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少年的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武功

少年的枪 毫无牵挂 9006 2019.12.23 09:24

  “恩?!”然而,楚夫晏好像发现什么似的,突然一愣,然后回身对宫慕青说道:“大小姐!”

  “恩?”听到楚夫晏的声音,宫慕青当即停下自己的发泄,然后疑惑看着楚夫晏说道:“楚叔叔?”

  “大小姐,我稍微离开一会,大小姐不要走开,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也不待宫慕青反应,就闪身离去了。

  “哎!楚叔叔!楚叔叔!”

  看着渐去渐远的楚夫晏,宫慕青嘴一撅,然后轻哼一声,继续到一旁发泄了……

  ※※※“咻!”

  楚夫晏在林间快步前行,只不过此时楚夫晏眉头紧皱,不知在想什么。

  “踏!”

  到了一个地儿后,楚夫晏停了下来,然后看着眼前的人说道:“你是谁?怎么知道我们天魔门的暗号?”

  那人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楚夫晏微微一笑,但是什么话都没说。

  然而,楚夫晏看清那人的模样后,惊呼道:“你!你不是……你不是当日和那个小和尚一块的那人吗?叫……”

  “钟墨!”

  “对,就是钟墨!你怎么会知道我天魔门的暗号?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楚护法,你带慕青来这干什么?”

  “你!”听着钟墨这口气,楚夫晏非常惊讶,因为这口气楚夫晏好像在哪听过。

  钟墨看着楚夫晏轻笑一声,说道:“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

  楚夫晏听此,当即恍然大悟,惊呼道:“门主!”

  宫染夜一抬手,说道:“起来吧!”

  “是!”

  楚夫晏站定后,疑惑的看着宫染夜问道:“门主,为何要做此打扮?”

  然而,宫染夜却是没回答楚夫晏的话,仅仅只是呵呵一笑,抬了抬手,说道:“怎样?我的乔装如何?”

  楚夫晏当即赞道:“属下没想到门主乔装之术如此厉害!即便我与门主面对面,也是仍然认不出门主,属下敬佩!”

  只不过也不怪楚夫晏认不出,主要是宫染夜的乔装太过厉害了!

  原来挺拔的身姿,现在变的矮胖,而且容貌上也是变化颇大,根本认不出是宫染夜,更主要的是一般的乔装易容顶多只是改变体形,改变容貌,但是宫染夜厉害就厉害在连声音都变的完全不一样,这般模样不要说楚夫晏了,就算是宫慕青都辨别不出来,不得不说,宫染夜的易容当真举世无双!

  “呵呵!”听着楚夫晏的恭维,宫染夜显的非常开心。笑过后,宫染夜一背手,问道:“你与慕青来这干什么?”

  听着宫染夜的询问,楚夫晏当即说道:“此次来此,全是大小姐的意思!”

  “哦?”

  “是大小姐执意出来,属下担心小姐路上会有什么危险,所以才与小姐一块出行!”

  “呵”宫染夜听到这,笑了笑,指着楚夫晏说道:“你呀,不要老是这么宠着她,这样会让她娇惯坏的”

  “是!”

  虽然楚夫晏点头称是,但是宫染夜知道,楚夫晏一直都很疼宫慕青,即便自己这样吩咐了,楚夫晏还是一如既往“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疼她,不会有任何改变。

  虽然心里知道,但是宫染夜却是不会说出来,毕竟有人疼自己的女儿,有什么不好的呢?

  想到这,宫染夜却是不准备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又问道:“楚护法,在我离开天魔门这段时间里,门中有什么大事吗?”

  “哦!我差点忘了!”听着宫染夜这么说,楚夫晏猛然一拍头,说道:“有的!西域少林的人多次攻打我们天魔门的分舵!”

  “恩?”宫染夜听此却是有些惊讶,“攻打?怎会如此呢?我记得少林寺那件事我们还出手相助过,为何要攻打我们?”

