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取舍之道有大文章

明天下 孑与2 2872 2019.10.13 09:05

  第六十八章取舍之道有大文章

  

   新年到来了,人们的日子却没有变得更好……

  平原上的人们开始向山区涌来。

  这本来就是一个怪现象!

  以前的时候啊,都是山区的人在灾荒之年下山向平原上求一口饭吃。

  现在,倒过来了。

  秦岭啊,这座亘古以来就庇佑了无数国人的神山,再一次展露了他仁慈的一面,融化的雪水从高山里奔腾而下,给了关中平原最后的喘息之机。

  越是靠近秦岭,享受到秦岭润泽的百姓就越多。

  云家庄子原本是一个偏僻的山村,平原上的人对这座山村极为陌生。

  可就是这样,云家庄子高墙外边,也逐渐有了前来找活干的农夫。

  寒天腊月的日子里,哪里有什么活计给他们……

  开始的时候,云娘看这些人可怜,还接济他们一点粮食,虽然不是什么好粮食,果腹却是没有问题的。

  管家云福阻止了两次,云娘都没有听。

  开始的时候,只是看瘦弱的妇人抱着孩子眼巴巴的看她,她就给了妇人孩子一碗粥,一块饼,后来见老婆婆张着没牙的嘴巴哀求她,于是,她又给了老婆婆一碗粥,一块饼。

  再到后来,云家庄子高墙外边,就支起来了粥锅……

  暗红色的火苗子舔着黝黑的锅底,大锅外边,则是一双双饥渴的眼睛。

  云昭站在高墙上往下看,整个云家庄子的人都站在高墙上边往下看,看了一阵子之后,除过云昭,其余的都回去了。

  马上,云昭就看见云家庄子的人开始背着自家的粮食向后山走,估计是要藏起来。

  饥民的模样太可怕了……他们几乎没有了人形,聚拢在云家庄子前边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喝一碗粥。

  徐先生不知什么时候来的,站在云昭身边道:“你看,这就是人世间最大的不公!

  你应该让这个世界变得公平起来。”

  云昭不以为然的道:“据我所知,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公平可言,从人类诞生到现在,从来没有过公平这件事。

  第一个产生灵智的人或许能做到公平,等第二个人诞生之后,就没有了绝对的公平。

  我以后能做到劳有所得,就已经是侥天之幸了。”

  徐元寿皱眉道:“三代以前的大贤人能做到。”

  “您是说尧舜禹?”

  “是!”

  “您错了,上古时代之所以会让您产生这样的误解,纯粹是跟记录这些事情的人有关。

  人们总是痛恶自己生活的时代,幻想以前,或者以后会更好,却没有改变现在的决心。

  这就是人最大的悲哀。

  殊不知上古时代人们穿草衣,着兽皮,呼嘘毒疠,在野兽口中求活,哪来的快活可言!

  我脑子里的有一句话说的很清楚——那就是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

  想要吃饱,就去种地,想要穿暖,就要去织布,想要有暖和的屋子,就要去烧砖……这世上从来没有不劳而获这种事!

  所以啊,我将来如果真的如同先生说的那般有出息,不可能成为您说的圣王,只会成为百姓屁股后面的一条鞭子。

  我会拿走属于国家的那一份,我也会给他们留下足够果腹的食物,但是,我还想要更多,我也想给他们留下更多。

  这个时候,人人都必须努力,懒惰者不得食。”

  徐先生叹口气道:“你这是要成为嬴政一般的人啊。”

  云昭冷笑道:“帝王的本质就是掠夺!自古以来的帝王,无论是尧舜禹,还是夏桀商纣从而本质上没有区别。

  不能因为尧舜禹把劫掠这种事情干的更加隐蔽,更加温和,就说他们比桀纣更好。

  当然,我会努力的向尧舜禹看齐,鄙弃桀纣,毕竟,这是人们的一种共识!”

  徐元寿长叹一声道:“这就是上苍突然装到你脑袋里的东西?”

  云昭点点头。

  徐元寿沉默片刻,指着高墙下面的饥民道:“你母亲正在拿你准备争夺天下的粮食赈济灾民,你不去阻止吗?毕竟,救灾这种事情,只要开始了,就容不得你们停止,否则,你们家就成了饥民最大的敌人!”

