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少年的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

少年的枪 毫无牵挂 5566 2019.12.26 16:43

  “怎么?他来寻麻烦了?恩……这却是有些麻烦了”说完,老人微皱了下眉头。

  听此,叶魅摇头道:“前辈,并不是他寻来了”

  “那你们为何突然提到他?”

  “是这样的……”如此,叶魅便开始陈述今日之事。

  听完,老人只是紧皱眉头,却是什么都没说。

  片刻后,问道:“他……真这么厉害?!”

  百里晟轩点头道:“正是!数月前与其比拼内力,百里至今历历在目。当日百里只是感觉其内力就如同一片浩瀚的海洋,无论百里如何输送内力,都如石沉大海,毫无声息。”

  “呵”老人听此,却是讥笑一声,指着百里晟轩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你那点儿微薄的内力又算得了什么?”

  “是,是……”虽然老人说的如此的不留情面,但是百里晟轩却是不敢面露任何不满,仍然点头称是。

  “只不过……”老人沉吟着走到叶魅跟前,问道:“,全文字手打确定你用了十二成功力后他都没死,还能站起来与你过招?”

  “晚辈确定!”叶魅点了点头。

  “恩……”老人又是站定沉吟片刻后,指着叶魅说道:“来,你朝我打一掌!”

  叶魅听此却是大惊,连忙叩首道:“岂敢!叶魅岂敢!”

  老人却是有些不耐烦,说:“老夫让你打,你就快点打!哪来那么多废话,怎么?你认为你伤的了老夫?”虽然老人说的如此嚣张,但是百里晟轩和叶魅却都认为他说的是真的。

  叶魅听老者都如此说了,自是不敢不从,连忙站起身来,开始运掌。

  ...

  “呼……”狭窄的通道内开始刮起一阵风。

  百里晟轩看着这副模样,连忙闪到一边。

  叶魅虽然身形小,但是功力却是一点儿都不弱。此时叶魅已将全身功力运行到极致。只见叶魅慢慢的将双手分立两旁,掌心向下。

  “呼……呼……”

  因叶魅周身的真气激荡,吹的叶魅的衣服呼呼不停的乱飞,就连叶魅的头发也是散乱的飞空中。

  只不过这一切却是毫不影响叶魅。叶魅现在只是面色凝重的盯着眼前的老者。

  老者仿佛对眼前之状没看见一般,仍然背负双手。整个狭窄的通道呼啸不已,就连墙壁上的一些小碎石都是仿佛受到什么震动一般掉落下来。

  地上的碎石都是不停的抖动,整个通道都有一股风刮过。

  然而诡异的是,老者周身非常安静,就仿佛与周围环境不容一般。

  “呀!”大喊一声,叶魅便冲了上去。

  叶魅速度极快,一会功夫便到了老者面前,一掌朝其面门打去。

  “叶魅!”见此,百里晟轩大惊,当即大喊道。

  百里晟轩没想到叶魅居然如此不留情面,不仅运足功力而且朝其面目攻去。虽然百里晟轩知道老者功力高强,但是在如此攻势之下,老者丝毫不防,这、这是不是有些托大了?

  虽然百里晟轩喊了一声,但是却根本来不及了,因为叶魅的掌已经到了老者近前。

  然而,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叶魅的掌停在老者面门前不动了!同时在老者周身有一道光芒包绕着老者。但是老者却丝毫不在乎围在自己周身的光芒,只是皱着眉头问道:“这就是你的十二成功力?”

  叶魅听此,一咬牙,又是大喊一声,只见自叶魅掌心也是亮出了和老者一样的光芒,从叶魅掌心开始向周身蔓延,然而,不同的是,叶魅身上的光芒随着蔓延,光芒也是慢慢的变的暗淡,到了头顶位置,光芒便已尽皆散去。

  现在就是一副这样的光景。老者背负双手,冷冷的看着叶魅。而叶魅则是紧咬牙根,运足功力。两道光芒交汇处有极其强烈的真气动荡。

  此情此景维持了小片刻后,老者便微微一皱眉,同时“哼”了一声。

  “碰!”

