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少年的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难度很大

少年的枪 毫无牵挂 3972 2019.12.15 16:29

  “呼!呼!”刘潇潇出掌越来越快,掌上的掌劲也越发的雄厚。刘潇潇就感觉到,全身的真气随着掌势游走全身,整个人的出掌如同一道幻影一般。

  宫慕青在一旁看着,然后对着段奚笙说道:“他这是练功吗?但是现在只有一个时辰,他又能有什么大作为吗?”

  “他现在练的应该是降龙十八掌!”

  “什么?!是丐帮的降龙十八掌?他怎么会的?”

  “应该是独孤前辈教的他”

  “但是独孤前辈什么都没有做啊”

  “独孤前辈应该是运用了类似于传音入密一般的法门,通过这种法门将降龙十八掌的招式和心法传授给刘潇潇!”

  “喂!一个时辰已经到了,小和尚你学的怎么样了?”赫柏峰却是已调息完毕,站起身来,抱拳看着刘潇潇。

  “呼!”刘潇潇身影慢慢的放慢,最后收掌立在一旁。

  “如何?学的怎么样了?”

  “弟子已融会贯通了!”

  “哦?!融会贯通了?当真?”

  “弟子不敢欺骗师父!”

  “好!你天资果然不错!好!你现在的功夫足以杀掉那只老蝙蝠!”

  “是!”刘潇潇慢慢的走向赫柏峰,抱拳说道:“晚辈领教前辈高招!”此时的刘潇潇再也之前的气急败坏,再也没有一开始的急切,仿佛恐怕赫柏峰的逃脱一般,现在的刘潇潇,只是就是那么的站着,静等着赫柏峰的出招。

  “这、这难道就是万法自然?!”独孤昊天先是一愣,随后才回过神来。“哈哈!这小子啊,哈哈!”

  赫柏峰就是这么的和刘潇潇对视的。赫柏峰也不知道此时的感觉,就是非常的不舒服,浑身都感觉不舒服,他很不喜欢现在的刘潇潇,那样的淡然,仿佛一切都在其掌握之中,仿佛自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一般。“难道一个时辰的练功当真会有如此的变化?”

  “咻!”赫柏峰转身直接飞走。“哈哈,真当老夫傻了吗?有‘酒丐’在此,老夫却是万万不可冒这个险,现在走为上策,却是不可逞一时的匹夫之勇。他日老夫功成之日,必要回来报此仇!”

  “哎!哎!哎!他跑了!”宫慕青却是一急,连忙冲上前来指了指天上的赫柏峰,对着刘潇潇说道。

  却见刘潇潇一声轻笑,说了句:“想跑?呵呵,却是晚了!”随后朝着天空推出一掌。

  只见还在飞的赫柏峰却是突然身形一滞,从天上掉了下来。

  “噗!噗!”赫柏峰掉下来后,却是不等稳住身形,直接便开始呕血!同时目光惊讶的看着刘潇潇说道:“你!你!怎么会??!降龙十八掌居然区区一个时辰便!不可能!不可能!”

  “徒儿拜见师父!”刘潇潇却是不管还爬在地上的赫柏峰,却是先对着老乞丐跪了下来,就要拜下。

  突然独孤昊天一伸手抓住刘潇潇的双手。刘潇潇便感觉犹如被钳住一般,想拜下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拜下。

  “呵呵,老叫花子一生闲云野鹤贯了,却是没什么功夫教什么徒弟,更何况,你是孙老头的弟子,我与他怎么说也是至交好友,怎可抢他的弟子呢?你起来吧”

  刘潇潇看实在是拗不过独孤昊天,这才起身,对着独孤昊天说道:“只要传授了刘潇潇武艺的,便是刘潇潇的师父!刘潇潇对于这点是绝对不会忘的!”

  “呵呵,你天资聪颖,虽然我只教了你三掌,但是却是降龙十八掌的最后三掌,深奥无比,虽然我传了你招式和心法,但是无人在旁指导也是极难学会的,但是你却是仅凭自己的悟性,便将这三掌融会贯通,着实不错啊!”

  “多谢师父夸奖!”

