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少年的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女郎

少年的枪 毫无牵挂 10180 2019.12.19 20:30

  第三十二章女郎

  “前辈,等等!我不是前辈的弟子,学前辈的武功于理不合啊!”

  “你!你说我怎么说你啊!你这个笨蛋!榆木脑袋!你就当我自愿教你的好不好?”

  “不行!偷学别派武学乃武林大忌,不可!”

  “你!”孙药师手指颤抖,脸色通红,竟是被刘潇潇气着了!

  突然孙药师一转身,又以一种诡异的身法,走开路了。

  “前辈,你怎么原地打转呢?”

  “我喜欢!你管得着吗?”

  看着孙药师的步法,刘潇潇居然不由自主的跟着一块动了起来。

  “呼!呼!”在树林中,只见两道残影走来走去,足有半个时辰后,残影停了下来。

  “多谢前辈传武,刘潇潇谢前辈大恩!”说完,刘潇潇跪下,把头对着地面重重的敲了三个响头!

  孙药师看着正在磕头的刘潇潇却是没有阻止,静静地看着刘潇潇,看着看着,孙药师仿佛想到了当年的自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孙药师仰天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唰唰唰”此时的刘潇潇整个人如同一道残影一般,速度奇快无比。

  不知跑了多久,只听“哒”的一声,刘潇潇停了下来,看了看还在客栈的三人,当即长舒一口气,说道:“还好,没走,赶上了”

  正向客栈走着,刘潇潇耳边响起了孙药师的话:“刘潇潇啊,关于我教你轻功的事情谁都不要说。还有,刘潇潇你天资不错,我这套‘幻天凌波步’你回去需多加练习,此步法在于随心而动,能将此步法融会贯通便是最好!我孙药师此生能有你这个弟子,此生足矣啊,哈哈!”

  “今日之事,我就烂在肚子里,谁都不说!”

  “大师!”白秋生先注意到了刘潇潇,当即喊道。

  “啊!假和尚,你终于回来了!”林昭雪赶忙跑了出来,并且边跑边问:“怎么样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孙药师啊!”

  “他怎么了?”

  “你和孙药师待了这么久,他就没教你一招半式?”

  “这倒没有”

  “啊~~~真是没趣。。。”林昭雪无比失望的回到了客栈。

  “刘潇潇,请不要怪师妹啊”

  “没事,我已经都习惯了”

  白秋生站起身来,看了看周围说道:“天色已晚,不若我们休息一晚,明早起程”

  “如此甚好!”

  四人便在客栈休息了一晚。

  第二日,四人早早便起床,继续赶路。

  出云谷地势险要,谷内沟壑纵横,在谷外乃是重镇“博阳城”。博阳城背靠出云谷形成地势之利,扼天下咽喉,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出云谷连绵百里,峰峦起伏,整个山谷被一片白云包绕其中,端是烟雾缭绕,奇幻无比!

  而今日,武林盟便在此召开武林大会!

  四人赶路多日,终于来到了出云谷。

  “哇!这便是武林大会吗?好热闹啊!”林昭雪蹦蹦跳跳,走来走去,一会看看这个,一会摸摸那个,真是好不自在!

  “师妹!别玩了!我们快去找师父吧!”

  “哦。。。好吧”

  “刘潇潇,白师兄,我们先行一步了”夏雨婷对着刘潇潇和白秋生一抱拳。

  “恩,再会”刘潇潇与白秋生也是一抱拳,然后几人便散去。

  不多时,白秋生也去找自己的师门了,此时就只剩下刘潇潇一人了。

  刘潇潇在谷内转来转去,转的头都快晕了,但是仍然找不到少林寺的地方,照道理说光头应该很容易找的,怎么找来找去头都快找晕了,怎么愣是一个光头都没看到?

  刘潇潇赶忙拦住一位江湖人士问道:“这位施主,贫僧想问下不知少林寺的人在哪?”

