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这就成官员了?

明天下 孑与2 2705 2019.10.16 09:05

  第七十四章这就成官员了?

  

   来到大明世界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拿出巨量的精力来让别人明白自己做事情的合理性。

  包括对洪承畴这个官员也是一样的。

  灾荒严重的时候,能让人活下去就是最大的功德,至于伤害什么个人自尊心之类的东西,可以完全不顾。

  只要核心目标对了,其余的都不用太过计较。

  就算明知道云氏买这些孩子将来是要从这些孩子身上要收益的,洪承畴也无话可说。

  毕竟,人要先活下来才能顾及其他。

  “你只看到城外的百姓卖子求生,为何就不问问城里人该如何求活呢?”

  “那是你们这些官老爷的事情,与我这个小民何干?”

  洪承畴清清嗓子道:“你云氏粮店原本是西安城中第二大的粮行,是西安百姓买卖粮食的重要场所。可是呢,自从去年八月后,云氏粮店就再也没有向外售卖过一斤粮食。

  小野猪,你怎么说?”

  云昭摊摊胖手道:“八月的时候粮价已经攀升到一担粮三两七分银子了,云氏不敢囤积居奇,所以干脆低价售卖了粮店里的粮食,改做炊饼羊汤,调料买卖了。”

  说完话,指指面前高大的石墙道:“您也看见了,这个时候,云氏不求赚钱,只求自保。”

  洪承畴仰着头看看云氏高大的石墙,跟着叹了一口气道:“自保,自保,人人自危,人人自保啊!”

  云昭冷笑道:“黄太监被百姓群殴而死,尸体被挂在丹凤门上,这不也是自保吗?“

   洪承畴笑道:“百姓的力量是一把双刃剑,你们这些乡绅小吏用得,官员们就用不得?”

  云昭鄙夷的道:“反正陕西百姓已经被朝廷放弃了,怎么玩都可以是吧?”

  洪承畴摇头道:“谁敢轻易说出放弃二字?只是不得已而为之。

  天寒地冻的,你就不请我进你家喝杯茶?”

  云昭无奈,只好邀请洪承畴去家里坐坐。

  洪承畴此次前来,很有些胆气,至少,敢带着四个随从就出城的大明官员在关中很罕见。

  母亲是女眷,不好见官,所以,只有管家云福垂着手站在云昭身后打发这位高官。

  “直说吧,某家这次出城来的目的是为了筹粮。”

  洪承畴把自己的目的说的很清楚。

  云昭点头道:“猜到了,现在谁手里有粮食,谁就有说话的权力。”

  “你云氏粮店什么时候能够开业售粮?只要一担粮食的价格不高于四两五钱官府就不管。”

  “不论什么样的粮食吗?”

  “不论,哪怕是米糠!”

  云昭哀叹一声,瞅着窗外白雪皑皑的玉山低声道:“六月,这是云氏给大人最大的诚意了。”

  洪承畴无力地将身体靠在椅子背上,同样看着窗外的玉山道:“你云氏是唯一一个给本官一个确切售粮时间的人……可是,城里人恐怕等不到六月夏粮收割。”

  “云氏没有屯粮,这一点应该明白的告诉你。”

  “但是呢,你们也不缺粮是吗?”

  “是的,今年,云氏放弃了秋粮地租!”

  “藏富于民?”

  “一季秋粮富裕不了任何人,只是给乡亲们留下了足够熬过今年的口粮。

  现如今,为了粮食,人的眼珠子都是红的,月牙山的事情大人听说了吗?”

  洪承畴侧身向云昭靠近一下,用饶有趣味的眼神瞅着云昭道:“有多耳闻。”

  云昭叹口气道:“是云氏组织人干的!”

  洪承畴笑着拱手道:“乡绅组织团练剿匪,可敬可佩!”

  云昭苦笑道:“大人进云家庄子,应该在秃山脚下看到了一片新坟,那里埋着十九条人命……”

  “月牙山上的盗匪也灰飞烟灭了。”

  “同时灰飞烟灭的还有好大一批粮食……”

  洪承畴轻轻呷一口清茶,用手指敲着桌面道:“月牙山我去看过,大火还没有熄灭。

  既然你云氏在蓝田一县独大,又是县里的粮长,我只问你家要粮食。”

  “这是县令大人的事情,与我云氏无关,云氏今年的夏粮,秋税,已经缴纳齐全,大人不可得寸进尺。”

  “蓝田县令已经被某家斩首示众,目前没有县令!”