  “就是为了这件事,西域少林才多次偷袭我们的分舵!”

  “哦?”听到这,宫染夜确实更加疑惑了,“这是为何?”

  楚夫晏说道:“上次少林之战,西域少林的目的旨在夺得《易筋经》,但是谁想到一场大战结束,西域少林和中原少林尽皆损失惨重,但是却连《易筋经》的影子都没看到!而且后来少林也传出《易筋经》失窃的消息!西域少林的人觉得,《易筋经》既然不在他们那,也不在中原少林这,那么必定在我们这,所以矛头直指我们!”

  “呵!”还没等楚夫晏说完,宫染夜却是笑了起来,同时喃喃道:“《易筋经》……”

  “门主?”

  “哦,没事,你继续说!”

  “是!所以,西域少林便将火气全部发在我们天魔门的身上,放言,若是不交出《易筋经》,必要给我们天魔门点颜色瞧瞧!”

  “哼!这西域少林胆子倒是不小……”

  “那门主,您看……”说着,楚夫晏用手向下划了一下。

  “哎!”然而宫染夜摆了摆手说道:“不必如此!”

  “但是,现在西域少林*人太甚,我们若是不做任何事情,只怕会被外人小瞧了!”

  “呵,小瞧了又如何?不碍事的!”

  看着宫染夜那副不打紧的样子,楚夫晏自是不会说什么。

  “楚护法……”

  “在!”

  看着楚夫晏这幅恭敬的模样,宫染夜又是一笑,说道:“不必如此,我们就当两个老友之间的谈话就是,不用如此!”

  “是!”

  然而,楚夫晏依旧是那副恭敬的姿态,并未做任何改变。

  宫染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楚护法,你就没想过为何我会突然离开天魔门?”

  “门主做事自有门主的道理,属下不敢多想!”

  “呵,你倒是识趣的很啊……其实这次我外出,便是为了这刘潇潇!”

  “那个小和尚?”

  “没错!自当日你与我说后,我就一直留心他,毕竟如此年纪就有这等武学,着实“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厉害的很!再加上现在他是武林盟的盟主,不得不多加留意啊!”

  “门主所说正是!自当日我与其第一次交手,便感觉其不一般。后来那天夜里再见他的时候,他的功力再次上了一个档次。属下见过的年轻俊杰不少,武学奇才更是多,但是似他这般,如此年轻,便有如此武学修为的人,属下还真是第一次见!而且他进境神速!武学天资奇高!这等人不得不防啊!”

  “恩……”

  “只不过门主,我还是有些担心!”

  “担心?”宫染夜微笑的看着他,说道:“为何要担心?”

  “门主请想。我等与其并无过多交集,他自己自然也是没有过多的与魔门中人交集。虽然门主曾经说过,将他发展成我们的人有莫大的好处,但是前提是他有成为我们的人的可能才行!”

  “哦?”宫染夜听此点了点头,又是一笑,说道:“为何不行呢?”

  “因为他一直与武林正道交往甚多,武林正道中也是有很多他的朋友,这样的话,我们无论如何也是无法招降他的!”

  “你说的很对……”听完楚夫晏的话,宫染夜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的转过身去。

  “门主?”看着宫染夜这模样,楚夫晏有些疑惑。

  “楚护法所想正是一开始我心中所想,也是我为何要外出的原因。此人留着始终心腹大患,若是归顺我们还好,若是不归顺的话,只怕我们要费一番周折才可杀了他!这样终究还是不好的”

  “但是门主,现在不杀,只怕我们今后就没机会了!”

  “呵呵,楚护法此事你却是不必担心了!”

  “额?”楚夫晏听这话却是有些疑惑了。

  “呵呵……”宫染夜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楚夫晏,笑道:“这次我乔装出行,跟在他的身边,倒是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第七十六章西域少林!

  “喂!喂!”

  “恩?”刘潇潇一愣,抬头看了看在自己眼前挥舞的手,疑惑的看着林昭雪问道:“干嘛?”