  “哦,大师是少林寺的人啊”

  “正是”

  “大师,你再往里走,穿过那个峰,那里就有少林寺的人了”

  “多谢施主!”问完,刘潇潇便快步前去。

  来到出云谷的深处后,刘潇潇算是看到了什么叫人山人海。和外边比起来,这才是真正的武林大会!

  估计外边仅仅只是外围,而在这里才是真正的各大派聚集的地方。崆峒、峨眉、武当等刘潇潇前世从书中读到过的很有名的门派均云集于此!

  “刘潇潇!”突然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

  刘潇潇回头一看,正是玄烨!

  刘潇潇一看是玄烨,非常高兴,走了过去说道:“师父!”

  “好啊!好啊!”玄烨扶起了刘潇潇,看着眼前的刘潇潇。当初下山之时,还只是一个未经风霜的小和尚,然多日不见,刘潇潇脸上的沧桑却证明了他在江湖的闯荡!

  “弟子真的好想师父啊!”刘潇潇的眼睛也不禁湿润了,虽说出家人讲究四大皆空,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玄烨对自己的关怀,刘潇潇全部看在眼中,记在心里,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那授业之恩又该如何呢?

  “恩!不错!不愧是我玄烨的徒弟!好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玄烨苍老的面庞红润起来,竟是仿佛又年轻了几岁似的。

  “玄烨,这是?”只见旁边一个拄着禅杖的老和尚迎面走了过来。

  “方丈!他是弟子的徒弟,也是我少林寺的弟子,法号刘潇潇”

  “弟子刘潇潇,拜见方丈!”刘潇潇连忙合掌施礼,同时也暗暗打量这位少林寺方丈。

  这位少林寺方丈面色微和,双眼微眯,虽须发尽白,但是面色红润,不见一丝苍老之态,仿若返老还童一般神奇!同时穿着偌大的僧袍,走起路来仿佛轻飘飘的。虽是少林方丈,但是慈眉善目,平易近人,不见一丝盛气凌人之状,但是全身上下自然而然的透露出一股大派掌门之风!

  “恩,不错不错”

  “谢方丈!”

  “好了,我们走吧”方丈转过身去,继续带领众人前行。

  “方丈!各位大师好!”只见迎面走来又走来一位老者,隔着老远就听见他的声响。这位老者大步流星,虽相隔老远但是几步之间,便已经到了近前,真的好快的身法!这位老者身穿长袍,身子笔直,面色也是如方丈一样红润无比,但是周身空气凝滞,仿佛能够看到一片剑气纵横的场景!

  “阿弥陀佛!封施主好!”方丈也是举起一只手施礼。

  “没想到方丈居然还能记的老夫!”

  “铸剑谷掌门封玄奕剑气纵横,所向披靡,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更何况封掌门所炼出的阴风锥和天宝剑更是名列百晓生《神兵宝鉴》的第九与第十,天下谁人不知君啊,是不是啊,封施主?”方丈呵呵一笑。

  “哈哈!方丈好文采!封某佩服!”封玄奕也是一抱拳,哈哈笑了起来。

  突然封玄奕仿佛看到谁似的,抱拳对方丈说道:“方丈抱歉,老夫会一位故友”说完,封玄奕便穿过众和尚来到刘潇潇近前,抱拳躬身道:“大师!”

  这一下可把刘潇潇吓了一跳,赶忙伸手把封玄奕接了过来,同时说道:“不可不可!万万不可啊前辈!”

  封玄奕却是微微一笑,说道:“当得当得!大师当得!”

  刘潇潇看了看周围人诧异的目光,赶紧对封玄奕说道:“前辈,不必如此的”

  封玄奕却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刘潇潇,你认识封前辈?”

  “回禀师父,弟子在游历期间,曾经巧经铸剑谷,进谷拜访了一二”

  “哦,原来如此”虽然这么说,但是玄烨还是很困惑,只是拜访一下,封玄奕就这么的回礼?而且这么的隆重?

