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战争!与大白鹅的战争! (各种求)

明天下 孑与2 2759 2019.09.12 09:05

  第六章战争!与大白鹅的战争!

  关中人从军,目的就是要搏一个马上封侯,这是从秦时就有的习惯。

  在长江以南,大家族一般对武事不是很看重,甚至有些鄙视。

  在关中地从来就不是这样的,厚重的黄土高原养育不少博学鸿儒,但是,却养育了更多的悍将。

  尤其是秦汉唐时期,老秦人的勇武曾经给了大汉族莫大的安全保障,即便是到了宋,秦军依旧是这片土地上最彪悍的存在。

  也就是在这样一片民风彪悍的土地上,才诞生了,白起,王翦,马援,班超,杨素,李靖,郭子仪等数不胜数的名将。

  而大明朝的榆林镇为天下雄镇,兵最精,将才最多,然其地最瘠,饷又最乏,乃慕义殉忠,志不少挫,无一屈身贼庭,其忠烈又为天下最。

  以上的话都是一些历史总结,对云昭来说,世界远没有史书上的说的那么光辉,那么伟大,那么质朴!

  即便是身为一个被母亲养在深宅中的地主家的傻儿子,他也早就听管家吓唬过他无数次。

  “少爷啊,可不敢你出门,刀客会把你抓去卖钱!”

  “少爷啊,可不敢乱跑,乞丐会把你抓你卖钱!”

  “少爷啊,可不敢再去秃山上玩耍了,山大王会把你拉去绑了,问大娘子勒索钱财!”

  这样的话说的多了,云昭自然就认为,关中大地上如今已然是盗匪横行的场面。

  吓阻云昭不敢出门的另一个原因是他的记忆……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时候,李洪基,张秉忠这些人大抵上已经开始造反了,这对他来说是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事情了。

  所以,他不敢出云氏庄子,至少,在没有学成武艺之前是不敢出庄子的。

  武艺对别的地方的人来说可有可无,对关中百姓来说,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技能。

  在关中这片买菜,买肉都能酿出人命案子的地方,不会武艺很吃亏!

  当然,现在,他连内宅门都不敢出。

  阻拦他出内宅门的不是母亲,不是管家,也不是牙齿都掉光的秦婆婆,更不是母亲给他找的两个还在流鼻涕的小丫鬟,纯粹是母亲当做宝贝看的两只大白鹅!

  关中人活得艰难,寡妇活得更加艰难,寡妇养狗是大忌,可是宅中也需要看家护院的东西,于是,性情彪悍,勇往直前的大白鹅就成了首选!

  别人家的大白鹅一般养上两三年就会进肚子,或者卖掉,只有云昭家的大白鹅已经整整活了五年!

  父亲去世的时候,母亲从云氏庄子里挑选出来了七只最彪悍的大白鹅看家,五年中,已经有五只实力稍微弱小一些的大白鹅被母亲给炖了,剩下的两只大白鹅,完全彪悍的不像是两只家禽。

  据秦婆婆说,家里的这两只大白鹅比土狗还要厉害些!

  云昭蹲在门槛里面,双手抱着下巴郁闷的瞅着门外,在他身后同样蹲着两只小姑娘,衣衫倒是很整齐,就是总有鼻涕挂在鼻子下面。

  乡下闺女是彪悍的,哪里有怕大白鹅这种家禽的道理,可是,云春,云花这两个丫头在吃过大白鹅的苦头之后,就跟云昭一样不敢出门了。

  “春春,你往西门跑,花花往东门跑,这一次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云昭放缓了语气,慢慢的诱导两个小丫鬟。

  乡下小丫头傻是傻了些,却并不蠢,两个同姓小丫鬟同时把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

  养了五年的大白鹅足足有二十斤重,翅膀呼扇开来足足有八尺,脑门上的红顶子早就变成了紫黑色跟狮子头一般厚重,上一次,云春就是被大白鹅一翅膀拍倒的,还被大白鹅踩在身下,头发啄的凌乱,大白鹅走了之后才发现,她的新衣裳上还被大白鹅拉了一泡屎,为此,心疼新衣裳的云春嚎哭了一个多时辰。

