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少年的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女子

少年的枪 毫无牵挂 2208 2019.12.04 08:46

  第四章女子

  白甲将望望自己身后的白马,这是他的主君也就是张皮刚说的那个刘备下赐给自己的,他的眼神不禁流露出莫名的异样。

  又低头望望手背上的抓痕,这是前不久被一个女人给抓伤的。

  他抬起头,望了望远方,却突然的开腔了:“我问你,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最麻烦和最重要的是什么?”

  这两个问题无疑不是世上最难的问题,可是对于一个不懂修饰与遮掩的小孩来说,却也是简单的很。

  潇潇道:“不是三个问题的么?”

  白甲将点头道:“我是想问三个问题的,可是我只想到两个!如果你答出的合我心意,你就通过了!”

  这句话刚刚说完,潇潇的嘴角就泛出了笑容,表情显得很轻松,想也不想的回答道:“在这个世界上最让人头疼和最麻烦的莫过于是女子这个动物了!不过最重要的当然是自己的武功能达到天下第一!”

  白甲将盯着这个眼前的小孩,好一阵沉默后,他不禁大声的笑起来。

  笑后,他才缓缓说道:“不错、不错,你总算能答对第一个问题!你说得很对,女人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令人厌恶的东西!但是,你后面的题目却答错了!”

  潇潇一阵叹气,摇摇头,还是不想气馁。

  白甲将看他刚刚张口,他摇摇手,道:“不过让你一个小孩答对那道题,也是很苛刻的!好的吧,我收你为徒,教你枪法吧!”

  潇潇道:“真的么?”

  白甲将道:“我从来不说谎话。”

  见到潇潇跪下叫自己师傅时,白甲将微笑的点了点头,问道:“你知道枪最重要的杀伤力是什么吗?”

  这是第三道题么:却是比前两道难上许多。

  潇潇站起身,想了想,道:“是武学秘籍么?没有过硬的功夫,怎么也舞不出像师傅这种境界的吧?”

  白甲将摇摇头,突地,他把手中的长枪重重的朝前方刺去。

  他刺得力气好大,就在他前方的树“忽忽”的直响,掉落下很多的树叶来。

  白甲将道:“枪最重要的就是刺击,记住这点,你的枪法就已经学会了一半了!”

  潇潇低下头,仔细的边点指头边想了一番,道:“真的好深奥,恐怕我还领悟不过来。不过,我还是很感兴趣的!”

  白甲将刚刚笑着点点头,从深处又传来一个人的声音:“让你高傲,让你威风!这回受打击了吧?”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白甲将听了这个女人的声音,直觉的脸上泛出了厌恶神情。

  潇潇见白甲将脸上的表情,猜测的问道:“不会来的又是杀手吧?”

  白甲将平静的道:“她比杀手还令人感到讨厌!”

  一阵的轻风吹过。

  走出一个穿着高贵的女子,高挑的身材。风轻轻的从她身边吹过,她身上所有比风轻的东西都朝风儿吹的方向飘动着:她的头发、她的衣袖、她那腰间的玉佩!

  潇潇望着她,直到两个人的目光相接时:

  倾城倾国。

  白甲将把枪横在身前,冷冷的问道:“樊娟,你来这里干什么!”

  樊娟!

  当潇潇听到这个名字时,他又小心的望着她。说实话,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连自己这个对女人不感兴趣的人都对她涌起心动来。

  可是,这次樊娟却没有与自己目光交接。

  她自始自终的盯着白甲将。

  场面就在这时僵硬了很久。

  这时她却笑了笑,玩弄着手上的匕首,道:“你就算走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追到那里去找到你!”

  这真是一句笑话,白甲将笑了笑,一字字的说道:“我说过,我们两个,不可能!”

  樊娟道:“你为什么这么的绝情?”

  白甲将并没有直接的回答她的问题,他走到潇潇的面前,微笑道:“领悟到如何使用枪了么?”

  潇潇缓缓道:“你总算要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

  白甲将怔住了。

  樊娟对潇潇道:“我告诉你。他叫赵云,是个非常冷漠、自大与高傲的人。什么都认为自己很了不起,其实,他是个不敢面对现实的懦夫!”

  赵云叹了口气,低头笑了笑,道:“你这个不知道廉耻的女人!”

  樊娟道:“好、好!你这样骂我!”

  话音刚落,樊娟拿着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朝赵云刺去。

  她的神情和刚才的姽婳完全不同,多了点凶悍与男子气。

  赵云拿枪架住那个短短的匕首,冷冷道:“你这个泼妇!”

  樊娟道:“快向我道歉!”

  赵云收起长枪,用力的把它插在地上,仰着头大笑了一下,道:“让我向女人道歉,不可能。”

  潇潇望着这两个年长自己许多的人,眼里充满了困惑。但是,又多了份同情赵云的心情:女人真是麻烦!

  樊娟把匕首扔在地上,一字字道:“你今天上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去!”

  潇潇听了这句话,有感而发的嘀咕了句:“女人真是累赘!”

  这句话吸引住樊娟的注意力,她大声的喝道:“你这个小破娃!牙齿都没有长全,你知道个什么呀!”

  却在这个时候,马嘶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樊娟惊得扭头一看,赵云已经骑上了自己的白马了。

  她慌张的轻轻踮起脚跳上自己的枣红马,指着赵云道:“停住、停住!”

  只见赵云拿马鞭轻轻的在马屁股上一拍,那马扬起蹄子朝前方飞快的奔跑。

  赵云左手横枪,右手又往马屁股上加了一鞭子,却回过脑袋,笑着对潇潇讲道:“好好的琢磨我刚刚教你的几句枪法!对你会大大的有用的!”

  潇潇笑着大声的回应道:“我。。知。。。道!”

  只见他又说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潇潇依然是大声的喊道:“我叫刘潇潇!潇潇雨歇的潇潇!”

  这个时侯,却是很难再望见赵云的身影。

  他听见了自己的名字了么?

  他听见了!

  从远处传来了赵云那个洪亮的声音来:“知道了!”

  当自己听到这个回答声时,他的清秀脸庞上溢出了浅浅的笑。

  他喃喃道:“我也知道你叫赵云!”

  这句话却是说的意外的轻,赵云与樊娟已是很难的听到。

  夜色已深。

  他望了望天上的繁星,朝山口走去,却望见脚下有一把匕首。

  是樊娟刚刚丢下的。

  捡起匕首,仔细的上下看了看,却在刀柄上看到一个字。

  是“云”字!

  潇潇笑了笑,同时也立刻的明白到这把匕首对樊娟的重要性,小心翼翼的用布包好,放在口袋里。

  一阵冷风吹过,他又一次的抬头望望天空。

  夜色更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