  “你就是刘潇潇的师父?”

  “正是晚辈!”玄烨连忙一躬身,对着封玄奕施礼道。

  “你教的这个徒弟真是不错啊,年纪轻轻的,内功修为着实不错,我的护体剑气居然动不了他护体真气分毫,少林寺真是名不虚传啊,哈哈!”

  “护体真气?!”这下玄烨却是一惊,护体真气是什么他可是非常的清楚,那可是武者梦寐以求,需要消耗数十年,才可能修炼的出来的外放真气的极致表现。

  到了护体真气这个阶段,真气已成实质,随手一招一式,便可取敌性命,端的是厉害无比!就算玄烨,到了这把年纪了,还是没有修炼出护体真气!

  “刘潇潇你?!”

  看着周围众和尚惊讶的目光,就连一直微眯双眼的方丈都睁开了双眼,有些许惊讶的看着刘潇潇。刘潇潇这才说道:“回禀师父,弟子侥幸练出护体真气”

  “什么?!”在场众人皆是一惊。

  “好啊!好啊!”玄烨先是一惊,但是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拍着刘潇潇的肩膀高兴的说道。

  众少林和尚仍然吃惊无比,俱都看怪物一般看着刘潇潇。

  “方丈!”就在大家还在惊讶的时候,只见一个魁梧大汉迎面走了过来,最瞩目的便是他背后的金刀!

  “阿弥陀佛,没想到在武林大会能看到江施主”

  “哈哈,许久不见,大师别来无恙啊!哈哈!”

  “师父,是他!”只见魁梧大汉旁边一个年轻男子伸出手指指着刘潇潇说道。

  “云鹤!不得无礼!”魁梧大汉先是训斥了年轻男子一句,然后面带笑容,走到刘潇潇近前说道:“大师,别来无恙啊!”

  “前、前辈,我们见过?”刘潇潇这次更纳闷了,这人没见过,怎么也对我这么的恭敬?

  “大师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呵呵,大师你忘了上次你在客栈,大显身手,惩戒了两个宵小之辈?当时老夫就在场呢,呵呵”

  “江施主?你见过本寺的刘潇潇吗?”

  “见过见过!当然见过啊!当时就在客栈巧遇大师,当时碰巧一个恶霸要强抢民女,大师便出手小施惩戒,这才解救了那个女子,方丈啊,你也不介绍介绍啊,你们寺内居然有如此厉害的年轻高手,更可贵的是如此有侠义心肠!”

  说到这,刘潇潇算是想起来了,不就是当时下山逞强,结果和一个大汉对掌,大汉被震飞吐血,紧接着另一个大汉拍了自己一掌,又被自己的护体真气震飞,又多了个吐血大汉。

  想到这,刘潇潇不禁脸红了起来,当时自己看着客栈的老板和伙计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还以为是要厄自己呢,当时自己还使劲的跑呢,现在想想,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

  “刘潇潇,江施主所言属实?”

  “回禀方丈,当时就只是看不过去,所以弟子才出手教训的”

  “就是啊,方丈,你这位弟子不仅富有侠义心肠,更可贵的是有一身高强的武艺,内功修为当真精湛无比啊!老夫纵横江湖如此多年,像你这弟子这般天资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少林寺啊,我算是服了!”魁梧大汉直接对着方丈露出大拇指,同时露出了佩服的五体投地的表情。

  “江施主过奖了,其实。。。”

  “方丈!”还没等方丈说完,只见远处一众女子迎面走来,在他们衣摆最下方还刻画了一朵花,带头的一名女子身穿淡绿绸衫,约莫三十六七岁左右年纪,容色清秀,眉目甚美,眼如点漆,清秀绝俗。

  “假和尚!”只见在众女子中突然一个俏丽的身影豁然而出。

  “昭雪!不得无礼!”带头女子回头呵斥了林昭雪一句。林昭雪吐了吐舌头,对着带头女子施礼道:“是,师父”,然后漫步走回人群,突然回过头来,对着刘潇潇眨巴眨巴眼睛,端的是可爱无比!