  随着老者这一声“哼”,只见叶魅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到后边墙壁上落下后,瘫坐在一旁。

  “噗!”落地后,叶魅猛然一吐血,同时面露惊讶之色,指着老者说道:“先、先天罡气!”

  然而,在此紧要关头,刘潇潇却面不改色,微笑着看着那番僧。

  只见刘潇潇也是左手虚探,右手直拿那番僧左肩“缺盆穴”,使用的赫然也是“拿云式”!两人所使的招式一模一样,竟无半点分别!

  但是,刘潇潇使招之时,那番僧已然近身,刘潇潇是后发,在招式上始终还是落了下乘。

  那番僧出招之时,见着刘潇潇也是这一招,也是一愣,但是随后又是一笑,心想:“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啊,太意气用事了!只因想证明你使的‘龙爪手’比我好,便使用和我一样的招式,但是殊不知,我是先发制人,你出招晚了!”想到这,番僧又是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猛然一冲。

  然而,番僧的手指在离刘潇潇的肩头还有两寸之时,那名番僧突然感觉到自己左肩的“缺盆穴”一麻,登时右手力道全无。

  番僧回头一看,登时一惊,只见刘潇潇的手正按在番僧的“缺盆穴”!

  刘潇潇看着番僧那吃惊的模样,当即一笑,把手缩了回来,看着番僧说道:“怎样?你服了吗?”

  番僧瞪大眼睛看着刘潇潇,满脸的不可思议,指着刘潇潇说道:“你、你怎会……?”

  刘潇潇双手横抱胸前说道:“这有什么大不了的?龙爪手三十六式我早就烂熟于心,后发先至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有什么好惊讶的?”

  面对刘潇潇的泰然自若,那名番僧却是已经吓破了胆。方才刘潇潇制住番僧“缺盆穴”的时候,番僧右手力道已经全无,然而刘潇潇却没有做任何动作,又把手收回去了,更重要的是,番僧是先发制人,刘潇潇居然后发而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足见刘潇潇如今武学修为之高!

  刘潇潇笑道:“喂,怎么样?认输了吗?”

  面对刘潇潇的调笑,那名番僧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师弟,回来吧”看着自己师弟败北,当师兄的也是不愿多说什么,直让师弟回来。

  那名番僧慢慢走回三人的队伍,然后低头不语。

  看着师弟回来后,那名带头的番僧对刘潇潇说道:“小师父武艺之精湛乃老衲闻所未闻,老衲拜服!”说完,转身离去。

  刘潇潇一招手说道:“哎!等等!”

  听着刘潇潇这话语,番僧面色一滞,沉声道:“小师父还有什么吩咐吗?”

  刘潇潇摆了摆手,笑道:“吩咐不敢当!只不过,我问下,你就不要这本《易筋经》了吗?你就不想上前跟我比划比划?”

  听着刘潇潇如此说,番僧低头答道:“方才小师父与我师弟比武,我等已看出,小师父的武艺比我等高明许多,我等自愧不如。至于《易筋经》嘛……我等资质不够,此等神功,我们是学不了的,不要也罢”说完,朝着刘潇潇一示意,又是转身离去。

  看着这番僧淡然之样,刘潇潇倒是有些惊讶。本想此次他们对于《易筋经》是势在必得,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到如此便放弃了,不得不说,那番僧还是很明智的。

  “踏……踏……”看着番僧离去,林昭雪也是漫步走了过来,说道:“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啊”

  刘潇潇一笑,说道:“怎样?是不是更加喜欢我了?”

  林昭雪脸色一红,轻啐一声,说道:“不害臊……”说完,转身跑去。

  看着跑去的林昭雪,刘潇潇一笑也是跟了上去。

  ※※※只见在一个喧嚣的客栈中,刘潇潇正在一旁静静的喝茶。

  “踏……踏……”

  只见,林昭雪漫步自客栈外走来,见着刘潇潇后,往其旁边一坐,悄声道:“已经都问清楚了”

  “如何?”

  “现在江湖上都是找你的人,扬言道‘替少林清理门户’!”

  “呵”听着林昭雪如此说,刘潇潇一笑,说道:“应该是图谋我身上的《易筋经》吧?呵呵……”

  林昭雪坐下后,问道:“那现在怎么办?现在江湖上到处都是找你的人,而且都是扬言要杀你,你这么明目张胆的不怕吗?我们还是做点准备吧?”

