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少年的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

少年的枪 毫无牵挂 5234 2019.12.25 12:03

  “今日之事,与我大理段氏毫无干系,只是我段奚笙一人执意如此”

  听到这赫柏峰松了口气,“只要大理段氏不参与其中,那么问题便不算太大,但是这个段奚笙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可以伤着半根汗毛,否则不用等其大理段氏的人来,只需大理段氏的军队,便可令我不得安息”

  想到这,赫柏峰看了看,地上的数人,对着刘潇潇说道:“小和尚,你我素未明面,为何执着于老夫如此?”

  刘潇潇听闻,便说:“不为别的,只为武林除害!以处子元阴练功,练完功后便杀死她,此等行径与禽兽何异?若不杀你,相信江湖上会有更多的遇害,所以我必杀你!”

  刘潇潇此话说的是毫不留情面,直接把赫柏峰气的是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赫柏峰怒极反笑:“好!好!”,赫柏峰却是不再多说,直接就飞走了。

  刘潇潇狠狠地看了眼天空,但是也是无可奈何。

  “这位老僧是谁?”过了片刻后,段奚笙才问道。

  “这老和尚功力不弱,至少绝不在我之下”独孤昊天面色凝重的答道。

  宫慕青有些吃惊的看着独孤昊天,“比‘酒丐’还厉害?那不是天下第一了?”

  “哈哈!”独孤昊天却是被宫慕青逗笑了,看着宫慕青说道:“你太抬举老乞丐了,江湖上能胜过老乞丐的人不少的,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哈哈”众人也是被宫慕青的天真逗乐了。

  唯有刘潇潇却仿佛心不在焉似的,面露沉思之状。“刚才那老僧到底说的什么意思?说将东西先寄存我这,然后又对我说了那番话?那是什么意思?感觉好像是在劝谏我什么?”

  宫慕青一看,刘潇潇一人仿佛置身事外似的,猛然一拍刘潇潇说道:“喂,你在干什么呢?”

  刘潇潇也是突然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对宫慕青说道:“没、没有啊”

  宫慕青奇怪的看了刘潇潇一眼说道:“奇奇怪怪的。。。”

  “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不知独孤前辈准备去往何处?若是没有什么事的话。不若来大理一游如何?”段奚笙一看此间事了,却是想请独孤昊天去一趟大理。

  “哈哈,大理风土老叫花子也是想领略一番,但是老叫花子却是还有事情要办,却是没有享乐的时间喽”

  “如此,真是遗憾啊”

  独孤昊天却只是一笑,然后看向刘潇潇说道:“刘潇潇啊,你宅心仁厚,不忍杀生,而且天资极高,老叫花子虽然只教了你三掌,但是若你能融会贯通,也必受益匪浅,希望你能以一身的武学造福苍生,老叫花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刘潇潇看了独孤昊天一眼,“噗通”跪了下来,俯身说道:“师父,弟子必将师父教授的武艺勤加练习,务必不丢师父的脸,并且刘潇潇在此向师父立誓:刘潇潇此生绝不错杀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

  “好!好啊!哈哈!你说这孙老头运气怎会如此的好?收的第一个徒弟都叫老叫花子如此的嫉妒,哈哈!好了,老叫花子走了!”说完,独孤昊天一个转身,便飞身而去。

  “神龙见首不见尾,果然不愧为武林前辈!”

  “好了,我们现在该去哪?”

  “先就近找个客栈投宿一晚,明天再起程吧”

  入夜,刘潇潇三人又回到了万夫城。

  在房内,刘潇潇盘膝而坐。过了许久,刘潇潇睁开眼,拿起旁边的《易筋经》。“到底怎么回事?算至今日,修炼《易筋经》第十一势‘打躬式’已经数月了,居然还和一开始的进境一模一样,未有丝毫进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如此?到底怎么回事啊!”刘潇潇烦躁,心中愤懑不已,自穿越至此到近,武功一直在精进,距离自己以前的武林梦越来越近,刘潇潇心中也是不甚欢喜,更是鼓足了劲头,准备一口气练完《易筋经》,成为武林的绝顶高手,但是自从突破第十幅图后,内功方面便再无一点进展,至叫刘潇潇心急如焚,若是做错了还好,问题是刘潇潇无数次的查看《易筋经》,无数次的按照《易筋经》的运气法门去修炼,却是毫无进展,难道这本《易筋经》是假的?那之前的十幅图是如何练成的?到底错出在哪里了???!!!!