  此时此地,这两个还没有养成奴隶自觉的小丫鬟绝对不会给自家主子当炮灰的。

  吃饱了肚子,又换了新襕衫,还绾了头发插了牛角簪子的徐元寿就站在二道门外,背着手看困在内宅的云昭,一言不发,且神情冷冷的。

  今天是云昭就学的第一天,他做好了开学的准备,却没有帮助云昭脱离困境的意思。

  不仅仅如此,他甚至阻止云娘,管家,以及秦婆婆要帮助云昭的行为。

  “连两只鹅都对付不了的孩童,说什么妖孽!妖孽如果个个如此,这天下早就太平了。”

  此话一出,云娘等人就迅速离开了。

  大白鹅咬人很痛,却绝对不会致命,这也是云娘她们狠心离开的原因。

  在这之前,云昭已经用了很多法子,根本就没办法将两只守在门口,门神一般的大白鹅引走,不论是丢糕点,还是丢别的东西。

  即便是从后窗翻出去,那两只该死的大白鹅早就伸长了脖子在窗下等他!

  徐元寿抬头瞅瞅已经升高一丈的太阳,脸上已经有了不耐烦的模样。

  “一柱香之后,如果你还没有脱困,今天就不用就学了,如果三天之内,你没有按时来到书房,以后就不用来了。”

  徐元寿冲着云昭高声喊了一句转身就走,走了三五步之后又回头道:“束脩自然是不退的!”

  云昭在心中测算了自己的武力值,发现跟一只大白鹅比起来都不如,更不要说两只了。

  别人家的六岁孩童缺少吃食,最多只有二三十斤重,比如他身后的两个小丫鬟,更是瘦的跟芦柴棒一般。

  云昭被母亲当猪养,足足有两个丫鬟的体重,即便是如此,也不过四十来斤,在体重上对两只大白鹅来说毫无优势,估计经不起大白鹅一扑。

  蹲在门槛里不是一个办法。

  如果云昭是普通孩子,哭闹一番也就过去了。

  问题是如今的云娘需要一个超凡脱俗的孩子来支撑云氏大房的门面,如果妥协,天知道母亲会有多失望。

  云昭叹口气,站起身,对两个蠢丫鬟道:“待在屋子里别出去!”

  说完话,就顶一床被子包着脑袋在两个小丫鬟惊恐的目光中离开了门槛。

  根本就没有例外!

  事情跟云昭想的一模一样,他刚刚出门,两只该死的大白鹅就一左一右的扑了上来……

  两只小丫鬟开始大哭……

  云昭抱着脑袋不论大白鹅如何虐待他,依旧坚定的一步步向大门口挪动,不叫喊,也不哭泣!

  鲁迅说,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对云昭来说,大白鹅啄在腿上的第一口痛彻心扉,第二口依旧让人发狂,第三口,第四口之后也就麻木了。

  棉被如果把身子包裹的严实就没法子好好走路,而大白鹅总能找到目标对云昭施加伤害。

  被大白鹅扑倒了,云昭就爬起来,几次三番之后,他终于摸索到了内宅的大门。

  出了门,大白鹅就悻悻的停下了追击的脚步。

  徐元寿并没有走远,枯瘦修长的身材站在落了树叶的槐树下两者一样的落魄。

  “某家以为你会强令两个丫鬟护送你出来!”

  徐元寿呲着发黄的牙齿如同恶鬼一般的道。

  云昭的双腿抖动的厉害,大白鹅施加在她身上的伤害主要就在两条腿上,他强忍着要用力搓腿的冲动将棉被放在石桌上拱手道:“这种事怎么能让女人来?”

  徐元寿无声的笑了,笑了良久才道:“记住你的这句话,男子汉大丈夫的本质就是担当!

  无担当,算不得男人!

  走吧,这一次做的一般,不奖,不罚!”

  云昭疵牙咧嘴的用力揉搓着小腿,一边怒道:“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

  徐元寿背着手笑道:“实力不济的时候就要做好挨打的准备,你选择承受痛苦,这是对的,有时候啊,痛苦是逃不掉的,既然逃不掉,那就要做好保护,让自身保存最大的实力,以待东山再起。

  某家如果在你的处境,我会选择裹着棉被滚出来!”

  云昭怒道:“太难看!”

  徐元寿探手摸着云昭圆圆的脑袋瓜子道:“逃跑的过程不重要,结果最重要!

  这些话你现在还无法领悟,不过呢,你要记住,以后会明白的。”

  说完话就瞅了一眼云昭故意露出来满是淤青痕迹的小腿,若无其事是的牵着云昭去了书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