  “百花谷掌门云如月率领百花谷弟子见过方丈大师!”

  “阿弥陀佛,怎不见贵派祖师安流烟?”

  “家师将掌门之位传于我后,便闭关去了,此次比武大会却是并未前来”

  “哦,原来如此”

  只见云如月又是一掉头,看向刘潇潇,然后施礼说道:“云如月见过大师!”

  当云如月一转头看向自己的时候,刘潇潇就暗叫一声“不好!”,同时很快将头撇开看向别处,没想到她居然还是施礼了!

  “刘潇潇见过云掌门!”

  “大师不必如此!叫我如月便是!”

  “哈哈哈!大师啊,没想到你名头如此之响啊,哈哈”只见魁梧大汉却是突然大笑起来。

  “江前辈,你怎么会在这呢?”看到金刀门的江决,云如月先是惊呼一声,然后马上施礼。

  “嘿嘿,和你一样,本来要拜见方丈呢,没想到巧遇大师,真是幸运啊”

  “老夫也是!”仿佛怕被人遗忘似的,封玄弈连忙也是一上前说道。

  “封前辈!云如月见过封前辈!”云如月感觉今日仿佛走了大运,居然这么快就见到了如此多的江湖名宿,简直就是不枉此行啊!

  看着已经聊做一团的三位,刘潇潇脸色一红,微微抬头一看。“果然,现在焦点全成自己了!这下好了,想不出名都难了!”

  “好了,三位施主,时候不早了,先去武林大会吧”

  “如此甚好!”说完,众人结伴而行,前往武林大会。

  看着台下的众位武林人士,刘潇潇感觉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般。

  从当初刚刚穿越过来的迷途小沙弥,到今日的武林盟主,谁有想到今日的一切?

  相信不会有任何人预料到这一切,因为就算是刘潇潇本人也预料不到。

  刘潇潇呆呆的望着这一切。封玄弈看其模样,微微一皱眉,然后把手放到嘴边,隐晦的咳了一下。

  听封玄弈的咳嗽声,刘潇潇这才惊醒。

  看了看还跪在自己面前的众位武林人士辈,刘潇潇连忙说道:“各位前辈快快请起!”

  “谢盟主!”所有的武林人士这才具都一个个站了起来,一个个都盯着刘潇潇,一言不发。

  刘潇潇也是一愣,看了看众人突然想到:“对啊,这个时候要说点什么才对,恩。。。应该说什么呢?”

  沉吟一番,刘潇潇轻咳一声,说道:“额。。。今日我得各位前辈抬举,当上这武林盟主。然,论资历,在场任何一位前辈我都是不能比的;论武功,在场能胜得过我的人也是不在少数。但最后却是由小僧得到武林盟主之位,就连小僧本人,也是感觉一切的一切都是不可思议。但是今日小僧既然已答应了此事,更有在场诸位前辈支持,那么小僧必竭尽所能,光大我武林盟,让我武林盟成为天下第一大盟!”

  “哦!!武林盟!武林盟!”在场的武林人士尽皆激奋,高举双手,同时口中高呼“武林盟!”

  刘潇潇对着场中诸位英豪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当然,我刘潇潇却也不会霸占着盟主之位,只要天下武林群雄,自认为能胜得过我刘潇潇的,我刘潇潇便将盟主之位拱手相让,绝不后悔!”

  “哦!哦!哦!”

  “好!今日武林大会便到此为止!各位前辈散去便是!”

  至此武林大会便就此结束。

  由于刚刚刘潇潇先是惩治苏兼默,再是与百里晟轩比拼内力,导致整个大台粉碎,所以便由一些小弟子先行整理了一下。只不过令人感觉奇怪的是,百里晟轩却是不见了踪影,苏兼默还好好的躺在那。

  只不过这倒是无关紧要,被自己内劲震伤,就算是恢复也需要花好长的时间,就算让他治好了又如何?刘潇潇能将其击败一次,同样能将其击败第二次!