  现在刘潇潇却是根本静不下心来,试问,一条运气路线已经试过无数次,现在就算是闭着眼不看,体内真气都可以自行按照其运气,但是却一点进步都没有,刘潇潇又怎会有继续练下去的劲头呢?

  “哼!”刘潇潇一气,拿起《易筋经》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扔,“哗啦”一声,刘潇潇的包裹却是因为刘潇潇用力过猛,而全部散落在地上。

  “我靠!”刘潇潇略有无奈,但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刘潇潇便起身前去收拾,突然在收拾的过程看到了《法华经》。

  要知道,从小就有武林梦的刘潇潇只对精妙的武学有兴趣,虽然前世却是听闻过很多的佛门经典,但是却从未打动过刘潇潇,但是今日这位不知名的老僧却是有些莫名其妙的送了自己这本《法华经》,刘潇潇出于礼貌,才收下,但是回来后,刘潇潇却从没想着取出来。今日却是误打误撞,掉了出来。

  “嘿!”刘潇潇却是一笑,“反正我现在练功不成,看看你消遣消遣却是不错”估计若是释迦摩尼听闻自己的《法华经》被人当做消遣阅读,只怕会气的坟墓中跳出来吧?。。。。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无复烦恼,逮得己利,尽诸有结,心得自在。。。”刘潇潇本是无聊闲暇之余,阅读一二,谁知诵读着经中文字,刘潇潇却是不禁有些痴了,仔细品味着书中的大智大慧。。。

  “刘潇潇!喂!起床了!你们少林僧人也和你一样每天这么晚吗?”

  “恩?”刘潇潇一愣,看了看外面明媚的阳光,却是一惊。“我、我居然整夜没睡看着经文,呵呵,真是好笑啊”

  “好,我这就来”刘潇潇感觉很奇怪,以往的时候,只有整夜修炼《易筋经》,自己第二天才会好不疲惫,且精神奕奕,但是今晚却仅仅只是读书,居然会如此,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精神食粮?呵呵。

  刘潇潇放下《法华经》起身,就在这时,刘潇潇突然感觉到全身的真气开始运行。“这、这是。。。”要知道刘潇潇体内的真气只有当自己盘膝运功之时,才会运行全身,但是现在刘潇潇的真气却是自行运作,当真有些匪夷所思?!

  “额,你、你先去吧,我随后就来,我现在有些事情要忙!”

  “那好吧,那我先去吃了哦,吃光了不给你留哦~”

  刘潇潇现在却是没有功夫理会宫慕青的玩笑,因为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便是平复体内真气!

  “面朝北,气行小周天。五心朝天式,打开丹田门。寒气螺旋入,收发当自如。合和汇丹田,落雪雪不化。缩如一寒珠,雪落无化雪。。。”现在刘潇潇体内的真气未有刘潇潇的控制,便开始自行游走,而游走的路线,便是《易筋经》的第十一幅图!