  “呵呵”

  刘潇潇说完后,便转身看向赫柏峰,抬手一指赫柏峰说道:“老蝙蝠今日你可服?!”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我赫柏峰今日命该如此,多行不义必自毙!哈哈哈哈!”然而赫柏峰却是并未回答刘潇潇的话,只是仰天长笑而已。。。

  “刘潇潇,了结他吧!”

  “是,师父!”刘潇潇上前,运足功力,抬手,准备一掌击毙赫柏峰。但是过了一会,刘潇潇却是还只是抬着手,并未放下。

  “刘潇潇?你在干什么呢?”独孤昊天却是一愣,连忙又是催促道。

  然而此时的刘潇潇却是满头大汗,心神不定。

  现在回想一下,从穿越到这世界开始,刘潇潇却是未曾杀过一人!

  从练功有所小成下山到现在,虽然伤过无数的人,但是刘潇潇却从未杀过一个人,现在刘潇潇看着眼前的赫柏峰却是停了下来。

  独孤昊天这时也看不出不对劲了,上前看了刘潇潇一眼,发现刘潇潇面出虚汗,眼神游离,而且抬起的手在轻微的发颤,独孤昊天早已闯荡江湖数十年几十年,此种境况又怎会没见过?当即大喝一声,把刘潇潇唤醒。

  刘潇潇也是突然一愣,感觉就好像是从梦境中苏醒一般,然后抬脸看了看四周,见到独孤昊天后,马上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说道:“师父。。。”

  “唉,此事却也怪不得你,毕竟也是闯荡江湖不久,现如今,既然是你师父,便要帮你度过,现在,击毙赫柏峰!”

  “师父!”

  “恩?”

  “徒儿不想杀他”

  “为何?”

  “师父,他虽是大奸大恶之人,但是为何不给他改过的机会?需知,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更何况,他现在也是一位年迈的老者,徒儿实在不想伤其性命,毕竟这也是一条人命啊!”

  “你。。。”

  “往往尘环随风散,悠悠因果皆随缘。。。”就在独孤昊天准备再教训刘潇潇一二的时候,突然自远处传来悠悠的声响。。。

  刘潇潇四人皆是回头一望,只见在远处一个僧人正在慢悠悠的往这边走着。那僧人脸上风尘仆仆,一身僧袍也尽破破烂烂,全身上下脏兮兮的,手中拄着的只是一根短木棍,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只不过就连佛珠也是毫无光泽,破破旧旧的。

  那僧人停了下来,双掌合十,对着刘潇潇一拜,说道:“阿弥陀佛,小施主宅心仁厚,老衲替那位施主多谢你了”

  刘潇潇一愣,稍后才明白,他是对自己说,替赫柏峰道谢呢。当即连忙拱手说道:“大师,过奖了,贫僧法号刘潇潇,敢问大师名讳?”

  那位僧人也是单掌竖立面前,对着刘潇潇说道:“老衲法号。。。”

  “嘿!你这老和尚从哪来的?”还没等那位老和尚说出自己的名讳,只见独孤昊天却是插上了嘴。

  “呵呵,从哪里来?老衲也是记不准了,老衲云游至今,却是只知道走,还真是不知道到了哪呢,呵呵”

  “嘿!你这和尚说话颠三倒四,歪理歪曲的,你呢,就别在这里瞎捣乱呢,老乞丐正要在此惩治此人呢!”独孤昊天朝着赫柏峰一指说道。

  “呵呵”僧人却仿佛未闻一般,只是笑了笑,然后看向刘潇潇。突然,“呼!”只见还在远处老僧人却是一个闪身,直接站到了独孤昊天与刘潇潇的面前。

  独孤昊天也是一惊,连忙一爪扣住老和尚的琵琶骨,突然一股大力冲向独孤昊天的五指,直接弹开了独孤昊天的手。

  一切尽皆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刘潇潇等人皆是没有反应过来,殊不知两位武林前辈就在刚才便已经切磋了。

  “阿弥陀佛,老衲身为出家人,自是不会随意伤人,‘酒丐’只管放心便是!”

