?”

  “呼!”玄烨吐出一口浊气后,睁开双眼,看着刘潇潇笑了笑,说道:“刘潇潇啊,你的功力越来越深厚了,为师真是自愧不如啊”

  “师父,您说的哪里话,刘潇潇有今日还不是得师父教诲”

  “哈哈”

  “师父,你可说一下当日那人进犯少林时的确切情况吗?”

  玄烨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开始对刘潇潇细细讲述那日的事情。

  许久后,玄烨才讲完了那天的事情。

  “他当真如此厉害?!”

  “不错,那天为师亲眼所见,先不说那些慧字辈的弟子,我们这些玄字辈的上去甚至还没与过招,直接被其内劲震飞,毫无还手之力”

  “那太师叔他们。。。。?”

  “你太师叔他们也不是其敌手,一个一个的上,全部败下阵来,就连方丈都不是他的对手,虽然度厄太师叔也出手了,但是那人还没交手便走了,走前只是莫名其妙的说了句‘事已办完,无需再比了’”

  听到这,刘潇潇却是不禁沉思起来。

  当日在客栈听那人说的时候,刘潇潇还有些怀疑,但是今天亲耳听自己师父如此说的话,那便千真万确了。

  那那人办的什么事?难道就是想看看少林泰山北斗的实力如何?难道就是想力战少林群僧,令少林蒙羞?

  但是若是这样的话,应该连度厄太师祖也打败才行啊,为什么还没打便走了呢?难道自认为不是对手,所以胆怯逃跑了?

  不可能!从其一喝便震伤所有慧字辈玄字辈弟子,然后连败各个首座便可以看出其武艺卓绝,未必不是度厄太师叔的对手,连打都不打便跑了,这确实有些匪夷所思。

  刘潇潇摇了摇头,想到:“算了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刘潇潇起身对着玄烨说道:“师父,我先走了”

  “咦?这才回来就走了?”

  “是的,弟子此次回寺只是为了看望师父。看师父并无大碍,弟子便放心了”

  “哦,你这是准备赶回武林盟是吧?”

  “额。。。是,是,弟子身为武林盟主却是不能偷懒啊”刘潇潇哪敢说出自己为了推卸武林盟主的责任,乔装逃出武林盟的事呢?

  “那好吧,先去办正事要紧,记住,你既身为武林盟主,一切当以天下苍生为重,切忌妄造杀孽!”

  “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刘潇潇辞别玄烨后,便下了少室山。

  “盟主!”

  刘潇潇一愣,回头一看。

  只见远处一人,以一种极快的身法迅速朝刘潇潇接近,此人双脚踏地,一会便立刻闪过好一段距离,几个闪身之间便到了刘潇潇面前。

  刘潇潇一看,吓了一跳,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铸剑谷掌门封玄弈!

  刘潇潇连忙拱手,说道:“封、封掌门!”

  “哎!你可快别如此,老夫可承受不起,盟主,你真是让我好找啊,老夫及武林其他同道发动所有人手,找了好久了,没想到在这里碰见盟主,老夫运气真是不错,盟主,来,随老夫回去吧”说完,封玄弈一手搭上刘潇潇的肩膀。

  “恩?”封玄弈虽然只是随手一搭,但是刘潇潇却是感觉到自己的琵琶骨仿佛被钳住一般,自己想动,封玄弈的手上便会传出一股大力。

  刘潇潇惊讶的看了封玄弈一眼。

  而封玄弈仿佛未有自觉一般,仍然微微笑着,并无任何表现。“嘿嘿!盟主,这下被我抓住了吧?老夫知道功夫不如你,但是老夫先出其不意制住你,然后再等其他武林同道来此,如此必能将盟主带回武林盟,盟主啊,这次你可跑不掉了!”虽然封玄弈面色平常,但是心中却是早已乐开了花。

  刘潇潇先是凝重的看了自己肩膀一下,然后对着封玄弈微微一笑。

  封玄弈一看刘潇潇一笑,便暗道“不好”。“嘶!”突然,封玄弈感觉自己掌心劳宫穴仿佛被什么一顶,登时一股强烈的酸胀感自掌心传来,*得封玄弈收回手掌。

  就在这一片刻,刘潇潇一个闪身,立马飞去。

  封玄弈哪敢放弃,登时也是运足功力,赶紧去追刘潇潇,同时大喊:“盟主!有人在吗?武林盟的盟主在此,快来抓住他啊”

  刘潇潇大汗,你丫把当我啥了?还叫人来抓我?

  幻天凌波步乃是孙药师保命绝技,同时也是武林轻功身法之最,现在刘潇潇马力全开,又怎是一个小小的封玄弈可以抓的到的呢?

  不一会,刘潇潇几个闪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封玄弈停了下来,朝着四周看了看,然后猛拍一下大腿,喊了句:“哎呀!真是功亏一篑啊!”

  “呼!”刘潇潇跑了好一会发现没人了,这才停了下来。

  “想来抓我?下辈子吧,哈哈!”刘潇潇一笑,朝前走去。

  “现在要想个办法才行”刚才封玄弈说了,武林盟已经派出了大批的人手来找自己,若是自己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就这么栽了,必须要想个法子才行。

  刘潇潇突然抬头一看,一间衣饰店出现在刘潇潇的眼前。

  刘潇潇走了进去,左瞅瞅右瞅瞅,皱起了眉头。

  旁边一个小厮看见进来一人,连忙上前招呼了过来。“这位客官,有什么想要的吗?”

  “等我想好了,我会跟你说的”

  “哎!好来!”

  “现在的这个乔装却是绝对不行了,太普通了,而且脸都没变,只要相熟的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怎么办呢?等一下!脸没变。。。脸没变。。。有了!来,你过来给我选几个宽大的衣服!”

  “好来!”不到一会,小厮便拿出了很多,刘潇潇仔细的挑了几件。然后便走了。

  不到一会自一家兵器铺内出来一位粗狂的大汉,只见这名大汉脸上有一道很深的疤痕,满嘴的胡渣子,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穿着非常宽大的衣服,脖子上还围着一条厚厚的围巾,光是看他的人感觉到很热。

  “嘿嘿!”刘潇潇捋了捋嘴边乱贴的胡子笑了笑,说道:“今日起,我便是‘黑胡子’胡汉三,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