  刘潇潇竭力想要令躁动的真气停下来,但是没想到此次真气运行之猛,是刘潇潇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刘潇潇从来不知道练习《易筋经》会出现什么状况,但是一直都规规矩矩,按照经中指示的运行法门,运行自己的真气,而且都一直切记戒骄戒躁,直到最近修炼第十一副图久久毫无进展,才乱了刘潇潇的心境。

  谁知《易筋经》却出现今日之状,也是大出刘潇潇的预料,现在刘潇潇能做的,就只是内视体内了,因为现在的真气已经完全不受刘潇潇的控制了。

  一个周天、两个周天。。。。刘潇潇就这么百无聊赖的数着,他发现体内的真气仿佛不会疲倦烦躁一般,只是不停地按照《易筋经》第十一副图上的运行路线,不停走,走了一个周天又转回来,又走了一个周天,要是换成刘潇潇本人,怕只是十几个周天便就耐不住性子了。

  终于,在九九八十一个周天之后,躁动的真气,平复了下来,再次储蓄于刘潇潇丹田,散之全身经脉。

  “呼。。。”刘潇潇也算是长舒一口气。要知道,当无法控制体内真气的时候,是武人最危险的时候,因为武人体内经脉柔韧有限,若是对真气不加以控制,乱冲乱撞的话,很容易损伤体内经脉,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势。

  幸好今日,虽然真气躁动,但是真气却仅仅只是按照《易筋经》上的法门运气而已,却是并未出现任何乱动,这也让刘潇潇一直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还以为要见圣母玛利亚了呢!还好,还好!嘿嘿功德无量啊!”刘潇潇却只当自己平日行善积德,这才有如今的幸免于难。

  “好的!吃饭去,肚子饿扁扁了”刘潇潇当即便下床,走了下去。

  到了下边却是发现了无几人。

  刘潇潇一愣,看了看外边天色,却发现已经日落西山了。

  “怎么、怎么会。。。”

  “哎呦,这位神仙,你终于舍得出来了!”只见宫慕青从房间出来后看到刘潇潇,忍不住上前调侃两句。

  “神仙?”

  “对啊!一个人都不吃五谷杂粮了,那还不是神仙是什么?”

  “怎么不吃了,我这不是下来了吗?”

  “哎哟,你还好意思说呢,我们连哺食都吃饭了,您老这才出来呢”

  “啊!不是啊,刚刚我看还是大清早啊”

  “大清早?您老是不是练功练糊涂了?自昨天晌午到现今,你一直呆在房内,未曾出过房门半步,我后来还去叫你,谁知一碰你的房门,直接被震开,后来我叫了段公子来,段公子也是被震退,回过头来对我说‘刘潇潇这是正在修炼呢,他放大自己的护体真气范围,是为了不想让别人打扰他,看来他现在正在紧要关头,我们走吧,不要打扰他’,你修炼的什么啊?这么重要?居然将你的护体真气放大到如此的地步?”

  “这、这。。。”刘潇潇却是听完,有些愣了。“我放大我的护体真气范围,我怎么不知道啊?我现在都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护体真气,又如何放大范围呢?还有从他们说的时间来看,正是我真气躁动之时,只不过我感觉顶多就是瞬息而已,怎么竟过了两天?”

  “怎么?”

  “啊!我还有事,我先回房了!”刘潇潇说完,却是不再管宫慕青,直接回去了。

  “喂!喂!你!。。。。哼”宫慕青也是一气,跺了跺脚,也是转身回房。

  刘潇潇回到房间后,立刻盘膝而坐,他要内视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这、这。。。!”刘潇潇此次却是真正的惊呆了!他看到自己的丹田完全变了样!自己的丹田一副云海一般,有许多星空颗粒一样的东西在其中漂浮的,整个丹田浩瀚无垠,并且在其中心形成一股漩涡,体内所有的真气,总是会不由自主的被这漩涡吸了进去,然后自一段又排了出去,仿佛形成了一个循环,连绵不绝,生生不息。。。

  “这、这还算是内力吗?”刘潇潇看到这,却是完全愣了,就是不知现今的状况该如何是好,没有高人在旁,一切却是只能靠自己摸索了。

  “喂!你在想什么呢?”宫慕青用手敲了敲刘潇潇的脑袋问道。

  刘潇潇仿佛刚刚回过神来,看了宫慕青一眼,愣了一下问到:“什么?”