  “干嘛?”林昭雪有些好笑的看着刘潇潇说道:“你还问我呢!从我们一坐下,你就一直魂不守舍般的想什么似的”

  刘潇潇一点林昭雪的额头,说道:“你还说呢!之前我们跟踪钟墨的时候,若不是因为你的原因,我们能跟丢吗?若不是因为跟丢了,我用得着在这里瞎想什么吗?真是的……”

  “哎呦!”林昭雪吃疼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然后问道:“那你在想什么?”

  “还能想什么,还不是那个钟墨!从之前的种种迹象显示,他是对我们有什么图谋!所以我在想我们到底有什么东西会让他惦记!”

  “哎呀,别想了!”林昭雪拿起一个馒头就使劲的往刘潇潇的嘴里塞着,边塞边说:“先吃饭,吃,吃,吃!”

  “唔!”刘潇潇看着嘴里被硬塞的馒头,一笑,然后吃了起来。

  “喂,你听说了吗?少林的《易筋经》好像已经被找到了!”

  “唔!”

  “假和尚,你没事吧?”林昭雪看着刘潇潇一愣。

  “咳咳!”刘潇潇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只是噎了一下,没事”

  “真是的,这么不小心……”

  刘潇潇喝了口水,继续啃馒头。但是刘潇潇现在的心已经不在吃上了。

  “找到了?怎会呢?自上次一战后,少林寺的《易筋经》就失窃了,怎么找回了呢?”

  “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吧?自上次少林一战后,《易筋经》失窃,大家都猜测落到了西域少林的手中,但是谁想到居然不是如此!”

  “怎么?”

  “因为西域少林也在大肆的寻找《易筋经》!”

  “海天中文”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啊?也就是说《易筋经》不在他们手中?!那么《易筋经》在谁那?莫不是少林寺那边放出的假消息?”

  那人喝了口水,继续说道:“不然。要知道出家人不打诳语,他们没有必要隐瞒这件事。”

  “那你方才为何会说《易筋经》找到了呢?”

  “呵呵,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前段时间有传言说,少林寺的《易筋经》已经找到了!”

  “在哪?”

  “额……我想想啊,哦,想起来了,好像是在一个叫刘潇潇的小和尚手中!”

  “咔嚓!”

  只见刘潇潇手中的茶杯登时一碎!

  “假和尚……”林昭雪神色复杂的看着刘潇潇,方才那一桌人的话语林昭雪也都听见了。

  刘潇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站起身来,说道:“我们走!”

  在路上,林昭雪罕见的没有再叽叽喳喳,只是在那里百度搜索“海天中文”看最新章节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着低头沉默不语的林昭雪,刘潇潇叹了口气。

  “踏!”

  刘潇潇停了下来,直视着林昭雪说道:“说吧!”

  “恩?”林昭雪一愣,疑惑的看着刘潇潇。

  “方才客栈里那些人说的话你也听见了,我知道你现在心中有很多想问的,不用顾忌,问吧!”

  “恩……好吧。他们说的是真的吗?”林昭雪抬起头来直视着刘潇潇问道。

  “是真的!”面对这个问题,刘潇潇没有任何否认。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昭雪真的很生气。当然她生气的重点并不在于《易筋经》,她生气就生气在这件事,刘潇潇居然一点儿都没跟她说?!若不是今日碰巧在客栈听到此事,只怕她林昭雪还蒙在鼓里。

  “因为我想变强!我不甘平淡无奇的活着,我要学得一身高强的武艺,我要闯出自己的江湖!”

  “那你便偷《易筋经》……?”

  “不,不是我偷的。”

  “啊?”

  “那日西域少林与魔门联手攻我少林,吸引住众多少林高手后,便派了一个潜伏在我们少林的和尚去偷《易筋经》。当时我就在场,看出他的阴谋诡计,所以,我就去制止他。因我弄出的声响,渡厄太师叔祖听见了,回身一掌便将那人击毙,所以那人偷到的《易筋经》就到了我的手上!”

