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探索,解密!

明天下 孑与2 2956 2019.09.21 09:00

  第二十三章探索,解密!

  刘宗敏身高足足有一米八,看他一身强悍的腱子肉,体重估计也有一百八,这样的人会是李洪基麾下著名的骑兵将领?不怕把马压死?

  云昭的自己都不知道脑子里的在想什么,总之,混乱的一塌糊涂。

  炼铁是一件非常枯燥的事情,周而复始的让人厌烦。

  炼出来的明明是烂面包一样的地条钢,福伯跟云杨两个却非常的欢喜。

  云昭用小锤子轻轻一敲,地条钢就刷刷的往下掉皮,皮掉了,里面也不是纯粹的铁,到处是洞,跟马蜂窝一样。

  傻子都知道这东西不能锻造钢刀!

  刘宗敏用发黄的破布擦一下汗水道:“再来两遍,损耗掉一半,就剩下纯铁了。”

  云昭看着刘宗敏道:“书上说,要用焦炭,纯铁并不能打出钢刀来。”

  刘宗敏大笑道:“还是一个懂行的,小相公是读书人?怪不得人家常说书生不出门便知天下事。”

  刘宗敏说话很好听,至少,让云昭听起来很舒服。

  不过,这家伙还是不肯说自己的干活方式,看样子是一个谨慎的人。

  一上午,云昭没有读书,也没有干活,就这样守在这个简陋的铁匠铺子里看刘宗敏冶铁。

  他说的没错,少年们收集的铁砂,进了炉子之后,被大火一吹,就不剩下多少东西了,不过,云杨这些人还是很兴奋,不断地将铁砂送来,一个个疲惫不堪。

  事实也是如此,如果等炉子的温度降下来了,刘宗敏就不肯冶铁了。

  炼制地条钢对云昭来说不稀奇,甚至有些鄙视,因为他在很久以前就参与过关闭污染企业的活动,一个年产十万吨的企业,说停就停了,理由是污染严重,产能低下!

  现在,云昭很希望那家企业在大明复活……

  福伯一上午也哪里没去,就蹲在那个大柳树桩子上看刘宗敏冶铁,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似乎非常欣赏刘宗敏的作品。

  云昭很失望……福伯没有突然暴起一刀砍下刘宗敏的人头,刘宗敏也没有化身神魔,一把将福伯攥死,他们甚至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

  直到太阳偏西,云昭也没有看到自己真正想看的事情,见春春在远处招手,就从板凳上站起来,回家吃饭。

  大明朝的人总是很克己,忙的时候四顿饭,农忙结束了就只吃两顿饭……

  想想也是啊,在禾苗成长的日子里,也是农夫们最难熬的日子,青黄不接就在眼前。

  高个子家丁的脑门撞在厨房低矮的门楣上,他连喊痛这种无聊的事情都不做,抓着饭碗的手将饭碗抓的更加牢靠。

  矮胖的那个家丁,坐在门槛上,手里端着一大碗稠粥,瞅着厨娘肥硕的屁股忘记了吃饭。

  秦婆婆……

  算了,云昭准备放弃在自家寻找武功盖世的家伙,他发现,如果真正的可以杀人于无形的高手是这些人的模样,那也太贱了。

  大白鹅扑了过来,云昭给了大白鹅当胸一脚,那只终于意识到云昭是主人,准备过来亲近一下他的大白鹅就被踹跑了。

  “再有三天,你就该去学堂了。”

  云娘一上午都没有见到儿子,觉得他有些不务正业。

  “农忙啊……”

  云昭说了三个字见母亲目光凌厉,也就不说下面的话了,他相信,只要他敢说出来,母亲就有一万句恶毒的话在等着他。

  酸汤面一如既往地好吃。

  “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云昭吃了一口面条,还是忍不住问出来了。

  云娘怜惜的摸摸儿子的后脑勺道:“可怜的,这些事情原本该是你爹跟你讲的,娘的性子软,说不来你爷爷的丰功伟绩。”

  “那就让福伯讲。”

  “福伯从不说以前的事情,谁问都不说,只说每日里能吃上饭就是好日子。

  不说也好,我儿好好读书,将来考状元!”

  “你们都说天下就要大乱了,我考谁家的状元?”

  “天下乱了,总有不乱的时候,到时候,我儿长大了,书念好了,天下也太平了,正好考状元。”

  “要是鞑子坐了江山我也考鞑子的状元?”

  云娘笑了,摸摸云昭的脑袋道:“鞑子都不认识字,怎么坐江山呢?再说了,他们人少,来中原抢点东西回去有可能,坐江山的事情终究是我汉家儿郎的。”

  云昭连连点头,虽然在他的认知中,终究是鞑子坐了江山,他还是觉得母亲说的很有道理,坐江山应该是汉家儿郎的事情。

  “我以后要是坐了江山怎么办?”