  “准备?”刘潇潇一愣,问道:“什么准备?”

  “易容啊!”

  看着林昭雪自信满满的模样,刘潇潇却是一声苦笑。刘潇潇至今还记得其拙劣的易容术……“不必如此!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刘潇潇“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还真不怕谁!”

  林昭雪虽然想易容,但是看刘潇潇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当即也就默认了。

  “哎!客官您的茶凉了,我再给你换一壶!”

  “那就多谢了!”

  “客官不必如此,稍等,马上来!”说完,店小二便去换了。

  这店小二的办事效率着实不低,不到片刻,满满一壶茶又是送了上来。

  送上来后,店小二还替刘潇潇斟满一杯。

  “谢谢!”

  “客官不必如此!”

  一杯清茶下肚,刘潇潇感觉方才烦躁的心情登时就是一空。

  “哈……”刘潇潇点了点头,对着店小二说道:“你们的茶还真是不错呢!”

  “额,是……”

  “老夫的‘西湖龙井’味道当然不错了!哈哈哈哈!”

  还没等店小二回话,只见旁边座位上一个老者接了上来。

  “恩?”刘潇潇微皱眉头,回头看了看座位上的那个老者。

  “客、客官……”店小二看着那名老者也是颤巍巍的说道。

  老者从衣袖中拿出一个袋子,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店小二一扔。

  “哐当!”

  店小二接住后,打开一看,登时一喜,连忙说道:“多谢客官……多谢客官!”

  “滚吧!”

  “是,是!”店小二拿着那袋子便走了。

  看着这一幕,刘潇潇却是眉头一皱。因为他方才一撇,看着那袋子里居然有好几锭银子,看那数量,不下百两!

  那么这老者为什么要给店小二那么多钱呢?

  想到这,刘潇潇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空了的茶杯,又是伸手把那个店小二送过来的茶壶打开壶盖又是自己端详了一会儿。

  “哈哈!你且不用看了!老夫的‘钩吻’无色无味,入水及化,你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任何不同的,哈哈哈哈!”

  听着老者如此说,林昭雪当即大惊失色,上前抚着刘潇潇问道:“怎么样?”

  刘潇潇仅仅只是摇了摇头,却没有回答什么,只是仅仅盯着那个老者。

  老者哈哈一笑,说道:“你放心便是,我这药不会毒死人,他只有一个功效,那便是阻碍真气!在三个时辰之内,你将会调动不起半分真气,如同一个普通人一般!”

  刘潇潇沉着脸问道:“我好像并不是认识你,你为何要如此做?”

  “哈哈,我俩素未蒙面,你怎会认识我?”

  “那……这是为何?”

  “老夫是为了那《易筋经》而来!”

  听此,刘潇潇一惊,同时说道:“你怎会知道?”

  老者哈哈一笑说道:“你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现在你偷得《易筋经》之事已经轰动整个武林,现在武林中人都在找你。老夫实在没想到,你居然什么准备都不做便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你是不是太自信了些?”

  刘潇潇听此,微微一皱眉,疑惑道:“这《易筋经》是少林之物,少林不来拿便算了,怎轮得到你们?”

  “呵呵,怎么说我们与少林同属正道,其经书被偷,我们自然要帮忙!”

  “哼!”听此,刘潇潇冷哼一声,“我看是你想要《易筋经》才对吧?”

  仿佛被说中一般,老者恼羞成怒,大喝道:“臭小子,快把《易筋经》交出来!现在你浑身内力尽失,如同废人,老夫动一动手便可捏死你,识相的,快将《易筋经》交出来!”

  林昭雪听此一怒,横剑在刘潇潇面前说道:“想动他,先问过我!”说着,就要举剑上前。

  “啪!”

  林昭雪刚要冲上去,突然肩头一沉,回头一看,只见刘潇潇一只手拍在了林昭雪的肩头。

  林昭雪疑惑的看了看刘潇潇,“假和尚,你……?”

