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少年的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山西

少年的枪 毫无牵挂 2910 2019.12.18 14:49

  “那我们一起吧?”

  “不了”

  说完,刘潇潇一转身,便离开了。

  “咻!咻!”只见在一片树林中,有一道残影飞身而过。

  刘潇潇此时已是极快无比,那时的奇怪光芒现在遍布刘潇潇全身,让刘潇潇整个人如同一道幻影一般。“师父,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想到此,刘潇潇硬提一口真气,登时速度直接又是提高了数倍,往少林寺赶去。

  “呼!呼!”刘潇潇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终究是赶到了少室山。“唔!”刘潇潇的嘴角渗出鲜血,竟是跑出了内伤!

  要知道刘潇潇可是自万夫城出来后就从未歇息过,一日之内,不眠不休,而且其间还强自调动真气多次,就算内力深厚如刘潇潇的,也是熬不住了。

  刘潇潇仿佛毫不自觉一般,仅仅用手擦了擦嘴角,然后接着向少室山奔去。

  刘潇潇很快到了少林寺山门,正要进去,只见数名少林弟子围了过来,手执长棍指向自己。其中一名弟子走了出来,将长棍竖立一旁,对着刘潇潇一施礼,说道:“阿弥陀佛!不知施主来我少林寺有何贵干?”

  刘潇潇一愣,看了看自己的着装,才恍然大悟,连忙将帽子一摘,对着所有和尚说道:“众位师兄,我乃是玄烨师父门下的弟子刘潇潇,我也是少林弟子”

  其他少林弟子却是愣了一下,相互看了看,却是目露疑惑。

  “刘潇潇?”

  刘潇潇一愣,看了过去。

  只见远处有名僧人慢慢的朝这边走了过来。

  “慧明师兄!是我啊,我是刘潇潇啊!”刘潇潇一眼便认出这位非常要强的慧明师兄了,要知当日自己故意输他,被其看了出来,追上来非要决胜负,最后被自己的护体真气震伤,还好自己误打误撞救了他,要不然,若是他因伤重死在那里,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

  “真是你啊!好了好了,是自己人,不必如此!都回去吧”

  “是,慧明师兄!”然后众弟子便都散去了。

  “刘潇潇,你怎么回来了?”

  “听闻少林有事,我这才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咦?你怎会知道此事?”

  “现在江湖上都传遍了!好了,慧明师兄,先别管这些,让我看看师父如何”

  “好,你切随我来”然后慧明一转身,便带刘潇潇来到了玄烨的房间。

  刘潇潇一进房间,便看见盘膝在床,闭目养伤的玄烨。

  “师父!”刘潇潇看见后,连忙上前,跪在玄烨面前。

  玄烨睁开双眼,微笑的看着刘潇潇,同时对着刘潇潇摆了摆手,说道:“起来!起来!”

  “是,师父!”刘潇潇起身后,上前搭了一下玄烨的脉,同时暗运真气一试。发现玄烨体内所受的伤倒不是很重,只是经络因为真气震荡,颇有损伤而已,倒是不怎么碍事。

  “呼!”刘潇潇长舒一口气,对玄烨说道:“还好,师父您的伤势不算严重”

  “呵呵,这把老骨头,活了这么久了,死还真不容易啊,哈哈”玄烨或许因为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弟子回来了,心情大好,于是便开了个玩笑。

  “呵呵”刘潇潇也是一抓头,笑了笑。

  “这古代易容之法,却是好难弄,既要整整这个,又要贴贴那个,真是好麻烦啊”刘潇潇边说边揪揪头顶上乱糟糟,如同鸟窝一般的头发,或者捋一捋嘴边的黑胡子。

  “快点!今晚我们要赶到白阳城,要不怕是要露宿街头了”

  “哈哈,大不了兄弟几个吃点野味便是,天为被地为床,岂不好生快活?兄弟们说,是不是啊!”

  “是啊!”

  “哈哈!”

  刘潇潇隔很远便听见有声响,所以便躲在一旁观看一二。

  “吱呀吱呀!咯哒咯哒!”只见自远处缓缓驶来数辆马车。在马车旁有很多壮汉,马车上还插着一个旗帜,上书“临风镖局”!

  “镖局?押镖的?”