  “也就是说,不是你偷的喽?”

  “肯定啊,贫僧怎会干这样的事呢?”说完,刘潇潇还装模作样的双掌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扑哧!”看着刘潇潇这搞怪的模样,林昭雪终究还是忍不住一笑。

  “呵呵”看着林昭雪一笑,刘潇潇也是跟着笑了起来。

  “那《易筋经》你准备怎么办?”笑罢,林昭雪便问道。

  刘潇潇摆了摆手,说道:“还回去喽,还能……”

  “既然真在你手上,那便给我们吧!”

  还没等刘潇潇说完,只听在深林中便传来其他人的声音。

  “谁?!”刘潇潇连忙回头看去。

  “踏……踏……”

  只见自深林中慢慢走出三位番僧打扮模样的人。

  刘潇潇疑惑着看着这三人,然后问道:“你们是谁?”

  “哈哈哈哈!”然而,面对刘潇潇的疑问,他们却没有回答,只是哈哈大笑起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没想到我们这么幸运居然找到你了?!这样事情办起来就容易多了!”

  “踏!”

  其中一位番僧上前一步,说道:“把《易筋经》交出来!”

  刘潇潇微微一笑,说道:“凭什么我要给你?你先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百度搜索“领域”看最新章节”

  旁边一个番僧一气,上前对之前那位番僧说道:“师兄,不必废话了,我们直接杀了他抢过来就是了!”

  然而,对于这个番僧的提议,那名番僧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哎!不必如此。他只是一个小和尚而已,我们不可以大欺小”

  听着这二人谈话,刘潇潇笑了。合着这俩人认为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啊?瞧他们那说的,仿佛自己不堪一击一般。

  听着那名番僧这么说,旁边那番僧对着刘潇潇哼了一声,然后又退了回去。

  看着自己的师弟退了回去,那名番僧便回过头来,对着刘潇潇一合掌,说道:“小师父,我们不想动用武力,也请你不要得寸进尺,快快将《易筋经》交给我们!”

  刘潇潇一笑,说道:“那《易筋经》是少林寺之物,我凭什么给你们?你们是少林寺的吗?”

  刘潇潇摆了摆手,叹了口气说道:“还有一个疑惑的地方,你想想,一个普通的商人怎么会有那么神奇的药?当日你强行为我疗伤,导致被我内劲震成重伤,并且当日你的伤势已经伤及五脏六腑,那不是单纯我的内力可以治好的,需要辅以汤药,慢慢调养,没有个把个月,你是不可能痊愈的。但是那个钟墨紧紧只是给了个药丸,便令你痊愈,这一切,你不会感觉太奇怪了吗?”

  然而,林昭雪眨巴眨眼睛,然后说道:“不会啊!你想想,商人嘛,有那么多钱,买点灵丹妙药不算什么啊……”

  “啪!”刘潇潇一巴掌拍到自己面门,然后叹道:“我认输了……”然后不再对林昭雪言语,而是由转头看向钟墨。

  然而,这一看,刘潇潇却是一惊,钟墨不见了!

  刘潇潇连忙跳下树干,然后开始四处扫视。

  看着刘潇潇跳了下去,林昭雪也是跳了下去,然后上前拍着刘潇潇的背说道:“假和尚……假和尚……”

  刘潇潇无奈,回头问道:“姑奶奶啊!你又要干什么啊!”

  林昭雪无辜的指了指周围说道:“钟墨不见了”

  “我知道了,然后呢?”

  “我想说,既然不见了,我们就不要追了吧?走吧,人家好饿哦~”说着,林昭雪一摸肚皮,露出一脸可怜相。

  “你!”刘潇潇现在是彻底服气这位姑奶奶了,“姑奶奶,你知不知道,我们之所以跟丢了,是因为你,知道吗?!”

