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山贼的温柔

明天下 孑与2 2676 2019.09.26 09:00

  第三十三章山贼的温柔

  云猛地相貌很像一个强盗,行为也很像一个强盗,只是做派不像。

  他能下地割麦子,能赶牛车,能种地,能打铁,甚至还会一点木匠活计。

  还喜欢端着盆子吃面,喜欢喝劣质的白酒,对自家的嫂嫂充满了敬意,对侄儿疼爱有加。

  如果他不说杀人一类的话,他就是一个朴实的农夫,一个在大家族里受人欺负的农夫。

  听他们的谈话,云昭脑海中总能将刚才端着盆子吃面的叔叔放进他杀人的场面里。

  只要一想到叔叔端着盆吃面,一边看着泼在温泉水里的人逐渐变成白骨,云昭就有些不寒而栗。

  这样的场面无疑是违背常理的,可是,云昭在颤抖之余,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期望。

  天亮的时候,强盗叔叔早早起来了,眼瞅着母亲跟使唤大牲口一样的使唤强盗叔叔,云昭就有点害怕。

  他以前害怕刘宗敏,而刘宗敏都要抱拳称呼一声云爷的人,被母亲一根手指指挥的东跑西颠,云昭就更加的害怕了。

  “现在我是家主!”

  云娘抱着一杯热茶支使云猛去碾场后,自己就坐在阴凉处歇息。

  “娘,你就不怕他把你塞进野猪汤里泡三天三夜的温泉?这事他干过!”

  “不用泡温泉那么麻烦,有本事他一把捏死我!既然不敢,那就给我乖乖的干活。”

  云娘喝了一口茶,气焰更加的嚣张。

  “娘,你说强盗叔叔干嘛这么低声下气的受您支使?”

  “哼,还能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山上的几个闺女大了,想要送到庄子上让我养!

  “咦?月牙山上没吃的?”

  “吃的倒不缺,可是呢,好好地闺女家在强盗窝长大,哪一个好人家敢娶?

  莫说好人家,就连强盗都不肯娶强盗窝里的女人。

  一想到家里就要多几个败坏门风的闺女要来,我这肚子里的气就没法子消散。

  他云猛地闺女送过来也就罢了,他兄长的闺女送来我也认了,说到底是血亲,门牙打掉娘也认了,凭什么把另外几个盗匪头目的闺女也送来?

  月牙山就生不出男娃,净生闺女,这就是老天开眼的结果!”

  云娘越说越气,胸脯起伏不定,端着茶碗的手都在抖动,看来云氏这一次真的做出了老大的牺牲!!!

  谷场上,一头漂亮高大的骡子正拖着碌碡在铺满麦子的谷场上转圈。

  高大彪悍的云猛挥舞着长鞭,将这头骡子指挥的服服帖帖,碾场的时候自然是太阳越毒越好。

  蹲在树荫下的云昭居然从普通的农活里,看出一股子美意来。

  这都是受了徐先生美学教育的影响。

  一个强悍的父亲,一个没事干就以杀人为乐的强盗头子,为了自己的闺女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将来好嫁给一个好儿郎,不惜低眉臊眼的任人驱使,就这一份父爱,在关中这片重男轻女的土地上绝对是难得一见。

  场子碾完了,大牲口去了树荫底下喝水休息,云猛这个大牲口却没法子休息,还要拿着木叉把麦秸上的麦粒抖搂干净然后挑走,再用木锨把带着谷壳的麦子归拢到一起,只要谷场上有点风,就要抓紧扬麦子,麦壳被风带走,黄褐色的麦粒就沉甸甸的落在地上。

  等风的功夫,云昭抱来了水罐子,云猛拿起来就咕咚咕咚的喝,这一刻,他就是一个技艺娴熟的农夫。

  “来家里的是我妹子还是姐姐?”

  云猛冲着云昭温柔地笑了一下道:“姐姐妹妹都有。”

  “我娘说血亲也就算了,干嘛要把不相干的人也送来?”

  听云昭这样说,云猛原本温柔地笑意立刻就不见了,一双虎目睁的老大,看着云昭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道:“来的都是你的血亲姐妹!”

  云昭点点头道:“自由自在的在山里过活不好么?干嘛送来让我娘虐待?”

