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给予的永远都比拿走的多(兄弟们,上三江了求支持。)

明天下 孑与2 2825 2019.10.20 09:00

  第八十章给予的永远都比拿走的多

  云昭此时没有跟这些乡绅们有讲道理的意思。

  在这种大灾荒面前,讲道理只会,拖延减灾自救的时间跟效果。

  民主模式在这样的大事件面前只会坏事情,造成更加恶劣的后果。

  当然,云昭还是使用了一些手段。

  比如,刚开始的时候,蓝田县官府的公告上说明会拿走所有人家的粮食统一分配。

  真正到了执行的时候,云昭只是针对了上户跟中户,对于下户百姓很自然的无视了。

  而上户,中户,也不用拿出家里所有的粮食,只需要缴纳够云昭需要的粮食就可以了。

  于是,云昭按照自己的意愿弄到了自己需要的粮食,这中间并没有多少阻碍。

  云昭很清楚,如果拿走所有百姓的口粮,自己的下场估计不会比被百姓群殴致死的黄太监好多少。

  这种手段,在后世的时候领导们经常用,他们往往会提出一个很高的目标让部下完成,当部下精疲力竭只完成了目标的七成,领导就会非常大度的包揽所有责任,让部下心生感激。

  实际上,部下完成的七成目标,已经高出了领导上级对他的要求。

  这种亏云昭吃了不少。

  有了粮食,云昭便有了号召力……

  农闲的时候,百姓们并不介意留着自家的口粮度饥荒,去外边干活赚一口饭吃。

  再加上蓝田县的小县令已经疯了,这时候违抗这个疯狂的小县令的命令非常的不明智。

  由于任务分解到了四个大户,四个大户又把任务分解到了百十个中户,然后,再由这百十个中户率领县里的自耕农,佃农开始按照云昭的要求自带工具,修建水塘,水渠,制造水车,桔槔,翻车一类的东西。

  洪承畴并没有离开蓝田县,云昭知道他就在蓝田县内,却不知道他身在何方。

  “整个陕西恐怕都找不到汇集在一起得两万担粮食!”

  “如果说以前憾破天的山寨有三千担粮食就已经招来别人觊觎,那么,蓝田县里的两万担粮食无疑如同天上这轮明晃晃的太阳一般耀眼!”

  “有能力来蓝田县抢劫粮食的盗匪,也就商南的圣世王、瓜背王、一翅飞、镇天王这四股土匪。

  由于粮食足足有两万担,这一次,蓝田县将要面对四股土匪合流的势力。

  你做好准备了吗?”

  徐先生这些天一直留在玉山书院的大工地上,听闻云昭的事情之后,就匆忙下山,水都来不及喝一口,就抛出来了一连串的问题。

  啃着锅盔查看水塘修建进度报告的云昭撇撇嘴道:“这不是我该忙的事情,是洪承畴该忙碌的事情。

  蓝田县有两万担粮食的消息恐怕就是他散播出去的,这个人最喜欢毕其功于一役,我想看看他的手段。”

  “莫要大意,一旦粮食出了问题,你云氏将成蓝田县万夫所指的罪人。”

  徐先生见云昭漫不经心的样子,多少有些发急。

  云昭放下手里的文书,给徐先生倒了杯水道:“如果我说之所以烧掉云氏借据,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与天争命,都不是我真正的目的,您怎么想?”

  徐元寿放下刚刚端到嘴边的茶杯正色道:“你在拿蓝田县一县百姓的死活做赌注?”

  云昭摇摇头道:“没办法,需要救助的人太多了,一旦蓝田县开始以工代赈,那么,会立刻吸引别处活不下去的人纷纷挤过来。

  到时候,蓝田县就会人满为患,两万担粮食无论如何都是不够的!

  您可以想一下,偌大的关中都在闹灾荒,现在还是冬日,蓝田县就已经来了五千多灾民。

  等到关中百姓发现春播无望之后,您以为会有多少人挤进似乎有粮食的蓝田县?

  是一万,还是两万?我觉得来十万灾民到蓝田县就食都不稀奇。

  这么多的灾民来到蓝田县。

  就算我把整个蓝田县的粮食搜刮一空,也绝对没办法带着这群人熬到夏粮收割。

  就算夏粮丰收了,一县之地也无法养活这么多的人,要知道仅仅是蓝田县,就有足足四万三千余人需要吃饭。

  我没法子凭空变出粮食来,那只有唯一的法子——抢!”