  云昭大笑道:“我觉得我母亲做的没错,争夺天下要从脚下做起,如果我连这些饥民都没办法帮助,以后还说什么争夺天下。”

  徐元寿道:“你如何救济这些饥民?你家的粮食并没有预料的中那么多。”

  云昭转过头仰视着徐元寿道:“我是强盗!”

  “强盗抢劫强盗,然后再用强盗的粮食救灾民?”

  徐元寿的话说的很是拗口,但是呢,却把意思完整的表达出来了。

  云昭叹口气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粮食的数量是一定的,我想换换吃粮食的人。

  我其实不喜欢强盗,只是这年头不当强盗就会被人家欺负,所以不得不当强盗。

  强盗们一旦说起自己当强盗的原因,都喜欢用官逼民反作为借口。

  就我云氏这样的人家,当强盗并非是官员逼迫的,而是出于某种考虑。

  以前的时候,因为好逸恶劳来当强盗的人,远比官逼民反当强盗的多。

  现在就很难说了,所以,我很想在农夫被官员逼迫成强盗之前,先把旧有的强盗铲除。

  把旧有的强盗全部换成不得不造反的农夫之后,我的队伍就会很好带。”

  徐先生沉默片刻道:“既然如此,你的目标是华县龙袍水,还是柞水憾破天?”

  云昭思虑一下道:“憾破天的粮草众多,龙袍水却是彭和尚的结拜兄弟,我还是选择龙袍水。”

  徐元寿摸摸自己的胡须道:“诱杀?”

  “彭和尚被奸夫**所杀占据了山寨,二当家心中不平,邀请龙袍水里应外合杀掉奸夫**,二当家愿意以彭和尚一半的财货相赠。

  您觉得这样说,龙袍水会不会上当?”

  “不会!都是老强盗了,这种事情见的多了,他一定会打探清楚再出动,你们杀彭和尚的时候手法太粗糙,逃不过有心人的眼睛。”

  “先生,您多虑了,据弟子看来,关中的盗匪都有些傻,我把这个办法在云虎身上用了一下,他立刻就上当了。

  又在云豹,云蛟身上也试过,他们也上当了。

  云霄犹豫了一阵子,还是觉得这笔买卖可行,只有云猛认为应该连二当家的一起干掉。

  就我这几位叔叔的聪明才智,都能弄死彭和尚,我觉得用这个办法弄死龙袍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徐元寿轻笑一声道:“那是因为你云氏缺少粮食,只要有弄到粮食的机会,他们宁愿冒险也要试试。

  所以,你说他们愚蠢,这不合适,因为他们把粮食看的比命重要。

   人啊,有时候不是不知道自己干的是蠢事,而是被事实所迫,不得不做罢了。”

  云昭笑道:“如何让龙袍水明知道是陷阱也要往下跳呢?”

  徐元寿笑道:“蒙蔽他的灵觉!”

  “怎么才能蒙蔽一个人的灵觉呢?”

  “老子曰: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

  人总有弱点。

   龙袍水此人最喜欢什么?”

  “大戏,他以前就是唱‘桄桄子’出身的,最喜欢穿着戏服龙袍唱‘桄桄子’。

  只要十里八乡有人演戏,他必定会看,有时候来了兴致,自己还会上去唱一段。

  哦,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云昭说着说着,眼睛就开始发亮了。

  徐元寿叹口气道:“再想想,你解决了龙袍水获得的粮食并不多,甚至你也没有狠心到把龙袍水的部下全部杀光的地步,即便是你能对强盗下手,强盗的那些家眷你如何处置?

  如果你连强盗家眷都杀掉,那么,你拯救百姓的意义在何处?

   如果不杀,你面前的这些人就会饿死。

   这个时候花费力气去解决龙袍水对解除你目前的困境毫无帮助。

  你真正要对付的人是柞水县的憾破天,柞水县去年的收成很好,这就是憾破天实力强悍的原因。

  现在这年头,有粮食的人就能招收大量的人手。

  你如果现在不对付憾破天,到了明年,因为粮食的缘故,憾破天只会更加的强大。

  你觉得对付还处在积蓄力量时期的憾破天好呢,还是对付实力更加强大的憾破天好呢?”

  云昭点点头道:“对付现在的憾破天比较好!”

  徐元寿笑道:“如何对付呢?”

  “彭和尚联合龙袍水一起对付憾破天!”

  “嗯,这就对了,任何有益的力量不论有多小,都不要抛弃,任何有害的力量不论多么强大,也不可保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