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少年的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处理掉

少年的枪 毫无牵挂 3030 2019.12.13 10:58

  刘潇潇发自内心的感谢这位手下留情的老前辈。

  刚才比拼内力的时候,刘潇潇可是感受的非常深切。当时自己运足功力,愣是不能动这位前辈分毫,至此,刘潇潇便已经知道自己与这位前辈功力的差距,但是此时已是骑虎难下。

  要知道自己现在可是十二成功力全放,就如已经打开闸门的水库一般,流出的水犹如惊涛骇浪,根本无法收回!刘潇潇便是如此的境地!

  当时自己信心百倍,一口气直接放出自己的全部功力,试图将老乞丐一击而溃,谁想到这个老乞丐当真是真人不露相,功力居然浑厚至斯,挡住自己全部功力后居然还游刃有余?!当时刘潇潇便大惊,但是悔之晚矣。

  如此,要想结束便只有两种法子。一种便是就这么耗着,直到自己内力耗竭,但是这是一种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的法子。

  要知在《神雕侠侣》中,洪七公和欧阳锋与华山之巅,比拼内力,结果竟然拼的二人皆奄奄一息?!由此便知,内力耗竭不是什么好事。

  至于第二种法子则是功力强的人直接运足功力震开对手便是,自己呢,不会有任何损伤,而自己的对手也会因内力不如自己,先不说遭到自己内力的反噬,自己的内劲也会震伤他。

  但是,不论哪种法子,对于刘潇潇来说,均不是什么好法子。

  果不其然,在比拼内力的时候,刘潇潇突然感觉到一股极其强大的内力将自己的外放真气全部打散,登时便将自己震开,但是令刘潇潇惊讶的是,那股极其强大的内力,仅仅只是将自己震飞,却是并未对自己造成任何伤害,而且由于其将自己的真气打散,所以不会出现什么内力反噬,所以现在的刘潇潇除了内力消耗过度之外,无任何不适之处。

  所以刘潇潇真的很感谢这位老前辈,若不是他帮自己,怕是自己现在也要像以前被自己震伤的人一样,坐在一旁呕血了!

  “哎!你师父怎么说也和我是旧识,既然你是他的弟子,我又怎会为难你呢?”

  “啊?!原来你和师父是朋友啊!”刘潇潇却是脸不禁红了红。

  亏刘潇潇自己还想这位老前辈可能与自己师父交恶,所以先是嘲笑自己师父一番,然后再是在自己面前,凌辱自己的师父。现在想想,其实就是因为二人关系好,所以说话才如此肆无忌惮啊!

  “哦,那你是以为如何?”老乞丐笑着看了看刘潇潇。刘潇潇却是深深地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哈哈!你不需与老乞丐如此见外,孙老头能收弟子我也是很高兴的,所以刚刚才想试探试探你,恩。。。不错不错,尊师重道,而且功夫也很好呢!”

  “前辈谬赞了!”

  “哎!你可别当我这是客套话啊,你的功夫是真的不错。内力浑厚无比,以你现在小小的年纪而言,已经相当厉害了,而且你的悟性极高,这龙爪手和幻天凌波步的搭配更是招无间隙,厉害无比。刚刚老叫花子本来不想出手,只因你太过厉害,老叫花子这才出手相迎,其实算起来,还是老叫花子输了!”

  “若不是前辈手下留情,只怕晚辈现在。。。”

  “哈哈!你修行尚浅,能有如此功力已经实属不易,切忌不可好高骛远!”

  “谨遵前辈教诲!”

  “恩。。。”

  “前辈,晚辈还有一事不明”

  “说!”

  “就是刚刚前辈为何一听是师父教我,便大笑不止?”

  “呵呵,你师父可和你说过他以前的事?”

  “这倒没有”

  “那你们如何相遇的?”

  “额。。。因为师父。。。额。。。”刘潇潇却是有些不好意思一般不说了。

  “是不是因为偷你的钱?”

  “额,是偷我同伴的钱,然后我便去追了”

  “哈哈哈哈!果然啊,这个孙老头恶性不改啊,哈哈!”老乞丐听闻此,又是哈哈的笑了起来。

  “我来给你说说你这位师父以前的事。你师父本名孙江,乃是全真教掌教的亲传弟子!”