  自古时候开始,镖局便作为一个专门保护人财物的机构出现了,记的最早的镖局是兴隆镖局,当时是由开山鼻祖人称“神拳”张黑五创立的,后来还是小有名气的。

  现今看到押镖的人,刘潇潇不禁感觉新奇、好玩。

  “若是我现在出去劫镖怎么样?”刘潇潇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大胆的想法。

  “咻!”就在刘潇潇还在做着白日梦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些声响。

  刘潇潇凝重的朝着四周看了看,“有人!”刘潇潇立马提气,双脚一踏便上了一棵树,蹲坐在树上往下看着。

  “是谁!”押镖的领头一人当即抬手,示意队伍停下,然后大喝一声。

  “踏!踏!踏!踏!”只见突然自一旁闪出了四个人,并成一排站在镖局一行人的面前。这四人非常诡异,不声不响,落地之时居然是同时落下的,四人穿着服饰也异于常人,脖子上为了一条厚厚的围巾,刚好把脸遮住,露出两只毫无感情的眼睛,头顶带着一顶灰色的帽子。四人无论是穿着还是个头居然是一模一样!

  “在下乃是临风镖局的总镖头人称‘北腿’的言广,不知四位有何贵干?”见此,谁不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但是言广却仍然微笑的对四人说着话。

  离言广最近的一个中年壮汉上前,轻声说道:“大哥。。。”

  言广摆了摆手,仿佛示意其退下,但是中年壮汉眼中精光一闪,对着言广点了点头。

  听完言广的话,四人却是仍然不发一言,就是那么盯着言广。

  但是言广仿佛未觉一般,还是微笑的对四人说道:“还望四位给在下一点薄面,把路让开,让在下等人可以通行,到时必重重答谢四位!”

  四人仍然一动不动。

  言广脸色一沉,回头对着众镖师示意一番后,说道:“既然四位如此,也就休怪言某了!”

  言广说完,立刻飞身上去,对着其中一人飞起一腿。谁知言广快要踢中的时候,其他三人却是动了起来,四人以一种很奇怪的方式出招,登时便将言广打了回去。

  言广落地一惊,突然,只听:“四个人打一个,真是好生不要脸!”然后自众镖师中出来三人上前准备助言广一臂之力,言广赶紧大喊:“回来!快回来!”但此时三人已经冲了上去,不到一会,三人也都被打了回来。

  三人落地后也是有些吃惊的相互看了看。

  言广到了这三人前,问道:“怎么样?”

  “我们没事,只不过好奇怪啊,我们的攻势瞬间就被瓦解了,就连附着的功力也被化去了!好生诡异啊!”

  言广脸色凝重的看了看四人后,说道:“敢问四位可是山西一窟鬼?”

  “没想到还有人听过我们兄弟四人的名讳”一直久久不说话的四人,终于有一人开口说话了。

  言广这才面色大惊,连忙拱手说道:“见过四位!但是言某一直在山北活动,从未踏足山西,今日也是因运镖,这才途经此地,要说得罪四位是绝不可能的,不知四位为何要为难我等?”

  “嘿嘿,你自是没有得罪我们,但是你的这趟镖,却是得罪我们了!”

  “此话怎讲?”

  “嘿嘿,其中细节我们不便多言,你只管把你的镖拿来便是,我等扭头便走,绝不为难你们!”

  言广面色一变。要知道言广自创立临风镖局多年,在创立之初,便将黑白两道皆都打点好了,再加上言广此人乐善好施,为人豪爽,所以从未得罪过别人,反倒江湖朋友不少,是以,临风镖局时至今日,从未失过一趟镖,既有他“北腿”武艺高强,再加上其名望极高,故没人想惹麻烦,去劫什么镖,要知道一旦劫了他言广的镖,不仅要与江湖上的很多江湖豪杰翻脸,而且劫镖也是大罪,是要被官府通缉的!

  但是现在,这山西一窟鬼先不说不给言广面子,要劫他的镖,现在更是直言,给我们镖,你就可以走,不给,那你们就留下吧。

  这等盛气凌人的话语,叫一向心高气傲的言广怎么受得了?

  当即言广大喝一声,冲了上去。一个精壮男子吓了一跳,连忙回头说:“小七,北山,看着镖!其他兄弟们,跟我上!”

  一会很多的镖师便一拥而上,围着四人打。

  但是山西一窟鬼声名远播,又怎会没有点拿手本领?山西一窟鬼最善化人功力,破解招式,四人合力,按照一种奇怪的步法,化人功力,破解招式,无往不利。

  虽然镖师众多,但是四人占据各自的方位,雷打不动,无论何种招式,尽数被破解,附着的内力尽数被化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