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少年的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弃剑

少年的枪 毫无牵挂 3008 2019.12.03 10:13

  第三章弃剑

  刘母笑着摇摇头,喃喃道:“他真是一个不张扬的人呀!”

  刚转身时,就猛地看到潇潇已经起身靠在床上,双眼死死的盯着自己。

  刘母吃惊道:“你。。。你醒了?!”

  潇潇依旧是瞪着刘母,道:“你刚才说话那么大声干嘛!吵着别人睡午觉了。”

  刘母听了这话,心里一阵嘀咕:“这个臭小子,我为他忙死忙活的,他原来还是挺舒服的呀!”

  潇潇见刘母心神不宁,从床上跳起,第一眼便瞥见了床边的桃木剑,欢喜道:“啊呀!怎么这里有一把宝剑呀!”

  赶紧抓起,拿着一阵乱挥,蹦蹦跳跳的,显得不像是大病初愈的模样。

  刘母问道:“对了,你是怎么中毒的?”

  潇潇放下宝剑,厌烦的表情跃然于脸上,一下躺在床上,打了个哈欠,回答道:“我不知道!我只觉得肚子好饿!”

  刘母道:“快说,不说不给你饭吃!”

  潇潇皱了皱眉,手不经意的碰到了胸口的秘籍,赶快的从床上爬起,冷冷的说道:“不给饭吃算了。我这么个大男人还怕没有饭吃么?”

  走出店门,欢喜的从衣内拿出自己顺手牵羊的桃木剑,得意的笑道:“肚子饿饿的练剑才有干劲的!”

  望望村口处不远的山岗,他的眼睛突然充满了落寞。

  就在几年前,那座山岗是他和自己的朋友最常去的嬉戏场所,可是因为连年的战乱,自己的发小却殒命了大半。。。

  他厌恶死亡,但更厌恶战争!

  突然,他看到山上的山腰那里灯火隐隐闪现,这么晚了,谁还会在那里呢?

  好奇的朝山腰走去,伏在草丛中,看到一个穿着白甲的人,反剪双手的牵着马缰。那匹白马低着头在他的身后吃着野草。

  那杆足足有十尺的长枪深深的插在地上,枪缨处的红缨随着风飘扬着。

  他的眼睛深邃的望着远方及四周,彷佛他就像在寻找什么一样。

  突然!他快速的拔起地上的长枪。

  “出来!”

  枪头指向了潇潇的头顶。

  潇潇怔了怔,从草丛中跳出来,拍了拍身上,双眼睁得大大的盯着他。

  白甲将吃惊道:“怎么是个孩子!?”

  他把长枪又重重的插在地上,显然,他没对身边的这个孩子留有多大的防备心。

  当白甲将再一次的注视到潇潇时,他还是用那冷冷的眼神盯着自己。

  白甲将笑了笑,道:“没见过这身装束的人么?”

  潇潇冷冷的回答道:“见过!穿这身衣服的,都是杀人不眨眼的!”

  白甲将道:“我如果不杀别人,别人会杀我的!”

  风儿从两人的身边吹过。不过,两个人显然没有留意过它。

  潇潇又是冷笑了一声,便倏然的转身。白甲将好奇的把目光与精神全部聚集在这个小孩身上。

  白刃一闪。

  白甲将急忙一躲,慌张的抽起身边的长枪,架住迎面扑来的木剑。

  只见潇潇一字字的说道:“那我就用这柄剑铲除世间的不平。”

  白甲将笑了笑,撤下枪,笑道:“不过,你的剑法还很幼稚。”

  从他的笑声与容貌,潇潇很是自然的联想到喜爱。却完全回想不起刚刚还在心头迭起的厌恶。

  白甲将向前走了一步,潇潇心里狠颤了一下,道:“你。。。你想干什么?”

  只见白甲将把长枪轻轻的往地上一戳,挑起一本书来,很仔细的看了看。

  潇潇直觉的摸了摸上衣的口袋,失色道:“这是我的东西!你快还我、还我!”

  这时,白甲将的脸色微微的变了,缓缓的说道:“这本秘籍,你是从什么地方偷来的?”

  潇潇道:“什么偷!是个人送我的!”

  白甲将道:“快说,什么人!”

  潇潇道:“是个穿着豪华的客人送我的。本来我想拜他为师的!”

  白甲将的眼神顿时软了下来,笑道:“看来你还是没有这个造化呀!他既然不肯教你些真才实学,我教你枪法怎么样?”

  潇潇听了这句话,也是笑了笑,不屑的回答道:“我连剑法都没有学好,那里还敢奢望学习枪法!再者说了,你的这柄枪都高我几个脑袋,不想学!”

  白甲将笑着摇头喃喃道:“啊呀,看来我们真的是没有缘分呀!”