  云昭说着话就撩起褂子,把后背对这云猛道:“你看看我背后的这个巴掌印子,就是我赖床的下场。”

  云猛瞅着云昭背上的朱砂掌印痕,脸上的凶恶模样逐渐散去了,帮云昭拉好褂子低声道:“闺女们在山上长野了,该学学规矩,你娘是大家闺秀,我云氏几代人集福才娶回来的一个先人。

  只要是为闺女好,受些罪是该的。”

  云昭听了云猛地话,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他终于确定,云猛这种草莽野人,对于大家闺秀可能有什么误解。

  云昭从来不认为自己母亲是大家闺秀,至少,敢用木叉驱赶野猪的大家闺秀历史上没有记载。

  就他跟母亲相处的经验来看,母亲绝对是一个自私,小气,记仇,且容易迁怒他人的人,无论如何与大家闺秀没有半点联系。

  “西安秦氏出来的闺女,贤良淑德样样都是极好的,你母亲还是秦氏长房大女,你爹爹当年娶回你母亲的时候,偌大的西安城都乱套了。

  人人都以为你母亲一定会嫁进秦王府当王妃,最少也会嫁给城里的某一个名家少年。

  没想到你娘偏偏嫁给了你爹这个土财主,光陪嫁就有一百抬,当时也不知羡慕死了多少人。”

  云昭惊讶的嘴巴都合不上了,第一次听说母亲还有这样光辉的往事。

  “所以,你们就心甘情愿的把我的姐姐妹妹们送来?就不怕被我娘打死?”

  云猛扶着木叉斜着眼瞅着湛蓝的天空嘿嘿笑道:“打死?不至于,你是男娃,你父亲又去世了,你母亲又当娘又当爹的,对你自然严厉些。

  女娃们进了家门,被你母亲逼着学点规矩是好事,学不好挨打也是好事,以你母亲的出身,学识,做不出什么恶毒的事情来。”

  说着话,头顶的树梢被风吹得哗啦啦作响,云猛立刻走进了太阳地里,又开始扬麦子,最饱满的麦粒落在脚下,干瘪的麦子落在稍远处,至于麦壳,被风带出去老远。

  云昭一脚就踹在大白鹅的脖子上,大白鹅嘎嘎的惨叫两声就挥舞着翅膀摇晃着逃跑了。

  被大白鹅欺负的那只老黄狗感激的看看云昭,绕着他的小腿转了一圈,又趴在门槛上。

  徐先生袒胸露腹躺在竹床上鼾声如雷,蒲扇掉在地上也不自知。

  云昭喝了一杯先生的凉茶,喝第二杯的时候先生醒来了,夹手夺过茶杯,牛饮一通之后,用手帕擦拭一下满脑袋的汗水懒洋洋的对云昭道:“农忙时节你就没有别的事忙吗?”

  云昭道:“地里的麦子被人连夜收割中,地里掉的麦穗有人帮我捡,谷场上有我叔叔跟七八个家丁在碾场,装麦子什么的我又帮不上忙,就来看看先生。”

  徐先生起身将脑袋浸在凉水中,舒坦的打了一个哆嗦,然后把脑袋从水盆里拔出来,任由凉水顺着脖颈流下,挥舞两下手臂大呼道:“舒坦!”

  “云氏的阴族是强盗这事,您是不是知道?”云昭斜着眼睛看毫无形象的先生。

  徐先生冷笑一声道:“月牙山的盗匪摧山虎传说姓云,汤峪的盗匪花名一只耳的那个似乎姓钱。

  这一带最大的地主一个姓云,一个姓钱,想要找出里面的联系,只要用点心思不难猜出来。

  以前的时候你们两家还知道遮掩,现在,天下大乱了,你们这些人也遮掩这种事情都懒得做。

  在关中剿匪,首先就要明法,铲除你们这些劣绅,断了盗匪的供应,然后再决定要不要清缴山贼。

  免得朝廷大军来的时候,这里只有良民不见盗匪,大军走后这里依旧盗贼如麻。”

  云昭笑道:“您觉得官府还有能力彻底的铲除盗贼么?”

  徐先生瞅着云昭黑白分明的眼睛道:“根基烂了,容易腐烂,剜掉一块腐肉,又有肉烂生,剜来剜去,最后只剩下白骨,终究还是死路一条。

  云彘,这是一个适合你们这些喜食腐肉者的天国,更是一个仓充鼠雀喜,草尽兔狐悲的世界,你若是还有良心,千万莫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