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利字摆中间!!!

明天下 孑与2 2599 2019.10.12 09:05

  第六十六章利字摆中间!!!

  

   田野里的糜子,谷子已经收割了,等麻雀啄食过地里残余的谷子之后,秋霜也就落下来了。

  田野里光秃秃的,南飞的鸟儿已经走了,偶尔有两只孤雁哀鸣着从长空掠过,即便是心肠最硬的猎人也不忍心拉动弓弦。

  云昭拉动了小小的弓弦,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崩响,孤雁却没有从天上掉下来。

  “惊弓之鸟的传说毕竟只是传说。”云昭不满的对先生道。

  “《战国策》书成的时候正是庄周之说大行其道的时候,既然北冥之鱼有数千里大,一只惊弓之鸟算得了什么。

  所谓的‘大人’做事就要与众不同,‘大人’做的事情不够大,不够惊奇,如何能凸显出‘小人’的小来?”

  “所以辽饷就变成了一亩地收三两银子?这就是‘大人’们做的事情?”

  徐元寿晃晃手里的大弓道:“‘大人’用大弓,‘小人’用小弓,这跟能力有关,与大小无关。

  ‘小人’做了‘大人’能做的事情,自然就是‘大人’,‘大人’做了‘小人’的事情,自然就成了‘小人’。

  猪!你给我听着,人世间的事情没有恒定不变的,事态是在变化中进行的,所以才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这个道理你一定要要明白。

  与你接触了小一年的时间里,某家发现你有时候固执的厉害,似乎有一套当做信念的东西在操控你的行为。

  某家不知道你小小年纪哪来的这些执念,不过呢,你似乎对这一套很是迷信,你确定这是正确的?”

  云昭想了一下道:“基本上是正确的,都是血泪教训后总结出来的经验。”

  徐元寿赞叹的看着云昭道:“果然是天赐福缘。”

  云昭叹口气道:“脑袋里莫名其妙的多了很多东西,我都觉得我真的是一个妖精。”

  徐元寿仰天大笑道:“这就是‘天时’啊!”

  徐元寿大笑完毕,就扶着云昭的双肩道:“我忽然觉得当初问你要一万两银子实在是太少了。”

  云昭咧嘴笑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徐元寿脸上的笑容逐渐隐去,仰头瞅着白雾隐隐的玉山道:“以前跟我一样固守玉山书院的人有七个,后来,因为种种事端,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那些人走的时候,每一个都痛断肝肠,我就问你一声,某家如果召集他们前来,你能否负担?”

  云昭拍拍肥肚皮道:“我可以吃糜子饭,每日再少吃一些也无妨!”

  “那好,给你的一千两百两银子不用先修建大门了,紧着那些破烂的殿宇修缮,再储备一些粮食,准备笔墨纸砚,沙盘,某家准备重开玉山书院!”

  云昭仰视着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平生第一次弯下一条腿跪在地上哽咽的道:“弟子就不说谢字了。”

  徐元寿俯视着云昭一字一句的道:“我此生已经身许玉山书院,不会进你帐下听用。”

  “弟子明白,弟子在此盟誓,此生必不负玉山书院,不负先生,有违此誓,天雷击之!”

  “好!我记下了,这苍天,大地记下了,这天地间的鬼神也记下了,除此之外,我还要问你要一个特权!”

  “先生请讲。”

  “从今往后,一旦你有所成,我要你的政令不得进入玉山书院!”

  云昭沉默片刻道:“请先生说出理由!”