  只不过此时的刘潇潇脸色却是苦了起来。原来当上这武林盟主后,除了要每天处理许多的事情,同时以后便要住在这武林盟中,以便随时的接见天下的一些武林人士。

  这让做梦都想四处闯荡的刘潇潇情何以堪?

  “对了!”刘潇潇仿佛想到什么似的,赶忙冲出了武林盟大殿。

  “盟主!”几位一直在对刘潇潇说这说那,说注意什么的老者突然一抬头,看见刘潇潇闪身冲出武林盟大殿,这才叫道。

  刘潇潇走出大殿后,四处看了看,突然找到什么似的,赶忙赶了过去。

  “师父!”刘潇潇刚刚在大殿的时候就是突然想起玄烨的事情,这才急忙跑了出来,之前先是惩治苏兼默,击败百里晟轩,然后紧接着便是武林盟主之事,倒是让刘潇潇把最重要的事情忘了。

  “呵呵,玄烨参见盟主!”本来准备随方丈众人离开的玄烨,赶忙一施礼说道。

  “师父!”刘潇潇脸色大变,紧接着说道:“师、师父,你这是要逐我出师门吗?”

  玄烨笑道:“哈哈,我玄烨能教出一个武林盟主,足以让贫僧骄傲一辈子,怎么可能会把你逐出师门呢?”

  “呵,师父,您老真是吓死我了,你怎么刚才那样呢?”刘潇潇看玄烨笑了,便松了口气,同时笑了笑,说道。

  “哎!既然你已是武林盟主,便应有武林盟主之风,我们虽为师徒,但是该有的礼数却是不可废。玄烨参见。。。”说完,玄烨却是又要拜下,突然玄烨感觉拜下的双手一紧,仿佛被什么钳住似的,却是双手动弹不得,抬头一看,竟是刘潇潇!

  刘潇潇眼神炯炯的看着玄烨,手紧紧拉住了要拜下的玄烨,然后松开手,跪在了玄烨面前。

  “哎!!你!!快点起来!!你莫不是要让天下英雄耻笑不成?!!”玄烨一看,却是一惊,赶忙用手使劲拉着刘潇潇,想要把他拉起来,同时不忘回头看着那些武林同道,一看到有人盯了过来,便一个转身以自己宽大的僧袍挡住他们的视线,不让他们看见,同时使劲拉扯,想要刘潇潇赶紧起来。

  刘潇潇低下头,同时大声的说道:“我,刘潇潇,自幼无父无母!全凭我师父,玄烨!方有今日之刘潇潇!然,今日刘潇潇得众位前辈抬举,担任这武林盟主,却是万万不敢忘本!!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若是因为身居高位,便要自己的师父跪在自己面前,那与禽兽何异?!要自己的父亲跪在自己面前,天理不容!若是刘潇潇当真做了此等人神共愤之事,还有什么脸当这武林盟主?!有什么脸去领导武林群雄?!!”

  刘潇潇此时说话,声音洪亮无比,同时在发声之时,暗自发动内力,其声当如狮子吼般,雄壮无比!又因这是一个山谷,回音缭绕,即使是已经走了很远的人,也听到了这激动人心的发言!

  “好!”“啪!啪!啪!”回头一看却是白五侠当先鼓起掌。

  “好!好啊!”不一会整个出云谷响出一股雷鸣般的吼声,只把整个大地震的一颤!

  刘潇潇这一跪,跪的是天经地义,跪的是心安理得,这一吼,却是吼得了天下英雄的心!

  “此等胸怀!呵呵,武林之大幸也!”封玄弈也是一喜,看着还在跪着的刘潇潇,暗自点了点头。

  “呵呵,好啊!哈哈!太好了!”江决满脸喜色的看着刘潇潇,虽然此时的刘潇潇仍然跪着,但是江决却感觉此时的他比谁站的都要直,都要顶天立地!