  “恩”林昭雪点了点头,然后拉扯着刘潇潇的胳膊说道:“没关系,先吃东西,吃东西,走啦~”

  “噗!”刘潇潇当即呕出三升鲜血……

  ※※百度搜索“领域”看最新章节※“啪!啪!”

  只见一位少女正在使劲的用脚揣着周围的花草。

  “臭和尚,色和尚,本姑娘踢死你!踢死你……”

  一想起刘潇潇挡在那个不知名的姑娘身前,宫慕青便感觉一股无名火充斥心胸。

  “混账!那个姑娘是谁啊!这个臭和尚居然这么重视她?早晚抓住她,刮花她的脸,看她还怎么勾引人,混蛋,混蛋……”

  看着在一旁宣泄的宫慕青,楚夫晏笑了笑,然后转身看了看,准备找个大石坐下,静等宫慕青发泄完后再上路。

  “西域少林!”听着这番僧这么一说,刘潇潇登时一惊。

  对于西域少林,刘潇潇可是一点儿也不陌生。上次夜袭少林,西域少林和魔门联手,重创少林,并助刘潇潇获得《易筋经》!刘潇潇又怎会陌生呢?!说起来,刘潇潇还要感谢一下他们呢!若不是他们吸引住了少林的注意,若不是他们找出了《易筋经》的所在,刘潇潇也不会这么容易得到《易筋经》!也不会练就如此盖世神功!

  “呵”想到这,刘潇潇一笑。

  那名番僧看着刘潇潇一笑,微皱一下眉头,但还是一合掌,躬身道:“还望小师父将《易筋经》归还我少林!”

  然而,刘潇潇却摇了摇头,说道:“佛教禅宗始祖达摩于少室山面壁九年方得少林不世奇功《易筋经》!何来你们的《易筋经》之说?”

  番僧听此,面色一沉,慢慢的垂下双掌,说道:“那么小师父的意思不归还喽?”

  刘潇潇微微一笑,说道:“还!只不过不是还给你们!我要还的乃是佛门正宗中原少林寺!”

  “唔!”番僧听着刘潇潇这么说,面色登时便是难看无比。

  西域少林自创立之初,便被人说乃是依照少林,不如少林正宗。这本就是西域少林寺所有最忌讳听到的,但是现在刘潇潇这么一说,直接触及他们的底线,彻底将他们*急了!

  “师兄!”旁边一个番僧忍不住,上前对着面对刘潇潇那名番僧说道。

  本来那名番僧不愿以大欺小,感觉如此做有失风范,但是现在刘潇潇所说着实过分了一些,所以那名番僧对着师弟点了点头,便是默认了他的举动。

  “呵呵……”那名番僧得了师兄的首肯,当即嘿嘿一笑,面色狰狞的朝着刘潇潇走来。

  刘潇潇一笑,回头对林昭雪说道:“你稍微站远点”

  “恩”林昭雪点了点头,然后转身退去。

  老者冷冷的看了叶魅一眼说道:“怎么?认为老夫不“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配拥有先天罡气吗?”

  听到老者如此的话语,叶魅连忙起身叩首道:“叶魅不敢!”

  “哼!”老者又是对着叶魅一挥手,一道掌风迎面而至。

  叶魅之前因为老者的先天罡气已身受重伤,动弹不得,又如何躲得过这道掌风?

  “噗!”

  叶魅又是一吐血。然而,叶魅吐了一会儿后,抬手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嘴边的鲜血,同时慢慢的站了起来,对着老者躬身道:“多谢前辈!”

  看着她这模样,老者只是摆了摆手说道:“你方才的出掌令我非常满意!如此我才助你疗伤,只不过……”还没说完,老者又是陷入沉思。

  叶魅和百里晟轩自是躬身一旁,不敢多言。

  此次之事是彻底让百里晟轩和叶魅服了。

  “踏!”刘潇潇站在一棵树上看着正在漫步而行的钟墨。

  跟了钟墨也是有一会儿了,但是刘潇潇这个钟墨仿佛散步一般,走走停停,慢慢悠悠的,不知道想干什么。

  “啪!”“喂!”