  徐元寿笑了,拍拍云昭的肩膀道:“你若是一口答应,我还会心生忐忑,你郑重其事,要我出具理由,我很欣慰。

  我现在就给你这个理由。

  玉山书院将来会是一个培育天下英才的场所,在这个场所里,我们要准许所有人畅所欲言,允许他们做任何模样的猜想,不能因为他们的猜想与你的政令相违背就刀斧加身。

  学问是什么?学问就是猜测,学问就是畅想,从许多无稽之谈中寻找出路,从许多大逆不道的悖论中寻找真理。

  自灵光一闪中寻找永恒,自痴人说梦中探究自然……你的政令是一时之政,你的政令不可能万世不改。

  所以,我要你的政令不得进入书院,我也会约束学子们,可以在书院中畅所欲言,离开了书院,就等于进入了世俗,不再受书院保护。

  当然,作奸犯科,贪渎枉法者不在书院保护之列!”

  云昭笑道:“如果我真的能制定出长久的国策呢?”

  徐元寿轻蔑的道:“不可能,就算是孔子复生,诸葛复活,也是如此。

  政令就是政令,是一时之令。“

  云昭笑道:“好,我答应先生,云昭虽然不是一个心胸开阔之人,一座玉山书院我还能容得下。

  既然先生提出要特权了,那么,也容我讨价还价一下。”

  徐元寿笑道:“尽管说,商量出来的结果才是好结果!”

  云昭咬着牙道:“若有骂我的家伙,他不能躲在书院里逍遥自在,你要允许我手持大棒亲自去教训他一下!”

  “单打独斗?”

  “一对一!”

  “好,我同意了!”

  徐元寿仰天又是一阵爽朗的大笑,大笑还没有结束,就举起大弓,只见他手闪电般的一勾,一道寒光就’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云昭的目光追着寒光看去,只见一只正在飞翔的孤雁像是触电一般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然后就努力的煽动翅膀,没两下,孤雁的身体就笔直的掉了下来。

  追随在徐元寿身边的那条黄狗立刻就追着黑点跑了出去。

  徐元寿轻轻地拨动一下弓弦道:“以后,射术,武技都是学院必修课程,有本事你就来!”

  云昭的脸皮不断地抽搐……那只该死的大黄狗衔来了那只该死的大雁,不断地蹭他的大腿,孤雁软塌塌的脖子甩来甩去,像是在控诉命运的不公。

  “你跟你母亲来玉山书院的时候,某家若不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闹了三天的肚子,岂能轻易答应去你一个地主家教授顽童!”

   说罢,再次摸摸云昭圆圆的脑袋,轻笑道:“以后答应别人要求之前要好好思量,别以为你会占便宜,在你觉得你在占便宜的时候,就该是你吃亏的时候!”

  云昭立刻就没了打猎的心思……瞅着先生飘然而去的潇洒背影,他举起了自己的小弓,搭上一尺长的小箭,拉动柔软的弓弦,手一松,那枝小箭就“嗖’的一声飞了出去,只可惜飞了十几步之后就无力地掉在地上。

  先生说的话,果然是盖世名言——他是‘大人’一射三千丈,云昭是‘小人’只得十步!

  说实话,先生与学生的关系,其实就是一个相互欺骗的关系!

  先生往往会用一些他自己都不信的大道理来欺骗学生,学生往往会假装被先生骗,学会了那些他自己都不信的大道理,离开校园之后,只要把那些大道理反着用往往就能收到奇效!

  云昭自认为已经拿出了毕生所学……结果,在面对自家先生的时候,不但被人看个底掉,还被人家生生的讹诈了一把。

  重建玉山书院是徐元寿梦寐以求的执念,帮助云昭不过是顺带的事情,反正他以后教出来的弟子需要有出路。

  云昭这个人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很好的目标。

  最重要的是——云昭是玉山书院的大师兄……有这个关系在,玉山书院的学生进入了云昭的队伍,一定是一个最稳妥,最公平的所在。

  哪怕云昭没有出人头地,也能在玉山书院初期尽到最大的贡献。

  云昭与徐元寿的情义自然是深厚的,可是呢,将这么大的事情寄托在情义上,不论是徐元寿,还是云昭都不会这样做。

  互惠互利,才是长久的相处之道。

  毕竟——利益才是永恒的!

  云昭听到过这个道理,而徐元寿是深深领悟了这个道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