  “怎么办?我儿坐了江山,娘就是皇太后!不知谁家的俊闺女有福气做皇后?

  娘以后要好好的替我儿挑一个。”

  说完之后,母子两对视一笑,继而哈哈大笑起来,最后滚作一团,被母亲压着狂殴了一顿,这才消解掉这个玩笑话带来的冲击,重新好好吃饭。

  由于跟母亲开了一个有趣的玩笑,云昭下午一点都不困倦,他只想着出去玩,至于读书,没人逼一下的话,他是绝对不想的。

  春日里的小沟渠里有一些长得快要透明的小鱼,这些小鱼游得很快,只能按照它们倒影在水中的倒影捕捉,这是一个技术活。

  云昭抓了好久,才抓到一条,在溪水边淘弄铁砂的云卷见云昭抓的狼狈,走过来三两下就给云昭抓了七八条小鱼,放在云昭拿来的钵盂里面。

  “这种鱼养不活的,以前我养过,总想养大了给弟弟吃,结果,最多两天就死了。”

  云昭瞅着小鱼道:“本身就养不大,我就想丢接雨瓮里,看看。”

  云卷摊摊手道:“也就你有这个心思,告诉你啊,糜子就要吃完了,我们要干活养活自己。”

  “过几天跟我走一遭玉山,我想去看看你找到磁石的地方。”

  云卷直起腰瞅着高耸入云的玉山道:“那里的山路不好走,近处的黄精被人挖光了,我有一次走的很远,还碰见了一头豹子,很危险。”

  云昭道:“我们一群人去!”

  “那就要多等几天,等我们有了家伙再去。”

  云昭点点头,算是把这件事定下了。

  总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干,否则光是云氏大宅里的诡异气氛就让云昭睡不好觉。

  虽然所有的人似乎都对他抱有善意,可是,未知本身就是一种大恐惧。

  这也是成年人的思维占据孩子身体之后留下的严重后遗症。

  多疑,善变的成年人就没法子好好地当一个小孩子!

  很多时候,成年人的安全感来自于自身,而孩子的安全感来自于父亲,母亲。

  这两者有很大的区别。

  抱着钵盂回家的时候,云昭又去了铁匠铺子,不得不说,刘宗敏这个时候还是一个勤劳的劳动者。

  从早到晚一直在冶铁,这才多长时间,地上已经摞了很多生铁。

  “人家要等到晚上才开始炼钢呢。”

  福伯带着云昭回家的时候回头看了刘宗敏一眼,对云昭道。

  “他不是要当强盗么?怎么还担心别人知道他的秘方?”

  “当强盗也不妨碍他保密自己的吃饭手艺。”

  “哦,那就是说,这家伙还是胸无大志!”

  “怎么说?”

  “先生说,狮子搏兔也将用尽全力,如此才有收获,他这样三心二意的不好好当铁匠,也不愿意好好当贼寇,是没有前途的。”

  “嗯,少爷说的有理,以后要好好读书,莫要像刘宗敏最后成一个什么都不顶的废材。”

  “您不杀他了?”

  云福笑道:“瞎说的,哪里能随随便便就杀人。”

  云福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体很放松,没有紧张感,也没有别的身体语言,看样子,他真的放弃杀刘宗敏了。

  也是,如果刘宗敏现在死掉,将来还怎么在北京用严刑拷问那些不愿意出钱帮崇祯皇帝打仗的豪门勋贵呢。

  感觉到历史再一次走上了正确的道路,云昭有些失望,也有些窃喜。

  所以他走遍了云氏大院,努力寻找了武库的所在地,很可惜,身为云氏大少爷,这个家对他没有禁地,如此才让云昭失望。

  因为他走遍了云氏大院所有的屋子,就连茅厕都没有放过,武库依旧杳无踪迹。

  云氏的金库就是母亲的卧房,这间屋子与云昭的屋子是相连的,撩起门帘就能进去。

  母亲的屋子里有一张床,有七八个大箱子,床上铺着灰绿相间的粗布床单,还有一个高的能把人脖颈折断的枕头,床里面是母亲的铺盖,一样是粗布制作,谈不到美感。

  两把椅子夹着一个圆桌孤零零的摆在屋子中间,上面只有一个青瓷茶壶跟一个青瓷杯子,两者都有些旧,一个新一点的茶杯摆在架子上,似乎很久都没有用过。

  上一次看的银元宝就是从左边第一个箱子里取出来的,所以,云昭没有打开箱子看,武器不可能摆在这里,云昭非常的肯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