  刘潇潇突然感觉肩部被人,当即一激灵,回头连忙伸手捂住林昭雪嘴巴。

  “小祖宗!你干嘛啊!”说完,刘潇潇又是回头看了看钟墨,发现钟墨还是漫步而行,慢慢悠悠的。

  刘潇潇见此,当即长舒一口气,然后回头对林昭雪:“你干嘛啊!我们现在在跟踪他呢,你发出那么大的声音干嘛?”

  林昭雪一嘟嘴,说道:“我看我们百度搜索“海天中文”看最新章节就不要跟了吧!人家钟老板怎么说也是救过我们的命,我们这样做不好吧?而且我们跟了好久了,你看看,钟老板什么可疑的地方都没有,我们还是回去吧!”

  刘潇潇摇了摇头,说道:“不,我感觉他有些奇怪。一开始的时候他确实表现的很正常,我也从未怀疑过,然而,他救我们的命却露出了破绽!”

  林昭雪越听越迷糊,问道:“破绽?在哪?”

  刘潇潇叹了口气说道:“无论女人如何进化,智商低下这一点都是进化不了的……”

  “智商?”

  “哦,额……就是夸你啊!我在夸你呢!”

  “哦……”林昭雪似懂非懂似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道:“你先别夸我了,先说破绽在哪啊?”

  “哦。是这样的,当日他以内力为我疗伤的时候,我感觉的到他内力并不在我之下”

  “什么?!”听此,林昭雪却是非常惊讶。

  在林昭雪印象中,她认为钟墨只是一个武艺稍微不错的商人,高手算不上,仅仅只是能自保那种程度而已,并不算什么武艺高强之人。

  然而,林昭雪还是不太相信刘潇潇的话,当即说道:“但、但是你忘了我们那日见他之时,他被一群小毛贼打的差点性命不保,如果他真有那么厉害的话,为什么还会如此?”

  刘潇潇再次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同时轻声道:“我算服了,真是个傻女人!”然后刘潇潇看着林昭雪,一字一句道:“所以说,我怀疑他是假装的!这是他布的一个局,准备等我们上钩,然后我们就傻了吧唧的上钩了,现在知道了吗?!”

  然而,刘潇潇即便说到了这个份上,林昭雪始终紧皱眉头,一语不发。

  想到这,番僧长舒一口气,笑道:“小和尚,你的眼力倒是十分高明嘛!老衲只不过才使了几式而已,你居然能认出老衲的招式?”

  刘潇潇一笑,说道:“这算什么啊!我不仅知道你用的叫龙爪手,我还知道,你接下来要使的是‘鼓瑟式’‘批亢式’‘捣虚式’这三式!”

  “你、你怎会知道?”

  “因为我也会啊!只不过说实话啊,你这龙爪手真是耍的不怎么样,打的毫无力道,一点儿威力都没有!更重要的是龙爪手一共三十六式,你居然真的是从第一式准备打到第三十六式,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武学之道“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讲究变通,每一招每一式都不是固定,敌人出什么招,你便要以什么招应对才是!你怎的,从头打到尾呢?你这是攻敌呢还是教敌呢?”

  听着刘潇潇这一番说道,那名番僧登时便骚红了整张脸,毕竟被一位小辈说教,而且还是在自己的两位师兄面前,这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搁啊!

  番僧气急之下,指着刘潇潇说道:“按照你所说,你打的比老衲好喽?”

  听着番僧这么一说,刘潇潇举起右手摸了摸下巴,一会儿瞅瞅自己,一会儿又瞅瞅那个番僧,然后抬头道:“恩……比你强多了!”

  “放肆!”

  听着刘潇潇这嚣张的话语,番僧登时一气,又是猛然冲身上前。

  番僧左手虚探,右手夹着一股劲风,直拿刘潇潇左肩“缺盆穴”,正是一招“拿云式”!