  刘潇潇一笑,说道:“我还不至于被女子保护”

  听着刘潇潇这玩笑话,林昭雪当即一气,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计较这个,还不快……”

  “嘘……”

  还没等林昭雪说完,刘潇潇一只手捂住林昭雪的嘴,同时轻“嘘”一声,然后悄声道:“你就站在一旁看好戏吧!”说完,直接掠过林昭雪,站到了那位老者面前。

  老者看着慢慢走到自己面前的刘潇潇当即一声冷笑说道:“哼!内力尽失,我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刘潇潇一笑,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内力尽失?”

  只见刘潇潇竖起两指,飞速的在自己的下腹部点了两个穴道,同时化指为掌,掌心向上,慢慢的将掌沿着腹部向上推去。

  “嘶……”

  只见,自刘潇潇嘴边慢慢流出刚才的那些茶水,竟是将方才喝下的茶水“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又*了出来。

  “这、这怎会……”老者不敢置信的指着刘潇潇。

  “噗!”

  刘潇潇将最后一点儿吐完后,用衣袖擦了擦嘴巴,说道:“受死吧!”

  “啊!……”老者见状,当即转身跑去。

  前几日的西域少林之事,如今已在江湖上广为盛传,身为西域少林的高僧居然在刘潇潇手下撑不过十招?!这件事登时便轰动了整个武林,也正是因为此事,从而震慑了一大部分的宵小之辈,毁灭了他们的自不量力的想法,然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武林始祖达摩面壁九年方得的《易筋经》的诱惑力太大,即便知道刘潇潇武艺高强,却仍然迫使一些人前来夺取《易筋经》,江尘便是其中一人。

  江尘本想借这个“钩吻”之毒废去刘潇潇一身功力,这样的刘潇潇便会如同一个没了牙的老虎,将不会有一点威胁,但是谁想到刘潇潇功力厉害至斯,喝下去的东西居然还能强行*出来,这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然而,现在不容江尘多想,当务之急,逃命要紧!

  但是刘潇潇会给其逃跑的机会吗?答案是否的。

  “呼……”

  刘潇潇深吸一口气,朝前打出一掌。只见一道凝实的掌印冲着江尘就飞了过去。

  江尘中了这一掌之后整个人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后,呕血不起。

  刘潇潇上前一脚踩住了江尘同时微笑道:“你知道吗?从那茶送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有诡异!在客栈喝茶可以续杯?你当咖啡店啊!我去客栈只喝免费茶不吃饭,店小二居然还特意过来为我续杯?续的还是一壶好茶,你觉的这可能吗?恩?恩?”刘潇潇边说边用力踩着那人的头。

  这次刘潇潇确实是怒了。《易筋经》在自己手上,自己知情不报,这确实不对!但这个不对是面对少林说的!和这些人有什么关系?一个个都想夺得自己手中的《易筋经》,居然还美其名曰为少林清理门户?

  光是这件事就已经令刘潇潇无比恼火了,但是现在令刘潇潇更恼火的是,人家西域少林数名高僧联手都无法动自己分毫,按理说那些宵小之辈便该消停了,但是谁想到居然还有人觊觎自己手上的《易筋经》?这些臭鸡蛋烂番茄是不是太小看我刘潇潇了?

  江尘虽然不知道咖啡店什么意思,但是也明白,自己一开始的诡计早就被看出来了,于是,当即说道:“饶命啊!大师饶命!老夫……”

  刘潇潇一听“老夫”二字又是一气,又是猛踢三脚同时又是说道:“还‘老夫’呢!都什么时候还‘老夫’!”

  “哎呦!哎呦!不是,不是‘老夫’,是‘小的’,小的知道错了!求大师饶命!”

  听着江尘这么说,刘潇潇才停了下来,长舒一口气,看了看周围,大喝道:“现在我就告诉你们!我就是刘潇潇!我就是现在整个武林正在找的那个身携《易筋经》的刘潇潇!我现在就是这么站在你们面前,你们能耐我何?《易筋经》就是在我的手上,有本事你们就来拿啊!”说完,刘潇潇无比嚣张的望着那些在一旁的看戏的武林人士。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了过来,所有的武林人士登时就是一散,不到片刻,人就都不见了踪影。

  看着这群欺软怕硬的武林人士,刘潇潇冷哼一声,然后慢慢转身。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哦?你是刘潇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