  宫慕青一惊,用手揉了揉刘潇潇的脑袋说道:“哎呦哎呦,不会是前几天练功练傻了吧?”

  刘潇潇用手一摆,说道:“说什么呢!我相信再怎么傻也傻不过你吧?”

  “你!”宫慕青杏眼一瞪,手就那么指着刘潇潇,但是却不发一言,但是从其起伏不定的胸来看,气的是不轻。

  段奚笙一看这俩人,摆了摆手对着二人说道:“好了好了!先吃饭,吃饭,别想那些别的了”然后转头看向刘潇潇,“只不过,刘潇潇你没出什么事吧?刚刚看你吃饭心不在焉的,光只是用勺子摇着米粥,但是却什么也不吃,什么也不喝的望着别处,你上次练功没事吧?”

  显然,段奚笙对其上次练功还心有余悸。当时段奚笙听宫慕青叫自己,说进不去刘潇潇的房间了,于是便出来看看怎么回事。谁知,一碰到刘潇潇房门,一股大力便震开了段奚笙,登时把段奚笙一惊。但是当时那股大力却并未对段奚笙产生任何攻击,仿佛只是为了把段奚笙推开一般。

  能将护体真气扩散到如此的地步,而且还将内劲控制的如此巧妙,使得段奚笙不得不佩服,同时也回头告诉宫慕青,说刘潇潇可能在练什么高深的武学,不想被人打扰,所以才放开自己的护体真气,阻止外人的进入,为自己安排一个极为安静的环境用来钻研武学。然后段奚笙和宫慕青便离开了。

  谁知这刘潇潇在房内一待就是两天,不吃不喝,房门上的护体真气的威力居然没有丝毫的减弱,段奚笙在佩服刘潇潇深厚内力的同时也在想,刘潇潇到底在练什么武功,难道是“酒丐”独孤昊天传授的降龙十八掌吗?但是当日捉拿“嗜阴蝙蝠”赫柏峰的时候,独孤前辈已经教了刘潇潇一阵子了,而且刘潇潇当时还说已经融会贯通,并且独孤前辈仅仅只是教了刘潇潇三掌而已,何须如此苦心练习?那到底是什么武功,竟要刘潇潇如此的慎重的对待,竟然不惜将护体真气外放到此种地步,两天不吃不喝,这确实有些匪夷所思了!

  但是段奚笙又转头一笑,人家练的什么武学关自己什么事?说不定他练得还真就是降龙十八掌呢!虽然只有三掌,但是人家独孤前辈也说了,这三掌乃是降龙十八掌的最后三掌,深奥无比,若是修炼有成,必定获益匪浅,说不定刘潇潇只是在屋内继续钻研这三掌,毕竟当时只有一个时辰,天资再怎么卓绝,也不至于瞬息便会啊?更何况还是降龙十八掌最后的三掌?

  本来,段奚笙已经不再去想那件事,但是今日吃食,不知道为何刘潇潇奇奇怪怪的。其实不光宫慕青感觉奇怪,坐在一旁的段奚笙也是感觉不对劲,莫不是那几天的练功练出毛病不成?故此,将一直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也确实想知道刘潇潇到底出了什么事。

  “练功?哦,没事没事,上次只是正在紧要关头,所以*不得已,还望段兄见谅”

  “那我呢?不用我见谅吗?”

  “你?见不见谅都无所谓,贫僧毫不在乎”

  “你!”

  “好了,我们先吃吧,要不过会就凉了”

  “哼!”

  “嘿嘿!”刘潇潇一笑,却是没再理会宫慕青。

  其实现在刘潇潇也是感觉很后怕,要知道现在丹田所成征兆,完全出乎自己的预料,一片云海?这是什么?而且中心的漩涡是怎么回事?全身的真气会开始自动的运行,并且是围绕着那片漩涡运行,自漩涡一边进,然后又从一边出,诡异的不得了。而且现在刘潇潇六识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强!这应该是功力大增之兆,但是现今该如何解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