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我的土豆在哪里?

明天下 孑与2 2503 2019.09.27 09:05

  第三十六章我的土豆在哪里?

  

   “您跟婶子努努力,给我生一个弟弟不难吧?”

  云昭一想起自己成了众矢之的,就害怕的厉害。

  “你婶子到死都想生一个男娃。”

  “啊?婶子没了?”

  “是啊,可怜的女人,生了三个女娃,活了一个……”

  “再娶……啊——”

  云昭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体就被踹进了花坛。

  花坛里的月季开的正艳,枝干上的硬刺正是锋利的时候,云昭被福伯笑咪咪的从花坛里捞出来,拔干净了刺就在云昭的屁股上拍一巴掌道:“好样的!再这么下去,你六叔就真的把你当亲儿子对待了。

  早就告诉过大娘子,在阴族这件事上不用操心,只要你跟你六叔处的好,到底是血亲,到时候什么都是你的,她总是不听!”

   云昭笑道:“我是真的喜欢六叔。”

  福伯瞅着云昭哈哈大笑道:“对,就是这个样子,就是这个样子,你比你爹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我真的很喜欢六叔!”

  福伯笑的更加厉害了,一双总是眯缝着的眼睛却更加的有神。

  徐先生今天兴致很高,教授完孩子们学问之后,就站在长条案子上随手画了一幅佛陀图。

  云昭不认识这位佛陀,就问徐先生,徐先生却说这不是佛陀,是他吸取了佛陀壁画的绘画方式绘制的一个先贤。

  “这位先贤是谁?孔夫子?不像啊。”云昭同样不认识这位先贤,至少,脑袋上沟壑丛生的先贤不像是一个人的模样,如果人的脑袋要是长成这个模样,恐怕很难被称之为一个人。

  “不是孔夫子,也不是老庄,更不是颜回,是我心中的先贤模样……”

  徐先生有些伤感。

  “为什么要绘制这样一位先贤呢?”

  “我很希望能有这样一位先贤可以解开我心中的疑惑,可以解救即将到来的乱世。

  你先生我本来就是横渠先生门徒,我们少年之时曾经发下宏愿,要为这天地立心,要为这生民立命,要为往圣继绝学,要为万世开太平……三十年过去了,我一样都没有做到,还要眼看着大厦将倾,生灵涂炭……却无能为力。”

  云昭沉默片刻,将这幅画卷起来抱在怀里道:“这幅画送给学生吧!”

  “你最近的课业并不好!”

  “是因为我无心课业!”

  “为何会无心课业?”

  “因为先要求活啊……先生。”

  “野猪精告诉你说将来日子如此艰难吗?”

  “没人能逃脱……会死一半人啊。”

  徐先生沉默良久,叹口气道:“朱明完毕之后,谁能雄才大略经营天下?”

  云昭苦笑道:“很可能是最糟糕的结局中的最糟糕的结局。”

  “哦,那就是流寇坐了天下……好吧,这幅画归你了。”

  云昭不明白先生为什么说流寇坐天下才是最糟糕的结局,不过,他马上就醒悟过来了,在先生的选择中,从来就没有努尔哈赤那一大家子这个选项。

  他以为天下大乱已经是恐怖的,朱明江山轰然倒塌已经是他能想象的极致,以为生灵涂炭是世上最可怕的事情,以为类似朱元璋一类的实权派人物登基,文人又会迎来一场浩劫……这就是他眼睛所能看到,胸中所能幻想的极致。

  一阵剧痛从屁股上传来,云昭小小的身子在空中飞翔了一段屁股就落在地上,在黄土地上摩擦了足足有三尺的距离。

  “对敌的时候你居然敢走神?”