  “好了!快点起来吧!”

  “是,师父!”刘潇潇马上站了起来,同时看着玄烨。

  玄烨拍了拍刘潇潇的肩,同时说道:“你真的长大了!”

  “这也是多亏师父的教诲,才有今日之刘潇潇!”

  “好!好啊!我玄烨能教出你这个弟子,此生无憾啊!哈哈!”玄烨直接高兴的仰天大笑起来。

  “师父,不知你伤势如何?”

  “呵呵,无妨,师父的伤是小伤,无妨,呵呵”

  “师父,让我来看一下”当即刘潇潇将自己的手掌与玄烨的手掌合在一起,同时将自己的真气源源不断地注入到玄烨的体内。

  “果然!”刘潇潇将真气运行到玄烨腹部的时候,到了那几个被苏兼默打坏的几个大穴附近,还是只能真气一缕一缕的过去。

  将真气收回后,刘潇潇收掌,低头开始沉思。“经脉被毁,要想恢复的话当真是难于登天!可是。。。”

  “刘潇潇,你不用再多想了,为师自己的事情,为师自己清楚,不用再多想了。。。”玄烨低下了头。经脉被废,严重性玄烨比谁都清楚,这种伤根本不可能修复!所以玄烨便想放弃算了。

  “不!师父,我想我应该有点办法,还望师父在武林盟多呆几日”

  “当真?!”玄烨却是一惊,有些感觉不可思议似的。

  “弟子也不太确定,但是必定尽力而为!”

  “好,但是也当量力而为,如果实在不行,就不要勉强!”

  “是,师父!”

  要知道,经脉一旦被废,那一个武人的一辈子就算是完了。

  经脉,乃人身真气运行的必经通道!真气流经四肢百脉,孕养五脏六腑,方能延年益寿,同时出招威力倍增。但是若一旦经脉被废,那么武人一辈子便不能修炼内功,若是年轻点,也可从外门硬功入手,虽说练的长,练的苦,但若是练至极致,同样可笑傲江湖!

  但是玄烨都一大把年纪了,身子骨哪还受得了这种折腾?所以当时玄烨便想放弃算了,今生不再习武,谁想到刘潇潇会说还有办法?这便给了玄烨希望!

  那么,刘潇潇所说的方法究竟是什么方法?竟然能够做到改变经脉这等逆天之事!

  其实,关键便是《易筋经》!

  修炼《易筋经》许久的刘潇潇,在想到玄烨的经脉的伤时,突然想到《易筋经》的一句话,话中愿意是:“凡揉与守,所以积气。气既积矣,精神血脉悉皆附之守之不驰,揉之且久,气惟中蕴而不旁溢。气积而力自积,气充而力自周。此气即孟子所谓至大至刚,塞乎天地之间者,是吾浩然之气也。设未及充周,驰意外走,散于四肢,不惟外壮不全,而内壮亦属不坚,则两无是处矣。

  凡揉之法,虽曰人功,宜法天义。天地生物,渐次不骤,气至自生,候至物成。揉若法之,但取推荡,徐徐来往,勿重勿深,久久自得,是为合式。设令太重,必伤皮肤,恐生癍疿;深则伤于肌肉筋膜,恐生热肿,不可不慎。”

  要知道《易筋经》最著名的便是它的易经洗髓之效!而这两段话,便是来自《易筋经》中的“揉法”和“内壮论”!这“揉法”和“内壮论”便是说,通过内气运行和外部揉穴,达到拓宽经脉,易经洗髓之效!

  所以刘潇潇准备用《易筋经》书中讲述的方法,试着给玄烨治疗一下。要知道,当初什么都没练的刘潇潇,经脉纤细无比,修炼过《易筋经》后,现在经脉坚韧,容纳的真气更如江河湖泊一样,源源不绝,雄厚无比!

  入夜,玄烨闭上双眼,手掐子午诀,盘膝而坐。

  “师父,我要开始了”

  “来吧!”