  徐元寿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准备去抢圣世王、瓜背王、一翅飞、镇天王这种巨寇?”

  云昭无所谓的点点头道:“两万担粮食会把这四家距离我蓝田县最近的巨寇吸引过来,对我们来说是好事!

  他们如果不来,蓝田县永远都活在他们的阴影之下,别想安心过日子。

  既然洪承畴突然成了延绥总督,手里突然有了兵权,他好像还是一个不错的统帅,还有心灭掉这四股盗匪,我为什么就不能有点别的心思呢?

  等这四股土匪被洪承畴缠住的时候,我图谋一下这四个人的老巢有何不可?”

  徐元寿终于喝了放在嘴边很久的那杯水,轻叹道:“太冒险了,你云氏力量攻打一处地方都力量不足,更何况你还要分兵四处。”

  云昭笑道:“老师,您低估了百姓的力量……我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道理告诉我,百姓,才是所有力量的源泉!

  云家的老贼寇们带着蓝田县的这些缺粮的百姓去弄粮食,弄来的粮食除过公用之外,他们自己还能分一些,您觉得会不会有人愿意为了粮食跟盗匪老窝里的财宝冒一次险?

  就算蓝田县本地的百姓不肯,您觉得那些流民愿不愿意呢?”

  徐元寿颤抖着手将空杯子放在桌子上,指着云昭道:“你贼心不改,这是要带着全部蓝田县的人一起做盗匪啊!”

  云昭摇摇头道:“倒是没有这个心思,只是,在这个世道上想要好好活着,不强悍不得活!

  蓝田县日后将会大面积种植新粮食,这个县一定会平安富裕起来的。

  如果连自保的力量都没有,如何保护自己的劳动果实呢?

  在这个该死的乱世里——不奋战者——死!”

  徐元寿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憨厚肥胖的少年良久,才低声道:“你在给你制造你的帝王之基是吗?你没有采取我先夺蜀中,再取汉中,囊括关中的策略是吗?

  你的大本营将会是这座秦岭,我说的对吗?”

  云昭笑道:“老师的策略自然是极好的。”

  徐元寿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喝干之后,依旧觉得嘴巴焦渴的厉害,整整一壶水喝下去之后道:“以后,你应该多给我讲讲你脑袋里那些凭空得来的大道理。

  我想好好地听听。”

  云昭点点头道:“以后吧,有的是时间,现在,先生该跟我一起去看看北乡水库的工地,我听说他们今天要下断水石。”

  离开了书房,云昭又恢复了那个活泼好动的少年人的模样,一会命人砸开冰层,竹竿戳戳水塘,查看一下蓄水的深度,一会询问一下老农,有没有可能在这些水塘里饲养一些杂鱼。

  一会鼓励一下老妇人可以多养一些鸡,一会跟小媳妇探讨一下水塘大规模饲养鸭子的可能性。

  总之,任何跟食物有关的消息,云昭都想通过这种最朴实的传播方式传播给百姓们知晓。

  来到水库工地上,云昭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笑意。

  北乡水库原本就是存在的,上一次修建这座水库的时间还是成祖时期,那时候的成祖皇帝刚刚击败了蒙古人,意气风发的用劫掠蒙古人的收获在国内大肆的修建水库整理水渠等大工程。

  只可惜,北乡水库从开始修建直到成祖皇帝驾崩,也没有建成,只给云昭这个后辈留下了一条厚实的大坝。

  如今,大坝上人声鼎沸,砸夯的号子声此起彼伏,无数的鸡公车在大坝上忙碌……

  徐元寿跟云昭站在高处俯视脚下的北乡水库,眼见劳动场面热烈,徐元寿有些感慨的道:“看这样的场面,总是让人心旌摇动,恨不得参与其中。”

  云昭笑道:“您以后会习惯这样的场面的,现如今,这些人仅仅是因为一口免费的粮食才来工地上的,等他们自发的开始认为,干这些大工程是为了他们自己,您会看到另一派让人热血沸腾的场面。

  那时候的劳动,将会让人心生希望,那样的劳动,将不会消耗人的精气神,只会让人平添更加强大的力量。

  先生,我希望大明朝的百姓拥有他们以前从来不曾拥有过的东西。”

  “你想给他们什么呢?”

  “骄傲!生而为人的骄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