  看着番僧如此出招,刘潇潇轻“咦”一声。

  因为按照刘潇潇方才所说,这位番僧下面要使出的乃是“鼓瑟式”“批亢式”“捣虚式”,然而,出乎刘潇潇的预料,他居然强攻一式“拿云式”!“拿云式”虽然不算什么高明的招式,但是放在这个时候,却是恰好适合。

  刘潇潇看他如此变通招式,便知自己方才的话语,这番僧听了进去。

  番僧毕竟浸*武道数十年,对于武学还是有一定的理解。方才刘潇潇那番话语,番僧听后,立马通晓其中要义,如此便将其融合到自己的武学里面,足见番僧武学资质之高!

  番僧此招出的及时,出的恰到好处,正好将刘潇潇可以逃的方位控制住,若是刘潇潇抵挡不及,被其制住左肩,进而制住琵琶骨的话,刘潇潇的一只手便就此废掉!

  那名番僧站到了刘潇潇面前,狰狞一笑,说道:“小和尚,艳福不浅嘛,居然有美娇娘相伴啊,不错啊,只不过,你的艳福也就只能到今日了!我师兄大度,不想与你这小辈计较,但是我就不会了,你如此说我们西域少林,少不得我要好好折磨你一番,以消我心头只恨!”

  然而,听着那名番僧威胁性的语言,刘潇潇却并未面露任何恐惧之色,反而开心的笑了起来,说道:“来来,你来折磨我吧!哈哈,真是好久没有人对我这么说了啊,哈哈!”

  那名番僧看着刘潇潇这肆无忌惮的模样,当即一气,大喝一声,猛然冲了上去。

  看着冲上前的番僧,刘潇潇嘿嘿一笑,说道:“呦!来了?”

  “呼!呼!”

  番僧双爪如风,每一划过,必然有一道锋利的罡风飞过!

  “唰唰唰!”

  然而,面对番僧凌厉的攻势,刘潇潇仅仅只是躲闪,却并未还手,只不过令人惊讶的是,刘潇潇将那个番僧的招式居然全部都躲过了!

  “呼……”

  打了许久后,番僧招式一收,站在原地,怒目圆瞪!

  刘潇潇看着番僧停了下来,自己也是连忙一停,同时问道:“喂,你怎么不打了呢?”

  番僧一气,指着刘潇潇说道:“你仗着身法精妙,躲过老衲的所有招式了,老衲佩服!但是仅仅只是逃,可不算什么真本事!”

  番僧意欲想借此话激刘潇潇与之交手。因为他看刘潇潇身法精妙,自己不如他,但是刘潇潇毕竟年龄尚浅,身法已练的这么厉害,不见得手脚功夫如何厉害!再加上番僧“龙爪手”浸*数十年,虽说与江湖上的武林名宿比算不了什么,但是要击败一个小和尚,番僧自问自己还是没问题的。

  然而,听得番僧的激将之语,刘潇潇却没有恼羞成怒,仅仅只是一笑,指着番僧说道:“怎么?难道你的‘龙爪手’就是真本事了?”

  “什么?!”番僧听着刘潇潇的话一惊,颤巍巍的说道:“你、你怎会知道我使的是‘龙爪手’?!”

  ,全文字手打空听着番僧这话登时一愣,疑惑道:“你难道忘了我也是少林弟子吗?”

  对于刘潇潇的解惑,番僧丝毫没有松口气,同时心想:应该是他门中长辈曾经在其面前施展过龙爪手,所以他才能一语道破我的招式吧?是了,应该如此。

  本来刘潇潇是想凭这句话激怒他们,谁想那个番僧居然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们正是少林寺的人!”

  听此,刘潇潇愣了一下,眯着眼睛仔细端详了一遍,随后疑惑的想着:难道少林寺的衣服都变了。

  看着刘潇潇这疑惑的模样,那名番僧一笑,说道:“是!我们是少林寺的人,只不过不是中原少林,我们是西域少林的人!”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