  刘潇潇将玄烨上衣解下,然后与玄烨单掌相对,另一只手放于玄烨腹部。

  “喝!”刘潇潇低吼一声,登时一股磅礴的真气自刘潇潇的右手,源源不断的输送到玄烨体内,在运行至玄烨腹部幽门穴,刘潇潇另一只按在玄烨腹部的手,开始揉了起来。

  刘潇潇的真气在几个被废的穴道不停地游走,另一只手以一个奇怪的方式开始揉穴道,同时还是几个穴道一块揉。

  在一个时辰后,刘潇潇居然感觉到被压迫的真气突然一“突”,居然将被压迫的经脉顶了起来,原来被压的很窄的经脉竟是起来了一块!

  刘潇潇登时大喜,加紧输入内力,同时加快手上的按揉!

  两个时辰后,刘潇潇便收功,同时抬手擦了擦汗,毕竟是连续两个时辰源源不断的输送内力,也幸亏刘潇潇内力深厚,若换成旁人,只怕内力早就告竭了!

  玄烨也是一收功,同时睁开明亮的双眼,看向刘潇潇惊喜的说道:“刘潇潇!为师居然感觉到本来运行不通的真气居然再次运行起来,太好了!为师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谢你啊,刘潇潇!”

  “师父,谢什么啊?我是您的弟子,做这种事是天经地义的,又何需谢字呢?”

  “呵呵”

  “师父,你毕竟是曾经习过武的,所以今日的疗伤非常顺利,按照这种进度,只再需七八天,师父您老人家便可恢复以往的功力,说不定还可更上一层楼!”

  “呵呵,能恢复便好,更上一层楼却是不再指望”玄烨现在的心情非常好。毕竟本已失去的功力失而复得,谁不欣喜若狂?玄烨此时的表现却已经算是很好了。

  “好了刘潇潇!今日的疗伤便到此为止,你为我疗伤,内力也耗损的很厉害,多多修养才是!”

  “是,师父!”

  “咳!咳!”只见一名男子在森林中快步前行,但是仿佛受了极其严重的伤势一样,前进好一块路程,便要停下歇息,同时也会剧烈咳嗽,每次咳嗽,都会吐出很多的血。

  但是男子却毫不在意自己伤势一样,每次只停歇片刻,马上便又快步前行,很快,男子走到了一个小镇。

  男子停了下来,大口的喘息后,抬起头来朝着四周看了看,突然仿佛发现了什么似的,面露喜色,快步朝一个方向前行,走着走着,仿佛感觉自己太慢似的,居然跑了起来!

  “咳!咳!噗!”男子估计跑得时候牵动了伤势,致使边跑边吐血,场面十分骇人。男子嘴角流血,但是面露笑容,脸色疯狂,马不停蹄的朝着一个方向奔了过去。

  男子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破旧的茅草屋,走了进去。

  “轰!”估计这个草屋破旧的太过厉害了,男子紧紧只是轻轻地一拉门,门就不堪重负的整个倒了下来。

  男子走进屋内,朝着一个桌子上的一根竖着的蜡烛走了过去。

  整张桌子尽布灰尘,估计人一吹都能被呛半天,但是奇怪的是,桌子上放着一根蜡烛,这根蜡烛就跟新买的似的,没有燃烧过融化过的痕迹,而且整张脏兮兮的桌子上就只有这根蜡烛什么灰尘都没有,当真诡异无比!

  男子走到桌子近前,抬手握住蜡烛,朝着一个方向一转,只听“轰。。。”的一声,屋角的一个砖块突然开始滑动,定睛一看,在这砖块之下居然是一条密道!

  男子顺着密道的阶梯一步步的走了下去。“轰。。。”只见男子刚消失在密道口,那个砖块便自己慢慢的滑了回去,桌子上的蜡烛也慢慢的转回原样,此等装置当真鬼斧神工,神奇无比!

