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天庭小兵异闻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得知宫闱事 天牢遇六耳

天庭小兵异闻录 一扫风华月 2274 2021.04.08 13:23

  殷少冲跌坐在地上,一脸颓然。

  “哎吆,我说你小子还不错了,竟然还敢去勾引玉帝的七位公主。”蛤蟆精一脸淫笑道。

  殷少冲背过头去,不愿搭理这只丑陋的蛤蟆。

  “哎呀,你不就是做个太监吗,有什么可怕的。啧啧啧,只是可惜这美丽的七位公主要被她们的后妈折磨受难喽。”蛤蟆精摆出一脸惋惜的模样。

  “后妈?你在说什么?”殷少冲转过头去一脸震惊的问道。

  “哈哈哈,这种宫廷秘闻岂是你等小辈能知道的。”蛤蟆精一副高深的模样。

  殷少冲虽然不是外貌协会的,但实在是不敢恭维蛤蟆精的长相,但是为了探知一些有用的信息,只得摆出后辈样,一副诚恳的问道:“还请前辈给赐教。”

  蛤蟆精似乎也很满意殷少冲的表现,扬起头来,说道;“除了那只臭猴子,还是好久没有别人与我说话”,蛤蟆精隐晦地往天牢深处望了一眼,继续说道:

  “玉帝那七位女儿本来只是凡女,是玉帝下凡历劫与凡间女子所生,与王母没有一丝关系。后来玉帝历劫归来不忍女儿在凡间受苦,才将七位公主接到天庭的,王母一直视这七位公主为眼中钉、肉中刺,这次你啊,可给王母惩治七位公主的机会了。”

  “玉皇大帝陛下,难道任由王母处置七位公主?”殷少冲疑惑的问道。

  “现如今这天庭的玉皇大帝只是具分身而已,真正的玉皇大帝不知躲在哪里偷偷修行呢。”蛤蟆精一脸肯定的说道。

  殷少冲嗤之以鼻,说道:“你一个被关押在天牢的妖精,竟然还知道这天庭秘闻。”

  蛤蟆精对殷少冲不信任自己十分生气,气冲冲说道:“这都是臭猴子告诉我的,你知道臭猴子是谁吗,天上地下就没有他不知道的。”

  蛤蟆精说完,对着天牢深处喊去;“臭猴子,你说句话。”

  殷少冲也十分好奇的往天牢深处望去,只是天牢深处并没有什么声音传来,殷少冲又摆出有些不屑的眼神看着蛤蟆精。

  “臭猴子,你倒是说句话啊。”蛤蟆精看到殷少冲的眼神,更加气愤,大声向天牢深处喊去。

  “闭嘴,你这只死蛤蟆。你觉得一个只是勾引仙女的天兵能够有资格来着这层天牢。这几千年你何曾见过陌生人被押到此处。”天牢内部传来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

  蛤蟆精似乎一下子醒悟了什么,一脸疑惑的望向殷少冲,大声问道:“快说,你是谁派来的,是玉帝还是王母。”

  “我听不懂你们什么意思?”殷少冲也一脸迷茫。

  “哼哼,别以为你们把猴哥关在这里就能从猴子口中知道什么,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蛤蟆精大声斥责殷少冲。

  殷少冲还是那句,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这时天牢深处传来声音,“回去告诉玉帝,他的秘密,我不会告诉别人,他也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他封闭我的仙力,关押了我万年,即使再千年又何妨。”

  蛤蟆精也出声附和着。

  天牢深处又传来声音,“死蛤蟆,你也是什么好人,你不是也一直想从我这得到些什么吗?”

  “臭猴子,我早就说过了,我只是无聊想聊聊天而已,对你秘密,我一丁点兴趣都没有。”蛤蟆精听到天牢深处的指责,上蹿下跳。

  过了好一会,天牢深处都没有说话,蛤蟆精也安静下来,坐在了地上,只是目光闪烁不定。

  殷少冲从他们的话语中隐约猜到了什么,而且凭借前世对经典神话的了解,大概猜到天牢深处的那位是谁,但是怎么也想不通那位此时为何在这天牢里,这其中的隐秘,有些让人耐人寻味。

  殷少冲想了一会也不再多想,伴随着蛤蟆精的呼噜声,殷少冲也进入了梦想。

  “这是哪?”殷少冲看着面前鸟语花香的世界,感到十分疑惑。

  “这是你的梦中世界。”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殷少冲张目望去,发现远处一巨大桃树上正有一浑身毛发雪白的猴子吃着桃子。

  “是前辈带我来此的?”殷少冲问道。

  “正是。我且问你,你与金蝉子是何关系?”那猴子站在桃树上向殷少冲问道。

  “金蝉子道友曾救过我性命。”

  “只是单纯如此吗?为何我在你身上闻到了蝉蜕的气息。”

  殷少冲心中一惊,急忙问道:“敢问前辈与金蝉子道友是何关系?”

  “我乃天地四大混沌神猴之首,六耳猕猴。那金蝉子为先天五虫之一,六翅金蝉。我们不入周天五行之列,自化形之日起便相交莫逆,故而能识得你体内残存的蝉蜕气息。”六耳猕猴解释道。

  殷少冲心中一惊,果然是六耳猕猴,只不过他没有想到金蝉子竟是先天五虫之一。

  殷少冲答道:“金蝉子道友为救我性命,曾为我服下一枚丹药。服完丹药后当夜,我浑身燥热难耐,渐渐失去意识,早晨时醒来竟然发现旁边还有一个自己,最后细细分析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从原体内蜕变而出。”

  “哈哈哈,好造化,好造化。”六耳猕猴拍手大笑。

  “前辈为何大笑?”

  “天下大能苦寻的蝉蜕之法,竟然让你小小天兵得到。”

  “前辈所说是何,晚辈不懂。”

  “你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一样吗?

  金蝉子作为先天五虫,每十万年蝉蜕一次,每蝉蜕一次法力更精进一层。

  如果用金蝉子蝉蜕之物作为主药,再辅以其他天材地宝,可以炼做一枚蝉蜕丹。

  蝉蜕丹有化后天为先天的功效,你此刻已经是先天道体。

  这是先天神灵才有道体,哈哈哈,哈哈哈,以后你修道必然一日千里,真是好机缘、好机缘。”六耳猕猴解释道。

  “只是我明日就会被处以极刑,这先天道体与我又有何用。”殷少冲露出愁容。

  “不怕不怕,几万了,这玉帝给我封印早已松动,明日我必助你逃脱。”

  “前辈,封印竟然松动了,您为何不离去?”殷少冲疑惑问道。

  “你看到蛤蟆精了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也是玉帝的分身。如果我破印而出,他必然阻我。况且,我在这天庭还有事情要办。”

  “这,那晚辈多谢前辈。”殷少冲向六耳猕猴施了一个大礼。

  六耳猕猴很满意殷少冲的表现,点了点头,又问道:“你褪下来的那具身体,现在何处?”

  “晚辈原本用储物袋存放,但是在被抓的那晚,不知丢到了何处。”

  “可惜,可惜,你那蝉蜕之物,可是制作分身的良好材料。”六耳猕猴一脸惋惜。

  忽然六耳猕猴脸色微变,说道:“那只癞蛤蟆醒了。”

  六耳猕猴刚完,殷少冲一下子陷入了漩涡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