  抬头望着潇潇,道:“我可是给过你机会的。你真的不愿意学我的枪法么?”

  潇潇点了点头,道:“不要废话了!”

  就在这句话刚刚落音,从山岚的深处传来一句阴沉的冷笑声:“看来你真的很是自恋,但是别人小破孩看不起你的枪法!”

  就在话音刚刚吐完,从黑得看不见半个人影的深处跳出一个人来。

  一张丑陋的脸。

  那个人穿着一件单薄的丝质长袍,四肢、身躯都很短小的五短身材让他更显得像一个小人物。

  一个尖尖的脑袋加上一个小而尖长的眼睛,让人看了,真是觉得鬼斧神工。

  就在他刚刚出现在两人眼前时,他的身后也冒出许多的黑衣杀手。

  潇潇不觉得身体惊得颤了下:他的容貌吓人,这些杀手更是吓人。

  白甲将叹了口气,喃喃道:“我这一生,最讨厌别人说我自恋!”

  张皮眼神的余光看到白甲将左手握紧了手掌里的长枪,不禁皱了皱眉头,道:“本想拿住刘备,不想今日你当了替死鬼。很好、很好!”

  白甲将把枪头搁在自己的眼前,轻轻的用手抚摸着枪尖,平静的说道:“本来不想这么快的在继续杀人,但是你这种败类,不杀我可能连身后的小辈都不如了!”

  张皮身后的杀手不约而同的向前跨了一步。

  直到这句话进耳,潇潇才知道,站在自己前面的人并不是坏蛋。

  他不觉对这个人多了点感动与敬佩。

  张皮笑了笑,觉得自己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狂妄的挑衅道:“在我的眼里,你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娘们没有区别!”

  白甲将皱眉道:“你已经该死了!我这一生,最讨厌的就是女人!你却。。。”

  他没有继续的把话说下去,快速的把枪往地下一戳,溅起飞沙走石。那些杀手们直觉的伸起手挡在眼前。

  只听见三声惨叫声,白甲将一枪把三人像串糖葫芦一样戳死。

  其余的两个看的怔住了,在张皮的一声怒喝下,亡命的挥刀朝他砍去。

  可是,却很快的命归西天了。

  张皮两腿抖了抖,转身逃跑。

  白甲将笑了笑。

  就在笑容刚刚收起,他大喝一声:“呃啊”!从张皮后心一枪,把他刺得透心凉。紧接着用力一挥,白甲将把他从自己的头顶上挑过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他又是笑了笑,睥睨的望着脚下还剩着半口气的张皮,冷冷的接着刚才未说完的话儿来:“你却说中了我最忌讳的事情来!所以,你该死、该死!”

  他把该死这个词说得很重,双眼折射出冲破一切的勇气来。

  扭过头,拿枪往地上一戳,张皮翻眼命归黄泉。

  潇潇看得发呆了,他已经忘记了先前还在心里作祟的惧怕,因为这个是好人杀坏人。不过这个在武学的欲望里什么也不是。

  他“噗通”跪在白甲将的面前,一本正经的说道:“请大侠收我为徒。”

  与刚才他身上的杀气相比,现在却在他身上看到最多的是懒散与微笑。

  白甲将低头望了望脚下的这个少年,笑道:“后悔了么?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卖的!”

  潇潇道:“求您了,您的武功这么的高强,一定要收我为徒!”

  白甲将没有继续的回答这个问题,转身朝自己身后的白马走去。

  他永远都是这么的倔强,别人不答应他的事情,他是不会轻易沉默住的。

  潇潇站起身来,跟在白甲将的身后。

  突然,白甲将转身一枪,那个还在滴血的枪尖离着自己的喉咙只有咫尺距离。

  潇潇吃了一惊,小心的用手轻轻的推开枪尖,问道:“这招是啥名堂?”

  白甲将此时却是异常的认真,盯着潇潇一字字的道:“这招唤作‘回马枪’!”

  潇潇此时已经完全被这个“长长的烧火棒”给吸引住了。

  学习枪法在他的心中更加的坚决起来,只见他也满眼认真的瞪着白甲将,道:“太有意思了!我一定要学习枪术!”

  白甲将道:“你不是在练剑吗?还要学习枪法?学多必乱!”

  潇潇想也不想的把手中的木剑往身后一抛,同时大声的对着山下喊道:“宝剑,再见了!我要学习枪法了!”

  白甲将听了这句话,直觉的笑了,同时也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孺子可教!”

  潇潇转过身,笑道:“你看,我已经弃剑了!是不是能传授我枪法了呢?”

  白甲将道:“好好、好!难得你有这份决心,不过失去的东西不付代价就能在很容易的回来,这样你就不会懂得珍惜了!我问你三个问题,你能答对,我就教你枪法!”

  潇潇兴奋的点点头,道:“嗯嗯!大侠请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