  云猛叔叔那张难看的国字脸出现在云昭面前,当然,他又被人提起来了。

  云杨快要被背上的青砖压死了,大喊着要用双臂撑起身体,云卷的一条腿被高高的吊起,裤裆已经被扯破,雀雀无力地耷拉在一边,他必须用这条腿把绳子另一边的青砖扯起来才能舒坦一些。

  云舒,云树还在继续奔跑,至于别的兄弟……也各有各的惨状。

  福伯训练的时候,大家还能撒娇,偷懒,强盗叔叔开始接手训练了……没人有好日子过,回家告诉爹娘,爹娘敢多说一句话,强盗叔叔连爹娘都打……

  云昭已经很久没有流过泪了,虽然他的心智已经成熟了,他的身体依旧幼小,哭泣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理智能控制的,是本能控制的。

  所以,疼痛的时候,他的眼泪就忍不住下掉。

  然后,疼痛又会加剧,因为土匪强盗根本就没有人性!!!

  关中地的炎热一直在继续,山坡上种植的谷子跟糜子的出苗率很低,只有水田里的禾苗依旧如故,今年秋粮的收成不会太好已经成了定论。

  所以,云氏庄子口上的石墙又被母亲下令加高了一丈,同时给庄子的里的乡民下令,今年,不粜粮,所有的粮食由云氏大房收购。

  不论收多少粮食,云氏的粮库依旧是空的,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哪怕福伯把原本属于钱家的粮食全部运回来,粮库依旧空空荡荡的。

  云氏在长安的几个粮店掌柜来到了家里,母亲在中庭见了他们,不论这些人如何哀求,母亲依旧没有将粮食拿出来售卖的意思。

  “夏粮这才收割完毕,一担粮食的价钱就已经三两银子了。”

  吃饭的时候,云娘看一眼儿子当着家里姐妹们的面就哀叹一声。

  “大娘,价钱高为什么不卖呢?”

  个子高挑的云霞小心的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价钱高?到了明年价钱会更高!到时候一担粮食可以换两个你这样的丫头!”

  云霞立刻低下头,看样子很怕大娘把她卖掉。

  云昭瞅瞅战战兢兢的姐妹们,最后决定端着饭碗去外边吃,这里太压抑了。

   跟云猛,云福在一起吃饭就快活的多,至少听他们谈话,云昭心中就充满了希望。

  “彭和尚现在知道吃亏了,以为我们家只要粮食跟牲口就是让他占便宜的,现在,嘿嘿……想从爷爷这里买粮食,多少钱都不卖,让他抱着一堆金银饿的快死的时候,爷爷到时候去捡银子。”

  “你要小心彭和尚狗急跳墙!”

  “跳啊,就等着他跳呢,官府如今盯死了渭南原,就想从渭南原弄粮食呢,这个时候跳出来,官府正好拿他开刀。

  咱们家现在全是种地的百姓,没有强盗,大娘子甚至把今年的赋税都要缴掉,一个云家庄子几千亩地,又有祖上功名在,能缴多少?”

  福伯笑着放下碗饭道:“周边村寨的余粮都进我们家了吧?”

  云猛笑道:“能收的都收进来了,寨子里这些年积存的金银被我花用的没几个了。”

  云福点点头道:“要那些东西干什么?积攒的多了,会引来军户所的觊觎,只有粮食,才是这乱世里的立身之本!”

  云昭吃着饭听两位长辈说话,很是兴奋,放下饭碗道:“我们应该存更多的粮食。”

  云猛抬手揉揉云昭的圆脑袋道:“这可是谁都知道的道理,不用你多说。”

  云昭笑道:“以后我们种玉米跟土豆好不好?”

  云福皱眉道:“玉米?土豆?没听说过!小孩子莫要胡说八道,糜子跟谷子虽然被旱的厉害,终究还是有点收成的,你说的这两样东西福伯我种了一辈子的地都没有听说过。”

  云昭听福伯这样说,也就微微一笑,黄土地上很适合种这两样东西,尤其是土豆,只要找到种子,云昭就觉得饥荒问题可能会被大大的缓解。

  他记得很是清楚,这两样东西就是在这个时候传入中国的,如何会找不到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