  “咦?!你还认识我?”刚刚还在惊讶的看着自己被弹开的右手的独孤昊天一听,又是一惊,连忙问道。

  老僧却是对独孤昊天微笑点头示意,然后又转过头来,对着刘潇潇说道:“小施主,你为何不想杀这位施主呢?”

  刘潇潇说道:“大师,你既然是出家人,需知,众生平等,无论此人此前如何大奸大恶,但是未必没有改过自新的可能,我就不信,大师从来没有做过错事,既然大师自己都有改过的机会,为何不给他改过的机会,更何况他已经如此年迈了,苟活之时已无多日,内力深厚也不可以多活数十年啊?更何况这是条人命,我们不可轻易剥夺啊”

  老僧听到这,不住的点头,对着刘潇潇一躬身说道:“老衲受教了!”

  刘潇潇连忙双手合十,把头低下,对着大师说道:“大师,不敢不敢!”

  老僧抬起头后,对着刘潇潇说道:“小施主既有如此善心,老衲便放心了,这样老衲便将那样物品寄存在小施主身上,只需他日归还即可”

  刘潇潇听到这却是一愣,东西?什么东西?我怎么不记得,有什么东西在我身上?更何况这个老僧我是第一次见面,怎会有东西在我身上?

  老僧又从袖中慢悠悠的拿出一本书,交给了刘潇潇。

  刘潇潇一看,居然是《法华经》!

  刘潇潇在前世,虽然从未阅读过经文,但是也是听闻过这《法华经》的。

  《法华经》是释迦牟尼佛晚年在王舍城灵鷲山所说,为大乘佛教初期经典之一。也有佛门第一经之说,但是无论多么有名,刘潇潇对于佛经却是毫无兴趣,唯一能引起刘潇潇兴趣的只怕只能是这个世上的武学秘籍了。

  刘潇潇微微皱眉,拿着《法华经》对着老僧说道:“大师,这是?”

  老僧说道:“小施主一身精湛的少林功夫,老衲自问如小施主一般大的时候绝无此等功力,老衲佩服!但是小施主需知,练功讲求循序渐进,无论什么功夫,都要沉住心,静下来,尤其那种极为高深的内功心法!”老僧说到这里一顿,然后极有深意的看了刘潇潇一眼。

  然后接着说:“小施主可知为何少林寺自创派以来,能身兼少林七十二绝技的只有达摩祖师一人?”

  “这是为何?还望大师指点”

  “那是因为少林七十二绝技中,每一项绝技练到极致都有置人于死地的能力,也就是所为的造杀业!练的越多,造的杀业便越多,这是与佛门之意背道而驰的,如此,便有佛经,只有修研才可化解身上的戾气!佛学越精湛的,能够兼具的少林绝技便越多!小施主身负深厚内力,更是身具少林多项绝技,然,小施主心底善良,自学成下山至今,未杀一人,对此老衲佩服!”老僧这次直接把头低下,双手合十,对着刘潇潇就是恭敬的一拜。

  “不可不可!”刘潇潇连忙上前一拉,谁知突然被震开。然后老僧说道:“当得当得!老僧为至今未被小施主多杀之人道谢”

  紧接着老僧起身,对着刘潇潇说道:“但是,既有绝世武功,便总会遇到该杀之人!所以老衲便送施主《法华经》,望施主武学精进之时,佛学修为日盛!老僧便足矣”

  “多谢大师!”

  老僧盯着刘潇潇良久,说道:“小施主,老和尚奉劝你一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一切随缘,不必强求,戒骄戒躁,不要图快,循序渐进!”

  “谨遵大师教诲!那不知此人该如何处置?”刘潇潇回身一指赫柏峰说道。

  “若是几位不介意,交给老衲如何?”

  “如此甚好”

  然后便见那名僧人,抬起手指,凌空对着赫柏峰点了几下。“噗!”赫柏峰吐了口血,然后起身对着老僧说道:“多谢大师!”

  “好了,你切起身,随我走吧”

  “是”然后赫柏峰起身,对着刘潇潇说道:“小师父,赫柏峰能有今日,全谢小师父,他日必报”

  “回报我倒不必,只要你不再为恶就好”

  赫柏峰点了点头,然后就跟在老僧身后。

  “恩”然后老僧便转身,朝着一个方向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