  密道中漆黑一片,更是没有什么照明装置,然而男子却是毫不受阻碍一般,一步一步前行,没有一丝停顿,要么就是这名男子武功很厉害,听声辨物的本领极强,要么就是这个男子已来过这个密道多次,对于这个通道早就一清二楚,所以才能行动自如,不受视线影响。

  “是谁?!”只听在密道深处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男子停下步子,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对着密道深处说道:“百里晟轩,求见前辈!”

  “进来吧!”

  “谢前辈!”百里晟轩一喜,赶忙起身,朝着密道深处走了过去。

  不一会,百里晟轩来到一个小卧室,这个卧室灯火通明,在百里晟轩的正前方摆着一张床,床上盘膝坐着一位老者。这位老者身上的衣服都很破烂,都快到了衣不遮体的地步,但是老者毫不在意;老者白发飘飘,就连胡须也是很长,仿佛好久都没有梳洗过一般,但是老者面色细嫩,就如婴儿的皮肤般;这位老者就这么坐着,但是仿佛他与周围空间融为一体,若不仔细看,仿佛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百里晟轩一见到这位老者,又是一跪,说道:“百里晟轩参见前辈!”

  “起来吧!”

  “谢前辈!”

  “你受了很重的内伤,这是怎么回事?”

  “前辈果然慧眼如炬,百里今日被一个小和尚打伤,我的手下更是直接被那个小和尚震碎周身骨骼,已成废人!”

  “小和尚?”

  “是的,那个小和尚武功卓绝,一招之内便制服了我的手下苏兼默,并且内力雄厚无比,百里与其比拼内力,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这才落的这身伤势”

  “我记得今日好像是你召开武林大会的日子?”

  百里晟轩一听到这,额头开始冒冷汗,并且全身发抖,轻声说道:“百、百里,本来计划的完美无缺,但是谁想到半路杀出一个如此厉害的小和尚,致使今日的武林大会。。被这个小和尚都搅和了,所以。。。所以。。。”

  “哼!”突然一股肉眼可见的波纹冲着百里晟轩击了过去。

  “噗!”百里晟轩直接吐出一口鲜血,撞在后墙上。

  老者居然随口一句话,便发出类似狮子吼一样的音功,而且发出的时候,居然在空中形成波纹,凝实无比,真气居然已成实质!足见老者功力之卓绝!

  “真是个废物!居然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百里晟轩赶紧爬了起来,跪行到老者面前,说道:“是!咳。。百里无能!咳。。今日之事全怪百里,百里无能,还望前辈赎罪!咳。。”之前百里晟轩便因为刘潇潇的原因,身受重伤,现在又挨了老者这一下子,更是伤上加伤,现在百里晟轩就算没有行走,没有运行内力,没有牵动伤势都是使劲的在咳血,便知道现在伤势多么的严重!

  老者只是看着百里晟轩,却是一句话没说。突然老者朝着百里晟轩挥了挥手,一股比之前更加凝实的真气朝着百里晟轩击了过去。

  “噗!”百里晟轩又是一吐血,只不过此次百里晟轩却是没有倒飞出去。

  “咦?!”百里晟轩突然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刚刚那么难受了,而且刚刚胸口的沉闷一扫而空,仿佛刚刚堵在心口的大石被人搬走似的,整个身子畅快无比,一运功,发现真气比刚刚更加厚实,居然在挨了老者这道真气后,功力突破了?!

  百里晟轩登时大喜,“咚!咚!咚!”连续朝着盘膝的老者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说道:“百里多谢前辈再造之恩!”

  “哼!本来你是武林盟主,我还有很多用得着你的地方,但今日你武林盟主之位被夺,手下四散而去,你早就对老夫没有半点作用,但是现在老夫正在神功的紧要关头,此时倒是万万不可停止,如此倒是便宜了你!方才老夫以自身真气,*出你体内淤血,同时将你之前未通的经脉全部打通,所以你此时才感觉到周身舒畅,功力大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