  “全真教掌教的亲传弟子?!”刘潇潇听到此,却是有些惊讶了。

  要知道全真教可算是当时道教的先驱,初代掌教王重阳更是于华山论剑中击败四绝,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更是将全真教的名声推至顶峰!真没想到,师父居然是全真教掌教的亲传弟子!这确实把刘潇潇惊着了。。。

  “呵呵,你师父能成为掌教弟子也是自有一番机缘,这个暂且不必说。要知道在当时,能进入全真教,并且成为掌教弟子,可算是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事!然而,你师父却实在是耐不住性子。”

  “全真教乃是道教,你虽为佛门中人,但是也该知道‘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吧?”

  “是的,这是道教始祖老子的《道德经》”

  “恩。所以,既是道教,需知圣人体道之无,法道之自然无为,以之修身,当无欲而静,无心而虚。但是你师父,有怎会耐得住性子,去学什么道呢?如此,他便偷偷下山,学那些少年俊杰一般,闯荡江湖去了,呵呵”老乞丐讲到这,摇了摇头,笑了笑。

  “然而你师父却是极有个性!最看不贯些华衣锦服之人,便去偷他们的钱。但是既是华衣锦服的人,又怎会无人保护?所以你师父次次失败,要知道行窃之人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你师父一被人揭穿,不光那个被偷之人教训你师父,就连大街上见到的人都会帮忙打你的师父,所以你师父一开始过的是很辛苦的”

  “但是你师父性子又极倔,打输了就非要赢回来!所以你师父便开始努力练功,去找那个人算账,但是需知你师父既是掌教弟子,所学必是全真教极为精深的武学,既是精深,又怎会一日两日便可功成?然而你师父又耐不住性子,总是练上一两天便去打,当然还是每次鼻青脸肿的回来,后来你师父想了个法子。他不打了,他去偷那个人的钱,偷完每次就跑,在他看来‘既然打不过,就偷钱,让他在我后边追,气死他!’于是你师父便成了武林中第一个专研逃跑技巧的人了,哈哈!”老乞丐讲到这,却是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噗!”宫慕青却是也笑了起来,“原来你师父这般有意思,打不过就跑,气死他!哈哈,好有趣的人啊”段奚笙也是忍不住笑了笑,试问江湖上有哪位武林前辈会抱这等有意思的想法?

  “但你师父当真天纵其才,在无任何轻功身法的前提下,居然真的自己钻研了出来!”

  老乞丐指着刘潇潇说道:“你的‘幻天凌波步’是孙老头最精妙的身法,乃是他保命绝招!江湖上本只有孙老头一人会,如今倒是多了你这个小和尚!”

  刘潇潇一愣,真想不到萍水相逢的一个人居然将自己的压箱底绝技都教给了自己。

  “那不知前辈如何与孙药师认识的?”段奚笙抱拳一问。

  刘潇潇这才反应过来。“对啊,你老是说和师父关系好,但是却在你话语中并未提出一点儿与师父的交集,莫不是在欺骗我们吗?”刘潇潇想到这,又抬头看了看老乞丐。

  “哈哈,你小子啊。。。我和你师父也算是他轻功有成的时候相识的。他轻功有成后,偷钱无往不利,偷来的钱除了够自己的日常吃喝之外,一律都救济他人,而最常受其恩惠的便是乞丐,而老叫花子便是其中之一!”

  “所以你师父在我们丐帮中声名远播,各个弟子都很佩服你师父的人品,再加上你师父为人风趣,做人潇洒,我便与其结为了至交好友”

  “那敢问前辈名讳?”

  “呵呵,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独孤昊天便是老叫花子了!”

  “‘酒丐’独孤昊天!”段奚笙瞪大眼睛看着老叫花子。

  “你是独孤昊天?”宫慕青竟仿佛也听过一般,指着老乞丐问道。

  “不错,正是老夫,怎么?你们还听过老夫?”独孤昊天倒是有些稀奇的看着三人。

  “‘酒丐’独孤昊天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丐帮帮主,嫉恶如仇,手下所杀之人必是大奸大恶之人,决不错杀一位好人,也不放过一位坏人,一手降龙十八掌威震江湖,何人不识啊?”段奚笙倒是很激动一般,连忙躬身抱拳。

  “呵呵,虚名,虚名啊”老乞丐只是嘿嘿一笑。然后转过身来指着刘潇潇说道:“就因你的‘幻天凌波步’我才激你出手,要知道,孙老头的逃跑本领,江湖闻名,轻功身法无人能出其左右。所以我一开始就知道你是他的弟子,所以我才想测试你一番,若你是唯唯诺诺,武艺低微,心肠歹毒之人,我必替孙老头惩治你!但是呢,你心地善良,对师父极为的爱戴,武艺高强,武功人品皆为上上之选,也难怪孙老头都动心了”

  “谢前辈夸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