  “即便是如此,还有县丞,主簿,典吏同样轮不到云氏出头。”

  “蓝田县县丞已经告老,主簿不知所踪,典吏为刀客所杀,偌大的蓝田县衙门已经形同虚设。”

  “既然如此,上官再派官吏下来就是,我听说候补官一个个等的眼珠子都绿了。”

  洪承畴微微一笑,又喝了一口茶水,还有闲暇品尝了一块云氏特制的糕点,连连点头道:“茶水清冽,大有君子之风,只是这糕点滋味百转千回,这是南方才有的手法,透着一股子风尘味道。

  猪啊,你小小年纪不至于豢养了’扬州瘦马’吧?”

  云昭叹口气道:“你认为我可以当县令?”

  洪承畴仰天大笑道:“有何不可,八岁县令将地方上治理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兵精粮足的将是一场美谈,有何不可?

  某家升官了你知道吗?”

  云昭摇摇头。

  “某家现在是陕西布政使!你云氏世代簪缨,尔祖为大明朝东征西讨,立下赫赫战功,如今,你云氏又有奇葩出生,年仅八岁就有救治关中的良方!

  某家身为布政使喜不自胜,特意找了学政孙成林,以西安府学政之名保举你为南京国子监监生,待年长之后入太学就读,现在,你以监生之名代理蓝田县知县,明正且言顺!

  你意下如何?”

  云昭郁闷的瞅着洪承畴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也就罢了,兵精粮足又是什么道理?

  还有,我哪里来的救治关中的良方?”

  洪承畴慢条斯理的吃着点心,一边悠悠的道:“就你家攻打月牙山抢粮食的劲头,平定蓝田县不成问题,说一句兵精粮足不为过。

  至于救治关中糜烂的良方,你只要把蓝田县弄好,某家自然会帮你弄出一些治国良方出来,这方面不用你操心,你那个先生学富五车的总能把你教出来,长大后自然是一代俊杰。

  现在,关中匪乱四起,不管是谁,只要能平定地方,让地方保持安定,某家就敢上本为他要官。”

  “还可以这样?”云昭听得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

  以他当公务员的经验来看,国家向强盗投降,招安?

  这怎么可能!!!

  悍匪钻深山老林里,都要全民出动加上强悍的武装力量翻遍山上每一棵草都要找出来。

  悍匪最后的下场不是被绑在病床上注射毒药,就是被人用枪把身体打的乱七八糟的,哪里会有这种美事!

  不过,想想历史上洪承畴曾经招安过无数盗匪,也就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地方了。

  毕竟,跟那些贼寇比起来,云氏表面上还是一个历史完美的太平乡绅。

  “我要给你多少粮食?”云昭心惊胆战的问道。

  “五百石粮食,这可不是某家勒索你,捐一个监生就是这个价钱,不信你去问问你老师。”

  云昭继续呆滞的瞅着洪承畴不做声,洪承畴这个时候却显得很悠闲,连吃带喝的一点都不担心云昭不肯答应他的条件。

  果然,不大功夫,钱多多就进来朝洪承畴侧身施礼道:“启禀大人,我家夫人已经将大人所需的五百石粮食准备好了,虽然仓促间没有准备好麦子,不过,糜子,高粱也只有三成!”

  洪承畴掏出手帕擦擦嘴角的点心沫子,指指钱多多对云昭道:“不错的‘扬州瘦马’你是一个有眼光的。”

  出门检点了粮食之后,洪承畴留下了蓝田县知县的委任状,蓝田县大堂正印,南京国子监监生文告,以及三份空白文书,该是县丞,主簿,典吏的文书。

  然后,就以上官的口气告诉云昭,春播之后他会来蓝田县视察,今年春播耽误不得,不许有任何良田被弃耕。

  五百石粮食装了足足六十辆大车,由兴奋地云虎亲自带人押运着直奔长安。

  直到现在,云昭的脑袋依旧是懵的,他无法接受自己从强盗转身官员的迅速变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